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萬卡的故事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萬 卡

〔俄國〕契訶夫

三個月前,九歲的男孩萬卡-茹科夫被送到鞋匠阿裏亞興這兒來 做學徒。在耶誕節的前夜,他沒有上床睡覺。他等到老闆、老闆娘、 幾位師傅出去做晨禱以後,就從老闆的立櫃裏拿出一小瓶墨水和一管 安著鏽筆尖的鋼筆,然後在自己面前鋪平一張揉皺的白紙,寫起來。 他在寫下第一個字以前,好幾次戰兢兢地回頭看看門口和窗戶,還斜 眼看了一下那個烏黑的神像和神像兩邊擺滿鞋楦頭的架子,顫顫巍巍 地歎了一口氣。那張紙鋪在一張凳子上,他自己就趴在凳子前頭。

“親愛的爺爺康司坦丁 “瑪卡雷奇!”他寫道,“我在給你寫信。 祝您過一個快樂的耶誕節,求上帝保佑你萬事如意。我沒爸爸沒娘,只 剩下您一個人是我的親人了。”

萬卡朝黑暗的窗子看看,玻璃窗上映出他的蠟燭的影子;他生動 地想起他祖父康司坦丁瑪卡雷奇的模樣——^他是席瓦列夫老爺家裏 的守夜人。那是個瘦小的、然而非常矯健靈活的小老頭,年紀約莫六 十五歲,老是帶著笑臉,眨著醉眼。白天,他在僕人的廚房裏睡覺, 或者跟廚娘取笑。到晚上,他就穿上肥大的羊皮襖在莊園四週走來走 去,敲著梆子。他身後跟著垂下頭的老母狗卡希唐卡和泥鰍一一這條 狗所以起這個名字,是因為它的毛是黑的,身子又長,像是一條黃鼠 狼。這條泥鰍非常恭順,和氣,見了陌生人也好,見了自家人也好, 一律用深情的眼光瞧著,不過它是靠不住的。在它的恭敬和謙卑裏面 隱藏著頂頂陰險的惡毒。隨便哪條狗也不及它那麼善於抓住機會溜到 人的背後,在人的腿肚子上咬一口,或者鈷進冰窖,或者偷莊稼人的 母雞。人們不止一次打壞它的後腿,有兩回甚至把它吊起來,每個星 期都把它打得半死,可是它總是養好傷,活下來了。

這當兒祖父一定站在大門口,眯細眼睛瞧鄉村教堂的通紅的窗子, 頓著他那穿著高統氈靴的腳,跟僕人們開玩笑呢。他的梆子掛在腰帶 上。他凍得拍手,聳動肩膀,時而在女僕身上捏一把,時而在廚娘身 上捏一把,發出蒼老的笑聲。

“吸點鼻煙,好不?”他拿鼻煙盒送到女人鼻子底下說。 那些女人吸了點鼻煙,打起噴嚏來。祖父樂得什麼似的,發出一 陣快活的笑聲,叫道:

“快擦掉,粘在鼻子上啦!” 他也給狗聞鼻煙。卡希唐卡打個噴嚏,皺一皺鼻子,委委屈屈地 走開了。泥鰍為了表示有禮貌,沒打噴嚏,只搖了搖尾巴。天氣真好, 一絲風也沒有,空氣清澄,爽朗。夜色很黑,可是整個村子和那些白 房頂、煙囪裏冒出來的一縷縷煙子、披著重霜而一身銀白的樹木、雪 堆,全都看得見。整個天空佈滿快活得直眨眼睛的繁星;天河很清楚 的現出來,看上去,仿佛人們為了過節拿雪把它洗過,擦過似的…… 萬卡歎口氣,拿鋼筆在墨水裏蘸一蘸,接著寫下去: “昨天我挨了一頓打。老闆揪著我的頭髮,把我拖到院子裏,拿 皮帶抽了我一頓,因為我搖他們那個睡在搖籃裏的小娃娃,一不小心

睡著了。上個星期有一天,老闆娘叫我把一條鯡魚收拾乾淨,我就從 尾巴上弄起;她就撈起那條鯡魚,拿魚頭直戳到我的臉上來。師傅們 取笑我,打發我上酒店去打酒,慫恿我偷老闆的黃瓜;可是老闆隨手 撈到什麼就用什麼打我。吃食呢,簡直沒有。早晨他們給我吃麵包, 午飯是稀粥,晚上又是麵包,至於茶啦,白菜湯啦,只有老闆他們才 大喝而特喝。他們叫我睡在過道裏,他們的小娃娃一哭,我就別想睡 覺,盡搖那個搖籃。親愛的爺爺,發發上帝那樣的慈悲,帶我離開這 兒回家去,回到我們村子裏去吧;我再也受不了啦……我給你叩頭了, 我會永遠為你向上帝禱告,帶我離開這兒吧,不然我就要死了……” 萬卡嘴角撇下來,舉起黑拳頭揉眼睛,抽抽搭搭地哭了。 “我會替你搓碎煙草,”他接著寫下去,“我會為你向上帝禱告; 要是我做錯了事,那就照打那頭灰山羊似地打我好了。要是你認為我 沒活兒做,我可以去求總管看在上帝的面上讓我給他擦皮鞋,或者替 菲德卡去做牧童。親愛的爺爺,我再也受不了啦,只有死路一條了。 我原想跑回我們的村子去,可是我沒有靴子,我怕冷。等我長大,我 會報這個恩,養活你,不讓人家欺侮你;等你去世,我一定要禱告, 求上帝讓你的靈魂安息,就跟為我媽彼拉蓋雅禱告一樣。

