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聖女的救濟 3

05.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5

真柴綾音放開若山宏美,用手指擦了擦眼角,小聲說了句“抱歉”。

“我一直忍著沒哭,可以看到宏美你,就突然再也抑制不住了。我現在沒事了,真的沒事了。”

看著強顏歡笑的綾音,草薙感到難過,他真希望能儘快讓她獨自靜一靜。

“老師,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若山宏美抬頭看著綾音問。

綾音搖搖頭:“你過來陪我就足夠了。何況我腦子裏現在也是一片空白。先進來吧,我有話想問你。”

“啊,這個嘛,真柴太太,”草薙趕緊對她們說,“我們也有些事情要問若山小姐。昨晚場面亂糟糟的,沒能和她好好溝通。”

若山宏美顯得很困惑,目光有些躲閃。或許她在想,她已經把發現屍體時的情況說得很詳細,沒什麼可以提供的了。

“當然,各位刑警先生也可以和我們一起啊。”綾音看樣子完全沒有察覺草薙的意圖。

“啊,不,還是我們警方先和若山小姐單獨談談吧。”

聽了草薙的話,綾音不解地眨眨眼,問:“為什麼?我也想聽宏美講述一下經過,就因為這,我才叫她的呀?!”

“太太,真柴太太,”不知何時站到她身旁來的間宮說,“很抱歉,我們員警也有例行公事要辦。請您先把這事交給草薙他們來處理好嗎?或許您覺得我們這樣不近情理,但如果不按規章來辦,今後難免會引起許多麻煩。”

聽了他這番再明顯不過的場面話,綾音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快的神情。但她還是點頭表示同意:“知道了,那我該上哪兒回避呢?”

“嗯,太太您就留在這裏吧,我們有些事要請教您。”說著,間宮看了看草薙和內海薰,“你們帶若山小姐去一個能定定心心說話的地方吧。”

“是。”草薙應道。

“我把車開過來。”內海薰打開玄關的大門,走了出去。

大約二十分鐘後,草薙三人坐到了一家家常菜餐館角落的餐桌旁。內海薰坐在他身邊,若山宏美則一臉嚴肅地低垂著頭,坐在兩人對面。

草薙喝了口咖啡,問:“昨晚睡得好嗎?”

“不大好……”

“畢竟是親眼目睹了屍體,想來您經受的打擊不小啊。”

若山宏美沒有接腔,只顧低頭咬著嘴唇。

聽內海薰說,昨晚她一到家,就突然大哭。雖然是婚外情,但親眼見到心愛男人的屍體,這打擊之大,自然非同一般。

“我們想請教幾件昨晚沒來得及問的事情,可以嗎?”

若山宏美深吸了一口氣:“我什麼也不知道……我想我無法回答你們任何問題。”

“不,不會的。我們的問題並不難,如果您願意如實回答的話。”

若山宏美瞄了草薙一眼,帶著可謂“瞪”的凶光。

“我可沒有撒謊。”

“那就好。我問您,您曾經說,您是在昨晚八點左右發現真柴義孝先生的屍體的,在此之前,您最後一次到訪真柴家,是週五開家庭派對的時候。您沒記錯嗎?”

“沒記錯。”

“真的沒記錯嗎?人經常會因為受到太大打擊,血氣逆流,出現記憶混亂的情況。您先冷靜冷靜,再好好回憶一下,週五夜裏離開後,到昨天夜裏的這段時間中,您當真就一次也沒再去過真柴家嗎?”草薙盯著若山宏美長長的眼睫毛問道。他在“當真”這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她沉默片刻之後張開了嘴:“幹嗎問我這些?我已經說過沒記錯了。你們有什麼道理這麼糾纏不休啊?”

草薙微微一笑:“現在提問的人是我吧?”

“可是……”

“您就把我的話當做單純的求證好了。不過正如您剛才所說的,既然我們如此糾纏不休地追問,那麼還請您謹慎地回答我們的問題。說得難聽點,如果之後您輕易推翻證詞,我們會很為難的。”

若山宏美再次閉口不言。草薙感覺她腦中正在算計著各種利弊得失。她應該是考慮到謊言被員警看穿的可能性,正權衡著在這裏把一切和盤托出是否對自己有利。

但似乎因為心中的天平遲遲不肯停止擺動,她沉默了許久。

草薙有些不耐煩了:“我們昨晚趕到現場時,水池中放著一直咖啡杯和兩隻茶碟。當時我們問過您是否知道些什麼,您說您不知道。但後來我們檢測發現茶具上沾有您的指紋。您到底是什麼時候觸碰那些茶具的呢?”

