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之 少女篇 4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你看到了什麼? ”

“半夜裏,我突然醒過來,想看星星.就把窗簾打開了。結果我看到對面房間裏一個女的在做一件可怕的事情。“ “哪個房間?“

“就是那個房間。”女孩子拉開旁邊的窗簾,向窗外指去。 草薙彎起腰,順著她纖細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個掛著綠 色窗簾的窗戶。

“你說的可怕事情.是什麼事?“

“她在一個單杠一樣的東西上系繩子,在繩子的一端打上結, 把腦袋伸進去……”說到這裏,她停下了。 “然後呢? ”

在草薙的催促下,少女俯下身子。 “我看到她從一個椅子似的地方跳下來。” 草薙回頭看了看湯川,湯川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只有一側的眉毛動了一下。

“後來呢? ”草薙繼續問。 “後來……我就不清楚了 “不清楚了? ”

“啊,這個孩子的意思是,她受了驚嚇,昏過去了。我們也是 第二天早上才聽到孩子說這些的。”飯家朋子從旁邊幫女兒解釋道。 “是嗎?那你們是怎麼應對的? ”

“我們聽了之後很吃驚,馬上跑過去看對面那個房間。如果女兒說的是真的,我們必須馬上報警。“ “結果怎麼樣? ”

聽草薙這麼一問.飯家朋子輕輕地吐了口氣,搖了搖頭。 “據我們觀察,那個房間不可能發生過那樣的事。“ “你的意思是,沒看到上吊的屍體.對嗎? ” “對。不僅如此,那個房間的女人還很精神地出現在陽臺上,好像正在打電話,我還看到她在笑。”

草薙又問少女:“你也看到那個女人了嗎?“ 少女點點頭,

“和前一天晚上看到的是同一個人嗎? ”

“我覺得是。“

“咦,“草薙抱著胳膊,沖著小女孩露出了微笑,“確實有些不可思議呀。”

“我們猜這個孩子可能是做噩夢了。她經常會這樣,把夢裏的事情當成真的講給我們聽。”

“不過那不像是做夢啊。”少女細聲說.從聲音裏聽不出她確信那不是夢。可能因為她第二天看到那女人還活著,所以她自己也懷疑她看到的上吊自殺不是真的。

究竟是不是做夢?現實和夢境能如此一致嗎?如果不是夢.她看到的又是什麼?

草薙再次看著湯川:“你沒有什麼要問的? ” 湯川靠著門.想了一會兒.說女人的臉和衣服.你都看清 楚了嗎? ”

“看清了,她穿著紅色的衣服。”少女回答。 “原來如此。”湯川點點頭,看著草薙。 “還有問題嗎? ”

“沒有了。”物理學家淡淡地回答。

然後.三個人離開少女.又回到了客廳。草薙又向飯家朋子問了幾個關於菅原直樹的問題,叵她幾乎都答不上來,因為他們兩家之間基本沒有什麼來往。

向她道了謝之後.草薙和湯川一起離開了房間。

“有什麼想法? ”出了公寓後草薙問道。 “你是怎麼想的呢?“湯川反問了一句。這是他一貫的風格。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見到那個女孩子之後.我倒覺得她說的有可能是真話。不是說身體不好的人往往第六感會比較靈嗎。” “也就是說,你認為這是預知夢?“ “我覺得有這個可能。“

“那不就結了嗎?少女預知到對面公寓的女人要自殺,這事就真的發生了一這樣解釋不是很好嗎?那就沒問題了。”湯川說完 向汽車走去。

“喂,你去哪里?“

“回去啊.既然已經用預知夢解釋清楚了.我還來幹什麼,” 草薙邊想著這傢伙的性格怎麼這麼古怪.邊追上去.像剛才一 樣拽住他的胳膊。

“像我這樣的凡人才會動不動往神秘的方向想.你們科學家的工作就是要阻止這樣的愚蠢想法。快走吧。”草薙拽著他的胳膊往回走,這次是去茶色的公寓。

由於事先向轄區派出所打過招呼.所以他們很輕鬆地就從管理員那裏借到了瀨戶富由子家的鑰匙。管理員是實際上第一個看到屍體的人,到現在對於走近那個房間還心有餘悸,所以只有草薙和湯川兩個人迸了房間。

