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之 少女篇 3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雖然說起來有些離奇,但是算不上什麼案件一刑警小田這麼 想一至少不算是殺人案吧。這只不過是一個頭腦不正常的女人,為了懲罰自己的情人選擇了自殺,在鑒定等方面“也沒什麼可疑之 處.更何況還有目睹自殺瞬間的證人。

惟一值得注意的是.目擊證人之一是死者的情人。但是有第三者可以證明,女人自殺時,他在自己的房間裏,因此可以排除他作案的可能性。

儘管如此,作為搜查工作的必經步驟.還是要調查一下有沒有 其他目擊證人,小田和一個看起來像他一樣缺乏幹勁的師弟一起, 拜訪了 705室,旁邊的706室就是死者的情人菅原直樹的房間。

按了門鈴之後,傳來聽起來像主婦的聲音。小田報了自己的身份。

門馬上開了。一個35歲左右、身材小巧的女人出現了。可能因為聽說是警察.她的表情有些緊張.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小田亮出員警證之後,問她知不知道昨天出事了。現在是早上9點多.距報鐙已經有大約12個小時。

“我只知道警車來了,外面有些亂。”女人有些不安地回答,可能是臉色不好的緣故,她看起來有些神經質,不過她不像是那種喜歡和附近的主婦聊八卦的女人。 “對面公寓有個女人自殺了。

聽小田這麼一說.女人瞪大了眼睛。在這個年代,竟還有人對 自殺如此驚訝,這倒是讓小田頗感意外,

“從這裏應該剛好能夠看見自殺者的窗戶,所以.我想問問.您家裏有沒有人目擊了什麼。”

說到這裏,小田突然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既然 她連出了什麼事都不知道.還能看到什麼呢。旁邊的師弟已經開始 向別處張望了。

然而,主婦的反應出乎小田的意料,她像是非常吃驚地張開了嘴.不停地眨眼睛。

“怎麼了? ”小田問。

“請問,那個女人,她……”主婦捂著胸口說,“是……上吊死 的嗎? ”

小田和師弟面面相覷,又把眼睛轉向她。 “是的。您怎麼知道她是上吊死的?“ “因為,我女兒她……” “您女兒看到了嗎? ”

“是的,我有一個女兒,她……”說到這裏她低下頭去,“啊, 不過這樣的事情可能還不值得向刑警報告,我想.這一定只是個偶然。“

聽她這麼一說,沒有人會不往心裏去。

“是什麼事?不管什麼事都沒關係的,說給我們聽聽好嗎?“

她看起來有些猶豫.但還是開口了。

“我女兒說過一些很奇怪的話,她說.她看到對面的女人上吊自殺了。”

“她說她看到了?是什麼時候? ” “是……她說這話是兩天前的早上。” “兩天前?,” 刑警們再一次面面相覷。

“又是預知?於是他們就請詭異事件專家草薙俊介警官出馬了?’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湯川嘲諷地說,他把座位完全放平放。盤起一雙長腿。他穿著阿瑪尼的黑襯衫,戴著黑墨鏡,從哪里看都不像是一位物理學家。

“也算不上什麼請我出馬,是我管轄的派出所接到了這個報警, 我稍微有點好奇,就想調査一下。”草薙開著車說。 “派出所怎麼判斷的? ”

“沒什麼判斷。要是硬說有.也只是解釋成單純的偶然。案件基本上就定性為自殺了。”

“關於自殺有什麼疑點嗎? ” “沒有。從解剖的結果來看,沒什麼可疑之處。” “不是說自殺和他殺相比,勒緊脖子的方法不同嗎?“ “當然了。但這方面也沒有問題。

“那就放一邊不要管了。你不是負責殺人案件嗎?每天都有那麼多人被殺.你還有空在這裏兜風啊。”

“我也這麼想過,但總覺得放不下。”

“你放不下是你的事,別把我也扯進來呀.我還要給學生們交的爛報告打分呢。”

