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聖女的救濟 5

05.1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7

聽到手機鈴聲,宏美睜開了眼睛。

她並沒有睡著,只是閉著雙眼躺在床上而已,她早已估計到今晚也會像昨夜一樣徹夜難眠,她有義孝以前給她的安眠藥,但她不敢吃。

她抬起了沉重的身體,感到有些頭痛,她連伸手拿手機都嫌累。這麼晚了,誰打來的呢?看看表,快十點了。

但當她看到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她便如同被人潑了桶冷水般地清醒過來,是綾音,她趕緊按下接聽健。

“喂?我是宏美。”她的聲音有些嘶啞。

“啊,抱歉,是我,你已經睡了?”

“還沒,只是躺著罷了,那個……今天早上實在是抱歉了,沒能到您那邊去。”

“沒事,身體感覺好點了嗎?”

“我沒事了,老師您一定很累了吧?”宏美嘴上這麼問,心裏卻在想著其他事情,她擔心那些刑警已經把她和義孝的婚外情告訴了綾音。

“確實有點累,也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我直到現在都無法相信這是現實中發生的事。”

這一點,宏美也是一樣,感覺就像是在不停地做惡夢,她簡短地回答了一句“我能理解”。

“宏美,你的身體真的已經沒事了?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我沒事,估計明天就能上班了。”

“上班的事不著急,我現在能見見你嗎?”

“您是說……現在嗎?”不安在她心裏驟然蔓延開來,“您有什麼事嗎?”

“我有點事想當面跟你談談,不會佔用你太多時間,如果你覺得太累, 我去找你也行。”

巨集美把電話貼在耳朵上,搖了搖頭:“不,還是我上您家去吧。我這就準備,估計一個小時後到。”

“我現在住在酒店。”

“啊……這樣啊?”

“因為警方說要再調查一下家裏,所以我決定今晚先在酒店住一晚,只是換了幾件從禮幌帶回來的行李箱裏的衣服而已。”

綾音住的是一家位於品川站旁的酒店。宏美說了句“我立刻出發”之後,就掛斷了電話,在收拾準備出門的時候,她心中一直在猜測綾音找她到底有什麼事。綾音嘴上說得好像很關心宏美身體似的,但語氣卻恨不得馬上殺到。她只能認為她是著急要事,急得不容拖延。

在乘坐電車前往品川的路上,宏美滿腦子都在猜測綾音要談的內容。難道刑警已經把自己和義孝的關係告訴她了?雖然在剛才電話裏感覺不到她語氣裏面的兇狠,但或許她只是在強忍著心中的感情,沒有爆發出來而已。

宏美實在想像不出,如果綾音知道了丈夫和弟子之間有私情,她會作何反應,宏美之前從沒見過她大發雷霆的樣子,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不可能沒有憤怒這種情感。

宏美根本無法想像平常嫺靜文雅,從不把激烈情感表露在外的綾音,究竟會以怎樣的一副面孔面對一個與她丈夫有染的女人。而正是因為無法想像,令宏美感到無比的懼怕和驚恐。但她早已下定決心,一旦受到質問,就不要蹩腳的隱瞞。她只有誠心誠意地道歉。綾音可能不會原諒她,甚至還有可能把她逐出師門,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她覺得自己如今必須做個了斷。

到酒店後,她打電話給綾音,綾音讓她直接上房間裏來。

綾音換了一身駝色的家庭服在等著她。“抱歉,這麼累還把你叫出來。”

“沒事,您要和我說的是……”

“好了,先作下吧。”綾音示意她在屋裏擺放的兩隻單人沙發的其中一隻坐下。

宏美坐了下來,環視了一下室內,這是一間雙人房,床邊放著一隻打開的行李箱,就她所見,裏邊像是塞了相當多的衣服。或許綾音早已做好了在這裏長住的心理準備了。

“喝點什麼嗎?”

