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貓的天堂

06.09.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姑媽留給我一隻安哥拉貓。在我聽見過的動物中,這隻貓算是最蠢的了。在一個冬季夜裏,這隻貓對我說了這個故事:

「那時我兩歲,全身胖嘟嘟,每個人見到我,都會露出驚訝的表情,說我是他們見過最肥的貓。從我的身材,你就知道,你姑媽對我多好。她呀,真是天底下最慷概的主人。就拿她給我的床來說,嘿!那可是用三層蓋被和鴨絨墊鋪成的哩。她給我的食物呢,也和床鋪一樣高級,絕不是麵包或濃湯這類東西,她只讓我吃肉,而且一定是帶血的上等好肉。

可是,我越來越討厭這樣。每次有人摸我,我就想躲;一到那張軟綿綿的床睡覺,我就想吐;看到自己肥得不能再肥的模樣,我更是覺得噁心。我老是想:要是能從窗子溜出去,到屋頂上遛達該有多好啊。 我從早到晚整天享福,實在太無聊啦。

你一定感到奇怪,為什麼我會有這個念頭?因為啊,每次我拉長脖子從窗口往外看,看到對面屋頂上的貓兒在玩耍,心裏總要羨慕好久。尤其那一天,屋頂上來了四隻貓,他們豎起毛,翹高尾巴,瘋狂的打來打去,玩到激烈時,還發出尖叫,看著他們,我才發覺這種滋味我還沒嘗過呢!也就在這時候,我終於明白,真正的幸福原來就在屋頂上,而且就藏在那扇每天開了又關的窗子後面——-我這個看法可是有依據的,因為你姑媽每次開了櫥櫃門,也一定馬上關起來,而櫥櫃門後面就藏著好吃的肉!

我開始等待機會逃走。只吃帶著血的肉根本算不上幸福,真正的幸福應該會更不得了才對。至於有多麼不得了,我還不知道,也許是好得令我難以想像吧。

終於,機會來了。這一天,你姑媽忘了關上廚房的窗子,我一發現,便毫不考慮的從那裏溜出去,跳到窗台下面的屋頂上。

哇,屋頂上好美啊!一陣陣清新的香氣從四處飄來,嗯——我覺得全身輕盈許多,不知不覺,我提起了腳步沿著屋簷走。天啊,這裏的泥土好柔細,我還以為自己就踩在天鵝絨上呢!真舒服,整個背脊讓陽光曬得暖烘烘的,覺得自己全身的脂肪似乎就要融化了。

說實在的,那時候我還是很害怕。對面有三隻貓一看到我,還一起發出可怕的咪嗚聲向我逼近,把我嚇得幾乎要暈過去。

後來他們看我被嚇壞了,才忍不住大笑說:『大傻瓜,我們鬧你的!』聽他們這麼說,我才鬆了一口氣,也跟著咪嗚咪嗚的玩起來。

這三個伙伴雖然都長得很粗壯,卻沒有一個像我胖得這麼可笑。當我們走在被太陽曬熱的屋頂上,只有我被燙得像顆球滾來滾去,差點兒滾下屋頂。他們當然狠狠的嘲笑我一番。不過這三個伙伴中,有一隻老公貓對我特別好,幫了我不少忙,我懷著感激的心情接受他的教導。

我和三個伙伴一直走下去。一路上,渴了就喝喝屋簷上的水,哇,那簡直比加糖的牛奶還甜哩!我感到一切都是那樣美好。一隻母貓走過,那是一隻非常可愛的母貓,我一看見她,心頭就湧起一股從未體驗過的激情,直到那時,只有在夢中才見過這種背脊柔軟得令人愛慕的寵物。我的三個同伴和我,我們急忙前去迎接這位新來者。我搶在他們前頭,向那隻迷人的母貓獻殷勤。這時,我的一個同伴在我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我痛得大叫起來。