“所謂的預知夢,說到底也有可能是概率的問題。“湯川說,“你 覺得人一晚上會做幾個夢? ” “這個嘛,我倒是沒想過。“

“唔一”湯川用舁音哼了一聲,”夢通常發生在淺度睡眠階段. 淺度睡眠通常一晚上會有5次左右,每次都會做很多夢,其中每個夢又包含著幾個話題。人一到了晚上就要睡覺,這樣一來.僅僅1 個月當中通過做夢所獲得的情節.就可能達到一個驚人的數目,即便是出現了和現實中的事件相似的夢境.也不足為奇。” “可我就很少做夢.做也只是做一兩個而已。” “那是因為你把很多夢忘記了。你所記得的,就是醒來之前的那個夢。不過有時候,人也會回想起本來已經忘記的夢.有一種 情況是,現實中發生了和夢裏相似的事,從而刺激了對夢境的回憶.那個人就想:啊.這事好像以前夢到過。與此同時.更多現實當中沒有發生的夢將被永遠忘記。就像你那樣,根本不記得自己做過夢。

“但是剛才的女孩子,是在真正的自殺發生前就預知到的,而不是在知道了事件之後才回想起夢中內容。”

“是啊。所以我接著要說一說預言者的技巧。“ “此話怎講? ”

“首先,他們會做出很多個預言.將他們在夢中見到的內容盡 可能多地告訴別人。飯家夫人不是也說了嗎,這個孩子經常把夢裏的事情當成真的告訴他們。“ “啊.是有這麼回事:

“如果下了很多預言的話.一定會有說中的。預言者於是就強調說中的這個。聽的人只對此印象深刻,而把他沒說的忘記了。這就是那些耍花招的預言家們經常玩的把戲。”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孩子用了這種伎倆? ” “不能說她是故意耍花招.我只想說,從結果上看.存在著這 樣的可能性。”

說話間,二人來到了瀨戶富由子的房前,草薙用鑰匙打開了房門。

室內還保持著轄區派出所調査時的原樣。不過派出所的報告裏說,也沒什麼好調查的。

房間大概有十個榻榻米大.一室的格局.帶一間小廚房,整理櫃靠牆邊擺著,收拾得很乾淨,床是雙人的,想必她和菅原直樹在 這張床上發生過無數次的肉體關係。

床旁邊立著一個鋼管衣架.如少女所說的,衣架的形狀有點像單杠。草薙還想起他以前曾有過一個用來練懸垂的保健器械,也很 像這個衣架。

衣架寬約六七十公分,鋼管的直徑約五六公分。衣架的高度可以通過縱向鋼管的滑動來調節,這和調整自行車車座高低的原理相同:裏面的鋼管上開了幾個孔,只要和外面鋼管上的孔對在一起, 擰上螺絲就可以了。

看起來現在己經調到最高了,橫架在上面的鋼管.離地面大約有兩米。

“沒有繩子啊。“湯川說。

“被派出所帶回去做鑒定了,好像就是從晾衣服用的塑膠繩上剪下來的一小段。”

“盡確認些沒用的東西。我想問的是,繩子和她脖子上的痕跡一致嗎? ”

“當然一致了,別拿警察當傻瓜。”

被勒死的人和上吊的人,其脖子上的痕跡完全不同.這是法醫學的基本常識。

湯川伸出胳膊,抓住衣架上的鋼管.輕輕施加了一下自己的 體重。

“果然如此,沒想到這麼結實。” “死者的體重大約有40公斤.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用來墊腳的是這個嗎? ”湯川指著倒在腳下的梳妝椅。 “應該是吧。”草薙回答。報告書上是這麼寫的。 湯川若有所思地走近窗邊,打開綠色的窗簾,眼前馬上出現了對面的白色建築正對著的是菅原直樹的房間,旁邊應該是飯家朋子的房間,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