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蟋蟀奇遇記 4

02.27.2010, 遊記, by .

賈斯特被允許出籠的日子,恰巧是它到達紐約兩個月紀念日,三個動物夥伴決定舉行一次小小的宴會。宴會地點選在報攤,那裏既安靜,又寬敞,那台舊收音機還能提供美好的音樂伴奏。

宴會在熱烈的氣氛中開始,架子上擺滿各種美味的食品,有香腸、火腿、鹹肉、萵苣、麵包屑,巧克力棒糖,還有好幾種冰鎮飲料。

老鼠塔克大大地炫耀了一番它從車站冷飲櫃檯找來冰塊的經歷,快樂地歎了一口氣:“啊,除了紐約,還有什麼地方的老鼠能夠把冰擱在自己的可口可樂裏呢?”

貓兒哈裏吃完香腸後,得意地唱了一支愛情詠歎調。

賈斯特呢,則拿出了全部的本領,盡情地演奏了許多支曲子,抒發它對康涅狄格州老樹墩的懷念之情。

演奏結束後,塔克和哈裏熱烈鼓掌喝彩。

“這些曲子都是你作的?”哈裏問。

“是的。”賈斯特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你演奏得很出色,只是我們聽不懂。你能為我們演奏些我們熟悉的曲子嗎?”塔克建議說,“你可以照著收音機演奏。”

收音機打開了,電臺正播送“藍色多瑙河圓舞曲”,賈斯特認真地傾聽著,它很快記熟了這支曲子的旋律。幾分鐘後,它不僅能夠演奏這支樂曲,還能隨心所欲地演奏各種不同的變奏。

“真是天才!”“太了不起了!”兩個朋友激動萬分,它們堅持讓賈斯特繼續演奏下去。

在朋友的鼓勵下,賈斯特跟著收音機學會了一組義大利民歌、一組歌劇詠歎調,還有一段南美洲的倫巴舞曲。

塔克的情緒在舞曲的刺激下變得十分激動,它一躍而起,合著節拍在架子上旋轉起來,它碰掉了一盒火柴。幾根火柴棍掉到水泥地上,冒出幾縷黃煙後著了。燃著的火柴大部分掉在離木板壁較遠的地方,偏偏有一根掉到一堆晨報上面,火焰馬上蔓延到整捆報紙上。一堆雜誌也開始燃燒。

老鼠、貓和蟋蟀都投入了撲火戰鬥,可惜它們的力量太弱了,火越燒越大,火舌已經開始舐著對面的木牆,牆上的油漆都起泡了。

外面有人在說話:“哪兒著火啦?我聞著了煙味。”又是一陣腳步聲,錘子敲打的聲音。

報亭的門扭開了,周圍的人驚奇地發現火裏逃出來一隻老鼠,一隻貓和一隻蟋蟀。

火總算撲滅了。三個動物不知該怎麼辦。

“我要回報攤去。”賈斯特說,“如果馬裏奧一家發現我走了,會認為是我放火後逃走的。”

貓兒和老鼠還沒來得及勸阻它,它已經跳回報攤那兒,跳進籠子裏。動物宴會上的東西已經燒得差不多了,剩餘的又被撲火的人清理乾淨,沒有留下什麼犯罪證據,可賈斯特仍然深感愧疚,它悶悶不樂地呆在籠子裏,準備應付任何可能發生的事。

馬裏奧一家趕到了。媽媽看見一堆堆燒焦的報紙雜誌嚎啕大哭,爸爸想盡一切辦法安慰著她,馬裏奧則擔心地注視著籠中的蟋蟀。

救火的人把怎樣聞到煙味、怎麼救火的事兒談了談,說起老鼠、貓和蟋蟀從火中逃出來的情景。

馬裏奧媽媽由悲愁一變而為憤怒,她舉起食指,指著馬裏奧說:“我說過蟋蟀會請來些亂七八糟的朋友吧,它就是放火犯!”

馬裏奧完全插不上嘴,她的媽媽一旦找到一個她認為的,應該對造成不幸事件負責的譴責對象,就沒完沒了地嘮叨著:

“哼,它吃錢——它放火!它是個不吉利的倒楣鬼,帶來的是倒楣運,讓它走,馬上走!”

“也許我可以把它放在別的地方。”馬裏奧怯生生地提出了一個要求。

“不行!”媽媽搖了搖頭,態度堅決得像一扇關死了的門:

必須讓它滾蛋!”

賈斯特覺得自己是罪有應得,如果它不邀請朋友來赴宴,如果它不演奏倫巴舞曲,火災就不會發生的。它知道這次是躲不過了,它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擔憂和悲哀。感傷的心緒使它情不自禁地發出聲來,而它那振動著的翅膀自然而然地演奏出頭天晚上學會的一支憂鬱而纏綿的義大利民歌。

馬裏奧媽媽正在清理燒壞的雜誌,那音符很快引起了她的注意。這支樂曲恰巧是她最心愛的曲子。在義大利的那不勒斯,馬裏奧的爸爸經常在她的窗下彈唱這支曲子,向她傾訴愛情。她聽著那熟悉的曲調,重新陶醉在當年的情景之中,便情不自禁地柔聲哼唱起來。蟋蟀默默地伴奏著,節拍和音調配合得十分和諧,直到歌曲結束。

在馬裏奧媽媽還陶醉在歌曲的餘韻中,美好的感受還沒有消失之前,賈斯特又開始演奏歌劇的詠歎調,曲調柔美動聽,馬裏奧和他的爸爸媽媽都聽呆了,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一隻蟋蟀竟會演奏美妙的樂曲!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