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見到幽魂 2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1個月前,小杉聯繫到他,說他發現了一家新店,邀請細谷下班後去喝一杯。細谷頗感意外,因為以前很少聽他說出這樣的話。 那家店位於新橋,顧客層比較年輕.店內氛圍輕鬆明快。看到接待客人的幾名女招待後,細谷就更吃驚了。小杉一向不善於同女性交往,他會來這樣的店.實在有些出人意料。
長井淸美就在這家店工作。看到小杉,她馬上走過來坐在對面的椅子上.雖然她不是很漂亮,坦有著巧妙地融清純和妖豔為一體的氣質。當時她也穿著黃色的衣服。
細谷第一眼就被她吸引住了。但從小杉的神情看,也不難看出他經常來這裏的原因。很明顯,小杉也對清美產生了強烈的好感。一向在女性面前沉默寡言的小杉.此時卻在努力地吸引清美的注意力。
從店裏出來後,細谷一問,小杉馬上就坦白了。他要想方設法去追她。
“不過沒有想像中那麼順利,她那種類型的女孩子,應該怎麼追呢?“小杉撓著一頭短髮問細谷。
細谷到現在還後悔,當時怎麼就沒有直接了當地告訴他,這種類型的女孩子不適合他。如果當時那麼做了.事情就簡單多了。可他沒有那麼說,而是鼓勵他:“那就努力試著去表達自己的想法吧。” 另一方面.細谷在瞞著小杉接近清美:很多次,他一個人去了店裏。終於,他向清美髮出了邀請。沒想到她很痛快地就答應了。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你時就覺得和你很投緣。”去了第一次賓館之後,她這樣說。
當然.小杉對兩人的關係毫不知情,不僅如此.最近他還在電話裏對細谷講“終於要捕獲她的芳心了”之類的話。但是用淸美的說法,則是“與以前沒什麼變化,他只不過是一個顧客罷了”。 早點挑明就好了。想著想著.時間已過去了很久。 不過.該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了一一 細谷按下手機的呼叫鍵。 響過兩遍之後,有人接了電話, “喂.你好。”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明顯不是小杉, “喂,請問.這裏是小杉家嗎?“ “嗯,是小杉家…”,啊,你是細谷吧?“ 聽到對方的聲音和語氣,細谷也猜出他是誰了。 “原來是山下啊.你在那裏做什麼? ” “小杉托我幫他看家。不過沒什麼事可做.正覺得無聊呢:剛好你打電話過來。你也來這邊吧。你在哪兒呢? ” “在七環上.正坐計程車往北去呢。
“那就讓司機往左開吧,我等著你。有的是酒,今晚我們就喝個痛快吧。”山下自顧自地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沒辦法,去一趟吧一一把手機放回上衣口袋,細谷對司機講: “不好意思,要去的地方改了,去久我山。”
小杉的住宅是一棟很老的兩層小樓,和鄰居家一體相連。室內是兩室一廳一廚的格局。用小杉的話說,因為還有個小院.所以很有單門獨戶的感覺。
山下在房間裏一邊喝啤酒一邊等候。山下也是橄欖球隊的隊友, 以前一直在設計事務所上班,事務所去年倒閉了.他正在找工作。
“小杉今天傍晚走的,說是結束了釆訪就要開車去大阪.明天早上還有釆訪。看來做體育記者也挺辛苦的”山下喝得已經有些口齒不清了。
小杉很有文釆,大學畢業後沒有找工作.一邊在一家出版社打工,一邊做起了自由撰稿人。當然,他最初找份工作也不輕鬆,但他現在已為幾份雜誌和報紙寫稿了,
聽山下說.小杉是去大阪釆訪某少年足球俱樂部, 房間角落裏有一隻白色的波斯貓,以前倒沒聽小杉提過他養貓的事情,
“好像是熟人的貓.一周前寄養在他這裏。這次突然有釆訪.他就托我看家。與其說是給他看家.倒不如說是照顧貓。” “原來如此。“
“我以前沒養過貓,還擔心能不能照顧好呢。不過現在看來沒什麼問題,它很乖,自己懂得怎樣大小便。” “他給你多少看家費? ”
“包括必要開銷在內,每天5000日元。對失業的我來說,這已經很不錯了。”山下有些自嘲地笑著。
兩人一邊回憶往事.一邊接連喝著啤酒、威士忌、日本酒。看家還有這個好處:冰箱裏的食物可以隨便吃.酒以隨便喝。冰箱裏放著很多大瓶的啤酒,還有一瓶未開封的威士忌和一瓶日本酒。 可能在細谷沒來之前,山下就己經喝了很多,剛過午夜.他就有些迷糊了。快到半夜1點時.他已經鼾聲大作,怎麼搖都搖不醒。 真拿這傢伙沒辦法啊。
細谷拿過旁邊的毛毯,給他蓋上,然後站起來。他打算到二樓 的房間去休息,腳剛踏上樓梯,他就把旁邊牆上的開關關掉了:房間內瞬間變得一片漆黑。
可能是因為黑暗程度超出了想像,加上細谷確實也有點喝多了. 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失去了平衡,晃了兩晃.他的膝蓋跪在了地面上。
不行了,想不到酒精還真給勁兒。
他揉了揉臉,剛想站起來,就在這時一在面向院子的窗前.站著一個人,那個人一直盯著房間裏面。
他大吃一驚.在接下來的一瞬間.另一個意外向他襲來,清美?
