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聖女的救濟 6

05.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9

走進大樓,腳底感到一陣涼意,明明穿的是旅行鞋,但腳步聲卻大得出奇。簡直就像是整棟樓裏空無一人似的。

她走上了樓梯,半途總算和人擦肩而過。是個戴眼鏡的年輕人。他看到內海薰之後,臉上浮現出一絲意外的表情。或許很少會有陌生女性進這棟大樓吧。

她上次到這裏來是在幾個月之前,當時她才剛被分配到搜查一科,當時她為了完成某個案件的搜查,無論如何都必須解開其中的物理手法,就跑來這裏尋求幫助,她憑藉著當時的記憶,走到要前往的房間門前。

第十三研究室就在記憶中的位置。和上次來的時候一樣,門口貼著一塊去向板,告知此房間的使用者此刻身在何處。“湯川”旁邊,一塊紅色吸鐵石牢牢地粘在“在室”的地方。她看了如釋重負,看來對方並沒打算放她鴿子,助手和學生像是全都去上課了,這一點也讓她放心。因為她希望盡可能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她伸手敲了敲門,屋裏傳出“來了”的應門聲,於是她站在門口等,可過了許久卻也不見有人來開門。

“很不巧,這門不是自動的。”屋裏再次傳出了說話聲。

薰自己動手打開門,看到屋裏坐著一個身穿黑色短袖襯衫的背影,他對面放著一台大型的電腦顯示器,螢幕上顯示著大小球體組合。

“不好意思,能麻煩你按一下水池旁邊的那台咖啡機的開關上水和咖啡已經都轉好了。”背影的主人說道。

水池就在一進門的右手邊,旁邊確實放著一台咖啡機,看起來還很新。按下了開關,沒一會兒,裏面就傳出了冒蒸氣的聲音。

“我聽說您是更喜歡喝即溶咖啡的呀。”薰說。

“這咖啡機是我參加羽毛球大賽拿到冠軍時的獎品。很難得,我就試用了一下,還挺方便的,而且每一杯的成本也低。”

“後悔自己為什麼早沒試試,是吧?”

“不,沒這回事,因為這玩意兒有個很大的缺點。”

“什麼缺點?”

“這玩意兒煮不出即溶咖啡的味道來。”邊說邊敲打了一陣健盤之後,這間屋子的主人湯川把椅子轉了過來,面對著薰說道:“習慣搜查一科的工作了嗎?”

“一點點。”

“是嗎,我是不是該說那就好呢?可我向來的觀點是,習慣刑警工作這一點,就等於正在逐漸漸喪失人性。”

“同樣的話你對草薙先生也說過嗎?”

“說過無數次,可他絲毫不為所動。”湯川把目光轉回到電腦顯示器上,握住了滑鼠。

“那是什麼?”

“你說這個嗎?是模型化的鐵酸鹽晶體結構。”

“鐵酸鹽……磁鐵的?”

聽到薰的反問,物理學者睜大了眼鏡片後面的眼睛:“你知道的還真不少啊,雖然準確來說是磁性體,但已經算了不起了。”

“以前看過幾本書,說是用在磁頭上的。”

“真希望草薙能來聽聽啊。”湯川關調顯示奇,再次望著薰說道:“好了,就麻煩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吧。你來這裏的事,為什麼你一定要我對草薙保密呢?”

“要回答這問題,就得請你先聽我敍述一下案件的經過了。”

聽了薰的回答,湯川緩緩搖頭道:“這次我接到你電話的時候,一度拒絕過你,跟你說我已經不想再和警方的案件搜查扯上任何關係了,可最終還是願意見你,是因為聽到你讓我瞞著草薙這句話。我就是為了弄明白你為什麼必須瞞著他,才擠出這段時間來的。所以,你還是先回答我的問題吧。先聲明,要不要聽你述說案件的經過,容我之後再作決定。”

薰看著湯川淡然述說的臉,心中猜測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聽草薙說,他這人以前對調查是持積極協助態度的,後來因為某個案子與草薙疏遠了,至於那究竟是一樁什麼樣的案件,薰並不知情。

