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青春之泉

01.11.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這個故事與海德格醫生有關。

一天,海德格醫生邀請他的四個朋友到家裏來。這四個朋友分別是麥邦先生、居理高上校、嘉士康先生,以及魏彩麗寡婦。這群老先生、老太太年輕時都曾風光過,可惜現在年紀大了,顯得面容憔悴。

麥邦先生年輕的時候是位成功的商人,賺了不少錢,可惜後來因為錯誤的投機,使他失去所有財產,淪落到只比乞丐稍好的地步。

居理高上校年輕時自恃風流瀟灑,吃喝嫖賭樣樣精通,女朋友一個接一個。可惜荒唐日子過久了,弄得一身是病,像痛風什麼的,使他的手腳關節痛得不得了。

嘉士康先生則是個可惡的政客,他在當議員的那段期間,勾結官商、收紅包等種種惡行早就為社會大眾所知。只不過他很早就從政壇退下,大家漸漸忘了他惡行而已。至於魏彩麗女士,聽說他年輕時十分美麗,因此引來許多男人追求,據說那三位男士以前就曾經為了魏彩麗,大打出手哩!

海德格醫生一面招呼大家坐下,一面說:「各位老友,今天邀請各位來我的書房,是想和大家一起做個實驗。」

實驗還沒有開始之前,讓我們先看一看海格醫生的書房吧。

這是一個陳舊的老屋子,牆壁四角結滿蜘蛛網,書架上有著陳年累積下來的灰塵。在那些書架下層擺著一些又大又厚的書,搞不好自從放進去之後,便不曾拿出來。

書房最裏面的角落,有一個沒有門的橡木櫥,裏面隱約可以看見吊著一副人類的骨骼標本,說明主人的工作性質。

書架對面有一張年輕婦人的畫像,婦人穿著美麗的晚禮服,只可惜隨著時間流逝,婦人的容顏與服飾,都已經褪色凋殘。

據說這個年輕婦人是海德格醫生的未婚妻,當他們快要結婚時,新娘突然生病,海德格醫生用盡一切藥物,都無法挽救她的生命。

至今,沈痛的往事似乎仍在這間破舊的屋子裏徘徊,為它增添一股詭異的氣氛。

海德格醫生繼續剛才的話:「哎,說起這個實驗,或許會讓你們嚇一跳,不過我是真心希望能仰賴各位的幫助,完成這個充滿奇趣的實驗。」

夏日午後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屋裏那張小方桌上,桌上放著一個式樣美麗、製工精巧的玻璃瓶。陽光照在瓶子上,反射出五彩的柔光。

桌邊坐著五位臉色蒼白的老人,其中四位現在正瞪大眼睛望著海德格醫生。他們的目光中有著好奇也有不信任,畢竟這位海德格醫生的行為一向古怪,誰也不知道他又想出什麼餿主意。

事實上,只要坐在這間老書房,哪怕木櫥裏的骷髏突然走了出來;或者書架上的魔法書飛出幾隻蝙蝠;甚至畫裏年輕女人開口說「不淮動!」通通不足為奇。

所以底下這個實驗,儘管超出大家的想像,倒也有幾分真實性和道理。

不過當時海德格醫生的四位貴賓,似乎都不認為這會是個了不起的大實驗。

居理高上校笑著說:「做什麼實驗?該不會是想捉我們吧?」

嘉士康先生則不屑的皺皺眉,「是在唧筒裏殺死小老鼠,還是叫我們用顯微鏡看蜘蛛網?」

聽到老鼠和蜘蛛,魏彩麗寡婦那張已經很像橘子皮的臉,變得更皺了。

海德格醫生不理會同伴們譏諷的話語,他蹣跚的走到書架旁,取下一本相當厚的黑皮封面的書。

這本書用一個巨大的銀釦子扣住,封面上沒有半個字,以沒有人知道它的名稱。

人們傳說古怪的海德格醫生常用這本魔法書變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海德格醫生解開銀釦,打開大書,從中間拿出一朵凋謝了的玫瑰花。

「這朵花呀!」海德格醫生感概的說,「是我的未婚妻送給我的。五十五年前它盛開著,是多麼的嬌艷美麗,可是現在只要一碰就碎了。你們認為這朵枯了五十五年的花還會再開嗎?」

「那是不可能的。」麥邦先生說,「就如同我們的青春不會再回來一樣啊!」

「是嗎?你們瞧!」海德格醫生說著,拿起枯萎的花丟進桌上的水瓶裏。起初,花漂浮在水面上,好像沾不到水氣,不過沒多久,花瓣便出現一種特殊的變化。

那枯萎的花瓣顫抖著,顏色逐漸從褐色轉為紅色;被壓扁了的枝葉也彷彿從沈睡中醒來,變得青翠欲滴。花心旁捲起的花瓣上彷彿有著兩三滴朝露,就如同女孩兒清早才把它摘下來那樣新鮮。

