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脫離 7

03.2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到了大學,草薙領著上村父子向理工學院的教學樓走去。物理學第十三研究室就是湯川所在的辦公室。

他敲了一下房間的門,裏面傳來了 “請進”的聲音,草薙打開了門。

“來得正是時候,我們剛剛準備好。”穿著白大褂的湯川站在實驗桌旁邊說。

“我把他們兩個都帶來了。”草薙說完,看到站在旁邊的人,不禁大吃一驚。居然是竹田幸惠。

“竹田夫人?你怎麼也在這兒? ”上村也驚奇地問。 “湯川老師給我打電話了,說讓我幫忙弄個試驗,我也很感興趣。我想一定要幫這個忙。”她笑著說。

“你居然記住了她的電話號碼? ”草薙問湯川。 “這沒什麼難的,我買咖喱麵包的時候,那個袋子上印著她的電話號碼。”

“啊……”聽他這麼輕鬆地一說,草薙感到很掃興。但他馬上覺得可能那時他就預料到了今天的狀況,所以才買了咖喱麵包。

“我雖然不知道你要幹什麼,但是希望你能快點。總之我現在很忙。

上村巡睃著湯川和草薙的臉。

“不會耽擱你太久的,你吸一支煙的工夫就結束了。帶煙了嗎? ”湯川問上村‘

“帶了。這裏可以吸嗎?“

通常是禁止的,今天例外。

請在這裏吸。”湯川把煙灰缸放到實驗桌上。

“那就不客氣了,”上村從上衣口袋裏掏出煙,叼一根在嘴裏點著了。

“我也可以吸嗎?“草薙邊掏煙邊問。

湯川略顯厭煩地撇了撇嘴,最後還是輕輕點了點頭、草薙感激地點著了煙,

“這是什麼? ”上村指著實驗桌上並排放著的兩個水槽問, 那是兩個長50公分左右的長方體水槽,每個裏面都放了大約七成的水。

“你別碰!現在,裏面的水正保持著特別微妙的狀態,你要是晃動它們的話,就會破壞掉整個平衡哦。”

聽了湯川的話,正要摸水的草薙慌忙把手縮了回來。 湯川從白大褂的口袋裏又拿出一樣東西,是在開會的時候用來提示幻燈片位置的鐳射指示燈。

“上村先生,即使那家食品工廠的大門全都開著,從你家的窗戶也不可能看到堤壩,這可是你說的? ”

“嗯,是我說的沒錯。“上村眼裏露出了挑釁的目光。

“我也親自去確認了那裏的地形,的確如此。即使在大門全部開放的時候,你家和Mini cooper車之間的位置也不可能用直線連起來,通常也就無法互相眺望了。這麼說的前提是,光是按直線傳播的。”說完,湯川打開了鐳射指示燈的開關。“竹田女士,麻煩你把屋裏的燈關一下。’

竹田答應了一聲“好”,把牆上的開關關掉了。因為窗簾也被嚴密地拉上了,屋裏一下變得昏暗起來,這樣,就能淸楚地看到從鐳射指示燈裏發出的光是按直線傳播的。

草薙這才明白他為什麼允許大家抽煙了。因為他以前說過,在屋子裏煙塵飛揚的時候,更容易看到鐳射。

“但是,”湯川把鐳射照到上村的前胸上,“當光線發生彎曲的時候,會怎麼樣呢?不是能看到本不應該看到的東西了嗎?“

“光線發生彎曲? ”上村說完之後又認可地點點頭,“你是說有鏡子那樣的東西吧。如果用鏡子反射,這也是可能的。可哪有鏡子呢?哪里又有那麼大的鏡子呢?“

上村剛說到一半,湯川就開始搖頭。

“誰說是鏡子了?你還是安靜點,好好看吧。

好了,我們開始。 在這兩個水槽當中,左邊的那個盛著普通的水,現在讓鐳射通過那裏。”說完,湯川把鐳射指示燈慢慢指向左邊的水槽。忠廣發出“啊” 的一聲驚呼。他個頭比較矮,正好能從側面看到水槽。

鐳射的光線在水槽的側面發生了很小的折射,然後又直射進水裏。

“附帶提一下,我在水裏混入了少攝的牛奶。這是為了能更淸晰地看到鐳射。”湯川說。

“光彎曲了。”忠廣抬頭看著爸爸說。 上村突然吐了口氣。

“不用反射也可以發生彎曲?光在水裏傳播時會發生彎曲,這是理科的常識。但是,那個現場哪有那麼大的水槽呀? ”

“你真是一個急性子的人,”湯川顯得有些厭煩,“光在水槽裏發生折射的現象,現在先不考慮,我想讓你們看的是,光線在水裏還是直線。”

“這個是肯定的,它在同一種媒介裏是直線。” “下面我們再讓光線通過另一個水槽。”湯川把鐳射指示燈又轉向右側的水槽。

“啊! ”這次是草薙最先發出聲音,接著忠廣和幸惠也發出了 “哇”的驚呼,上村則瞠目結舌地站在那裏。

進入水槽裏的光,並沒有按直線傳播。在光向下走的時候,慢慢彎成曲線。很明顯,它可以用“彎曲”來形容, “怎麼回事? ”草薙問。

“當然是在水裏做手腳了。”湯川說,”這是糖水,上面的濃度低,下面的濃度髙。光從低濃度介質向高濃度介質傳播的時候, 就發生了彎曲,而且濃度越高,折射率越大,所以,光線越往下越彎曲。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草薙把臉貼到水槽上,“我還是平生第一次見到這種現象。“

“可能你是第一次見到它,但你應該知道有一個自然現象,和它有相同的原理。”

“是嗎?怎麼回事? ”

“前些日子,”湯川走到牆邊,打開了電燈的開關,“上村先生不是告訴我們那個事故了嗎?”

