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金鰻魚

12.16.2017, 睡前故事, by .

宋朝襄陽府有一個員外,名字叫做萬計安,因為他在家中排行第三,所以別人都稱呼他為萬三員外。在襄陽府裏,萬三員外算得上是頂富有的人了,他有許多田產分租給別人,家裏又開了間店舖,專門是供人喝茶的茶坊。

這天,天氣非常悶熱,萬三員外突然想去釣魚消遣,就往附近的金明池出發了。

釣了一個下午,連一條小魚都沒有釣著,萬三員外十分的懊惱,正想收起釣竿回家,突然看到水面上的浮桿一動,萬三員外迅速的把竿子往上一拉,釣起了一條金黃色的鰻魚來,員外喜出望外,自言自語的說:「像這麼大的鰻魚,就是有錢也買不到呢!」

收拾好了釣具魚鈎,萬三員外口中哼著歌兒,踏著輕快的步伐,往回家的路上走。

走了幾步路,忽然間員外的心裏一陣跳動,聽到了一個非常細小的聲音,好像是在喊他:「萬計安,萬計安,你聽著!我是金明池的水神,趕快把我放了!」

萬員外急忙停下來向前後左右仔細的觀望了一遍,但沒有看到任何人影。他遲疑了一下,決定繼續走,不過他把腳步放慢了些,集中了精神準備尋找聲音的來源。細小的聲音又出現了:「萬計安,放了我你會得到榮華富貴,殺了我你會家破人亡!」

萬員外發現了聲音的來源就是從自己手上提的魚簍裏來的,他看看魚簍裏,只有那條金黃色的鰻魚,什麼也沒有。

「難道說這條鰻魚會說話?牠是金明池的水神?」心裏充滿著疑惑,萬三員外無法圓滿的來解釋這一件怪事。回到家中,他把魚簍交給了妻子,恰好有人來找他出去談生意,他就把這件事給忘了,等萬員外回家來吃晚餐時,餐桌上已經擺了一大盤香噴噴的紅燒鰻魚,萬三員外心中突然的感覺到有一種不祥的予兆,吃了幾口飯就吃不下了,他告訴妻子說:「我總覺得這條鰻魚有一些兒怪,妳在烹煮牠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呢?」

「鰻魚就是鰻魚,會有什麼好奇怪的事呢?」

萬三員外便把他在回家的路上所遇到的有關於細小聲音的事,向妻子說了一遍,妻子笑著安慰他說:「你今天太累了,不如先去休息,等明天早上一覺醒來,就什麼事也沒有了!」

員外先回房躺在床上,可是翻來覆去的一直睡不著覺,眼看著夜已逐漸的深了,員外意心神不寧的,勉強起身下床來,他想出去走走,散散心。出到門外,看到他的茶坊裏還亮著燈,員外覺得很奇怪,走過去從外面的窗縫往裏頭瞧,瞧見了一個人鬼鬼祟祟的,正在拉開茶坊裏的錢櫃,員外認出了他是茶坊裏煮茶的小二,名字叫做陶鐵僧,他因為從小就死了父母,員外可憐他,就收留他,並把他扶養長大,現在已經是二十來歲了,員外讓他在茶坊裏煮茶招待客人,每個月還給了他一些錢當零用,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做出這種偷錢的事來。

員外見鐵僧抓了一把錢放進了懷裏,正要離開時才推門進去,叫住了他:「鐵僧,乖乖的把你剛才所偷的錢都拿出來!」

鐵僧不得已,只得從身上拿出錢來放在桌上。員外點數了一下,一共有五十錢。

「鐵僧!」員外非常生氣的問他「你可還記得當初你是為了什麼緣故,才到我這店裏來的?」

「我記得的,員外!」鐵僧低下了頭說:「如果不是員外的好心收留,我早就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孤兒了,員外對我的恩情如海一般的深,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那你為什麼還要偷我櫃子裏的錢?」

員外對於鐵僧這種忘恩負義的行為非常不諒解。鐵僧低著頭不敢答話,其實,他偷錢的次數並不多,數目也不大。今晚倒霉,被員外逮了個正著。

員外見鐵僧不說話,心裏更生氣。

「你一天偷了我五十錢,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就偷了十八貫錢,這樣算起來,從你來我這裏到現在已經有十五、六年了,總共該偷了我二、三百貫錢了。從明天開始,你就得滾,遠遠的離開這裏,否則我就把你扭送到官府查辦!」

第二天,僧兒就離開了萬員外的茶坊,萬員外除了把鐵僧趕出去,還通知了襄陽府所有的同業朋友,不得再雇用鐵僧。

鐵僧從小就在萬員外家的茶坊裏長大,除了煮茶招待客人之外,他什麼事都沒有做過,現在襄陽府所有的茶坊都不雇用他,鐵僧就等於是完全失業了,每天只好流浪街頭,在旅店裏住了一個多月,所帶出來的錢都花光了,日子無法過下去了,他左思右想,想到了一個辦法來。

襄陽府有一個名字叫做張善人的員外,開了一間很大的珠寶店,張善人為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樣,喜歡做好事,是一個大好人,鐵僧心裏想:張善人和萬員外交情非常的深厚,只要我去請求張善人幫忙,請他向萬員外說情,萬員外一定會原諒他,讓他重新回到茶坊裏工作。

主意已定,鐵僧來到張善人的珠寶店門前,突然有人叫了他,回頭一看,竟是「十條龍」苗忠。

鐵僧著實的嚇了一跳,苗忠是襄陽府黑社會裏的大流氓,聽說他的心地非常的歹毒,曾經殺過人。

「你別這麼緊張好嗎?我又不是什麼壞人!」

在苗忠的追問下,鐵僧才說出了他被萬員外趕出家門的經過。

「那麼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呢?」苗忠臉上露出了關懷的表情。

「我正準備去求張善人幫我說情,使我有辦法繼續的生活下去!」

「小兄弟,求人不如求己,我倒有一個好方法,可以使你過一輩富有的生活,不用再憂愁吃飯穿衣,你願意聽聽看嗎?」

「什麼方法?」鐵僧睜大了眼睛,就好像是困在沙漠裏遇到了活神仙一般。

苗忠把鐵僧帶到市郊的一幢屋子裏,說出他的計劃來,他要鐵僧和他合夥去搶劫萬員外的家,因為鐵僧曾在萬員外家裏待過十幾年,對於員外家裏的事情十分的清楚,有關萬員外的生活習慣,家裏的錢櫃、保險箱放置的地點也都非常的熟悉,他們因此而擬定了一個完整的搶劫計畫,由於苗忠召集了幾個不良少年,連同鐵僧,一共六個人,利用夜黑人靜的晚上去搶劫萬員外,結果,他們成功了,萬員外的錢財被搶去了一大半,更令萬員外悲傷的是他的太太、兒子,還有兩個僕人都被殺光了,員外自己也被殺成重傷。

這個搶報劫殺人案最後被官府偵破了,苗忠和鐵僧等人也都受了國法的制裁。但是萬員外所受到的傷害卻是永遠都彌補不了的。不久他就憂傷成病,含恨去世,臨死之前他告訴別人,他是因為釣了金鰻才產生了禍害,但是別人永遠都不會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