“別這麼說嘛!我之所以對這件事感興趣,還不是因為受了你的影響。你常說.將有些神秘色彩的事情從科學角度分析.常會收獲到意想不到的真理。“

“能從你嘴裏聽到科學和真理這樣的詞,還真讓我對21世紀有所期待了。真是沒想到啊。”

草薙駕駛的NISSAN陽光到達了現場一一沿主幹道而建的高層公寓群。

“從哪邊開始調査呢? ”下車之後.草薙左右看看兩棟樓。瀨戶富由子自殺的房間在前方左側的茶色建築裏.她的情人則住在右側的白色建築中.在這裏還有那個預知了富由子自殺的少女。 “哪個都行,按你喜歡的來吧.我只想在車裏等著你。” “好,那我們就從預知少女入手吧。”草薙拉著湯川的胳膊向前走去。

705室住著叫飯家的一家。草薙用一樓門口的呼叫電話表明了身份.裏面傳來一個聲音:“請進吧。”自動門同時打開了。

“這樣看來,我們被允許會見預知少女了。”湯川在電梯裏說。 “我說你能不能把墨鏡摘下來?連我這個當刑警的都在努力樹立親民形象,你打扮成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

“我覺得她要真是預知少女的話,應該具備看穿人類本性的能力吧。”湯川摘下墨鏡,戴上了平時的金絲邊眼鏡。

他們來到705室,被帶到一間二十個榻榻米大的客廳裏。客廳的一角擺著一架鋼琴,幾張沙發圍在大理石桌周圍。湯川和草薙都坐在了沙發上。

把他們領迸來的女子叫飯家朋子.家裏還有丈夫和女兒,一個三口之家。據她說,丈夫在東京某著名飯店做廚師。

“我們今天來,不是因為又出了什麼問題,只是想對有些事再確認一下。在您百忙之中打擾.實在是不好意思。”草薙又一次低下了頭。

“看來都是我多嘴.我不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就好了……我丈夫 也批評我了.說把這樣的事情告訴贅察,反倒影響了你們的工作。” “哪有的事啊,什麼樣的事情都有可能成為線索的,您能把知 道的一切都告訴員警是再好不過的事了。另外,我聽說您的女兒平時都在家裏。”

“對,現在也在。她生下來心臟就不好,一般不是在醫院就是在家。

“原來如此。那我們能見見她嗎?“

“可以是可以,但希望你們不要說太刺激的內容。剛才我也說 過了,她體質很弱,一點小事就有可能誘便她發病的。” “知道了,我們會加小心的。” “另外,我還有件事情想求你們。” “什麼事? ”

“希望你們不要把我女兒的事告訴媒體.他們要是知道她有預知能力,就會大肆渲染,那樣會影響我們家的生活:

那是當然.如果媒體知道了少女的特異功能,一定會蜂擁而至的。

“放心吧.肯定不會告訴媒體的,我們保證。” “那就拜託了,這邊請。“

在飯家朋子的引領下,草薙他們來到走廊盡頭的一間房前。先是朋子一個人進了屋,過了一會兒,門開了,她說了聲“請進“。 這是間八張榻榻米大的西式房間,牆上貼的花紋紙非常可愛. 窗邊擺著一張木床,躺普一個10歲左右的女孩子。在母親的幫助下,她坐起了上半身。她的頭髮很長,染成茶色,皮膚很白。 “你好。”她向他們打招呼。

“你好。“草薙回應道。湯川只是站在門旁點了一下頭。草薙忽然想起湯川最怕和小孩子打交道。

“聽說,你看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 ”草薙站在床邊問。 少女抬起頭來看著他,輕輕地點了點頭。 “什麼時候看到的? ”

“這週二晚上,但好像已經過了 12點,所以也可以說是週三。” 這麼看來.時間是週二向週三過渡的深夜.也就是事件發生的 3天前。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