若山宏美的雙肩伴隨著她呼吸的節奏,緩慢地上下起伏了一下。

“週六周日兩天裏,您見過真柴先生吧?當然是活著的真柴先生。”

她用手肘頂著桌面,把手貼在了額頭上。或許她正想著如何替自己圓謊,但草薙堅信自己能夠戳穿她的謊言。

她把手從額頭上拿開,兩眼望著地面,點了點頭:“您說的沒錯。實在是抱歉。”

“您見過真柴先生,是吧?”

她稍稍停頓了片刻,回答了句“是的”。

“什麼時候?”

這個問題她依然沒有立刻回答。草薙不由地焦躁起來,心裏罵她不見棺材不落淚。

“我一定要回答這個問題嗎?”若山宏美抬起頭,望著草薙和內海薰,“這與案件根本沒有關係吧?你們這難道不是在侵犯他人隱私嗎?”

他看起來馬上就要哭了,但目光中卻蘊含著實實在在的怒氣,語氣也很尖銳。

草薙回想起前輩曾經說過的話:一個女人,不管看上去再怎麼弱不禁風,一旦與婚外情搭上關係,就會變得相當棘手。

不能就這樣空耗下去,草薙決定打出手中的第二張牌。

“真柴義孝先生的死因已經查明,是中毒身亡。”

若山宏美的表情看起來有些驚慌失措。

“中毒……”

“我們從殘留在現場的咖啡中檢測出了有毒物質。”

她睜大了眼睛:“怎麼會這樣……”

草薙悄悄向前探出身子,盯著她的臉:“您為什麼要說‘怎麼會’呢?”

“可是……”

“您之前喝的時候,並沒有任何異樣,對吧?”

她眨了眨眼,略顯猶豫地點了點頭。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此,若山小姐。如果是真柴先生自己下毒的,而且留下證據的話,我們就不需要大費周章。因為能將這案子定性為自殺或者事故。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們只能認定有人心懷不軌,在真柴先生的咖啡裏下了毒。而且用過的濾紙上也發現了同樣的有毒物質。目前最具說服力的解釋,就是有人在咖啡粉裏下毒。”

若山宏美明顯露出狼狽之色,連連搖頭:“我什麼也不知道。”

“既然如此,希望您至少如實回答我們的問題。您曾經在真柴家喝過咖啡,就是一條極為重要的線索。兇手……不對,目前還無法斷定‘兇手’這一稱謂是否妥當,但您的證詞,對我們推定此人何時在咖啡中下毒至關重要。”

最後,草薙說了句“您看如何”,便挺直脊背俯視著她。在她主動開口之前,草薙已經不打算再說什麼了。

若山宏美雙手捂著嘴,目光在桌面遊移。終於,她開口說:“不是我。”

“哎?”

“不是我幹的。”她眼中流露出傾訴般的目光,搖頭說道,“我沒下毒。我說的是事實,請你們相信我。”

草薙不由地和內海薰對望了一眼。

的確,若山宏美是嫌疑人之一,甚至可說是最為可疑的物件。她有下毒的時機。而且假如她和真柴義孝是婚外戀的關係,由愛生恨的可能性也很大,先將其殺害,再裝成發現者的可能性也並非沒有。

然而現階段,草薙希望竭力排除這種先入為主的觀點,與她接觸。他理應並沒有在言辭之中表現出對她的懷疑,他只是詢問她何時與真柴義孝一起喝咖啡。但她剛才說的那句話又是怎麼一回事呢?也可以理解成因為她自己就是兇手,所以敏感地揣摩了刑警話裏的含義,這才不由自主的想要先把自己撇清。

“我們並不是在懷疑您。”他沖她笑了笑,“就像剛才說的,我們不過想找出兇手行兇的時機。既然您已經承認了您曾經見過真柴先生,並曾和他一起喝過咖啡,那麼請您告訴我們,你們是在什麼時候,由誰怎樣煮的咖啡。”

