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之 少女篇 1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預知夢之 少女篇

餐桌上擺著以海鮮為主的料理。靜子很少做葷菜.因為她不喜歡吃肉。峰村英和帶來了清淡的白葡萄酒.他知道她喜歡這樣的口昧。直樹對他這一點很是欣賞,他總能考慮到細節,而且處事靈活。 直樹有時甚至覺得,他當技術人員都有些可惜。

“Surlie……這種葡萄酒,是用早收的葡萄釀成的,味道有些淡。說實話.對葡萄酒我瞭解得也不多。”峰村解釋著自己帶來的白葡萄酒。可以看出.他在儘量讓自己的講解不那麼乏味。

“說得真像那麼回事。味道很清淡.很好喝,對吧? ”靜子一只手拿著玻璃杯,看著直樹。

“嗯。”他點點頭。其實他並不懂葡萄酒的區別,他喜歡的是日本酒,

峰村和直樹是大學同學.兩人同在帆船隊,峰村比直樹低三屆.但是他們院系不同.直樹是經濟學院的,峰村是工學院的。那時他們的關係並不是特別親密,儘管同在帆船隊.但也不過是在運動會上打打交道,學長和學弟之間有一道看不見的墻。

他們開始頻繁交往,是峰村進入直樹所在的公司工作之後。直樹在宣傳部,峰村在產品開發部,兩人在工作上交往比較少.但他們有共同的愛好一帆船。直樹畢業後有了自己的帆船,每年都要 和朋友們出海幾次.對他來說,有峰村這樣一個可以信賴的幫手還 是很滿意的。

一晃十多年過去了,兩人還是保持著這種關係。每次出海前幾天,峰村都會到直樹家來,和他商量出海的事。今晚他來這裏也是由於這個原因。另外直樹還會順便請他吃妻子做的料理,也算是對他的一種犒勞。

就在峰村帶來的葡萄酒快要見底時,客廳櫥櫃上的手機響了。 “啊,是菅原的電話在響。”峰村說。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呢?“

直樹站了起來,但他並沒有急著去接電話,他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他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那麼笨,沒有事先把電源關掉。

電話不停地響著。如果不接電話,就會引起峰村和靜子的懷疑。沒辦法,他接通了電話:“喂,你好。”

那頭傳來喘氣的聲音,“是我。” 一個女人說。這個聲音他相當熟悉。

“啊……你好。“

剛才不祥的預感,果然應驗了。直樹背對著坐在餐桌旁的那兩個人。

“你在哪里? ”電話裏的女人說。

“我家裏來客人了. 一會兒再給你打過去。”

她對直樹的演技付之一笑:“你是在家裏吧? ”

“嗯,對。所以,我一會兒再給你打過去。真不好意思。他很快說完,準備掛電話。

“不許掛!你要是掛了.我還會一直打。關機也沒用.我會往你家裏打.反正我知道你家的電話號碼。”

直樹感到渾身發熱,這個女人這次的態度和以往明顯不同。 “好.我知道了,你先我等一下。“

直樹把手機貼在耳邊,推門來到走廊裏。他沒看峰村和靜子的反應.因為他不知道該以怎樣的表情面對他們。 他走進旁邊的房間.這間屋被直樹用作書房。 “你到底想幹什麼?別再為難我了! ”直樹坐在椅子上說。 “有什麼好為難的?你就那麼一直把我藏著? !“ “你替我考慮一下,我老婆還在旁邊呢! ” 那女人像是很意外似的說:“哎呀,是嗎?你不是跟我說好要把我的事告訴你老婆嗎?那樣的話.被她聽見了也沒什麼吧。” “我不是說過要選擇時機嗎?這種事情得看時機!” “又來這一套!我己經聽夠了!” “總之,明天我會給你打電話的。這樣總可以了吧? ” “不行,“女人斷然回絕了。 直樹悄悄地歎了口氣。 “為什麼不行? ”

“我已經不相信你的話了!我懷疑你是不是真想和你妻子離婚。 你每次都是這樣,肯定是不想離! ”

“我沒騙你。你行了,別這麼磨人了。”直樹壓低了聲音’生怕旁邊的靜子他們聽見。

“現在馬上說!” “什麼? ”

“把我們的事告訴你妻子” “別胡鬧了!我以後肯定會說的。”

“誰胡鬧? ! ”那女人變得歇斯底里起來,“總是以後再說.以後再說,你到底打算讓我等到什麼時候?我己經等不及了,所以才 給你打這個電話。”

“那你也該知道.這種事是急不得的! ”直樹的聲音帶著幾分 懇求。

“如果你說不出口,那就我來說.你把電話交給你老婆! ” “這怎麼行?得了,我知道了,明天我們好好談談。你定個地 方吧。”

直樹只想儘快熬過這一關.可那女人根本不聽他說。 “讓你妻子接電話!“ “你別開玩笑了! ” “難道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嗎? ”

“至少你不冷靜.這一點是肯定的。能不能給頭腦降降溫? ” 一時間,女人閉上了嘴。對直樹來說,這是可怕的沉默。 “我倒是覺得,你應該認真點。”女人壓低了聲音。 “你什麼意思? ”

“你不是在自己的房間裏嗎?你把窗簾拉開。“

“什麼? ’’

“沒聽見嗎?我叫你把窗簾拉開!” 直樹心中湧起了不安的情緒。這個女人到底在幹什麼?

他拉開了窗簾。

對面是一棟公寓,從這裏能看到對面房間的陽臺。那兒的窗簾也開著,房間裏,一個女人面對他站著.拿著手機。 “到底怎麼回事?“他問。

“你要是其的不肯當真,我也有所準備。”她退回到室內。 室內放著一個鋼管衣架,是伸縮型的.鋼管的高度可以調節。 衣架上沒有掛衣服,而是掛著另一樣東西,直樹看清後.倒吸了一 口涼氣,那是一根繩子,一頭打上了結。 “喂,你想幹什麼? ”

那女人沒有回答。衣架前像是放了什麼東西.她踩了上去.面 對著直樹.把脖子伸迸了繩圏裏,

“喂,富由子! ”直樹叫起來,“你別開這種玩笑! ” “這不是跟你開玩笑,我已經告訴過你我有所準備。“ “你下來!別做:蠢事!“ “你要是想讓我停下來,就得聽我的話!“ “好.我跟老婆說,最近這段時間一定說!求求你不要再想傻事了! ”

“我不相信。你現在就讓你老婆接電話!我要親自告訴她我的 決心。”

“你饒了我吧!這不是威脅嗎?!讓我痛苦你就開心了嗎?!“ “那你又是怎麼對我的?這麼久以來,你一直讓我處於痛苦之 中。你又是怎麼想的?我已經受不了了!與其這樣.倒不如死了 痛快!“

“對不起。我知道是我不好.所以.請……”

“把你妻子叫過來! ” “現在不行,” “無論如何都不行嗎? ” ‘‘可是一一” “那好,再見了!“

他看到女人跳了下去,衣架隨之一陣晃動。 “啊.富由子,”直樹叫著,“喂,喂,富由子! ” 電話那頭什麼都聽不到了。直樹凝視著對面的房間‘女人的身體在房中央吊著,頭無力地垂到了前面,雙手垂下來,怎麼看都不是在演戲。

接下來的一瞬間,走廊上傳來奔跑的腳步聲,隨後是敲門聲。 “菅原,我可以迸來嗎?出大事了! ”是峰村的聲音, 還沒等直樹回答,峰村已經踢開了門。見直樹還拿著手機,他 一時顯得有些猶豫。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