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遇見幽魂 3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這真是個典型的犯罪,噢.應該說是典型的殺人案吧。
湯川的表情非常認真。
“也許吧。
“難道不是嗎?現實中的殺人事件,大都不像小說中那樣,是經過反復考慮和計畫才實施的,大多數都是在發生口角之後,一時 衝動才起了殺意的。殺人不是平常事.一般人要做到這一點,不是出於瘋狂就是衝動.總之,非常態的精神亢奮是必不可少的。 “確實如此。”草薙揉了揉舁子。
“那麼,你把案件原委都告訴我,目的是什麼?我覺得好像沒什麼特別的啊。”
草薙聽了.有些意外地回頭看著一臉若無其事的湯川。 “喂.你有沒有認真聽我說啊。你沒聽到嗎.事情暴露的起因, 是細谷看到了淸美的身影.那時是半夜1點,而事實上當時淸美已經被小杉殺了。這一點你怎麼看? ”
“你指的是? ”
“你難道不覺得不可思議嗎? ”
“喚? ”湯川抱著胳膊,把腳從桌子上放下來。他坐在轉椅上, 左右來回轉著。
“我覺得這只是個驚人的巧合。”他停止了轉動‘冷靜地說。 “巧合?怎樣的巧合?“
“細谷這個人喝醉了,可以說處於半睡半醒狀態。這種狀態的人一般都迷迷糊糊的。他迷迷糊糊地夢到了自己的戀人。忽然.他從夢裏驚醒.於是就打了電話,恰好這時她的房間也剛好出事了。” “我們科長和你的看法一樣,說這可能是細谷在夢中或幻覺中看到的。”
哈哈,湯川大聲笑著:”我總是和你的科長比較合得來。“ “但是,細谷斷定那絕對不是做夢。“
“唔,科長以外的人都相信他的話嗎?只有迎合科長,做警察才有前途,”
草薙歪起嘴角,撓著腮,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如果按現在的說法,報告就變成神秘故事了。讓人難以置信的是,警員中竟然也有人認為是被害者的靈魂 向細谷報的信。”
“那不也很好玩嗎?看來你需要幽默感。”
“你並不真的那麼想吧?我問你,願不願意挑戰這個謎? ”
“謎……這究竟能不能稱為謎呢? ”
湯川站了起來,走向窗邊。春天的陽光透過窗簾的隙縫射進屋內,他的白大褂發出耀眼的光。
“假設細谷沒有喝醉,也很有可能是幻覺吧。不,說成幻覺可能有點過了,或許應該說是眼花,或者是錯覺。“ “你是說,他把什麼東西錯看成清美了? ” “很早以前就有把風中搖擺的毛巾看成幽魂這種事。那時細谷剛和女朋友約會過.她的身影可能還一直留在他的腦海中。之後. 他又在黑暗中跌了一跤,一定會有些驚慌。這時他忽然抬起頭向窗 外看,看到了什麼東西。如果沒有驚慌的話.他肯定能冷靜地看清 那東西的本來面目.比如說那可能是什麼東西反射到玻璃窗上的影子。但他那時的精神狀態不正常,所以不排除他把映在玻璃窗上的東西錯看成戀人的身影這種可能性。“
“你是說.就在同一時刻,碰巧他的戀人被掐死了? ” “所以我才說,這是個令人吃驚的巧合。”湯川回答, 草薙長長地吐了一口氣:“難道最終只能這麼解釋了?’’ “你不滿意嗎? ”
不滿意也沒辦法啊。否則就只能解釋成幽魂作怪了。 “嗯.世界上的確會發生這種概率很低的偶然事件,沒必要都得找出理由。“湯川大踏步地穿過房間,來到水池旁.“要不要來點 咖啡? ”
“不用了。”肯定又是即溶咖啡,草薙把這句話咽了下去,”不 過一旦媒體嗅到這件事.他們肯定又要大做文章,把事件渲染成靈異故事。這樣行嗎?“
“沒辦法,信仰自由嘛:
“我要去向科長彙報了。“草薙看了看手錶站了起來。 “沒什麼別的情況了?“湯川將添了水的水壺放在火上.問。
“別的情況? ”
“當然是案件的疑點了。雖然看起來這是一起非常簡單的案件。” “嗯,說到可疑的地方,只是有關幽魂那部分,其他引人注目的地方……噢,對了.死者生前欠了很多錢。“ “欠僨?“
“現在還沒掌握準確的數字,估計最低也有四五百萬。她好像四處找人借錢。看她房間的擺設就能看出她生活比較奢侈,是個名牌迷。“
“原來死者有欠款啊……” 一陣自言自語之後.湯川又問道. “死因沒有問題吧? ”
“沒問題。她手腕上有一道傷口.不過很輕。應該和本案無關。 “手腕上有傷口? ”湯川停下正往杯子裏倒即溶咖啡的手,回過頭問, “哪只手?什麼樣的傷口?“
“好像是左手。不過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傷.上面還貼著橡皮膏呢。”
聽到這裏,湯川端著咖啡勺,一言不發.暫時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一會兒,蒸汽從水壺嘴冒出來,發出“嗚嗚”的響聲。 “喂.水開了,“草薙上前將煤氣灶關掉。 湯川拿咖啡勺尖指著草薙:“都是你的壞毛病.總把最關鍵的 地方留到最後,要是先聽到這一點,早就想出別的解釋了。” “怎麼?手腕的傷有問題嗎? ”
“有可能。”他像拿著指揮棒一樣上下左右舞動著勺子, “帶我走一趟吧.到幽魂出現的那個住宅。”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