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遇見幽魂 5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等把預謀殺人的內容弄清楚之後,這個自然就明白了。你們首先應該考慮的是殺人動機。故意殺人這種情況.必須有很強的動機。“
“這方面我們不是已經調查過了嗎?小杉和長井清美之間,就是酒吧的顧客和女招待、求愛的男人和被求愛的女人之間的關係, 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了。”
“你敢確定沒有漏掉什麼嗎? ”湯川問道。他的臉上雖然掛著微笑.語氣卻有幾分尖銳,“你說過被害人生前欠了很多錢.這方面, 你們是不是再好好査一下?另外,還有貓和幫他看家的人。” “貓和幫他看家的人?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 “事發當晚.小杉家裏寄養著一隻貓,對吧?所以當他突然有釆訪任務時,才有必要雇人幫他看家。這是否真是一種偶然呢?我覺得不妨再調査一下。”
“你的意思是,這些也是小杉計畫好的?“ “如果幽魂的出現是計畫好的.那這或許也是吧。”說完,湯川用中指扶了扶眼鏡,“不,應該說,毫無疑問是計畫好的! ”
“啊.那張照片.她給我看了。”織田不二子坐在前臺的凳子上, 短裙下露出的雙腿疊在一起。她指間夾著煙,長長的指甲上塗著銀色的指甲油。
草薙來到了坐落於新橋的“Ta Too”俱樂部,就是長井清美以前工作的那家酒吧。時間是下午6點40分,店裏還沒有客人。 “你還記得是怎樣的照片嗎? ”
“記得,一張看起來很不舒服的照片。聽她說是在多磨公墓旁邊拍的。上面有一棵形狀比較奇怪的樹.樹旁邊有白煙一樣的東西-清美還問我那是不是幽靈,我當時沒說出話來。“ “多磨公墓……她還給你看過什麼照片? ” “只有這張。她說還有幾張,但沒有拍到像幽靈的東西。” “先不說幽靈,她有沒有告訴過你,她拍到了什麼有意思的照片? ”
不二子低頭想了想,又搖了搖頭:“我沒聽說過。” “是嗎?那麼.剛才說的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
“你指的是淸美給我看照片的時間嗎?還是她拍照片的時間?“ “最好兩個都知道。”
“她給我看照片.大概是兩個月前吧,至於拍照片的時間.我記得大概是去年12月
“去年12月?那就是4個月前了。”
“我想起來了,她說過,是聖誕夜前1周拍的,也就是12月17 日,我記得她說她心儀的男人邀凊了別的女人一起過聖誕前夜.所以她很鬱悶,就一個人開車去兜風,路上想起順便去拍拍幽靈的照片。
12月17日.多磨公墓……..只記下這幾個字後,草薙道了謝,離開了酒吧。
和湯川見面後3天時間過去了。根據他的建議,草薙重新調査了長井清美的欠債狀況.有了意外收穫。在這兩個月裏,她還了 200 萬,這筆錢的來源不明,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以前沒有多少存款。 她有什麼臨時收入了?就此.草薙曾詢問過細谷忠夫.結果從對方口中再次蹦出了帶有神異色彩的臺詞。
最近迷戀上攝影的淸美,在去一個地方拍幽靈的照片時.偶然拍到了意想不到的東西.她將其稱為“幸運照片”。
細谷說他沒見過那些照片.不過她的好朋友織田不二子有可能見過,所以草薙才來到了 “TaToo酒吧”,
但是現在看來,不二子也沒見過這張關鍵的“幸運照片”。 出了 “TaToo”之後,草薙:並不急著回搜查總部,而是去了帝都大學。科長雖然對他提出的重新調査作案動機的意見表示尊重, 但是大家普遍認為這個案子已經結了.再回去調查也只是看其他搜査人員的白眼。
“噢……12月17日,多磨公墓:
聽完草薙的話,湯川坐到電腦前,快速操作起鍵盤和滑鼠。因為顯示器背對著草薙,所以他看不到螢幕,不過.即使看到了,他 也不能明白湯川究竟在想什麼。
“‘幸運照片’是什麼意思呢?會不會是她一瞬間抓拍到了什 麼,然後憑它入圍了攝影比賽,得了獎金,又用獎金還了欠款呢?“ 對草薙的想法,湯川嗤之以鼻。
“以長井清美的個性來說,如果她有了這麼風光的事.肯定會到處宣揚的。此外,僅僅是入圍.可能得到兩百萬獎金嗎? ” “呵呵,說的也是。”草薙撓撓頭。
“有沒有從長井清美房間裏發現那張可疑的照片? ”湯川問道- 眼睛並沒有從電腦螢幕上挪開。
“嗯.她的房間已經搜過了,底片和照片都沒有發現。” “這麼說來.這張照片很可能和案子有重要的聯繫 “啊,為什麼這麼說呢? ”
“難道不是嗎?本來應該有的東西在案發之後就消失了.理所當然應該認為它和本案有關。”
