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蟋蟀奇遇記 5

02.27.2010, 遊記, by .

馬裏奧的媽媽眼神如癡如夢,她摟住兒子說:“能夠演奏這樣動人的曲子的蟋蟀不可能放火,你可以留下它。”

馬裏奧抱住了媽媽的頸子。

於是,蟋蟀賈斯特一生中最不平凡的日子開始了。

清晨兩點鐘,三個動物又聚在了一起,這次它們商議的是嚴肅而重大的事情。

塔克在蟋蟀籠子周圍踱來踱去,鄭重地發表自己的意見:

“賈斯特是個天才,而天才不能白白地浪費,它也許能帶來財富。別以為我是一隻貪財的自私的老鼠,這家報攤的生意不是很糟糕嗎?也許賈斯特能改變這一切。”

“我也很想幫助他們,他們對我很好,只是我們該怎麼辦呢?”賈斯特插話說。

“我個人更喜歡賈斯特自己作的曲子,可是人嘛,寧願聽他們自己譜寫的樂曲。”

“可是我怎麼才能學到新的曲子呢。”賈斯特虛心地問道。

“太容易啦。”老鼠塔克沖到收音機旁,把全身的重量壓在一個旋紐上,啪地一下打開了收音機。

“別開得太響了,”貓兒哈裏提醒說,“外面的人會聽到的。”

收音機裏傳出了柔和優美的樂曲聲。

這是賈斯特接受正規音樂教育的開始。它認真地學習人類的音樂,這個晚上它很有收穫:從不同的交響樂中記住了三個樂章;從音樂喜劇中記住了六支歌;還從宗教音樂中記熟了四首讚美詩。

第二天是星期天,當馬裏奧一家三口來到報攤時,賈斯特又開始振動翅膀。它演奏的第一支曲子是讚美詩《耶穌基督》。

音樂教師斯梅德利先生走近了報攤,他是報攤最好的顧客。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天,上午十點半,他準時前來購買《美國音樂》。賈斯特正在演奏激動人心的《基督教的戰士們,前進!》斯梅德利先生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臉色蒼白,嘴唇一個勁兒哆嗦。

“哎呀,教堂裏的風琴手今天早上也是演奏的這首讚美詩,”這位母音樂教師喘著氣說:“還趕不上這只蟋蟀一半好!”

賈斯特緊接著又演奏了另外兩首讚美詩:《玫瑰經》和《上帝是堅強的堡壘》。它演奏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報攤周圍。人們高聲喝彩,祝賀馬裏奧一家擁有一隻非凡的蟋蟀。

演奏結束後,斯梅德利先生取下了眼鏡,淚花濕潤了他的雙眼,他熱烈地跟爸爸媽媽和馬裏奧握手,說:

“我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美妙的時刻,我要感謝你們,全世界都應該知道這只蟋蟀,我會給《紐約時報》寫信的。”

斯梅德利先生的信登載在《紐約時報》的戲劇音樂版上,成千上萬的人都知道了非凡的賈斯特,報攤的周圍日夜擠滿了探望它的人。他們聽著、議論著、爭論著,更多的人深深地陶醉在那細微而美妙的演奏中。

報攤的生意變得十分興隆,一捆捆的《紐約時報》、《美國音樂》,以及與音樂毫無關係的雜誌都被搶購一空。周圍的人群還在增多,單是第一天,因為停在這兒聽賈斯特演奏,就有七百八十三人上班遲到。

到了星期四,賈斯特已經成了紐約最著名的音樂家,全紐約的人都在談論這只不平凡的蟋蟀。賈斯特不得不每天舉行兩次音樂會,這使它精疲力竭,賈斯特感到生活似乎不像以前那樣充滿樂趣和自由。

每當演奏結束,人們總是聚攏來,他們臉緊緊挨著蟋蟀籠,目不轉睛地盯著它看。搜集紀念品的人拿走了他的紙杯,未吃完的桑葉,甚至還有人想偷走它的小銀鈴!賈斯特變得有些煩躁不安了。

一天黃昏,一片黃葉——那年秋天的第一片落葉飄進了車站,恰巧落在蟋蟀籠邊。這片葉子提醒賈斯特鄉下正在發生的一切,它的演奏停頓了短短的一瞬間。沒有人察覺,只有馬裏奧感覺到了賈斯特的憂傷。

天黑了,喧鬧的報攤安靜下來,賈斯特總算迎來了它的朋友們。

老鼠塔克和貓兒哈裏都注意到了賈斯特的情緒有些不對頭。

“怎麼啦,賈斯特?”哈裏關心地問。

“我大概是害了思鄉病了。這時的康涅狄格州,樹葉全換了顏色,南瓜開始成熟,田裏豎起高高的玉米垛。我不得不跟你們說,我太想家了,我打算——我打算退休。”

“退休?!”老鼠塔克尖聲叫了起來。

“是的,退休。”賈斯特輕聲地說:“我愛紐約,我喜歡有那麼多人聽我演奏,但我更愛康涅狄格,我要回家去。”

“可是——可是——可是,”老鼠塔克氣急敗壞,卻無能為力地說,它不願賈斯特回去。除去個人的感情不說,蟋蟀的演奏會的確給它帶來不少好處,它的積蓄已經超過了原有的數目。

“對不起,塔克,我已經打定了主意。馬裏奧曾經說過,如果我感到不快活,他情願讓我回家去。”

“回去?你的演奏呢,給誰聽?”老鼠輕蔑地問道:“演奏給那些野雞、兔子、土撥鼠聽?它們懂音樂嗎?!”

貓兒哈裏一動不動地坐了一會兒,它的鬍鬚不停地顫動,那是一個信號,表明它在苦苦思考。它終於開了口: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