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羅賓漢

11.03.2019, 智慧的故事, by .

第一章 英雄相見歡

英國在亨利二世統治的時代,貴族與修士們過著奢侈,豪華的生活,可是一般善良的百姓和窮苦的農民,卻受到百般壓榨和剝削,三餐不繼,生活非常困苦。

窮苦人家為了免於饑餓,只好到森林裏獵捕野鹿;為了驅寒保暖,只好到森林裏砍樹當柴火。可悲的是,根據當時英國的法律,這種為了求生存所做的行為,卻觸犯了背判國王的罪名,一但被捉到,就難逃被絞死的命運,人們只好逃離家園,躲藏起來。

當時,在英國的諾丁漢郡附近,有一片夏維德森林,既廣大又茂密,逐漸成為這些逃犯的庇護所,因為只要躲在森林深處,有野果可以採食,有動物可以獵捕,生活不成問題,而官兵也不容易找到他們。

十七歲的羅賓漢,原本是貴族,他的父親,曾經是前任國王最信任的大臣。羅賓漢身材魁梧、壯碩,長得一表人材,更練得一手好弓箭,幾乎已經到達百步穿楊的境界,是遠近馳名的神射手。

很不幸的,年輕氣盛的羅賓漢,有一次和人打賭,射死了一隻野鹿,因此觸犯了背判國王的罪,成為官方懸賞追捕的逃犯。區賓漢沒有辦法,只好逃到夏維德森林裏躲藏。他把夏維德森林裏的逃犯組織起來,成立了夏維德森林守護團,並且成為這一群綠林好漢的首領。

羅賓漢訂定了規章和守則,讓所有的伙伴們遵守,其中最重要的幾條是:

⓪絕不傷害辛勤耕地的農戶和穿越森林的無辜百姓。

⓪幫助貧窮困苦的人,使他們免受惡勢力的迫害和壓榨。

⓪制裁獲取不義之財的人。

⓪反抗諾丁漢郡的郡長,貪婪的修士及殘暴的貴族。

羅賓漢率領著這群夥伴們四處劫富濟貧,幫助善良的百姓,對抗殘暴的統治者。沒多久,羅賓漢的威名,就遠近皆知了。

這年夏天,夏維德森林在晨光中,處處聽得到鳥兒愉快的鳴唱聲,這也惹得正散步其間的羅賓漢一時興起,吹起口哨應和著。

「咦,這首童謠竟然有人會唱!」聽到前方傳來的歌聲,羅賓漢躲在樹幹後面察看。

不一會兒,出現一位青年,用精確的箭法射中倉皇逃走的鹿,令羅賓漢讚嘆,他走出來說:「箭法這麼了得,一定是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