“事故? ”上村一臉受到突然襲擊的表情,“什麼?什麼事故? ” “那天,你家對面那家食品廠發生了事故,”草薙說,“那家工廠使用大量的液態氮來冷卻食品。那天儲藏罐破裂了,液態氮流了出來,工廠的一部分地板都被凍起來了。“

“這就是那個時候形成的標本。”湯川把那個斷了一半的運動鞋拿在手裏給大家看,“它是迅速冷凍之後,被什麼撞折的。解凍後, 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看到那只破鞋,上村多少也有些吃驚。 “居然會有那種事?它和今天的試驗有什麼關係嗎? ” 這也是草薙想知道的事情,他也把目光移向湯川。 “液態氮一流出來,廠裏的人都很慌張,他們覺得必須立刻換氣,就打開了大門。結果怎樣呢?盛夏的熱空氣流到廠裏去了。那 一刻,工廠的地面是寒冷的氮氣,上面則是熱空氣,形成了密度差非常大的氣體層,”湯川手指著那個盛糖水的水槽說,“雖然液體和氣體是有差別的,但光線通過它們折射的原理是一樣的。“

“就是說,如果當時有鐳射通過廠區,也會發生剛才那樣的彎曲了? ”

“應該是這樣的。”湯川看著草薙點點頭。 “要是這樣的話……最後會怎麼樣呢? ” “當我們通過工廠向對面看的時候,看到的物體並不在它本來的位置。也就是說,能夠看到平時看不到的東西,比如堤壩。” “會有這樣的事……歎呀,原理上是這樣的。”草薙嘀咕道。雖 然他在頭腦裏能夠理解,但是一時還沒有形成什麼清晰的意象。

“我剛才不就說了嗎,你應該很淸楚那個有著相同原理的自然現象”湯川接著說,”就是海市蜃樓。“ “啊! ”草薙點點頭。

在一旁一直聽他們說話的竹田幸惠,也有所領悟地點著頭。 “不是,才不是什麼海市蜃樓呢,”上村好像要把什麼砍斷似的向下揮動右手。

“竹田女士不也看到了嗎?那時,工廠的大門不是一直關著嗎?“

“我去工廠調査的結果是,大門打開的時間的確很短廣草薙說。 “不,不是的,喂!忠廣你跟他們好好講講!那天你飆浮在空中,然後看到了那景物! ”

但是,少年沒有認同父親的話。

“我沒有在什麼空中飄浮啊,”孩子哭起來,“我只是覺得身上輕飄飄的,爸爸就說我飄在空中……” “忠廣!“上村歇斯底里地喊了起來。 湯川走到忠廣身邊,蹲了下來。

“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看到那個景物的?是不是工廠的大門開著,你才看見對面的? ”

忠廣沉默地思考了一會兒,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 “不知道,可能是這樣吧。我那時候很迷糊、記不得了。” “是嗎!”湯川摸著少年的頭,“沒關係,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沒有證據證明那是海市蜃樓啊,”上村說,“一切只不過是推理而已。”

“是的。但是你說他靈魂出殼不也沒有證據嗎? ” 湯川的反問讓上村啞口無言。就在這時,竹田幸悪開口說話了。 “上村先生,你別再提這件事了,我都知道啦! ” “知道啦……知道什麼了? ”

“你在忠廣畫的畫上做手腳了。我看到週刊雜誌上刊登的照片後特別驚訝。忠廣最初畫的畫沒有那麼清楚,雖然看上去也是紅車, 但是原來沒有白色的車頂和輪胎。這些都是你後來添上去的吧? ” 她的指證似乎都是事實。在這個證據面前,上村的臉痛苦地扭曲著。

“那是因為……我為了讓大家更容易理解我的話,才那麼做的。” “你在說什麼呢?這不就是欺騙嗎?你想教會忠廣這個嗎? ” 幸惠盯著上村質問道。

上村咬了咬嘴唇,無言以對。最後,他好像做了什麼決定似的拉起了忠廣的手。

“你給我演示了一個很有深意的試驗,非常感謝!但是,這也不是什麼決定性的證據,作為參考意見,我會考慮的。一會兒還有約會,我先告辭了。” “上村先生……”

他無視幸惠的呼喚,拉起兒子疾步走出了房間。 聽著漸漸走遠的腳步聲,房間裏剩下的三個人都沉默了。 “你不去追一下嗎? ”草薙問幸惠,“就算為了那孩子。” 幸惠如夢初醒,和他們兩人告別後飛跑了出去。 草薙和湯川面面相覷,長長出了一口氣。

“你不是也可以和小孩子面對面說話了嗎!“草薙說。

湯川把白大衣的袖子挽起來給他看。他的手腕上有些紅色的斑點。

“這是什麼? ”草薙問。 “風疹。”‘啊 ”

“還是不要去做自己不習慣的事情為好。”湯川說完這話,將窗簾徹底拉開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