“如果不先把案情敍述清楚的話,這事是很難解釋明白的。”

“這不可能,在你們找人打聽情況的時候,你們會向對方詳細述說案情嗎?你們是擅長的不就是在關健的地方打馬虎眼,只想把自己需要的情報從別人口中套出來嗎?你就只要應用一下這項技能就行了,好了,快點說吧,再磨蹭下去的話學生們可要回來了。”

聽到他這番連諷帶刺的話,薰差點忍不住要翻臉了,她要逗一逗這位貌似冷靜的學者,至少讓他起起急。

“怎麼?”他皺起眉頭說道:“不願意嗎?”

“不是”

“那你就快說,我真的沒那麼多時間陪你耗的。”

薰應了一句“好吧”,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緒。“草薙先生……”她望著湯川的眼睛接著說道,“他戀愛了。”

“哎?”冷靜而透徹的光芒從湯川眼中消失了,他變得如同一個迷途少年一般,兩眼的焦點曖昧不明。他就用那樣的眼睛望著薰問道:“你說什麼?”

“戀愛。”她重複道,“他愛上了一個人。”

湯川低頭扶了扶眼鏡。他再次望著薰的目光帶著強烈的戒備味道。“是誰?”他問。

“一名嫌疑人。”薰回答道,”他愛上了本案的一名嫌疑人,所以他如今看待這案子的視角與我完全不同,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才不想讓草薙先生知道我來過這裏。”

“也就是說,他恐怖並不希望我為你提出些什麼建議,是嗎?”

“是的。”薰點點頭說道。

湯川雙手抱胸,閉上了眼睛。他把身體往椅背上一靠,重重地歎了口氣:“看來我還真是太小看你了。我原本還打算不管你說什麼,儘快把你打發走就是了,沒想到你冒出這麼個事情。戀愛啊,而且居然還是那個草薙。”

“那我可以和你說說案件的經過了嗎?”薰一邊品味著勝利的感覺,一邊說道。

“稍等一下,先喝杯咖啡吧。不先冷靜一下的話,沒法集中精神聽你講。”湯川站起身來,往兩隻杯子裏倒上了咖啡。

“這還真是巧了。”薰接過其中的一隻杯子,說道。

“怎麼個巧法?”

“這還正好是適合一邊喝咖啡一邊講述的案子。整個案子就是由一杯咖啡引發的。”

“一杯咖啡裏,夢中花綻放……記得以前有這麼一首歌。好了,說來聽聽吧。”湯川坐到椅子上,喝了口咖啡。

薰把目前已經查明的有關真柴義孝被殺案件的情況,從頭到尾完整地敍述了一遍。雖然她知道對無關人原洩露搜查情況是違反規定的,但聽草薙說過,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湯川就不會協助。更重要的是,她信任眼前的這個人。

湯川聽完她的敍述,喝下了最後一口咖啡,盯著空杯子說道:“簡而言之,就是這麼回事吧。你對被害人的妻子心存懷疑,但卻因為草薙愛上了她,而無法作出公正的判斷。”

“戀愛這個說法是我誇張了。為了引起老師的興趣,我故意用了這個帶有衝擊力的辭彙。但草薙先生對對方抱有一種特別的感情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至少,我感覺前輩他和往常有些不大一樣。”

“我就不問你憑什麼這麼斷定的了。我是相信女性在這些問題上的直覺。”

“謝謝。”

湯川皺起眉頭,把咖啡杯放到了桌上。“但就從我剛才聽你講的這些情況看來,我不認為草薙的想法偏得有多厲害,真柴綾音……是叫這個名字吧?這位女士的不在場證明說得上是完美無缺。”

“但是,假如是一件用刀或許槍之類兇器犯的案倒也罷了,但這回是一宗毒殺案件。我個人覺得,也有可能是預先就設好了陷阱。”

“你不會是想讓我來幫你把這陷阱給解釋清楚吧?”