「你也不簡單,看得出我的經歷。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對方警覺的看著羅賓漢。

羅賓漢笑了一下回答:「別管我的名字,我是這座森林看守團體的頭頭!」

青年更小心翼翼:「是國王的森林看守隊?」

原來當時英國的大森林,都有官員們看管,好讓國王可以隨時狩獵,同時防止民眾盜獵、盜伐。

「我們不為國王工作,而是專門向經過此地的富人們索討過路費,救濟貧困人家。怎麼樣?加入我們的行列吧?要不然就請你離開。」

羅賓漢說話很不客氣,讓青年怒氣勃發,於是兩個人就打了起來,從棍棒到劍術,一路比來,不分上下。

羅賓漢突然喊道:「等一下!我好像認得你,紅髮衛爾?我是羅賓漢啊!」

青年一聽到羅賓漢的名字,立刻丟掉武器,熱情的抱起羅賓漢,說:「想不到我們這對表兄弟,竟然是這樣重逢!夢柔好嗎?」

「她很好!要是看到你,一定會高興的哭呢!對了,你不是去法國打仗了嗎?」羅賓漢用號角吹了三個長音後,問著衛爾。

衛爾嘆口氣說:「因為有一天我夢見夢柔很痛苦,於是向司請假,哪曉得上司不但不批准,還羞辱我一頓,所以我把他殺了,現在是逃犯身份。」

「到了這兒,你就不用擔心了,我的兄弟們的情形也都和你差不多,待會兒他們就會來了,大家互相認識一下。」

羅賓漢才說完話,森林裏漸漸出現一個個身穿綠色衣服、手拿弓箭的伙伴們。

「各位兄弟!這位紅髮青年可是高手,有沒有人想和他較量一下?」羅賓漢故意看向副隊長小約翰。

果然,沉不住氣的小約翰,立刻瞪眼盯著衛爾,直到羅賓漢提醒,才知道眼前這位就是自己的表兄弟,立刻高興的抱著衛爾轉圈圈,並自願讓出副隊長的職位。

由於英國當地居民薩克遜人,受到外來移民諾曼人欺侮,於是,羅賓漢和小約翰決定明天一早,陪衛爾到伯恩斯城堡去見被諾曼人趕出蓋姆維城堡的衛爾父母及戀人夢柔。

第二天,三個表兄弟說說笑笑的走出夏維德森林,突然有三個人擋住去路。其中一個叫作麥茲的,聽說了羅賓漢的名字,顯得很興奮:「只要制服你,我就可以去領賞了。」

「想解決羅賓漢,還得問我小約翰肯不肯,出招吧!麥茲!羅賓漢和衛爾,另外那兩位就交給你們了。」

這場三對三的戰鬥持續了好久,雙方的實力差不了多少,分不出輸贏,不過時間似乎對羅賓漢他們有利,因為麥茲這方有些體力不支,最後只好放下棍棒認輸,並願意加入羅賓漢的旗下。

六個人繼續出發,經過曼斯菲德鎮時,他們進入一間冷清的小酒館內休息,羅賓漢擔心他們這麼明目張膽,很容易成為眾人追查的目標。

過沒有多久,有兩個人走了進來,看起來賊頭賊腦的,好像很專注的傾聽羅賓漢他們的交談。

為了減低危險性,他們決定分成兩隊,羅賓漢和衛爾前往伯恩斯城堡見家人,小納翰陪同麥茲等人回家報平安。

羅賓漢一直沒有注意那兩各客人,反而是衛爾離開座位時發現了,但是因為時間緊迫,他並沒有提出來。

抵達伯恩斯城堡時,羅賓漢故意個蓋姆維爵士介紹好朋友衛爾。蓋姆維爵士一時之間,竟然沒有認出兒子來,反倒是衛爾的妹妹芭芭拉發現了真相,一家人因為這場重聚,個個喜極而泣。

第二章

衛爾失蹤了

「我先去找夢柔,告訴她這個好消息。」羅賓漢正想對夢柔說出口的時候,衛爾也匆忙趕到。

夢柔看見日夜思念的情人平安出現,竟然興奮的昏倒了。過了一會兒清醒後,她仍有些不敢置信,見衛爾緊緊握住自己的手,說著:「雖然之前吃了很多苦頭,可是我一直不放棄希望,因為我期待和妳結婚。」

夢柔羞紅了臉,依偎在衛爾的懷裏,羅賓漢識趣的走出房間,留下一點有情人互訴衷情,並迅速決了明天的婚期。

第二天,城堡裏裏外外喜氣洋洋,羅賓漢的情人瑪麗安和衛爾的另一個妹妹維妮,忙碌的製作美麗的婚紗,廚房也積極準備可口的婚宴菜餚。

受邀的客人都已陸續進入會場,但卻遲遲不見衛爾的人影,急得蓋姆維爵士不停的派手下暗地四處尋找,可惜一無所獲。頓時,伯恩斯城堡被一股不安的陰霾遮蔽了喜氣。

他們猜不到,原來這件事情和國王大有關係呢!

就在同一天早上,一位老者前去位於夏維德森林南方的諾丁漢,拜訪統治者亞韋恩爵士。

「我今天特地來問問你,到底要多少數目,你才肯把女兒嫁給我?」

這位老者就是英國排行前幾名的富翁—-特里斯拓拉姆,他全身金先閃閃,態度傲慢極了,想娶亞韋恩爵士美麗的女兒克麗絲。

亞韋恩爵士是個貪心的人,不停的和富翁討價還價,終於以一百萬個金幣訂下婚約。

這個時候,僕人跑進來通報,表示亨利國王派使者前來晉見,亞韋恩爵士立刻出去迎接,富翁也好奇的跟隨著出去一探究竟。

使者拿出國王的聖旨說:「國王下令逮捕一個犯法的士兵,並處以死刑。他在法國殺死上司,現在已經逃回英國,據說躲藏在諾丁漢附近。」

「啊!難道是紅髮衛爾?」富翁脫口而出。

亞韋恩爵士轉頭對富翁說:「看來我們的慶祝會要延後舉辦了,我得先處理國王的命令。不過,千萬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喔!」