「算了!」那隻老雄貓對我說,一邊把我拉開,「這種事,你以後還會遇到呢。」

溜達一個鐘頭以後,我感到飢腸轆轆,餓得發慌。

「屋頂上有什麼吃的嗎?」我問老雄貓朋友。

「找到什麼吃什麼唄。」他很有見識地回答我。

這個回答使我有點兒茫然,因為我找來找去,什麼也沒有找到。最後,我看到一間閣樓里有個年輕女工在做飯,窗下桌子上放著一塊鮮美的排骨,紅紅的,簡直讓人流口水。

「我要找的就在這裡。」我十分天真地這樣想。

我於是跳到桌子上,叼起那塊排骨,這時女工發現了我,給我背脊上狠狠一掃帚。我丟下肉,趕緊逃命,嘴上還咒罵了一通。

「你是初出茅廬吧?」老雄貓對我說,「桌上放的肉只能遠遠地想望,要找吃的,還得到檐槽裏去。」

我怎麼也沒法理解廚房裡的肉為什麼不許貓吃。我的肚子餓得太厲害了。老雄貓告訴我,要找吃的必須等到晚上,那時候我們可以下去,到街上翻撿垃圾堆。他的話真使我氣餒。等到晚上!他說這話時平心靜氣,活像一個冷酷無情的哲學家。可是我呢,一想到這麼長時間吃不上飯,都感到快要昏過去了。

夜晚慢慢降臨了。那是一個大霧瀰漫的夜晚,凍得我渾身冰涼。一會兒又下起雨來,細細的雨絲被狂風擊拍著,刺骨透心。我們從扶梯上有玻璃的窗洞下了樓。這街道看上去是多麼醜陋!那裡已經沒有普照的陽光,沒有融融的暖意,也沒有明亮的、可以在上面愜意地打滾的白色屋頂。我的腳爪在油污的石板上打滑。我傷心地回憶起我的三層毛毯和羽絨床褥。

一到街上,我的朋友老雄貓就開始打哆嗦。他縮緊身子,縮得緊緊的,偷偷摸摸貼著房根溜過去,並叫我緊跟著他,一旦遇上一扇走馬車的大門,就連忙躲到裡面,還慶幸地咕嚕咕嚕哼一陣。我問他為什麼要這麼躲避。

「你看見那個背著背簍拿著掛鈎的人嗎?」他問我。

「看見啦。」

嘿!他要是發現我們,就會把我們打死,把我們的肉穿在鐵桿上烤著吃!」

「穿在鐵桿上烤著吃!」我叫喊起來,「這麼說,這街道不是我們的了?我們吃不上東西,反而要被吃掉!」這時候,垃圾已經倒在一家家的門前。我心灰意冷地在垃圾堆裏搜尋,只找到兩三塊沾滿灰土的沒有肉的骨頭。這時我才體會到鮮肉是多麼美味。我的朋友老雄貓熟練地扒著垃圾。他不慌不忙,領著我游轉每一條街道,一直奔波到第二天早晨。差不多有十個小時,我一直淋著雨,四肢凍得發抖。哎,該死的街道!該死的自由!我多麼懷念關我的那個小天地!

天亮了,老雄貓看見我走路踉踉蹌蹌,便神色奇異地問我:

「你受不了啦?」

「哦,是的。』我回答。

『你想回家了?」

「當然。可是怎麼能找到家呢?」

「來吧。昨天早上看見你出來,我就知道像你這樣的肥貓生來就不配享受自由帶來的充滿艱辛的歡樂。我認識你的家,我領你回去吧。」

這只可敬的老雄貓直率地說了這麼幾句話。

「再見!」到家的時候,他只對我這麼說了一聲,絲毫沒有激動的表示。

「不,」我叫起來,「我們不能就這樣分手,你跟我一起進來吧,我們分享同一張床,同一塊肉,我的主人是個好心腸的女人……」

他沒有讓我繼續說下去。

「別說了!」他粗暴地打斷我的活,「你是一個傻瓜。我要是在你這麼個溫暖舒適的環境裡,我會死去的。你的優裕富足的生活只適合退化的貓,自由的貓決不會以牢房代價來換取你的鮮肉和羽絨褥墊……再見!」

他重新跳到了屋頂上。我看見他那瘦高的身影在初昇陽光的撫愛下歡快地抖動著。

我回到家裡。你的姑媽拿起撣子把我著實教訓了一頓,我心悅誠服地領受了。我充分體味到了享受溫暖和挨打的樂趣。主人打我時,我心裡樂滋滋地想著:她馬上就要給我肉吃了。

「你瞧,」我的貓在炭火前伸了伸懶腰,作出了結論,「我親愛的主人,真正的幸福,天堂,就是關在一間屋子裡,挨打但有肉吃。」

原著者:左拉(Emile Zola) 1840~1902 法國小說家。以下連結聽故事。
https://www.readwind.com/story_detail/217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story/z6elojg.html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