“不,不必了。”

“我還是先給你倒一杯,想喝的時候再喝吧。”綾音往兩隻玻璃杯裏倒上了從冰箱裏拿出來的烏龍茶。

宏美低聲點頭道謝,立刻伸手拿起了杯子,其實她早已覺得口乾舌燥。

“那些刑警找你問了些什麼?”綾音用和往常毫無區別的溫柔語詞開口問。

宏美放下杯子,舔舔了舔嘴唇:“問我發現真柴先生時候的情形,還有就是問我知不知道什麼線索。”

“你是怎麼回答他們線索這個問題的呢?”

宏美在胸前擺了擺手,說:“我不知道什麼線索,當時我也是這麼跟刑警說的。”

“是嗎,除此之外,他們還問過些什麼?”

“其他的倒沒問過什麼……就只問了這些。”宏美低著頭,她實在無法把他們問過她和義孝兩人共飲咖啡的事說出來。

綾音點點頭,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烏龍茶後,把杯子貼在臉頰上,看起來就像是在給有些發熱的臉降溫一樣。

“宏美,”綾音叫了她的名字。“我有些話要和你說。”

宏美一驚,抬起頭來,目光和綾音對上了。開始她感覺綾音是在瞪著她,但緊接著變成另外一種感覺。綾音眼中並沒有憎惡和憤怒,而是一種悲傷與空虛交織的感覺,看她嘴角含著淺笑,那種感覺越發強烈了。

“他跟我說,要和我分手。”綾音的語詞沒有抑揚。

宏美垂下了眼睛,或許她應該表現出驚訝,但她沒有這份心力。她連看看綾音的表情都做不到。

“是週五那天,豬飼先生他們到家裏來之前,他在房間裏宣告的。說是跟個不會生孩子的女人結婚,一點意思都沒有。”

宏美只能垂著頭聽她講。雖然她知道義孝已經向提出離婚,但沒想到他竟然是這麼說的。

“還有,他說他已經找到人了,不過他沒告訴我名字,只說是一個我不認識的人。”

宏美一陣心悸,感覺綾音並非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對自己說這番話的,感覺她正打算用淡然的述說來對自己苦苦相逼。

“但我覺得他是在撒謊。對方應該是我認識的女性,而且還很熟,正因為如此,他才不能告訴我對方的名字,你說呢?”

聽著綾音的述說,宏美心中越來越苦悶。她終於忍不住了,抬起了頭,雙眼溢滿淚水。

綾音看到她這副樣子,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訝,她依舊浮起充斥著虛無感的笑容,面不改色地說道:“宏美,那個人就是你吧?”語氣就如同是在溫柔地責問一個幹了壞事的孩子一樣。

宏美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為了強忍住嗚咽,她緊緊地抿著嘴唇,任憑淚水順臉頰流下。

“那個人……就是你吧?”

這種情況之下,已經無法否認,宏美輕輕點了點頭。

綾音重重地歎了口氣,說:“果然。”

“老師,我……”

“嗯,我知道,你什麼都不用說了,在他宣告分手的時候,我就猜到了,應該說,早之前我就有所察覺更貼切吧。只不過我不想承認罷了……我每天都在他身邊,會察覺到也是理所當然,而且,先不說你,他那人其實並不像他自己想像的那麼擅長撒謊和做戲。”

“老師,你生我氣了吧?”

綾音歪著頭說:“怎麼說呢。大概是生氣了吧。我猜是他主動引誘你的,可我想不通你為什麼不拒絕。但是我並不覺得是你把我丈夫給奪走的,真的。因為他並沒有花心。我認為,首先是他對我的感情冷卻了,之後他才把目光轉移到你身上去的,我甚至有點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沒能把他的心牢牢拴住。”

“對不起,我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做,可最終還是沒能經受住的再三誘惑……”

“別再說下去了。”綾音說,聲音和剛才不同,令人感覺到尖銳和冷漠。“再聽你說下去,我會記恨你的。你是怎樣被他勾引的,你覺得我會想聽嗎?”