若山宏美白皙的臉上浮現出苦悶的表情,草薙尚且無法判斷她是否單純只是在猶豫要不要說出婚外情的事實。

“若山小姐。”內海薰突然開口叫她。

若山宏美吃了一驚,抬起頭來看著她。

“我們已經設想過您與真柴義孝先生之間的關係了。”內海薰接著說,“即便您現在矢口否認,有關這一點今後我們還是會展開查證。過程中許多人會被問到這件事,所以還是請您好好考慮考慮。如果您現在對我們說實話,我想我們也願意採取一些力所能及的措施。比如,您希望我們不再對其他人提起此事,我們也會配合的。”

如同公務員說辦事手續一般口氣輕鬆地說完這番話之後,內海薰看了草薙一眼,稍稍低下了頭,或許是在為自己剛才的越權行為表示歉意吧。

然而她的這番建議似乎打動了若山宏美的心。或許同為女性這一因素也起了巨大的作用,她深深地一低頭,抬起頭來,眨了眨眼睛,歎了口氣:“你們真的會替我保密嗎?”

“只要此事與案件無關,我們是不會對人隨便提起的。請您相信我們。”草薙明確地說。

若山宏美點了點頭:“正如你們二位所言,我和真柴先生的確有些特殊的關係。不只昨晚,週六周日兩天我都曾去過他家。”

“您上次是什麼時候去的?”

“週六晚上,當時大概是晚上九點多吧。”

聽這話,真柴綾音剛回娘家,他們便快快活活地幽會了。

“是你們之前就約好的嗎?”

“不。當時我剛剛結拼布教室的工作,真柴先生打電話給我,叫我今晚去他家。”

“之後您就去了,是嗎?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

若山宏美遲疑了片刻之後,便像是豁出去了似的望著草薙:“當晚我就住在真柴家,第二天早上才離開。”

草薙身旁的內海薰開始記錄,她的側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肯定有她自己的理解。草薙心想,等詢問結束之後,再來問問她。

“你們兩人什麼時候喝的咖啡?”

“昨天早上,是我泡的。啊,不過我們頭天晚上也喝過。”

“週六晚上嗎?也就是說,你們總共喝過兩次咖啡,對嗎?”

“是的。”

“週六晚上也是您煮的?”

“不是。週六晚上我到的時候,真柴先生已經煮好了,還為我準備了一杯。”若山宏美低頭繼續說,“這還是我頭一次看到他動手煮咖啡呢。而當時他也說,他已經很久沒有自己動手煮過了。

“當時他沒有使用茶碟,對嗎?”內海薰從本子上抬起頭來問道。

若山宏美回答:“是的。”

“那麼,昨天早上的咖啡是您煮的?”草薙再次確認。

“因為頭天晚上真柴先生煮的咖啡有些苦,就希望這次讓我來弄。昨天早上我煮咖啡時,真柴先生也一直在旁邊看著。”他把視線轉向了內海說,“當時用了茶碟的,就是水池裏的那兩隻。”

草薙點點頭:目前她的話並沒有前後矛盾。

“我多問一句,週六夜間和周日白天,你們煮的都是真柴家平常用的那些咖啡嗎?”

“應該是。我直接煮的冰箱中的咖啡粉。週六晚上真柴先生泡的哪種咖啡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我想應該也是那些咖啡粉吧。”

“您之前在真柴家煮過咖啡嗎?”

“老師偶爾叫我煮過幾次。方法也是老師教我的。昨天早上我就是按照她教我的方法弄的。”

“您在煮咖啡的時候,是否注意到些什麼,比如容器的位置動過了,或者咖啡的牌子與平常不一樣?”

若山宏美輕輕合上眼睛,搖了搖頭:“沒注意。我想所有的東西應該和平時都一樣的。”說著,她睜開眼睛,歪著頭滿臉不解的說:“而且案件與當時的狀況並沒有什麼聯繫吧。”

“您的意思是?”

“因為,”她縮進下巴,抬眼望著草薙,“當時咖啡還沒毒。假設有人下毒,也應該是後來才下的吧?”

“話雖如此,但也不能排除兇手設下陷阱的可能。”

“陷阱……”她一臉不解地沉吟道,接著說:“我什麼也沒察覺。”

“喝過咖啡之後,你們又做了什麼事?”

“我立刻出門了。周日我要去池袋的文化學校教拼布。”

“教學時間是幾點到幾點?”

“早上九點到十二點,下午三點到六點。”

“期間去過哪里?”

“我打掃完教室,就去吃午飯,隨後回來準備下午的課程。”

“在外邊吃的午飯嗎?”

