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蟋蟀奇遇記 2

02.27.2010, 遊記, by .

塔克正要安慰賈斯特,一團黑糊糊的東西忽然跳到了塔克和賈斯特身邊。

“當心啊!”賈斯特大叫一聲,“貓來了!”它一頭鑽進火柴盒裏,不忍心看到自己的新朋友被活活咬死。

然而什麼事也沒發生。賈斯特抬起頭來,小心謹慎地往外看。那只貓體型巨大,全身佈滿灰綠色和黑色的花紋,它用後腿蹲坐著,尾巴捲曲在身旁,而塔克恰恰坐在貓兒的兩隻前爪之間。

賈斯特拼命地朝塔克打手勢,塔克漫不經心地用右前爪撫弄著貓兒的下巴,說道:“賈斯特,它是我最好的朋友,貓兒哈裏。你出來跟它見見面吧。”

賈斯特爬出火柴盒,看看貓,又看了看老鼠,塔克為它們作了介紹。

“你好,”賈斯特說。它為自己的大驚小怪感到不好意思。“我不是替自己擔心,我原以為貓跟老鼠總是冤家對頭。”

“在鄉下,可能是這樣,”塔克說:“但是在紐約,我們早就拋棄了那些舊習慣。哈裏和我一起住在那邊的排水管裏,我們相處得很好。”

賈斯特聽了非常感動,它情不自禁地抖動起翅膀,一種美妙的聲音在報亭小小的空間裏回蕩起來。

“真太好了!”哈裏說,“就像演奏小提琴一樣。聽到這聲音,我的喉嚨都發癢,也想唱歌。”

賈斯特不好意思地動彈了一下觸鬚,說:“音樂是我唯一的愛好。”它感到快活,未來的情景似乎並不像它在垃圾堆上預料的那樣悲觀。

“我們隨時都可以帶你去中心總站,讓你搭上回康涅狄格州的火車,”塔克說,“可是你為什麼不在紐約碰碰運氣呢,這可是個好地方,再說馬裏奧也很喜歡你。”

“可是他媽媽不喜歡我,她說我會招來滿屋的蟋蟀。”賈斯特委屈地說。

“更糟糕的是,他家經濟情況不妙,”貓兒哈裏說:“我很擔心這個報攤的前途啊。”

“的確是這樣,”塔克憂鬱地附和說,“他們很快就會破產的。”他跳上一堆雜誌,借助報攤木蓋子的裂縫漏過來的朦朧月光念著雜誌的名字:《藝術新聞》、《美國音樂》。除了幾個長頭髮,誰會讀這些東西?”

它們沉默了一會兒。老鼠塔克尖聲叫喊起來:“不說這些了,哈裏,我們陪賈斯特去看看時報廣場吧,不能白來一趟呀!”

已是午夜時分,地下鐵道裏靜悄悄地沒有什麼人,哈裏、塔克,還有賈斯特跳上樓梯,跳到街面的人行道上。即使時間已經這樣晚了,霓虹燈的招牌仍然閃爍著耀眼的光輝,一座座塔樓聳入夜空,宛如閃光的群山。在五顏六色的色彩和嘈雜喧鬧的聲響中,賈斯特感到惶恐和窘迫,對它來說,時報廣場的景象太美麗了,也太宏偉了。它感到了自己的渺小。直到回到它的火柴盒裏,它才感到安全和輕鬆。

馬裏奧精心餵養他的蟋蟀。他想方設法地為它尋找吃食,一點麵包、一塊糖,甚至手指甲那麼大的一小團霜淇淋。為了安排好蟋蟀的生活,馬裏奧還專門拜訪了唐人街的方先生,替它選購了一個古樸的蟋蟀籠子。

籠子是寶塔形的,共有七層。每一層比下面一層稍微小一點,最上面是細長的塔尖。下面幾層漆成紅色,塔尖卻是金色的。籠子的一邊有一扇門,門上有根小小的門閂。一個蠶豆大的小鈴鐺吊在籠子中央,搖一搖叮咚直響。

賈斯特喬遷新居的當晚,塔克和哈裏就來拜訪它。塔克對蟋蟀籠讚歎不已:

“多美呀,就像一座宮殿!住在這樣的地方,就會覺得自己像個國王。”

“是的,”賈斯特說:“不過,我倒不願住在這籠子裏,我在樹墩裏和地洞裏住慣了,關在這裏面使我感到局促不安。”

“你要出來?”哈裏伸出右前爪,撥下了那小小的門閂,門一下子開了。

賈斯特松了一口氣,它急不可耐地跳了出來,高興地說:“沒有什麼東西比得上自由更可貴啊。”

“賈斯特,”塔克說,“我可以到籠裏去一會兒嗎?我從來沒有到過寶塔裏面呢。”

“完全可以。”賈斯特說。

塔克匆匆爬進籠子門,它先側著左邊身子躺下去,接著又側著右邊身子躺下去,然後四腳朝天躺著。最後它站了起來,神氣十足地在籠子裏走來走去:

“我覺得自己就像中國皇帝。哈裏,你看我像不像?”

“你就像陷進捕鼠籠裏的一隻老鼠。”貓兒哈裏回答說。

“你想睡在籠子裏嗎?”賈斯特問道。

“哦,可以嗎?”老鼠激動地喊起來,“在寶塔籠子裏過一夜簡直太闊綽了。”

於是這個晚上,哈裏回它的排水管去睡了,塔克則睡在了蟋蟀籠裏,而賈斯特就在報亭現金出納機裏用鈔票堆了一個臨時的窩躺下了。

蟋蟀睡得很香,它做了一個夢。在夢裏,它坐在康涅狄格州老家的樹墩上,正吃著柳樹上掉下來的一片葉子。它咬一口,嚼一陣,再吞下去,味道乾巴巴的,像紙一樣。夢中出現了颳風的情景,賈斯特打了個大噴嚏,驚醒了。

賈斯特發現自己正坐在現金出納機裏,它兩腿抱住的並不是柳葉,而是一張兩元美金的鈔票,這張鈔票已經被它吃掉了一半。

賈斯特趕緊跑向蟋蟀籠,猛烈地搖動著銀鈴。塔克驚醒了,它在籠子裏撞來撞去,好容易弄明白自己在什麼地方,喘著氣問道:

“賈斯特,你搞什麼名堂?我差點被你嚇死!”

“我做夢時把一張兩美元的鈔票吃掉了半邊,我以為自己吃的是樹葉哩。”賈斯特一邊說,一邊把半邊鈔票拿給塔克看。“唉,唉,唉——唉。”老鼠悲歎道,“整整兩元美金啊!何況又是馬裏奧家的兩元美金啊!他們這一家,唉,兩天還賺不到兩元美金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