她說的很對,宏美耷拉著腦袋搖了搖頭。

“我們結婚時曾約定過,”綾音的語詞再次恢復了溫柔,“一年後,如果不能有孩子的話,就再考慮一下我們的婚姻。我們兩人都已經不怎麼年輕了,對吧,所以我們並未考慮接受耗時費力的不孕不育治療。雖然你就是他的新歡這一點,說實話,讓我大受打擊,但在他來說,或許只是感覺行了婚前約定罷了。”

“這件事我聽他說過幾次。”宏美低著頭說。

她在週六和義孝見面是也聽他這麼說過,他當時用了“遊戲規則”這個詞,他說因為遊戲規則就是這樣的,所以綾音會答應的--她記得他是這麼說的。當時覺得無法理解,但聽了綾音剛才的那一番話,她感覺實際上綾音是想得很開的。

“我這次回禮幌,為的就是收拾自己的心情,已經被宣告分手了,還繼續在那個家裏住下去,感覺也實在太悲慘了,我把鑰匙交給你保管,為的就是切斷對他的思念,我已經估計到,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們倆一定會見面。反正你們都會見面,不如乾脆把鑰匙交給你,我自己也落得一身輕鬆。”

回憶起她把鑰匙交給自己時的情景,當時根本沒有想到她下了這麼大的決心,反而為自己深受她的信任而感到沾沾自喜。一想到當時綾音不知是抱著怎樣的心情,看著自己不疑有他地接過鑰匙的,她就越感到無地自容了。

“你和那些員警說過你們之間的事嗎?”

宏美輕輕點了點頭:“他們已經有所察覺,我只能告訴他們實話。”

“這樣啊,不過說來也是。你當時因為擔心他的安危而跑到家裏去,這一點不論怎麼想,感覺都不自然,這麼說,那些刑警其實已經知道你和他之間的關係了,他們一個字也沒告訴我。”

“是嗎?”

“他們大概是打算佯裝不知,暗中觀察我吧,他們可能已經懷疑上我了。”

“哎?”宏美驚訝地望著綾音,“懷疑……老師您?”

“照一般人的想法,我是有動機的不是?我有遭到丈夫背叛的這一殺人動機。”

的確如此,但宏美絲毫沒有懷疑過,因為義孝被殺害的時候綾音人在禮幌,而且她對義孝說的他們已經順利分手的話也深信不疑。

“不過就算被員警懷疑也無所謂,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的。”綾音把手提包拓到身旁,從包裏拿出了手帕。她用手帕擦了擦眼睛下方,“重要的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為什麼會遇上這種事……宏美,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你最後一次見他是什麼時候?”

“昨天早上,當時我和他一起喝過咖啡,所以刑警就這一點問了我很多問題。”

“是嗎?”綾音歪著頭沉思了一會兒後又望著宏美說,“你沒對刑警隱瞞什麼吧?你已經把你所知道的全部告訴他們了吧?”

“應該是全部告訴他們了。”

“那就好,如果你有什麼遺漏的話,最好和他們說清楚,或許他們也會懷疑你的。”

“或許他們早就已經懷疑我了,畢竟週六周日兩天和真柴先生見過面的人,目前只有我一個。”

“這樣啊,員警都是從這些地方開始懷疑上的。”

“那個……我是不是也該把今天來見您的事告訴員警呢?”

聽了宏美的問題,綾音把手貼在額頭上說:“這個嘛……這也沒什麼可隱瞞的。我是無所謂。欲蓋彌彰,只會加深他們的猜疑。”

“好的。”

綾音舒了口氣,嘴角鬆弛下來,她說:“說來也真是奇怪呢,一個被丈夫甩掉的女人,竟然會和丈夫的情婦坐在同一間屋交談,兩人之間還沒有爭執,只是都感覺走投無路,我們倆之所以沒掐起來,可能是因為他已經死了吧。”

宏美沒搭腔,但她的想法是一樣的。對她來說,如果義孝能夠死而復生,她甘願接受綾音的任何責駡。她也確信當時當刻的喪失感,綾音恐怕比她大得多,至於她這確信的依據,此刻她實在無法說出口。