雖然隔著花邊窗簾,但那個人看起來確買像清美。那身檸檬黃的套裝,正是幾小時前自己親眼見過的。那身衣服在院裏微弱的燈 光下格外耀眼。
“清美一”
細谷向門口走去,然而.可能是由於雙眼還沒有適應黑暗,再加上喝醉了,他的身體不斷地左搖右擺,掎在旁邊的東西上。開了門之後,他光著腳跑了出去。 “清美!“他喊著她的名字。
沒有聽到她的回答。細谷光著腳來到窗前,卻不見她的蹤影。 怎麼回事?一他心裏有些不安.頭腦陷入了混亂‘按說.淸美是不可能來這裏的,她一直都在躲著小杉。 細谷開始感到胸口發悶。
他取出手機,先給她房間裏打了個電話.無人接聽.又打她的手機,結果還是一樣。
細谷想了一會兒.又撥了另外一個號碼,這是織田不二子的電話。不二子是清美的朋友.她們住在同一幢公寓裏,在同一家店裏上班。細谷有一次和她們一起去唱卡拉OK,要了她的手機號碼。 “喂,”電話裏傳來不二子的聲音。 “喂,不二子嗎?是我.細谷。 “啊。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之後再和你解釋。麻煩你能不能去一下清美的房間? ” “去清美房間?現在嗎?為什麼? ”
“剛才不是說了嗎,理由以後再告訴你。總之請你馬上去一 趟! ”細谷沖著手機大喊-

“被細谷忠夫那麼一說.織田不二子一頭霧水地出了房間。不二子住在公寓的三樓,而清美的房間在五樓。如果這時候她坐電梯的話.情況就會完全不一樣了。但這時她偏偏選擇了爬樓梯,她打算爬上五樓。“
說到這裏.草薙停了下來,看著湯川。湯川坐在椅子上.修著指甲,兩腳搭在桌面上。
草薙習慣性地來到了帝都大學理工學院第13研究室。現在是上課時間.研究室裏沒有學生。 “喂.你聽我說話了沒有? ”
“我好好聽著呢.繼續。她選擇了爬樓梯.結果呢? ” “她看到一個男人從四樓下到三樓,又從三樓下了二樓。那人留著平頭,穿著綠色的防寒夾克服。而且,織田不二子覺得他的側 面比較眼熟,好像是常去新橋店裏的顧客。可能比較慌忙,那個男子沒有注意到她。不二子心裏犯著嘀咕,來到了淸美門前,她按了門鈴,沒人回應。於是她試著擰了一下門把手,卻發現門沒有鎖,”
“接著就發現了屍體? ”
“長井清美倒在了洗手間裏。織田不二子馬上就報了警。” “接下來我們著名的刑瞥—草薙長登場了。”湯川壞笑。 “是那麼回事。遺憾的是,我們出場的次數並不多。並且等我們趕到現場時,已經查到犯人是誰了,逮捕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是織田不二子看到的那個男子嗎? ” 聽了湯川的問題.草薙點了點頭,眼光落到了記事本上。 “是體育記者小杉浩一。剛才己經介紹過了.他是細谷的朋友. 一直在追求著長井清美,小杉的名字進入搜查視野時,那個家伙正駕車行駛在東名高速公路上,(東京至名古屋高速公路) 當然。 要逮捕他並不難,已經掌握了他的行蹤,只須在大阪佈置下搜査人員就可以了。
“小杉承認罪行了嗎?“
“據說他一開始否認,而當我們暗示他有目擊證人時,他就老老實實交待了。”
“憑感覺,這不像是預謀殺人。“ “確實如此.這是一起典型的衝動殺人。” 那天晚上.小杉在長井淸美的房門口等她回來,快到1 1點時 她回來了。
小杉提出進房間好好談一談‘剛開始被她拒絕了。不過她可能是考慮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最終還是讓他進了房間。
小杉拼命向他表白自己的愛意.還坦誠地說.他希望和她認真交往,而不是遊戲,是以結婚為目的的。
但長並淸美斷然拒絕了,好像還非常強硬地說“你對我根本沒有任何吸引力”這樣的話,
即便如此,小杉仍不死心,還懇求她嘗試和他交往一段時間, 他會讓她感受到他的魅力。
這時候,長井清美態度驟變。之前她可能還想著不管怎樣他都 是店裏的顧客,所以一直忍耐著。但那一刻她爆發了。
“開什麼玩笑? !我才不會和你這種沒品味的男人在一起!我 只是把你當作客人看才笑臉相迎的,別不識好歹!”
她不停地說著這樣的話.把小杉的自尊心撕得粉碎。他還看到 她的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於是一個聲音在他心中響起了…… “等我淸醒過來.我發現她已經被我掐死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