“啊,我怎麼就沒想到呢……”草薙望著湯川的臉。 “關於貓和幫他看家的人,有什麼發現嗎? ”湯川問。 “查了一下,確實有一些地方比較微妙。”草薙拿出記事本翻開,“首先關於貓,它的主人是一家書店老闆.是夫婦二人共同經 營的一家小書店。他們和小杉比較熟悉,貓也和他比較親近,把貓寄養在他那裏,是因為夫婦二人為了看兒子和孫子,要去加拿大10天左右,他兒子好像在國外工作。”
“在當前經濟這麼不景氣的情況下,這話聽起來確實夠奢侈的. 不過也沒什麼微妙的啊。”
“關鍵的地方在後面。是小杉自己主動要求把貓寄養在他那裏的。夫婦二人本來已經說好將貓寄養在他們世田谷的親戚家中.因為小杉強烈提出要求,他們考慮到寄養在家附近更方便.就交給了他。當然,之前這種事一次也沒有過。”
“原來如此,”湯川點頭,“繼續說下去。” “另外,案發當晚,小杉要去大阪釆訪,這是出版社的安排沒錯,不過好好琢磨的話,就會發現這不是突發性釆訪,小杉應該很早之前就知道要在這個時候釆訪了。”
“也就是說,”湯川在電腦前抬起頭來,“寄養貓和外出釆訪趕在一起,很可能是小杉早有預謀的事情。”
“應該是吧,只是不明白他這麼做的目的。” “很簡單,家裏寄養著一隻貓,所以不能沒人照顧,這就為他雇人看家找到了藉口。”
“也就是說,他的目的是雇人看家?那麼他雇人看家的目的又何在呢? ”
“還用說嗎?肯定是為了讓那個人看到幽魂。”說完,湯川搖了一下頭,“不對,到這時就不能說成是幽魂了。” “你在說什麼啊?我一點兒都不明白。” “以後再跟你解釋。你先看看這個。”湯川指著電腦螢幕。 “什麼啊,這是?”
“我檢索了一下報紙上的報導,你把這個讀一下吧。”
草薙開始讀湯川指的地方,最初有些吃驚,之後變成了興奮。 報導是這麼寫的:
18日午夜零點45分左右,府中警署接到報案,在府 中市XX市政道路上,有一個男子倒在路上。員警趕到了現場,認定該男子60歲左右,是被汽車撞倒後死亡的。 該男子是由於頭部受到了重創而當場死亡的。警方已經將其列為肇亊逃逸亊件,正在展開調查。據警方調查,該男子是在準備橫穿馬路時被車撞倒的。亊故現場在多麿公墓附近,夜間基本沒有行人經過。
草薙深深吸了一口氣:“難道是這個? ” “地點、日期以及時刻,完全一致。
“等一下.你的意思是說,長井清美拍到了肇事逃逸的瞬間? ” “這種可能性很大,所以對她來說,這是一張幸運照片。” 草薙明白湯川所說的意思。 “也就是說.她向榮事車主進行了勒索。” “這樣解釋.我們就不會對她突然弄到200萬感到不可思議了。” 湯川用冷靜的語氣說道。
“如果把這件事和這次的殺人案聯繫到一起的話……也就是說肇事車主是小杉? ”
“嗯,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不過那就等於是說,小杉在強迫恐嚇他的人和他拍拖。”
“如果不是小杉又會是誰呢?是小杉的家人嗎?還是……”

“是戀人。”湯川說, “不惜殺人也要保護的對象,肯定是他心愛的女人了。”
“但是小杉喜歡的不是長井清美……”說到這裏.草薙一下子明白了,小杉接近淸美,從一開始就另有目的,“但是在小杉的房間裏,也沒有女人的痕跡呀。”
“那是當然了。他肯定是在事前就把痕跡消除了。“ 是嗎,草薙嘟嚷著。
“如果是那樣的話.怎麼才能找出他的戀人呢?看來只能老老實實地找知情人瞭解情況了。“
“也許吧。不過我倒覺得不是什麼難事。不管怎麼說.範圍是很有限的。” “是嗎?“
“你忘了嗎.你曾說過,小杉只和女運動員能搭上話。” “啊,對啊。但是女運動員也多得數不過來啊,” “沒錯,但是,半夜開車經過那個地方的女運動員不就有限了嗎?”
“我聽說有些企業運動隊的選手在下班後會一直練習到很晚。 對了.你這兒有公路地圖嗎? ”草薙將目光投向了書架。
“我有最新版的地圖。”湯川操作著滑鼠,幾秒鐘之後,螢幕上 出現了東京的彩色地圖。他把府中市周邊放大後呈現在了發著呆的草薙面前。
“過於依賴現代手段,人類會退化的。”草薙嘴裏不服氣,凝視著畫面,“只是,府中地區面積很大啊,擁有企業運動隊的公司也有好多家,而且那個女的還可能是從別的地方來的.只是路過府中而已。”
“如果只是路過,不是還有更寬的路可走嗎?她特意經過這條偏僻小道,說明這附近不是出發地就是目的地。” “話是那麼說……”
草薙的視線在畫面上遊動著,眼睛看得有點痛。正當他準備揉一下眼皮時,一行文字躍入了他的視線。 “啊一”他叫出聲來。 “怎麼了?”湯川問。
草薙指著畫面上的一點:“覺得這裏如何?“ 他指的是一個建築物,上面寫著“滑冰訓練場”。 “原來是一個滑冰場啊:” “聽說奧運選手會在非營業時段來這裏練習。” “小杉的書架上也有‘花樣滑冰’這個檔夾吧。”湯川說完點了點頭。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