8

真柴綾音的娘家位於一片規劃得極為乾淨漂亮的住宅區內,樓房建造得方方正正,玄關在樓梯的上方。一樓是停車場,但住戶拿它作地下層。也就是說,雖然外表看來是棟三層的樓房,但產權證上是寫的卻是地上兩層加地下一層。

“這樣的人家在這附近很多的。”三田和宣切著煎餅說,“一到冬天,這裏的積雪很厚,所以不能把玄關造在靠近地面的地方。”

“原來如此。”草薙點點頭,伸手拿起茶碗,端茶來的人是綾音的母親登紀子,此刻她跪坐在和宣身旁,膝上放著她端來的茶盤。

“話說回來,這次可真是嚇了我們一跳,沒想到真柴居然會遇上這種事,聽說既不是事故也不是生病啥的,我就覺得納悶了,果然沒一會兒,員警就到家裏搜查了。”和宣把略顯花白的眉毛皺成了八字形。

“目前還無法斷定是他殺。”草薙這樣告訴他們。

和宣皺著眉頭,或許也因為消瘦的緣故,皺紋顯得更深了。

“看來他生前樹敵太多,精明能幹的經營者,大都差不了多少,但是,也不能因此就說是哪里的哪個傢伙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聽說直到五年前,和宣一直都在本地的一家信用金庫工作,估計見過不少經營者。

“請問……”登紀子抬起頭,“綾音她怎麼樣啊?電話裏她倒是說自己沒事……”

身為母親,果然還是關心自己的女兒。

“您女兒她很好,當然,打擊是不小,但她還是很好地協助了我們的搜查行動。”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說是這麼說,但不安的神色卻沒有在她臉上消失。

“聽說,真柴太太是週六回來的,說是因為父親身體不適,”草薙望著和宣的臉,切入正正題。和宣雖然消瘦且臉色不好,但也不像是整天受病痛折磨的樣子。

“我的胰腺不太好。三年前患過胰腺炎,從那以後,情況就一直不樂觀。一會兒發燒,一會兒肚子痛背痛得動彈不得,如今也就是過一天算一天吧。”

“這次倒也未必讓真柴太太回來幫忙不可吧?”

“嗯,也沒什麼特別的—是吧?”和宣向登紀子徵求同意。

“週五傍晚,那孩子忽然打電話過來,說明天來這邊,還說很擔心她爸的病,結婚之後還一次都沒回來過什麼的。”

“除此之外,您是否還聽她說過什麼其他原因呢?”

“沒再說什麼其他原因。”

“她說過打算在這裏待多久嗎?”

“這倒沒具體說……我問她打算什麼時候回東京,她只說還沒決定。”

從他們兩人所說的情況看,綾音似乎並不需要火速回鄉,那她為什麼要趕回娘家呢?

已婚女性採取這種行動,最大的可能就是與丈夫發生了什麼矛盾。

“呃,刑警先生,”和宣略帶猶豫地開口,“您似乎挺關心綾音回家這件事的,是不是有啥問題啊?”

雖說他已經退休了,但他畢竟曾經與各種各樣的人打過交道筌過合同,有關這位從東京過來的刑警的目的,他無疑在腦子裏進行過多種想像。

“如果此次的事件確屬他殺的話,兇手很有可能就是瞅准了真柴太太回娘家的時候下手的。”草薙用一種緩慢的語調說道,“這樣,問題就轉到兇手是怎樣得知真柴太太的行蹤的。所以,接下來我特向兩位瞭解一些細節,失禮之處請多原諒,這也是搜查的一個環節,還請見諒。”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不清楚和宣心裏是否真的理解,但他還是點頭了。

“真柴太太那幾天在這邊是怎樣度過的呢?”草薙輪流看了看這對老夫婦的臉,問道。

“剛回來那天,她一直待在家裏。晚上我們三個人去了附近的一家壽司店。那孩子以前就很喜歡去那家店。”登紀子回答。

“請問店名叫什麼?”

