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靴匠與魔鬼

04.17.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聖誕夜。妻子瑪雅早已熟睡了,燈油也快點完了,修多還在趕工。因為前天那個兇巴巴的顧客來罵了他一頓,非要修多在聖誕節早上以前,把他預訂的那雙靴趕做出來不可。

修多從桌子底下拿出一瓶酒,仰頭喝了一口,免得自己打瞌睡。

「這究竟是為什麼?」他嚷道,「我那些顧客都在玩樂,我卻得為他們工作!是不是因為他們有錢,我卻活像個乞丐?」

他恨所有的顧客,特別是這次要他趕做靴的那個顧客。這個顧客住在可樂可尼路,一臉陰森,頭髮很長,戴個藍眼鏡,嗓門很粗糙。

兩個星期前,修多去他家為他量腳時,他正坐在地板上,搗著臼裏的東西。修多都還沒來得及跟他打聲招呼呢,臼裏突然一陣閃光,然後冒出鮮紅的火焰。接著是一陣硫磺和燒焦羽毛的臭味。屋子裏頓時瀰漫著粉紅色的濃煙。當時修多還連打了五個噴嚏!

酒喝光了,修多把那雙靴擱在桌上。然後他就雙手握拳支著低垂的頭,思索著自己貧窮、黯淡又無趣的生活。他又想到有錢人的高樓大廈、豪華馬車和大把大把鈔票。如果這些有錢人一個個都變成一無所有的乞丐,自己卻由窮靴匠一變而為有錢人,在聖誕夜支使別的窮靴匠,這該有多好!

在迷迷糊糊當中,他突然想到自己的活兒。

「哎呀!這雙靴不是早就做好了嗎?我得送去給那位顧客了!」

他用一條紅手巾把那雙靴給包好,然後就穿上外衣,走到街上去。雪紛紛飄落,刺在他臉上就像針一樣。坐在馬車和雪車上的年輕婦女瞧了瞧修多,大聲嚷道:「乞丐!乞丐!哈哈哈!」

走在他背後的學生、官員、商人和軍官,也都在嘲笑他。

他在路上遇見一個從華沙來的名靴匠,這個靴匠名叫庫馬。庫馬對他說:

「我娶了個有錢的女人。我手下有一些學徒幫我做事。你卻活像個乞丐,常要挨餓。」

修多不由得緊跟著他走,一直跟到可樂可尼路。從路口算起,那第四棟房子的頂樓,正是他那位顧客的家。好不容易爬樓梯上到那兒,他看到那位顧客還是和兩星期前一樣,正坐在地板上,搗著臼裏的東西。

「先生,我把你的新靴帶來了。」

對方一言不發的站了起來,試穿那雙新靴。修多為了幫他的忙,就跪下一膝,為他脫下腳上的鞋。這一脫,修多頓時嚇得倒退三尺。那不是人的腳,卻像馬蹄!

這時最好是急奔下樓,什麼都不要拿。但他一想,這是他初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遇見魔鬼,不趁機要點好處未免太傻!於是他清了一下嗓子,很恭敬的說:「一般人都說,世上沒有什麼比魔鬼更兇惡的了。但我認為,魔鬼應該很有教養。恕我直言,魔鬼雖然有蹄有尾巴,但是頭腦卻不比那些學者差。」

「謝謝你說的這些好話,」魔鬼很陶醉,「謝謝你,靴匠!你有什麼願望?」

靴匠一聽,立刻就說自己命有多苦,說自己從小就很嫉妒那些有錢人。他說為什麼不能大家都一樣,都有華廈住,都有好馬騎?他說他什麼地方比不上華沙的靴匠庫馬?為什麼偏偏庫馬就有自己的房子住?偏偏庫馬的太太就有漂亮的帽子戴?他說他也有鼻子,有手有腳,有頭有背,跟那些有錢人並沒有什麼兩樣,為什麼他就得工作,他們卻在玩樂?他又抱怨他的太太瑪雅沒有受過教育,粗手粗腳。

他的顧客打斷他的話說:

「那麼你有什麼願望?」

「魔鬼先生,既然您是這麼好心,那就把我變成有錢人吧!」

「好!但是你必須拿你的靈魂來交換。在雞叫以前,你要簽好這份交付靈魂給我的合同。」

修多畢恭畢敬的對他說:「先生,您跟我訂做靴,我可沒先拿錢。您也得先做事,再來要求報償啊!」

「好,就這樣吧!」顧客同意了。

這時一陣火光突然從臼裏冒出,接著是一陣粉紅色的濃煙消散後,修多擦了擦眼睛,發覺自己竟然不再是靴匠,已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他穿著一條繫有錶鍊的背心和一條新褲,坐在一張大餐桌旁的扶手椅上。兩個僕人正端菜上來,還對他打躬作揖,祝他吃得開懷。

真是闊氣!僕人給他一大塊烤羊肉,外加一盤小黃瓜。再來是一盤燒鵝,隨即又是一盤配有辣醬的烤豬。這是多麼的高級!他每嚐一道好菜,就先喝一大杯美酒,活像個將軍或伯爵。吃完烤豬,又上來了一碗鵝油熬的蕎麥粥,繼而又是一道包有培根和炒肝的煎蛋捲。所有這些菜,他都吃得很盡興。

