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長襪子皮皮歷險記 4

02.27.2010, 遊記, by .

皮皮在附近找到了一塊長木板。她一手夾住木板,另一隻手拽住繩子,用腳在樹幹上一蹬一蹬的,輕快地沿著繩子往上爬。人們驚訝得連哭都忘了。她到了樹頂,把木板搭在粗樹枝上,小心地推進頂樓視窗。長木板在樹梢和窗口之間搭起了一座橋。

皮皮跑過木板,跳進頂樓,接著她一個胳肢窩夾一個男孩,重新爬出來,站在跳板上。

“現在我們可以做做遊戲,你們看。”皮皮說著,在木跳板之間,高高地翹起一條腿,就跟她在馬戲場上做的那樣。

人群中掠過一陣不安的嗡嗡聲,皮皮的一隻皮鞋掉了下來,幾位老太太當場昏了過去。可皮皮還是帶著兩個孩子安全地到了樹上。她用繩子把孩子一個一個地送了下去。廣場上的人群歡聲雷動。

皮皮又回到了木板上。她在那窄窄的木板上跳舞,動作自如,姿勢優美。大人們嚇得捂住眼睛,孩子們卻樂得拍掌大笑。

皮皮終於不跳了,她抓住了繩子,像閃電一樣快地滑到了地面。

“為長襪子皮皮四呼萬歲!”消防隊長大叫道。

“萬歲!萬歲!萬歲!萬歲!”全場群眾歡呼。可有一個人歡呼了五遍。這個人就是皮皮。

皮皮成了英雄之後,報上登了她的照片,世界各地都知道了瑞典這個舉世無雙的小姑娘。

一天傍晚,皮皮正和湯米、安妮卡一起吃野草莓,一個威風凜凜的黑人國王闖進門來。他身上系著草裙,頭上戴著金冠,脖子上掛著一串珍珠項鏈,一隻手拿著長矛,一隻手拎著盾牌,胖胖的毛腿上套著金鐲子。

皮皮撲上去,吊在那人的脖子上,兩條腿拚命亂搖,搖得那雙大皮鞋都掉了下來。

“爸爸,爸爸”她叫道,“親愛的老爸爸,你總算回來了,我知道你不會淹死,會回來的!”

“淹死!當然不會!要我淹死就跟駱駝穿過針眼一樣不可能。我被風暴刮到海裏,漂到庫萊庫萊島,我空手拔起了一棵棕櫚樹,島上的黑人們就擁戴我做了國王。”皮皮的爸爸滔滔不絕地講述他的傳奇故事,三個孩子都聽呆了。

“我在報上看到了你的照片,好傢夥,火中救人,真不賴。”爸爸笑眯眯地稱讚道,“我特意來接你,接你去當庫萊庫萊島公主!”

“真的?”皮皮跳了起來,摟著爸爸跳起了兩拍子圓舞,他們發瘋似的旋轉著,湯米和安妮卡看得頭昏眼花,納爾遜先生早早捂上了眼睛,看樣子皮皮和她的船長爸爸以前也這麼幹。

皮皮上船出發的那一天,鎮上所有的大人和孩子都來送行。

安妮卡整個早晨喉嚨裏都有個疙瘩,等她看見皮皮舉起馬走上船,這個疙瘩鬆開了,她坐在碼頭上哭了起來,先是輕輕地哭,後來越哭越響。湯米咬著牙,把一塊塊石子往水裏

踢。

皮皮跑下跳板,一直跑到湯米和安妮卡旁邊,握緊了他們

的雙手。

鎮上的孩子掏出他們的哨子吹起一支送別的曲子。哨子

是皮皮送給他們的,吹出的曲調非常憂傷。

船就要啟航了,安妮卡嚎陶大哭,淚如泉湧,湯米的鼻子

邊也滾下了一顆顆大淚珠。

皮皮忍受不住了,她懇求爸爸帶湯米和安妮卡一起去,反正她是要回來的,到時候再一起回來。

皮皮的爸爸答應了,湯米、安妮卡的爸爸媽媽也表示同意,於是兄妹倆蹦蹦跳跳上了船。

船啟航的時候,安妮卡又哭了,只不過這一次是捨不得爸爸媽媽。

大船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一個月又一個月地航行,駛過狂濤駭浪的大洋,駛過風平浪靜的港灣,在星光和月光下,在黑暗可怕的天空下和火一樣的陽光下航行。

湯米和安妮卡完全變了樣,他們光著曬黑的身子,像皮皮一樣在帆索上爬來爬去。黑紅的面頰、明亮的眼睛、健壯的手臂,他們的爸爸媽媽見了准會大吃一驚!

一個陽光燦爛的早晨,庫萊庫萊島出現在前方。島上長滿了翠綠的棕櫚樹,周圍環繞著藍色的海水。

船在小海灣裏停住了,庫萊庫菜島的男女老幼湧到岸邊。

“烏薩姆庫拉,庫索姆卡菜!”大家歡呼著,那意思是:“歡迎你歸來,白胖國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