「你又在變魔術了嗎?」魏彩麗寡婦冷冷的說。看到大家冷淡的反應,海德格醫生笑了笑,說:「你們有沒有聽過『青春之泉』?」

「那是什麼?」大家不約而同的問。

海德格醫生說:「西班牙有位探險家在兩、三百年前便開始尋找這個泉源,可惜一直都沒有找到。據說它是在佛羅里達半島,而且開在青春之泉附近的花,都不會凋謝哩!我有個朋友無意間發現了『青春之泉』,這瓶子裏的水就是他送給我的。」

居理高一臉懷疑的表情,「我不相信光憑那一瓶水,就可以改變人類的體格,使我們回復成二十歲的模樣!」

「那朵花便是先例。」海德格醫生說。

魏彩麗寡婦老耄的眼中忽然充滿神采,「說不定傳說是真的,真的有青春之泉。而且海德格醫生不是說,開在青春之泉附近的花都不會凋謝嗎?真希望它能使我恢復美貌與青春!」

海德格醫生笑了笑,「各位老友,假如你們不介意,請盡量飲用這令人欽羡的神水,讓你們的青春之花重生。至於我呢,既然我親愛的絲麗亞已經死去,恢復年輕對我來說,並沒有多大意義。就讓我只做一個旁觀者吧!」

海德格醫生說著,將青春之泉倒進四隻酒杯中。

這瓶水中顯然含有會起泡的氣體,因為許多泡沫從杯底不斷冒上來,在水面形成一層銀霧。而它芳香的氣息,光是聞了,都令人覺得全身舒暢。

儘管仍然懷疑青春之泉的功效,那四個老人至少都不反對將杯裏的水一口喝下。

不過,就在這時,海德格醫生忽然開口,「各位,在你們還沒喝之前,請聽我說句話。各位這一輩子有的人唯利是圖;有的人沈迷酒色,弄壞身體;有的人對百姓殘暴不堪;也有的人愛慕虛榮,但是都受到了教訓。假如你們真的恢復成二十歲,人生可以再來一次,千萬不要忘記那些慘痛的經驗,重蹈覆轍啊!」

醫生的四位朋友沒有回答,只是發出微弱而顫抖的笑聲,似乎在說醫生想太多了!

「那麼,請喝吧!」醫生向四個老人鞠躬,「我很高興能夠找到合適的人,做為實驗的對象。」

老人們用枯槁的手,勉強的舉起酒杯湊近唇邊。假如這水真的具有海德格醫生所說的功能,那麼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他們更需要這種仙水的人了!

他們傴僂著身體,圍坐在桌子邊。當青春之泉順著喉嚨,滑入他們體內時,他們蒼白的臉頰紅潤起來,體內彷彿也注入活力。

他們彼此對望,發現有一種魔力正在掃平他們額頭的皺紋。魏彩麗寡婦甚至開始意識到自己是個少婦,而撫弄著帽子。

四個人不約而同的嚷道:「請再給我們一點泉水吧!我們已經感覺自己變年輕了,但是這還不夠呀!」

海德格醫生冷靜的觀察這次實驗,同時說:「別急,你們經過六、七十年才變老,怎麼可能在十分鐘之內恢復年輕?現在你們再多喝一點,會有更多變化的!」

海德格醫生再度將他們的杯子盛滿青春之泉。還等不及醫生倒好,四位貴賓已經迫不及待的從桌上一把抓起酒杯,咕嚕咕嚕的喝下去。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他們頭上的白髮漸漸變黑,眼睛也從混濁變得明亮清澈。不久,坐在桌子前的,變成三位中年紳士和一位年輕的婦人。

「我親愛的魏彩麗,你變得多麼美麗啊!」

居理高上校大叫。在他凝望的臉龐上,年齡的痕跡如黎明前的黑夜慢慢褪去,展露出破曉彩霞的迷人風情。

魏彩麗忍住內心的激動,跑到掛在牆上的鏡子前。哇!鏡中的人兒多麼輕盈嬌美!