其實克麗絲曾經和一個青年私訂婚約,那個青年名叫亞倫,是羅賓漢的情人瑪麗安的哥哥。可是亞韋恩爵士看不起亞倫,故意刁難說:「你必須在七年的期限內籌到十萬金幣,我才能答應把女兒嫁給你。」

現在,七年的期限即將到了,卻沒有亞倫的消息,亞韋恩爵士猜想亞倫一定是知難而退了,所以急著幫女兒另外找個好對象,狠狠的撈一筆聘禮。

另一方面,毫不知情的羅賓漢,正號召森林守護團的兄弟,全力搜尋衛爾的下落,一直到三天後才有了消息:麥茲發現衛爾被亞韋恩爵士的衛兵綁在馬背上,帶往諾丁漢。

羅賓漢派小約翰帶夥伴們到諾丁漢城堡四周埋伏,吩咐麥茲潛入諾丁漢城內,去找夢柔的哥哈伯特,可是遲遲都沒有兩個人的訊息,羅賓漢心中焦急不已。

過了一會兒,一陣馬蹄聲往夏維德森林奔來,羅賓漢將對方攔下,發現是許久不見的亞倫。

「你怎麼在這兒?」

「我的罪已經被赦免,被沒收的財產也拿回來了,所以我現在要去向亞韋恩爵士提親,以十萬個金幣娶回克麗絲。我和亞韋恩的七年之約,明天就要到期了。」亞倫滿臉喜氣說著。

幾分鐘後,哈伯特和麥茲也回來了,急忙告知目前城裏的情形,包括克麗絲將下嫁富翁特里斯拓拉姆。一行人馬上動身直奔諾丁漢城堡。

「我們在附近的小屋等你,要是和亞韋恩談不攏,我們會儘量幫助你。要奪取克麗絲不成問題,不過有機會的話,順便打聽衛爾的情況。」

羅賓漢等人目送亞倫往緩緩放下鐵門的城門前進。這時候,他們看見一位神父也要進入城堡。

「糟了!衛爾的死刑大概快執行了,那位神父一定是為了死刑犯才進入城堡的。」哈伯特臉色難看的說。

羅賓漢等人迎上前去,向神父打聽,確定衛爾明天早上執行死刑,於是請求神父代為向犯人轉告一句話。

第三章

死刑台上獲救

進入城堡的亞倫,英姿勃發的對亞韋恩爵士說:「明天就是我們約定的最後一天,收回財產、十萬個金幣及七年時間這三項誓約,我都做到了,請您將克麗絲嫁給我。」

「明天再說吧!」亞韋恩爵士狡猾的回應。

「爵士!您是個德高望重的人,可別耍什麼手段!」亞倫義正詞嚴警告著。

計謀被識破的亞韋恩,慌忙否認:「怎….怎麼會!」

「不會最好!請明天一定要守約。」丟下這句話,亞倫就往外走。亞倫想將和亞韋恩爵士見面的情形告訴羅賓漢,就離開城堡,不料他剛走進森林,就有幾個兇惡的壯漢擋住去路。

「你們這些強盜要做什麼?」亞倫毫無惧色。

帶頭的大鬍子笑著回答:「我們奉命來要你的命!」

雖然亞倫的劍術不錯,但是寡不敵眾,一個人無法招架對方這麼多人,不幸無打昏,幾個壯漢打算挖個洞埋了亞倫,幸好羅賓漢的手下塔克經過,救了亞倫一命。塔克扛著昏迷的亞倫,往小屋的方向跑去。