“莫斯科是個大城。房子全是老爺們的,馬有很多,羊卻沒有, 狗也不凶。這兒的小孩子不舉著星星走來走去①①,唱詩班也不准人隨 便參加唱歌;有一回我看見一家鋪子的櫥窗裏有好些已經安好釣絲的 釣鉤擺著賣,那些釣鉤可以釣各種的魚,個個都挺好,甚至有一個釣 鉤經得起一普特重的大鯰魚呢。我還看見幾家賣各種槍的鋪子,跟我

①基督教習俗,耶誕節前夜小孩舉著箔紙糊的星走來走去。

們老爺的槍一個樣子,恐怕每一管要賣一百個盧布吧……肉鋪裏有山 鷸啦、松雞啦、野兔啦,那些東西是從哪兒打來的,店裏的夥計卻不 說。

“親愛的爺爺,等老爺家裏有掛著禮物的聖誕樹的時候,替我摘 下一顆金色的胡桃,收藏在我的絲匣子裏頭。問奧爾迦.伊格納捷芙 娜小姐要,就說是給萬卡的。”

萬卡嗓音發顫地歎一口氣,又凝神瞧著窗子。他想起祖父總是上 樹林裏去給老爺家砍樅樹,而且帶著孫子一塊兒去。遇到那種時候多 麼快活呀!祖父發出卡卡地咳嗽聲,冰也發出卡卡的爆裂聲,萬卡瞧 著他們,就也卡卡地咳起來。往往在砍樅樹以前,祖父先抽完一袋煙, 再聞很久的鼻煙,瞧著冰僵的萬紐希卡①①直樂……小樅樹披著重霜,一 動不動地站在那兒,等著瞧它們當中哪一株該死。冷不防,不知從什 麼地方來了一隻野兔,沿著雪堆像一支箭似地竄過去……祖父忍不住 叫道:

“逮住它,逮住它……逮住它!嘿,短尾巴鬼!” 祖父把砍倒的樅樹拖回老爺家裏,大家就動手裝點那棵樹……奧 爾迦-伊格納捷芙娜小姐,萬卡的好朋友,幹得頂忙。當初小萬卡的 母親彼拉蓋雅在世,在老爺家裏做女僕的時候,奧爾迦伊格納捷芙 娜常給他糖果吃,遇到沒事情可做,還教他念書,寫字,學數數兒, 從一數到一百,甚至教他跳卡德里爾舞。彼拉蓋雅去世以後,他們就 把孤兒萬卡送到僕人的廚房裏去跟祖父住在一塊兒,後來又從廚房裏 送到莫斯科的鞋匠阿裏亞興這兒來了……

①萬卡的另一愛稱。

“來吧,親愛的爺爺,”萬卡接著寫下去,“求你看在基督的面上 帶我離開這兒。求你可憐我這個苦命的孤兒吧;因為在這兒,人人都 打我,我餓得要命,而且悶得沒法說,老是哭。前幾天老闆拿鞋楦頭 打我的腦袋,打得我昏倒了,好容易才活過來。我的日子過得苦極了, 比狗都不如……替我問候阿遼娜,問候獨眼的葉果爾卡,問候馬車夫, 千萬別把我的手風琴給別人。孫伊凡茹科夫草上。親愛的爺爺,來 吧。

萬卡把寫滿字的信紙疊成四折,放進一個昨天晚上花一個戈比買 來的信封裏面……他想一想,拿鋼筆蘸了蘸墨水,寫上地址:

寄交鄉下祖父收 然後他抓抓腦袋,再想一想,添了幾個字:

康司坦丁-瑪卡雷奇

他想到他寫信居然沒人來打攪,覺著很痛快,就戴上帽子,顧不 得披羊皮襖,只穿著襯衫,跑到街上去了……

昨天晚上他問過肉鋪的夥計,夥計告訴他說所有的信都該丟在郵 筒裏,由醉醺醺的車夫駕著的郵車裝走,響起鈴鐺,送到世界各地去。 萬卡跑到就近的一個郵筒,把那封寶貴的信塞進了筒口……

過一個鐘頭,因為有了美好的希望而定下心來,他睡熟了……在 夢中他看見一個爐灶。爐臺上坐著祖父,耷拉著一雙光腳,對廚娘們 念信……泥鰍繞著爐子走來走去,搖尾巴……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