湯川一語中。薰不吱聲了。物理學者撇一撇嘴,說了句“果然”。

“看來你誤解了,物理並非魔術。”

“可老師您以前不是也曾經多次解開過有如魔術一般的犯罪手法嗎?”

“犯罪手法和魔術是不同,你明白差別所在嗎?”見薰搖頭,湯川接著說道,“當然了,這兩者都不有訣竅的,但處理的辦法完全不同,魔術的話,演出一旦結束,觀眾也就失去了識破訣竅機會。然而對於犯罪手法,警方是能夠對作案現場展開充分搜查,直到滿意為止的。只要設過陷阱,就必然會留下痕跡,必須將這些痕跡給徹底抹殺掉這一點,可說是犯罪手法中最為困難的一點了。”

“這次的案子裏,是否也有犯罪手法被兇手給巧妙地抹殺掉的可能呢?”

“就從你剛才所說的來看,我不得不說可能性很小。叫什麼來著,死者的情婦。”

“叫若山宏美。”

“這位女士不是作證說和被害人一起喝過咖啡嗎?而且咖啡也是這位女士所煮的。如果預先設下陷阱的話,那麼當時為什麼什麼事都沒發生呢?這是最大的謎團。剛才你所說的推理挺有趣的。那種把毒藥說成是能給咖啡提味的粉末,事先交給被害人的辦法,如果用來拍推理連續劇,倒也不錯,但現實中的兇手是不可能採用這種辦法的。”

“是嗎?”

“你替兇手設身處地想一想,把毒藥說成是提味的粉末,交給被害人,假如他並沒有在自家裏,而是拿外面什麼地方用了的話,事情又會變成什麼樣呢?比方說,他當著什麼人的面,說是他妻子給他的,摻進咖啡裏喝了下去的話,又怎麼樣呢?”

薰咬著嘴唇不再說話了,聽湯川這麼一說,她想通了,其實她心裏一直都無法徹底捨棄這推理。

“假設死者太太就是兇手,那麼她必須準備一個能夠同時克服三個障礙的陷阱才行。”湯川豎起三根指頭,說道,“第一,她事先下毒的事不能讓任何人發現。否則她所製造的不在場證明就毫無意義了。第二,喝下毒藥的人必須是真柴先生,即使把他的情婦給捲進來,也一定要把真柴先生給弄死,否則沒有任何意義。而第三,就是這陷阱必須得是能在短時間內準備好的。在她出發前往北海道的頭一天夜裏,他們不是還在家裏開了個家庭派對嗎,如果當時就在什麼東西上下好毒的話,就會有其他人也被毒死的危險。我覺得這陷阱應該是在派對之後才設下的。”

侃侃而談了一番之後,他推開雙手說道:“我是沒轍了。至少我是想不到有什麼辦法,可以同時滿足這些條件。”

“你說的這些障礙當真那麼難克服嗎?”

“我覺得很困難,尤其是要越過第一道障礙,不容易。我覺得還是認為死者太太並非兇手比較合理。”

歎了口氣,既然連他都這麼斷言了,那麼也許自己假設當真是不成立的。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她一邊用眼角餘光望著湯川起身去加咖啡,一邊接起了電話。

“你在哪兒?”聽筒裏傳來了草薙的聲音,語氣聽起來有些差。

“我在藥店調查。因為說讓我調查一下砒霜的來路。發生什麼事了嗎?”

“鑒證科立了件大功,他們從咖啡之外的地方檢測出了有毒物質。”

薰緊緊握住了電話:“從哪兒發現的?”

“壺,燒水用的水壺。”

“從那東西上發現的?”

“雖然量很少,但絕對錯不了。現在馬上就要派人去逮捕若山宏美了。”

“幹嗎要抓她?”

“因為水壺上沾有她的指紋。”

“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她說過他周日早上煮過咖啡的呀。”

“這我知道,所以她才有機會下毒啊。”

“水壺上就只發現了她一個人的指紋嗎?”