隔天,衛爾準備迎接自己最後的早晨,在衛兵的押送下,雙手被綑綁的他走到死刑台,心中不停的向心愛的情人、家人及朋友道別。

在眾人的喧譁聲中,亞韋恩爵士出現了,衛爾不甘心,試著再上訴:「我是薩克遜人,不接受吊刑。」

亞韋恩傲慢的說:「死到臨頭了還想掙扎嗎?你在法國殺害了上司,一個諾曼人!我覺得吊刑是最合適的刑罰。現在我宣佈…….」

「等等!請讓我再替這位年輕人禱告一次!」一位神父突然出現,提出要求,亞韋恩不得不答應。

神父走上刑台,支退了衛爾身邊的衛兵,假意做著禱告的模樣,悄聲說:「你靠近我一點,這樣我才能幫你割斷繩子,然後從我衣服裏面抽出劍,合力對抗他們。」

衛爾驚訝的看著喬裝成神父的羅賓漢。羅賓漢突然脫下神父外袍,轉身面對驚呼不斷的群眾:「伙伴們!瞄準目標!」

羅賓漢事先安排混在人群裏的同伴,紛紛拿出預先藏好的武器,朝亞韋恩爵士步步進逼。

亞韋恩看情形不對勁,立刻紅著臉大喊:「快!給我拿下羅賓漢,賞金五百個金幣!」

可是,隨即有數十枝箭朝亞韋恩飛去,他嚇得慌忙往城堡內逃,其餘官兵也跟著離去。

羅賓漢率領的綠林英雄大獲全勝,領著衛爾,高唱凱之歌返回伯恩斯城堡。

「是衛爾!羅賓漢帶他平安回來了!」夢柔高興得差點從窗口跌下去。

芭芭拉指著走在羅賓漢身邊的男子,詢問瑪麗安是否認識?沒想到瑪麗安驚喜的大叫:「是我哥哥亞倫!」

三個女人興高采烈的衝下樓,擁抱她們心愛的人,連蓋姆維爵士和夫人,也興沖沖的出來迎接。

衛爾對自己劫後餘生特別感到興奮,牽起夢柔的手提議:「明天我和夢柔、羅賓漢和瑪麗安,兩對一起完成婚禮吧!」

這個意見卻遭到亞倫強烈抗議:「請你們等幾個星期,我一定說服亞韋恩,到時候,連我和克麗絲也要一起舉行婚禮。」

與沉浸在辛福中的夢柔,瑪麗安相反,位於諾丁漢城堡裏的克麗絲卻滿面愁容,和她身上亮麗的婚紗一點也不搭調。

「美麗的夫人,時間到了,我們該上教堂了!」

滿臉笑嘻嘻的特里斯拓拉姆,穿著花俏的服裝進入房間。

克麗絲含著悲傷的語氣,將她和亞倫相愛的事實說出來,想打消特里斯拓拉姆迎取她的念頭。

可是,特里斯拓拉姆不以為意,只安慰說:「這些往事很快就會忘了,尤其是那個小子;走吧!時間來不及了!」

克麗絲無奈,茫然的被帶到教堂門口,四周圍觀的人群禁不住嘆息:「可憐的新娘!」

「父親!我寧願死,也不想在這兒舉行婚禮!」

亞韋恩對女兒的哀求不予理會,反而要強拉她往教堂裏面走去。

「等一等!」

隨著一聲大叫,一個穿著禮服的男子出現了。

第四章 <愛的森林>

「你這個狂妄的傢伙,從哪裏來的?想破壞婚禮嗎?」

亞韋恩爵士憤怒斥責對方,可是當對方抬頭的瞬間,他驚訝的發現:「是你!羅賓漢!」

羅賓漢吹起號角,一下子從周圍人群裏跳出許多一身綠衣的伙伴,將亞韋恩和特里斯拓拉姆等人團團包圍。隨後,走進一位年輕人,跪在克麗絲面前,充滿感情的說:「終於見到妳了,我的愛人!」