“是的。在百貨大樓餐飲層的一家麵館裏吃的。”她皺著眉頭說,“我記得當時只離開了一個小時左右,應該無法在教室與真柴家之間跑個來回。”

草薙苦笑了一下,做了個安撫的手勢。

“我們並不是在調查您的不在場證明,請您放心。您昨天說過,下課之後就給真柴先生打了電話,有關這一點,您是否有什麼要修正的地方呢?”

若山宏美略為不快地從草薙臉上移開了目光。

“我確實打過電話給他。只不過原因與昨天告訴你們的稍稍有些不同。”

“記得昨天您跟我們說的是因為他太太不在家,您擔心他會有什麼不方便,才打電話的,對吧?”

“其實是我早上離開他家的時候,真柴先生跟我說的,他讓我下課之後給他打電話。”

草薙望著低垂著眼瞼的若山宏美,接著連點了兩三下頭:“他當時是打算邀您一起共進晚餐對嗎?”

“好像是這樣。”

“這樣我們就能理解了。之前我們一直都在疑惑,即便他是您極為敬重的老師的丈夫,應該也不值得您如此關注吧。而且即便他沒有接電話,也沒必要專程去他家啊。”

若山宏美聳聳肩,一臉疲倦地說:“當時我自己也覺得會令人起疑。但一時之間也想不到其他的藉口……”

“因為當時真柴先生沒接電話,您有些擔心,所以就去了他家。關於這段經過,您還有什麼需要修正的地方嗎?”

“不,沒有了,之後的事情就像我昨天講述的一樣了。對不起,之前對你們撒了謊。”她垂頭喪氣地說。

內海薰在草薙身旁不停地做著記錄,草薙望了她一眼,又再次觀察起若山宏美來。

她剛才的這番話並沒有可疑之處。不,應該說是昨天留下的疑問現在已經基本解決了。但也不能因此就對若山宏美給予全面的信任。

“之前我們曾告訴您,本案存在極大的他殺嫌疑。有關這一點您是否知道什麼,昨天我們也詢問過了,您當時回答說不太清楚,還說除了知道真柴先生是您老師的丈夫之外,其他的情況一無所知。如今既然承認了與真柴先生特別的關係,那您是否還有什麼其他的情況可以提供給我們,以供參考呢?”

若山宏美皺著眉頭說:“我也不太清楚,我真的無法相信,他竟然是被人下毒殺害的。”

草薙察覺到他口中的那個“真柴先生”,已經變成了“他”。

“請您仔細回憶一下最近一段時間您和真柴先生的對話吧。如果這案子是他殺,那麼很明顯就是一場有預謀的殺人。也就是說,其中必定存在有具體的動機。在這種狀況下,被害人應該會有強烈的感覺。即便被害人有意隱瞞,也常會無意中說漏嘴。”

若山宏美兩手按著太陽穴,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他的工作一直都很順利好像沒什麼特別值得煩惱的事情,而且也沒聽他說過誰的壞話。”

“再仔細回想一下好嗎?”

聽到這句話,她用一種悲傷的目光抗議似的瞪著草薙道:“我已經想了很多了,昨晚一整夜我都在邊哭邊想,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想過他是自殺而死,也像過他是被人殺害,想了很多,但我還是想不明白。我也反復多次回想自己與他之間的交往,但我依然不明白。刑警先生,其實我才是最想知道他為何會遭人殺害的那個人啊。”

草薙發現她的眼中充血,眼圈也轉眼間紅了起來。

草薙心想,雖說是第三者,但她也的確深愛著真柴先生吧,與此同時,他也心生警惕:如果它只是在做戲的話,那她倒也真是個了不得的傢伙。

“您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與真柴義孝先生有特殊關係的?”

聽到他的提問,若山宏美睜大了通紅的雙眼:“我想這與案件沒有關係吧。”

“與案件有沒有關係,我們自然會判斷,不是由您說了算的。剛才我們也說過,我們不但不會向無關人員透露此事,而且一旦查明此事卻與案件無關,今後我們也不會再向您詢問這方面的問題。”

她把嘴唇抿成一字,深深地吸了口氣,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恐怕已經冷掉的紅茶。

“是從三個月前開始的。”

“原來如此。”草薙點了點頭,雖然他也想仔細詢問她陷入這種關係的詳細經過,但最終還是忍住了,“有人知道你們之間的關係嗎?”

