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荒野上的老馬

10.02.2017, 睡前故事, by .

那是個月色蒼茫的夜晚。在狗尾草叢生的原野上,只有一匹老馬不停的奔馳、悲鳴。

牠為什麼要這麼悲戚的哀鳴呢?

據說,那匹老馬其實是人變成的,你相信嗎?

傳說是這樣的—–三郎、五作和平十是三個十分投緣的好朋友。有一回,三個人結伴外出旅行,一路上,談笑風生、觀賞風景,好不愜意。

這天晚上,他們投宿在山谷中一棟陳舊的旅館裏。

「這間旅館好髒喔!」

「還有那個老婆婆,看起來有點兒可怕呢!」

三個人一邊洗澡,一邊評論著。

而這個時候,旅館的主人——-老婆婆,正在廚房裏忙碌著。

只見老婆婆從一個破舊的盒子裏取出一個農夫模樣的木偶,將木偶放人炕爐中。

瞧!奇怪的事發生了!

木偶竟自己動了起來,靈活的在炕爐內鋤地、撒種,就像真正的農夫一樣耕作。

種子轉眼間就發芽、成長,木偶人忙著除草。再一眨眼,就長出飽滿的稻穗,可以收割了。木偶人打下稻穗,用石臼磨成麵粉。

從播種到收割,原本需要一年的時間,卻這樣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就完成了。

當工作結束,木偶人撲通倒下,動也不動。

老婆婆小心翼翼的拾起木偶,將它收回盒中。

然後,老婆婆開始和麵,將麵粉揉做成小麵糰。接著在炕爐中生起火來,把麵糰烤得又香又脆。

這些情形,浴室裏的三個年輕人當然完全不知道,正舒輰的泡著熱水澡。

洗完了澡,三個人早已飢腸轆轆。因此老婆婆一端上熱騰騰、香噴噴的烤麵糰,立刻被他們一掃而空,還頻呼好吃呢!

填飽了肚子,三個人都覺得很累,便早早上床,很快就沉沉入睡。

第二天清晨————

「啊!三郎!」

「啊!五作!」

陣陣驚悚的呼聲自旅店客房中傳來,但聽在人們的耳中,卻只是陣陣嘶鳴聲——–因為房裏的三個年輕人,早已變成三匹馬!

「天啊!怎麼會這樣?」他們驚恐萬分。

房門「砰!」的打開了,一臉冷笑的老婆婆站在門口。

三個人恍然大悟,明白自己已經被老婆婆施了魔法。

三個人—–噢,是三匹馬——又驚又怒,但除了嘶鳴、蹬踢外,什麼辦法也沒有!

老婆婆把三匹馬賣給了馬販,馬販又將馬賣給商人。

「我不是馬!是人啊!」馬兒竭力嘶喊,卻沒有人聽得懂。

此後,載運貨物、挨鞭子,便是他們每天過的生活。

有一天,三郎隨著商人送貨出門,回程時經過寺廟,當時廟裏正在舉辦「淨瑠璃」。

「淨瑠璃」是一種以三弦琴伴奏來說唱各種故事的技藝。

三郎的主人也想聽,就把三郎拴在廟門口,自己進去了。

這天,「淨瑠璃」說的是「悲傷的馬」,說唱聲由廟內傳到廟口。

「………………悲傷的馬趕到茄蛾平原邊際的沼澤畔,一口吞下一枝條紋狗尾草的穗,轉眼間,他恢復了人形…………..」

三郎不經意的聽到了這段,霎那間,就像發了瘋一般,昂首高鳴,使勁扯斷繩索,往前狂奔。

黎明時刻,三郎終於抵達茄蛾平原。沼澤畔果然長著一大片狗尾草,他瘋狂的吞吃條紋狗尾草的穗。

「啊!我的臉!………….啊!我的手!哈哈哈…………..」。

沒錯,三郎恢復了人形。

「我得趕快去找五作和平十。」

抱著條紋狗尾草,三郎喘噓噓的一路跑回商人家。

「快!五作、平十,快吃下這些!快吃啊!」

三郎急得無法多做解釋,一個勁兒的催促好朋友快吃。

果然,吃下條紋狗尾草穗的五作和平十,也即刻恢復了人形。

他們又回到旅館,老婆婆正在為旅客準備烤麵糰。

三個人恨恨的抓起麵糰,硬塞進老婆婆的口中,於是,老婆婆也變成了馬,被趕到原野去。

自那時起,人們發現原野上有一匹老馬一直在那兒排徊不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