「亞倫!」克麗絲看著眼前朝思暮想的情人,熱淚盈眶。

亞倫緊握著克麗絲的手:「我早就回來了,可惜一直無法和妳聯絡,現在,讓我們舉行婚禮吧!」

於是,在老神父的主持下,亞倫和克麗絲、羅賓漢和瑪麗安、衛爾和夢柔三對情人,一起進行結婚儀式。隨之著來的衛爾家人,也歡喜的參加這場婚禮。

伙伴們擁著三對新人回到夏維德森林,那裏正有一場盛宴在等著他們。前來祝賀的男女老少,愉快的在森林中唱歌,跳舞、喝酒,還有幾位伙伴,也在這場宴會裏找到了意中人。

熱鬧的宴會過去了,瑪麗安和夢柔也開始她們在森林的家庭生活。

一年下來,瑪麗安絲箭的技術不遜於羅賓漢。這一天,兩夫妻又在比箭,忽然遠處響起馬蹄聲,小約翰和衛爾急忙過去查看,發現是一位衣衫破爛的陌生騎士。

「我看這傢伙很窮,身上一定沒有錢!」衛爾判斷說。

為了試探陌生騎士的底細,他們故意熱情邀請他來到老橡樹下,並準備好豐盛的餐點招待他。

看見騎士狼吞虎嚥的模樣,羅賓漢愈來愈好奇,試著說:「你知道我們森林有個規定,客人必須付山與自身財產相等的過路費。」

騎士點點頭,臉上有著憂鬱的表情:「我曉得,可是我全身上下只剩下十個銀幣。」

「天啊!你還真窮!」衛爾搜查騎士的背包後說。

「其實,這是有原因的。」騎士知道對方是羅賓漢以後,很放心的說出自己的故事:「我本來是亞瑟王的後裔,名叫理查,在聖瑪麗亞修道院旁有一大片土地,結婚後生了個兒子,取名哈特,十三年後,我又收養了一名可憐的女孩蘇拉絲。長相甜美的蘇拉絲和哈特談起了戀愛,一切是那麼美好,唉………」

小約翰聽得入迷,不由得頻頻催促嘆氣的理查爵士繼續說下去。

不久,來了一個諾曼人,要求我將蘇拉絲嫁給他,我不願意,他意然擄走了蘇拉,哈特情急之下追出去,把諾曼人殺了,自己也吃上官司。為了救哈特,不僅奉上了我所有的家當,還向一位富翁借了四百個金幣,眼看期限就要到了,再不還錢,我的土地及城堡全都要歸在其名下。」理查爵士說到最後,難過的低下頭。

俠義的羅賓漢決定幫助他,不但拿出了儲藏的金幣,甚至還送給理查爵士一套華麗的服裝。

理查爵士臨走時,感激不已,並向羅賓漢等森林伙伴保證,一年後一定歸還。

第五章<喬裝老太婆>

因為瑪麗安和夢柔懷孕快生產了,於是羅賓漢和衛爾帶著她們回伯恩斯城堡待產,期間也傳來麥茲和芭芭拉,小約翰和維妮這兩對佳人結婚的喜訊。

羅賓漢因為掛念理查爵士的安危,便獨自前往布倫,不幸,在半路上遇見宿敵何福特主教率領的人馬。

「糟了!我只有一個人,無法對抗他們龐大的人馬,還是逃跑為上策。」羅賓漢想起瑪麗安和即將出世的孩子,為了保護性命,只好拔腿就跑。

「羅賓漢!你這個膽小鬼!快給我追!」何福特主教大聲吼叫,並指揮部下,命令他們不停的射箭。

羅賓漢騎著快馬,在複雜狹窄的道路中穿梭,最後衝進一間小屋,反身迅速鎖上門。

「你是誰呀!怎麼隨便闖進我家?」屋內一位正在紡紗的老婆婆,生氣的大罵。

「老婆婆,真是對不起!我叫羅賓漢,只是想躲避一下,不會傷害您的。」

哪知道老婆婆一聽是羅賓漢,立刻改變態度,熱情的歡迎他,原來她以前曾經受過羅賓漢的援助。

「如果要感謝我,那麼就和我換衣服吧!」

經過羅賓漢的解釋,老婆婆欣然答應,正當兩人交換衣物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猛烈的敲門聲。

「哎呀!不要那麼用力嘛!我開門就是了!真糟糕!這個門鎖生鏽了,打不開呀!」

穿著老婆婆衣服的羅賓漢,假裝虛弱的說著。門外的主教急死了,於是採用部下的計謀,讓一匹馬背對著門,然後用矛頭刺牠的屁股,馬兒痛得踢出後腳,結果卻踢中一名衛兵。衛兵撞倒了站在前方的主教及其他軍官,結果大家一個個相繼撲倒在地上,眼冒金星。

朦朧中,主教似乎看見屋子裏面有個穿著綠色衣服的人,立刻指著裏面大叫:「快!把羅賓漢捉起來!」

衛兵把假的羅賓漢抓上馬綁住,並用布堵住嘴巴,而真的羅賓漢故意用哀傷的語調,向主教求情:「這可憐的孩子,您就原諒他吧!」

「怎麼可以!他可是國王下令捉拿的死刑犯呢!我們走吧!到夏維德林森處決他!」

何福特主教得意揚揚的帶隊走了。羅賓漢等軍隊消失在路的盡頭,馬上拉高裙子,往森林跑去。

正在森林巡邏的小約翰、衛爾和麥茲,一邊注意四周情況,一邊說說笑笑。

「你們看那邊,有一個老婆婆跑過來!」小約翰突然叫了起來。

衛爾看了,也覺得好玩:「真的!她跑得好快呢!」

「會不會是個老妖精啊!」麥茲異想天開說。

小約翰拿出弓箭瞄準老婆婆,正準備射出,卻看見對方拚命向他們揮手,大叫著阻止:「等等!是我啊!羅賓漢!」

當羅賓漢扯下村婦的帽子,小約翰等三人愣了一下,接著哈哈大笑,問他幹嘛做這種奇怪的扮?

