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脫離 4

03.2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剛一按門鈴,屋子裏就傳來了有人小跑的聲音。很快,房門就被打開了,裏面露出一張曬得黝黑的男人的臉。 “那個,你就是剛才打過電話的……“ “我就是草薙。“草薙點了點頭。

“啊,你好!我是上村,一直在恭候你的到來。”男子露出笑臉, 明快地說。草薙心想,自從他當警察以來,還是頭一次受到如此熱烈的歡迎。

“你來得正好,幸虧今天早上電器修理工把我家的空調修好了。”

它一壞啊、我都工作不了了。”

“有請!有請!“上村把草薙和湯川領到屋子裏。廚房的桌子收拾得很乾淨,好像是剛剛緊急掃除後的樣子。剛諮他們兩人坐下, 上村馬上又從冰箱裏拿出大麥茶。 草薙趕緊說:“你可別這麼客氣。”

“沒有女人的家啊就是髒,真不好意思。而且最近又被工作趕得更是沒有時間收拾了。”上村在他們兩人面前用很生疏的動作把

大麥茶倒進玻璃杯裏。 “你太太呢? ”

“早走了,我和她已經離婚三年了。”上村毫不忌諱地回答道, 草薙若無其事地環顧四周。一件像裝飾品的東西都沒有,連書架也只是實用而己,還有那放著鋼制廚櫃的廚房,讓人覺得那裏更像是辦公室。碗櫥裏的餐具也少得讓人吃驚。

上村打開了旁邊房間的隔扇,喊道:“員警叔叔來了,你快點出來一下!“

裏面傳出一些響動,然後走出一個穿短褲的少年,很瘦弱,氣色也不怎麼好。少年看到草薙他們,馬上說:“叔叔好! ” 上村介紹說,他兒子的名字叫忠廣。 “恕我冒昧,你能給我看看那張畫的原稿嗎? ”草薙問。 “啊,好啊! ”上村向另一個房間走去。過了一會兒,他拿著一本素描畫冊出來了,把它放在草薙他們面前,“就是這個 “不好意思啦,我看看。”湯川伸手拿了過去。 草薙也在旁邊看那幅畫。和照片上看到的一樣,在灰色的背景下,一條略顯白色的馬路上停著一輛紅色的汽車,那車是雙油箱的,車頂白色,車胎很小,看起來的確像是Mini Cooper車。

畫上的景色,不像是在堤壩附近啊,”湯川嘟嚷道,“只是畫了一輛紅色的汽車而已

“好像他本人打算畫的就是那地方。”上村有點不悅地說。 “我們有必要問問本人。”湯川對草薙說。‘草薙這時候才想起來, 湯川最討厭和小孩子說話了。

草薙開始問那個低頭坐在角落裏的男孩:“你畫的是哪兒啊? ”

少年低著頭說了點什麼,聲音太小,根本聽不見。 “大點聲,好好說話,“上村責備道。 “河的……對面。” “河的對面?你沒弄錯? ” 聽草薙這麼一問,少年輕輕點了點頭。 “那麼……應該是從這個房間的哪個方位看到的呢? ”草薙環顧了一下四周。

“應該是在那邊。”說完,湯川指著臥室的方向, “是的,你們來這邊看一下吧!“上村站了起來。 雖說是間和式房間,但也很大。裏面只有電視機和一套組合家具,窗戶旁邊鋪了一套被褥。

上村把窗戶打開了,眼前馬上出現了剛才他們看見的那家食品廠。由於它的阻擋,無法看到其他景物。

“我想你們可能知道,工廠對面有一條河:上村說,“我兒子說他看到的景物就在河對面!你們說的22日有沒有Mini Cooper車停在那裏,我想就是在那個地方。”

“要說從這裏可以看到堤壩,那也太……” “當然,從這裏是不可能看到的,我兒子是從更髙的地方看到的”上村看了一眼忠廣,“你把那時候的情形向警察叔叔彙報一, 下吧。”

聽父親這麼一說,忠廣就斷斷續續地講起來,大意是說,他最近因為感冒而待在家裏,一步都沒有出門。22日那天早上,他一直在睡覺……最後他說到了關鍵內容。在他睡覺的時候,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在向上飄,飄得很萵,看到了遠方的景物。

“你大概飄到什麼高度了呢? ”湯川在草薙的耳邊嘀咕道。他的意思是讓草薙問這個問題。

“你飄的高度大約有多少呢?到房頂那麼高嗎? ” “嗯……“忠廣遲疑了一會兒。

“你說清楚點! ”上村在旁邊催道,”本來就是真事,你就老老實實地說。你是從窗戶飛出去的吧? ”

“啊?從窗戶? ”草薙很吃驚地看著少年,“真的嗎? ” “嗯,”忠廣一邊撓著肚子一邊說,”身體輕飄飄的,就飄到窗戶外面去了,飄得比這家工廠還要高,然後就看到河的那邊了。” “然後呢? ”草薙問。

“我心想,這也太奇怪了,就開始下降,後來又回到了房間裏。 等我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還躺在褥子上。我知道身邊有本素描畫冊,就隨手把自己在空中看到的景物畫了下來。”

“那是發生在下午兩點左右的事情。”上村插言道,“沒錯,恰巧這個時候鄰居竹田女士來我家了,她也一起看了這張畫。你們可以找她確認一下,”

草薙點點頭,向窗外望去,心想,他的話不能讓人信服,但是少年所畫的畫卻是真的,

“沒有再到那家工廠裏去確認的必要了吧,” 湯川看著食品工廠說:”能在正面看到大門嗎?在搬運大型設備的時候,門應該是打開的。我們還是應該先去調査一下,在7月 22曰那扇大門有沒有被打開。” “如果打開又怎麼樣呢?”

“剛才我們不是己經勘察堤壩了嗎,那工廠在朝著河的一面,也有大門。

如果兩側大門同時打開,那麼工廠整個就變成了一個大管道,從這一側就可以看到另一側。

“啊,有道理。好,我馬上去確認一下。“草薙在工作日志上做 了備註。

“請你等一下! ”上村語氣生硬地問,“你們是不是誤解了,以為我兒子的靈魂是通過工廠敞開的大門看到那些景物的? ” “我們覺得這也是可能性之一。” 對於湯川的回答,上村用力搖了搖頭。

“不可能Mini Cooper”車停靠的位置是在工廠的下方,即使工廠的大門開著,從我家窗戶能看到的也只能是比堤壩高的地方啊。

如果你們還有什麼懷疑的話,測量一下或者什麼的都可以。” “對,應該簡單測量一下。”湯川很千脆地說。無論對方多麼感情用事,自己也絕對不能亂了方寸,這就是這個男人的個性。 上村又返回廚房,把那張畫拿了回來。 “你再看看這張畫,白色的車頂畫得多清晰啊!我覺得只有從上往下看,才能畫得出這樣的畫。難道不是這樣嗎?“

湯川目光落在素描畫冊上,但一直緘默不語。為了能合理地解釋這種現象,各種假設應該正在他腦海中交織著。草薙也在這麼祈禱著。

正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從房間的什麼地方傳來了電話鈴聲。上村說了聲“抱歉”就走出了臥室。

“怎麼樣,湯川? ”草薙放低了聲音,“能想辦法解釋清楚嗎? ” 但是湯川沒有對此做答,而是向縮在角落裏的忠廣提問:“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嗎? ”

特別討厭小孩子的他,能夠和小孩子搭話,真是罕見啊。忠廣輕輕地搖了搖頭,好像是很膽怯似的追著父親跑了出去。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