“不,應該沒有人知道。”

“可你們倆不是也一起吃過飯嗎?難道沒有被其他人看到過嗎?”

“關於這一點,我們是很小心的。從來沒一起去同一家店吃二次。而且他經常會與工作中認識的女性或者吧女一起吃飯,因此就算有人看到我們在一起,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想法。”

看來真柴義孝是個十足的花花公子。或許除了若山宏美,他還有其他的情婦。果真如此的話,那麼眼前這位女士也會產生殺害真柴義孝的動機,草薙心中這樣道。

內海薰停下筆,抬頭問:“你們幽會的時候,有沒有去過情人旅館?”

草薙不由自主地轉過臉,盯著用極其例行公事般的口吻直接詢問的女刑警的側臉。雖然他也想過提出同樣的問題,但卻從未想像她這樣直接了當。

若山宏美的臉上表現出了她內心的不快。

“這對調查來說很重要嗎?”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尖銳。

內海薰面不改色地回答:“當然重要。為了解決此案,我們必須盡可能詳細地調查真柴義孝先生生活的方方面面。他生前曾經在什麼地方做過什麼事,都必須盡可能調查得清清楚楚。也許可以通過向各種各樣的人打聽,瞭解到各種情況。但就目前而言,真柴先生的行動確實出現了一段空白。我們也不問當時他和您都做了些什麼,但至少希望您能告訴我們他當時人在哪里。”

“你就順便問問她,他們當時都做了些什麼啊?”草薙原本想插上這句話的,但還是忍住了。

若山宏美滿臉不快地撇了撇嘴:“我們大多去普通酒店。”

“有固定的嗎?”

“我們常去的有三家,不過我想你們無法確認,因為他去的時候都是用的假名。”

“以防萬一,請您告訴我們是哪三家吧。”內海薰已經做好了記錄的準備。

若山宏美一臉死心的表情,說出了三家酒店的名字。這三家都是座落於都內的一流酒店,而且規格宏大。若不是接二連三地投宿,工作人員也不太可能會記得住客人的外貌。

“見面的日子有什麼規律嗎?”內海薰進一步問道。

“沒有,一般都是互發短信確認對方當天是否方便。”

“頻率呢?”

若山宏美歪著頭說:“大概一週一次吧。”

內海薰停止了筆錄,望著草薙輕輕點了點頭。

“感謝您的配合,今天就先問到這裏吧。”他說。

“我想我也沒什麼可以再告訴你們的了。”

草薙沖繃著臉的若山宏美笑了笑,拿起桌上的帳單。

在離開餐館前往停車場的路上,若山宏美突然停下了腳步。

“請問……”

“什麼?”

“我可以回去了嗎?”

草薙感到措手不及,轉頭看著她:“您不去真柴家了嗎?您老師不是叫您過去一趟嗎?”

“可我現在感覺很累,而且身體也不太舒服。至於老師那邊,就請兩位刑警代為轉告一下吧。”

“好的。”

反正現在問話也結束了,草薙他們已經沒問題了。

“那就讓我們送您回去吧?”內海薰說。

“不,不必了,我自己叫計程車回去好了。謝謝您的好意。”

若山宏美背對著草薙二人向前邁出了步子。一輛亮著空車燈的計程車剛好經過,她揚手叫住車,鑽了進去。草薙目送計程車駛遠。

“她大概覺得,我們會對真柴太太提起她插足的事吧?”

“這我不清楚,不過我想,他剛剛才跟我們說了那些事,大概是不想讓我們看到她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來面對真柴太太吧。”

“或許的確如此啊。”

“但那邊的情況又如何呢?”

“那邊?”

“真柴太太那邊,她當真一點都沒察覺到她丈夫有外遇嗎?”

“這個嘛,她大概確實沒察覺到吧。”

“您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呢?”

“看她剛才的態度不就知道了嗎?她不是還一把抱住若山宏美,號啕大哭嗎?”

“是嗎?”內海薰望著地上說道。

“搞什麼啊?你有什麼想說的就快說吧。”

她抬起頭望著草薙說:“看到那一幕,我忽然想:搞不好她是故意在眾人面前哭給她看的,就當著這個無法當眾痛哭的人的面。”

“你說什麼?”

“不好意思,就當我瞎說好了,我去把車開過來。”

草薙怔怔地望著內海薰跑向停車場的背影。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