「先別問了!麥茲,幫我拿一套衣服來!」

等羅賓漢換好衣服,立即發出信號,聚集所有的伙伴,並命令:「待會兒何福特主教就會抵達,大家在四週埋伏,等待我的信號。

過沒多久,何福特主教趾高氣揚的帶著隊伍來了,這時候,號角聲響起,四週草叢裏出現綠衣伙伴們,每個人把箭搭在弓上,做好隨時可以發射的動作。

「咦,那棵大樹下站著的好像是羅賓漢啊?」主教瞇著眼向前遠望。

左右軍官覺得不可思議,紛紛議論:「那綁在馬背上的是誰呢?」

「是我啊!」抽下口中布塊的老婆婆,發出微弱的聲音回答。

「可惡啊!士兵們,上呀!」主教不服氣,向部下下令。

羅賓漢高聲喝阻:「誰敢動一下,我的伙伴們立刻會送上一箭,保證一箭穿心!」

士兵們盯著左右瞄準他們的弓箭,嚇得不敢動,只好依羅賓漢的話放了老婆婆。老婆婆邁著蹣跚的步伐,走到綠衣英雄身後。

「羅賓漢!我們打個商量。如果你放我們平安離開,我以後絕對不追捕你!」自知這場比賽已經輸定的何福主教,態度有些軟化。

「我可以相信你嗎?要是亞韋恩爵士要求你,怎麼辦?」羅賓漢不太信任他。

主教舉起手發誓說:「你可以完全相信我,我在這裏向上帝起誓。」

「好!主教大人,我相信你!伙伴們,請我們的貴客到裏面休息,飽餐一頓。」

主教無奈,只得用五百金幣換得一頓餐點,以及眾人可以平安離開的保證。

第六章<羅賓漢的義行>

第二天,衛爾要到伯恩斯城堡去,為了怕會出事,麥茲和小約翰也陪同一塊兒出發。

三個人沿路談論的都是昨天發生的事,大家對隊長羅賓漢總是能化險為夷,感到相當佩服。

小約翰更神氣的表示:「這沒什麼,我們四年前還曾經和地方官員對抗呢!」

事情的原由是這樣的,原來,當時城裏的肉價突然暴漲,使得窮人們都買不起肉吃。

於是羅賓漢打算進行一項牛肉大賤賣,他先向路過森林的農家購買牛隻,然後牽著一隻最肥碩的牛,到諾丁漢一家由官員開設的餐館,想以此賄賂他。

「我又不認識你,不能收下這麼好的禮物。」貪心的官員假意的拒絕。

羅賓漢直接說明來意:「因為我想賣一些便宜的牛肉,又怕其他肉商會加以阻擾,希望您到時候能幫忙解決。」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嘛!放心吧!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你放心去做。」官員喜孜孜的牽著牛進廚房。

羅賓漢賣的便宜牛肉,果然吸引了大批民眾前來爭相購買,每天都是門庭若市,而且牛肉似乎永遠都賣不完。毫無辦法的肉商們,只好向官員陳情,反而受到官員的責罵:「別人用低價販售高級牛肉,你們也應該效法呀!」