魏彩麗看著鏡中自己的影像笑個不停,不時張開雙臂、輕擺身軀,轉著圈跳舞。

看來青春之泉不但能使人回復年輕,還會讓人興奮異常。由於突然解除了年齡的負擔,他們年輕時的各種惡劣習性,又一一出現了。

嘉士康先生的全副心力,都沈迷在政治的話題上,此刻,他完全不管有沒有聽眾,一個人高聲喊著愛國、人民權利之類的口號。然而他的意見與五十年前並沒有什麼不同,都是些陳腐不堪的言論和看法。

居理高上校則彷彿喝醉了似的,一邊敲著酒杯,一邊高唱酒歌,眼睛則賊溜溜的盯著魏彩麗不放。

至於坐在桌子另一邊的麥邦先生,現在正盤算著賺錢的大計劃,例如編紅一個鯨魚大隊,把北極的冰山拖到非洲大陸。

「親愛的老醫生,」魏彩麗笑著說,「請再給我一杯青春之泉吧!」

這時太陽快下山了,書房顯得比剛才陰暗,但玻璃瓶內發出的閃爍銀光,則像月光一樣柔美。

當那四個人喝下第三杯青春之泉時,他們感覺青春與活力,正源源不斷的湧進他們的四肢和身軀。年老時的悲苦、病痛彷彿是一場噩夢;過去累積的教訓也好像褪了色。

他們覺得前途一片光明,因為他們重拾青春!「太棒了!我們變年輕了!」他們叫著。

青春和老邁一樣,是非常偏執的。

現在他們是既快樂,又瘋狂。他們嘲笑對方所穿的老式衣服,完全忘記自己剛才還是蒼老又虛弱的老人。

魏彩麗跑到海德格醫生面前,拉著他的手說:「親愛的醫生,來和我跳舞吧!」

醫生安詳的回答:「請諒我,我又老又患風濕痛,實在跳不動。假如你一定要跳,那三位年輕的紳士倒是較好的舞伴。」

「和我跳!」居理高上校嚷著。

「不,不,這位美人兒應該和我跳才對!」

嘉士康先生大叫。

連麥邦先生也不甘示弱的說:「你們兩個到一邊去,這位小姐曾經答應過我的求婚呢!」

他們把女郎包圍起來,一個人搶著拉她的手;一個人用兩手攬住她的腰;第三個人則把手指伸進女郎的頭髮。

女郎羞紅了臉,時而輕聲斥責,時而放聲大笑。她溫暖的氣息輪流拂過三位年輕人。

這是一幕多麼奇怪的景像啊!在破舊古老的房子裏,有三個年輕男子和一個美麗的姑娘嬉鬧,而他們身上竟然穿著老人的服裝!怪不得後來傳說,鏡中的影像才是真實的:三個身形傴僂的老公公,正在爭著拉一位又老又醜的老太婆!

受到女郎的引誘,三個男士從爭寵到互相瞪眼,扭打。他們相互掐住彼此的咽喉,從房子這頭打到那頭,一不小心,桌子被他們推倒,玻璃瓶也摔到地上,裂成碎片。

寶貴的青春之泉,在地板上好像一條靜靜流著的小河!

一隻原本已經快死的蝴蝶,受到泉水的滋潤,垂下的翅膀再次有力的拍動著。蝴蝶在屋裏上下飛舞,然後停在海德格醫生花白的頭髮上。

「喂,喂,各位紳士和小姐!」醫生提高嗓門嚷著,「你們鬧得太過份啦!」

看到青春之泉被打翻在地上,四個人都停了下來。剎那間,他們覺得時間老人好像正在召喚他們回到那黝黑、陰冷的年代。於是這四位過動者疲憊不堪的回到桌邊的座位。

海德格醫生手上拿著那朵玫瑰,突然大叫:「看!玫瑰似乎要再次凋謝了!」

真的,在所有人熱切的注視下,那朵玫瑰逐漸枯萎,直到它變得和夾在書頁中一樣乾枯和脆弱。

海德格醫生親吻著那朵乾掉的玫瑰,「我愛它現在的乾枯,正如它盛開時的模樣。」

在他說話時,蝴蝶也從醫生花白的頭頂掉下來,跌落地面。

四位貴賓震顫著,一種連他們也形容不出的冰涼寒氣,從他們的心底,逐漸滲透全身。

他們互相凝視著,那曾經帶給他們短暫歡愉的青春,就這樣,再一次從他們身上消失!

「啊!難道我們就這樣又變老了嗎?」

他們哀嚎著,用手掩住自己的臉,還有人用力扯著自己的鬍子。

原來,青春之泉的效力只有一陣子啊!

它所製造的夢幻美景,像一陣輕煙,很快便消失無蹤。

「是的,你們又變老了!」海德格醫生說,「而且這一次沒有了青春之泉,你們也不會再變年輕。不過我並不可惜泉水倒在地上。事實上,即使這泉水就在我家門口噴出,我也不會彎下腰去飲用,因為它只能製造幻影!這是我從你們身上得到的教訓!」

儘管海德格醫生這麼說,但他那四位曾經嚐過甜頭的朋友們,卻一點也不理會,他們立刻離開海德格醫生的家,相約去佛羅里達探險。

不知道後來他們沒有找到那個青春之泉,是不是每天早、中、晚三餐狂飲泉水,來維持他們的青春美貌?

原著 霍桑 (Nathaniel Hawthorne) 美國短篇小說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