草薙一問,登紀子的臉上便浮出訝異的表情,和宣也是一樣。

“不好意思,不知道今後哪個線索會變得重要起來,所以我希望確定所有的細節,請放心,我們不會總這樣來打擾的。”

登紀子雖然一臉難以釋然的表情,但還是告訴了那家壽司店的店名,說是叫做“福壽司”。

“聽說周日的時候,她和朋友去了溫泉,是吧?”

“那是她上中學起就認識的朋友,名叫‘佐貴’。她的娘家離這兒很近,走路過去五分鐘。如今她已經嫁了人,搬到南區去了,週六晚上,綾音好像給她打了個電話,約好一起去定山溪。”

草薙看著手冊,點了點頭,間宮之前已經從綾音口中打聽到,這位朋友叫元岡佐貴子。內海薰去完定山溪溫泉,會去拜訪這位女士。

“真柴太太她這次據說還是婚後頭一次回娘家,她有沒有跟您二位談起過真柴先生呢?”

登紀子側著頭回憶說:“倒是說過他工作依舊很忙,但又整天跑去打高爾夫球之類的。”

“也就是說,當時她並沒有提起家裏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提過,說起來,那孩子問的更多的還是我們的情況,什麼爸爸身體還好嗎,弟弟還好嗎之類的,啊,她還有個弟弟,現在因為工作關係,被派到美國去了。”

“既然真柴太太她之前從未回過娘家,那您二位估計也沒見過真柴先生幾次吧?”

“是的,他們倆結婚前一陣子,我們去過一次真柴家,但從那之後就一直沒機會好好和他談談了。真柴先生倒也說過隨時歡迎我們過去,但我們家這口子身體不大好,結果後來就一次都沒去過了。”

“我們大概就只見過他四次吧?”和宣回憶道。

“聽說好像是閃電結婚啊。”

“就是啊,當時綾音也已經三十了,也是時候找個人了,我們這頭正為這事鬧心呢,她就突然打電話回來說她準備結婚了。”登紀子嘟著嘴說道。

聽這對老夫婦說,綾音是在八年前離開家到東京去的。但在此之前,她也並非一直就待在禮幌。大專畢業之後,她還到英國去留學了一段時間。拚布是她高中就有的愛好,從那時起就曾經在許多比賽上獲得過很高的評價。而知名度的一下提高,據說因為從英國留學歸來之後出版的一本書在拚布迷中間獲得了非常高的評價。

“當時她整天就知道工作,問她打算啥時候結婚,她也只會說她沒工夫做別人太太,她自己倒還想找個太太來幫忙呢。”

“是這樣啊。”草薙聽了登紀子的話,感到有些意外,“不過我看她倒是挺擅長做家務的。”

聽他這麼一說,和宣撅起下唇,擺了擺手:“她是擅長手工藝,但並不說明也會做其他家務事,她還住這兒的時候,從來沒幫家裏做過一樁家務。她在東京獨居的那陣子,聽說連個菜都燒不好。”

“咦?真的嗎?”

“那是。”登紀子說道,“我們曾經去那孩子住的地方看過幾次的,根本就不像自己做飯的樣兒,她好像是要麼出去外邊吃,要麼就是上便利店買便當,整天就吃那些玩意兒。”

“可我聽真柴先生的朋友說,他們頻頻舉辦家庭派對,而且都是由真柴太太下廚……”

“我們也聽綾音說過這事。她在結婚之前跑去上了個廚藝培訓班,手藝好像長進了不少。我們當時還說,為了能讓心愛的人吃上自己親手燒的菜,那孩子倒也挺努力的呢。”

“而如今她那寶貝夫婿卻遇上了這種事,估計她情緒也很低落吧。”和宣再次想到了女兒現在的心境,一臉心痛地垂下了眼睛。

“請問,我們可以去見見那孩子嗎?我們也想幫幫她的忙,把喪事給辦了。”