除此之外,他們還端來洋蔥和麥酒蘿蔔。

他想:「有錢人的肚子怎麼不會脹壞?」

最後他們又給了他一大罐蜜。用完餐,戴著藍眼鏡的魔鬼就出現了。他深深鞠了一個躬,問道:「先生,晚餐吃得可滿意?」

修多答不出話來,因為他肚子都快脹破了。

修多因為吃得太飽,覺得很不舒服,就把注意力移轉到自己左腳的靴上。

他想:像這樣的靴哪裏值得花上七個半盧布?他問:「這究竟是哪個靴匠做的?」

僕人答說:「是庫馬做的。」

「把那笨蛋叫來!」

不久華沙的靴匠庫馬就給叫來了。他在門口恭敬的問道:「有何吩咐,老爺?」

「閉嘴!」修多跺腳喝道:「這兒沒你吭氣的份!想想你是什麼身份,靴匠,想想你是什麼地位!哼,你連靴怎麼做都不知道!我要打爛你的臉!你來這兒幹嘛?」

「我來拿錢。」

「什麼錢?滾開!週末再來。來人哪,把他掃出門去!」修多突然想到平日那些顧客是怎麼對待他的,一股厭惡感不禁油然而生。為了解悶,他就從口袋裏掏出一個鼓鼓的皮夾,開始在數自己的鈔票。鈔票已是不少,但他還是想要更多,他越數越不滿足。

到了晚上,魔鬼帶來了個高大豐滿、身穿紅衣的女人,說她就是他的新太太。

整個晚上,修多不是在吻她就是在吃薑餅。

夜裏,他躺在柔軟的羽毛床上,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他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我們有不少錢,」他對新太太說:「這會引來盜賊。你最好拿根蠟燭,巡視一下。」

他整夜都無法入睡,時常下床去看看箱子有沒有被動過。早上,他得上教堂做晨禱。

在教堂,富人和窮人並沒有什麼差別待遇。在他貧窮的時候,他在教堂是這樣禱告的:

「上帝饒恕我這個罪人!」現在他有錢了,禱告的內容還是一樣。有朝一日他就是死了,他也無法埋在金銀堆裏,還不是得像最窮的乞丐一樣入土為安?想到這些,修多就很憤恨。由於此刻還是飽脹得難受,他沒有心情做禮拜,心裏頭只惦念著他的錢箱、盜賊和出賣了的靈魂。

他心情惡劣的走出教堂。為了去除心中的不快,他就跟往常一樣,引吭高歌。但他才剛開始唱,就有個警察走過來,對他行了個禮說:「紳士不應該在大街或廣場上唱歌。你又不是靴匠!」

於是修多就靠在籬笆上,心想要怎樣才能使自己快樂。

這時門房大聲叫道:

「先生,不要靠在籬笆上,會髒你的毛皮大衣!」

修多走進一家店裏,買了店裏最好的手風琴,然後走到街上彈奏。路人都指指點點的嘲笑他。

馬車夫不屑的說:

「瞧這紳士的德性!簡直跟靴匠一樣!」

一個警察也告訴他:

「有社會地位的人可不能胡亂在這兒破壞寧靜。你到附近的酒店奏弄去!」

乞丐卻從四面八方湧上來,把修多團團圍住。他們哀求:

「看在基督份上,施捨些吧!」

以前他是靴匠的時候,乞丐從來不注意他。現在卻不放過他了。

回到家,身穿紅衣綠褲的新太太上前迎接他。他想摟一摟她,手舉起來剛碰到她的背,她就生氣的說:「笨蛋,連對女士的禮貌都不懂!如果你愛我,就該吻我的手。怎麼可以毛手毛腳?」

「這種人生真殘酷,」修多想,「活著真沒有意思!又不能唱歌,又不能拉風琴,又不能跟自己的女人打情罵俏,唉!」

他剛坐下來要跟太太一塊喝茶,戴藍眼鏡的魔鬼就來了。

「靴匠先生,」魔鬼說,「我已經按照合同做好我該做的了。現在你得簽這個合同,跟我走。

你已經嘗過當有錢人的滋味,這也就夠了。」

他把修多拖到地獄,把他丟進火爐裏。許多魔鬼從四面八方飛出來,大聲叫罵:

「白痴!木頭!笨驢!」

地獄裏有可怕的石蠟味,幾乎要令人窒息。

突然之間,一切都消失了。修多睜開眼睛,只看到他的桌子、靴子和他的燈。燈上的玻璃被將熄的煙火給燻黑了。戴著藍眼鏡的顧客就站在他的桌子旁邊。他生氣的嚷道:

「白痴!木頭!笨驢!我要好好教訓你,你這個騙子!你在兩星期前就答應我,到現在靴子卻沒有做好!你是要我一天來催你六次嗎?無賴!畜生!」

修多把頭一揚,就抓起靴子幹起活來。

那顧客還繼續責怪了他一陣子。等他終於冷靜下來時,修多怯怯的問他是做什麼工作的。「我是做煙火的。」

教堂晨禱的鐘聲響了。修多把靴子交給顧客,收了錢,就前往教堂去。

馬車和雪車在街上來來往往。商人、貴婦、官員還有窮人都在人行道上走著。修多不再嫉妒任何人,也不再怨恨自己的命運。他現在領悟到,富人和窮人都同樣會有缺憾。

有的人可以坐馬車,有的人可以引吭高歌,拉手風琴,然而最終都免不了要歸於黃土。世間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值得你把靈魂出賣給魔鬼!

原著者: 契訶夫(Anton P. Chekhov) 俄羅斯著名小說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