她聽見草薙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她是家裏的主婦,當然也沾有一兩處指紋,但現在已經通過指紋的重疊順序查明,他太太並不是最後一個碰水壺的人。順帶說一句,水壺上也沒留下戴著手套碰過的痕跡。”

“我記得以前學過,手套是不一定會留下痕跡的。”

“這我知道,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除了若山宏美之外就沒人能下毒了,本部這邊過會兒會對她進行審訊,你也早點回來。”

薰還沒來得及說聲“好的”,電話就掛斷了。

“有新進展?”湯川說完,站著喝了一口咖啡。

薰把剛才那通電話的內容告訴了他,他邊喝咖啡,邊聽她講,連頭也沒點一下。

“從水壺上檢測出來了呀。這倒相當出人意料了。”

“也許我真的想多了。周日早上,若山宏美就是用同一只水壺煮的咖啡,和被害人一同喝下的。也就是說,那個時候,水壺上還沒有下毒。真柴綾音是不可能作案了,對吧?”

“再說,在水壺上下毒這個方法,對他太太沒有任何好處。根本就談不上什麼犯罪手法。”

薰不解歪著頭沉思起來。

“你剛才有斷定,他太太不可能作案了,這是因為案發之前有人用過水壺。如果不存在這麼一個人,情況又如何呢?這樣的話,警方不就會認為他太太也有下毒的機會了嗎?也就是說,就她而言也就失去特地製造不在場證明的意義了。”

“啊……的確如此。”薰雙手抱胸,垂頭喪氣的說道,“不管怎麼說,現在真柴綾音都是會被從嫌疑對象裏排除掉的吧?”

湯川沒有回答她的疑問,而是直勾勾地盯著她問道:“那麼今後你打算怎樣改變搜查方向呢?假設太太不是兇手,你會不會像草薙一樣,開始懷疑死者的情婦呢?”

薰搖頭:“我想應該不會”

“挺自信的嘛,說說你的根據吧。你不會說認為她沒道理殺害自己心愛的男人吧?”湯川在椅子上坐下來,蹺起了二郎腿。

薰的內心感到一陣焦躁,因為她的確打算這麼說,除此之外,她沒有什麼確實的根據。但從湯川此刻的樣子來看,她感覺到他也不認為是兇手,而且感覺他也許還有著什麼可靠的根據。有關這案子,他就只知道她所講述的那些情況。令他堅信在水壺上下毒的並非的提示,究竟是什麼呢?

她“啊”一聲,抬起頭。

“怎麼?”

“她會把水壺洗乾淨的。”

“你說什麼?”

“如果是她在水壺裏下了毒的話,那麼她就應該會在員警趕到之前把水壺洗乾淨。發現屍體的人就是她,她有足夠的時間善後。”

湯川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說得沒錯。我再來給你補充一句,如果那位女士是兇手的話,那麼不光要洗水壺,她應該還會把用過的咖啡粉和濾紙全部處理掉而且還會在屍體旁邊放上裝過毒藥的袋子之類的東西,把現場佈置得就像是自殺一樣。”

“謝謝,”她低頭道謝:“幸好來了一趟。打擾了。”

她轉身就向著大門走去,湯川叫她等等。

“估計要親眼看看現場挺困難的,要是能有張照片就好了。”

“什麼照片?”

“煮咖啡那間廚房的照片,而且我還想看看你們沒收掉的那些餐具和水壺的照片。”薰睜大了眼睛:“您願意協助我們了?”

湯川皺起眉頭,搖了搖頭,說道:“閑著無聊的時候,也可以動動腦子,想一想身在北海道的人是否能夠毒殺身在東京的人。”

薰不由得笑了。她打開拎包,從包裏拿出了一隻檔案袋。

“請看。”

“這是什麼?”

“是您說想看的東西。今天早上我自己拍的。”

湯川打開檔案袋,把頭稍稍往後仰了仰。

“如果能把這謎團給解開的話,我倒還真想用這手法來讓他跟你學個乖呢。”他做出一臉怪相說,“當然,我是說草薙那傢伙。”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