“這當然沒問題,但我們無法準確地告知家屬,何時能交還遺體。”

“這樣啊。”

“過會兒你給綾音打個電話吧。”和宣對妻子說道。

目的大致已經達成,草薙決定起身告辭。在玄關穿鞋的時候,他發現衣帽架上掛著一件用拚布做成的上衣。下擺很長,尋常的成年人穿上的話,都可以把膝頭給蓋住了。

“這衣服是那孩子幾年前給做的。”登紀子說,“說是冬天出門拿報紙和郵件的時候,讓她爸給披上。”

“我覺得她沒必要做得這麼花裏胡哨的。”和宣雖然這麼說,看起來還是蠻開心的。

“他娘冬天出門去的時候滑過一跤,結果就把腰給摔折了。綾音看來還記得那件事,所以還專門在衣服的腰部給墊上了軟墊呢。”登紀子一邊把上衣內側翻出來給草薙看,一邊說道。

草薙心想,這很像她,心思細密。

離開三田家之後,他去了“福壽司”,門口掛著“準備中”的牌子,大廚正在裏面忙著準備做菜用的食材。這位約莫年近五十、剃了個板寸的大廚還記得綾音一家。

“很久沒見小綾了,所以我也是使出了渾身的本事。他們那天大概是十點鐘左右回去的吧。怎麼,有什麼問題嗎?出啥事了嗎?”

草薙不可能告訴他人詳情,所以敷衍了兩句就離開了這家店。

他和內海薰約好在禮幌站旁的一家賓館的大堂匯合。

到達時,她正在寫東西“有收穫嗎?”草薙在她對面的位子上坐下來問道。

“綾音確實到定山溪的旅館住了一晚,我也問過女招待了當時她和朋友玩得挺開心的。”

“她的那個朋友元岡佐貴子那裏……”

“見過了。”

“她說的和綾音的口供有什麼不吻合的地方嗎?”

內海薰垂了垂眼皮,搖頭道:“沒有,與綾音的口供基本吻合。”

“想來也是。我這邊也一樣,她當時根本沒有到東京跑個來回的時間。”

“元岡女士說,從周日上午起就和真柴太太在一起了,而且到深夜真柴太太才發現手機有未接來電,這一點似乎也屬實。”

“那就完美了。”草薙往椅背上一靠,看著後輩女刑警的臉說道,“綾音不是兇手。不可能是,你心裏可能還很不服氣,但你總要看看客觀事實吧。”

內海薰想透透氣,就把目光移開了,接著她再次用她的大眼睛看著草薙說道:“元岡太太的話裏,有幾處值得注意的地方。”

“怎麼?”

“元岡太太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和見面了,說是至少結婚之後就一直沒見過。”

“她父母是這麼說的。”

“說是感覺她變了。聽說她以前更活潑一些的,但這次感覺成熟了不少,看上去也沒精打采的。”

“那又怎樣?”草薙說,“已經察覺到丈夫搞婚外戀的可能性確實很高,而且這次回鄉或許是她的一場傷心之旅。但是那又怎麼樣?股長不不也跟你說過嗎,我們這趟的目的就是確認她的不在場證明是否屬實。而現在我們也已經確認這一點毫無疑問,完美無缺,這不就行了嗎?”

“還有一點。”內海薰面不改色地說道,“說是看到真柴太太當時曾經多次開手機,每次開機都看是否有短信和未接來電,看完之後,她就又立刻把手機給關掉。”

“是為了節約電吧,這也不算稀罕啊。”

“當真如此嗎?”

“除此之後還有什麼可能?”

“或許她當時早就知道有人會聯繫她吧。但她想要避免直接接聽電話。先靠錄音來預先掌握情況之後,再由自己主動聯繫。這就是她把手機給關掉的原因。”

草薙搖搖頭,他覺得眼前這名年輕刑警雖然腦袋挺靈光的,但卻似乎有意氣用事的毛病。

他看了看表,站起來說道:“走吧,要趕不上飛機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