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之 少女篇 2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啊,對不起,你還在打電話?”

“哦……已經打完了。”直樹掛斷了電話。

“出事了!對面樓裏有個女人自殺了! ”峰村的眼睛有些充血。

“你看到了?“

“我無意中向窗外一看,看到那一幕……”說到這裏.峰村注意到這個房間的窗簾半開著。 “菅原也看到了嗎?“ “嗯……”

“還是報警比較好吧,估計也沒有其他人看見。”

“別,先等一下:直樹叫住正準備出房間的峰村,“靜子她怎麼樣?“

“她也看到了,當時就受到了驚嚇.現在可能正躺在沙發上休息呢。”

“是嗎? ”直樹咬緊了嘴唇,各種想法在他腦海中翻騰.他根本無法整理自己的思緒.腦子裏一片混亂。 “菅原,要不要報警一一”

“等一下。直樹攤開了右手掌,“那個女人.是我的情人。” “啊? ”峰村睜大了眼睛。

“沒工夫和你細說了,總之事情就是這樣,剛才我一直在和她通話,她說如果我不把她的事告訴靜子,就死給我看.我還以為她只是在威脅我呢。”

“沒想到她真的會自殺? ” 直樹點了點頭,他已經渾身無力。 “這……”峰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直樹用雙手抱起了頭。

“這可怎麼辦?員警一調査她的房間,馬上就會知道她自殺的原因.這樣一來.公司裏的人就會知道……天啊。”

“我明白了。菅原,我先去那個房間看一下.說不定馬上送醫院還有救呢,我這就去?’

“還有用嗎? ”直樹無力地答道。峰村的話雖然給他帶來了一線希望,不過他覺得眼前還是一片黑暗, “我也說不準,不過也只能這麼做了吧。” “說得也是,那就麻煩你跑一趟了。” “知道了.一有消息我馬上通知你。”

“鑰匙在這裏,”直樹打開了桌子的抽屜,取出一把藏在裏面的鑰匙。

但是峰村搖了搖頭。

“擅自進去不好吧?還是讓管理員開吧。” “啊.也是。”峰村說得沒錯。

峰村出了房間,沒回客廳,徑直走向了門口,可能因為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和靜子交待吧。

直樹看著自己手裏的鑰匙,這是一把帶給他惡夢的鑰匙。

瀨戶富由子是。告代理公司的女職員,直樹公司開發的新產品 搞促銷宣傳時,他們通過工作關係相識了,這大約是1年前的事。 她穿著筆挺的套裝,工作麻利,給直樹帶來了一種新鮮感。他周圍還沒像她這樣典型的職業女性。

他們的交往是從直樹給她打電話開始的。一開始一起吃了幾頓飯之後就發展成了肉體關係。在私人時間裏,她表現得女人味十足一有時會顯露出忌妒心,有時又像少女一樣撒嬌。一開始.直樹有些不習慣,但他慢慢把這些理解成了她的魅力。總之,他墮入了情網中。

直樹的妻子靜子很賢慧.凡事都能考慮得周到仔細.無論何時都把丈夫和家庭擺在第一位。當初直樹正是看上她這一點才和她結婚的.不過經過這麼多年之後,這種完美已經變得乏味了.他有好幾次都起了花心,只是沒維持多久,有些僅僅是一夜情。

但是富由子和其他女子不同,和她在一起時,直樹感覺自己找到了幸福,於是就想長久地和她在一起。他後來懊悔地把這段時間的感情形容為“中了邪”。

交往半年後.富由子懷孕了。那次他喝醉了酒,心想“反正和這個女人結婚也不錯”,沒有採取任何避孕措施。得知她懷孕後,直樹很焦急.不希望她生下這個孩子。雖說想過和她結婚也不錯,但畢競還沒有做好這種心理準備。

“我遲早都會和妻子離婚的,還是等到那時再要孩子吧。” 他拋出了出軌男人應付這種意外時常說的臺詞。

他心裏想的是,先哄她墮胎,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但瀨戶富由子並不是那種可以輕易哄騙的女人.墮胎之後.她釆取了讓直樹大吃一驚的行動一搬到了他家對面的公寓裏,而且是他窗戶正對著的那個房間。

“因為房租髙,所以這棟公寓沒多少人租,有很多空房。不管怎麼說,那間房能空著,真是我的幸運啊.我能感覺到這是命運的 安排。”

直樹回想起富由子笑嘻嘻地說這話時的情形。就是在那時,她將這把鑰匙交給了他。

對男人來說.情人住得離自己太近,絕不是一件舒服事。不僅如此.富由子還以各種形式向直樹施壓.比如尾隨靜子購物.然後打電話過來問:“你今天晚上吃的是牛舌魚吧?“或者當直樹和靜子走在一起時,她故意從對面走過來,裝作擦身而過,摸摸他的手;還有些時候.當直樹無意中向窗外看時.會發現她正架著雙筒望遠鏡向他這邊望。

每當他向她抗議時.她就用早己準備好的臺詞還擊:“這都是 你的不好,我明明就在你身旁,你卻一直和你老婆生活在一起,讓我產生了阻止你們的念頭.我愛你,我不能忍受這些。”

直樹開始對富由子感到畏懼。再這樣下去.天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你難道是想和我分手? ”有時她會躺在床上這麼說,“你要是這麼想,就早點說,我可以和你分手。但我不會就這麼便宜你的, 我會把你的事情告訴周圍所有人.包括我們公司和你們公司的人. 當然還有你老婆。我還要青春損失費,因為你說過要和我結婚。我認識一個非常優秀的律師.你做好心理準備吧。”

說這話時,她的表情就像一個魔女。直樹感到脊背發涼,辯解著:”我沒想過要分手啊。“

要儘早釆取什麼措施才行一直樹最近老想著這些。他也感覺到.富由子的忍耐已經快到極限了。

萬萬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直樹盯著鑰匙想。

視野中富由子的房間裏有了動靜。直樹一直盯著對面。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進入了房間.峰村跟在那個男子後面。那個男子穿著藏藍色的工作服,應該是管理員。

兩個人慢慢把衣架放倒.將懸著的富由子抱下來。之後由於有陽臺上的欄杆擋著,直樹看不大清楚了。但管理員馬上又站了起 來,開門走出去,表情很嚴峻。

峰村也站了起來.把手機貼在耳朵上,面朝著直樹的方向。 直樹的手機響了,他按下接聽鍵,不等峰村說話,就著急地問: “怎麼樣了?“

“還不淸楚.不過可能是不行了,已經完全沒有呼吸和脈搏,”

峰村的聲音很低沉,他在對面的房間裏直搖頭。 “是嗎……”

“現在管理員去聯繫醫院和警察了。” “知道了,謝謝你。“ “不用謝了。那個……窗簾怎麼辦? ” “窗簾? ”

“就這樣拉開著嗎? ” “啊.不,還是拉上吧。” “知道了。”

掛斷電話後,他看到峰村在拉窗簾,

直樹重重地吐了一口氣,站起來,全身像灌鉛一樣沉重。他真想就這麼逃開。可是他不能那麼做。贅察來這裏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老實的峰村也應該不會向員警撒謊的。

在那之前,他還有些事必須做,他走出房間,來到客廳“果然 像峰村所說的那樣,靜子坐在沙發上.臉色蒼白. “老公,對面的公寓裏”

“我知道,”直樹努力凋整了一下呼吸.但越發覺得氣悶,他就那樣喘著粗氣說.”其買,我有件事想和你說。” 靜子緊張地咽了一口唾沫。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