肉商們想不出對抗的方法,只好去找羅賓漢尋求合作。於是,在羅賓漢的堅持下,肉商只好減少利潤,大幅度降低肉價,使一般民眾也買得起肉吃。

當貪官聽說羅賓漢藏有很多牛隻時,也想分一杯羹,於是向羅賓漢提議參觀他的牧場,羅賓漢馬上答應,兩個人還達成轉讓價值三百金幣牛隻的協議。

羅賓漢帶著貪官來到夏維德森林中,可是貪官開始不安起來:「聽說這裏有許多逃犯走動,我…….我還是回去好了,要是羅賓漢等會兒出現的話,就麻煩了!」

「別急嘛!有好戲給你看!」

又走了一段路,貪官又問:「你的牛都在哪裏呢?」

羅賓漢指著樹林裏一大群野鹿,說:「你看!我的牛不是都在那裏吃草嗎?」

貪官說:「那不是牛,那是屬於國王的鹿啊!」

羅賓漢笑著說:「在這裏的鹿是屬於國王的,可是如果變成廉價的『牛肉』,就是屬於窮苦百姓的了。」

原來,羅賓漢賣的廉價牛肉,其實都是用野鹿的肉冒充的,所以可以賣得很便宜,而且不必擔心貨源短缺。因為民眾如果射殺鹿,就會觸犯背判國王的罪名,而羅賓漢反正已經因射殺鹿而成為逃犯了,殺一隻也是死罪,殺一百隻也是死罪,因此羅賓漢使用以「鹿肉」冒充「牛肉」的辦法,使窮苦百姓也有肉吃。

貪官又驚又怒的說:「你究竟是誰?竟敢偷殺國王的鹿,難道你不怕被殺頭嗎?」

羅賓漢神秘的笑了笑,接著拿出號角吹了起來,森林中的英雄出來了,其中小約翰走過來問道:「隊長,有什麼吩咐的嗎?」

這時貪官已嚇得腿軟了,但是羅賓漢不予理會,只告訴小約翰:「伙伴們!我們要用最好的食物,來款待這位從諾丁漢遠道而來的大官。」

貪官知道逃不出夏維德森林,只好忍痛掏出三百金幣,並痛快的喝酒,安慰自己這是花錢買教訓。

羅賓漢的義行,當然不只小約翰所描述的這個故事而已。在他以機智擊敗何福特主教後的一個月,發生了一件事………..

那天,他一如往常,領著麥茲和衛爾,在森林中四處巡邏。「咦,那裏有個少女哭得很傷心呢!我們過去看看!」

三個人勸停了少女的眼淚,少女表示要向羅賓漢求救。

「我就是羅賓漢!有什麼事情說出來,我會儘量幫忙。」

少女眼中閃動著喜悅的光輝,「我的三個哥哥都被亞韋恩爵士捉走了,只因為他們在街上阻止了一個野蠻的衛兵欺侮百姓,就被加上是羅賓漢同黨的罪名,要公開處死;請您救救他們!」

羅賓漢向少女表示會全力救援她的三個哥哥,然後派幾個伙伴護送她回家。隨後,羅賓漢要衛爾、麥茲和小約翰三人帶領一些伙伴,偷偷潛進城裏的廣場,羅賓漢自己則打算單獨前去探聽消息。

「老伯,你剛從城裏出來,請問城裏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羅賓漢看見一位從城市方向過來的乞丐老人。

老人回答:「有啊!即將有三個羅賓漢的森林伙伴,要當眾被吊死呢!」

看著老人,羅賓漢靈機一動,說:「你願意跟我交換服裝嗎?你看!我這身綠衣服還不錯呢!」

老人以為自己聽錯了,好奇問著:「為什麼喜歡我這身爛衣服?它就像惡毒的諾曼人,而你的衣服又乾淨又清潔,就好像善良的薩克遜人。」

「我只是想到城裏,替那三個薩克遜少年祈禱。」

兩個人因此互換裝扮,付給老人一些金幣後,羅賓漢馬不停蹄的趕到城內廣場,這時候,三兄弟正好被送上刑場。

羅賓漢四處張望,並沒有看到同伴,著急的他只好自己想辦法。

「奇怪!這麼久了,怎麼還不行刑呀?」

「聽說行刑的人突然生了重病,來不了,爵士正忙著找人代替呢!」

聽到這個消息,羅賓漢高興機會來了,便跑上台,向亞韋恩爵士自我推薦。然後趁亞韋恩爵士沒有防備時,拔出劍,低住爵士的脖子,脅迫他放了三兄弟。

就這樣,羅賓漢再一次獲得勝利。

第七章<亞韋恩的陰謀>

和理查爵士約定的一年時間已經快到了,羅賓漢帶著伙伴們,在指定地點等待著。可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理查爵士的身影一直沒有出現,伙伴們都議論紛紛,猜測隊長被他欺騙了,但是羅賓漢仍然相信理查爵士的人格。

「我相信理查爵士,他不是會違背約定的人,我們就等到第一顆星星出來吧!」

「隊長!理查爵士來了!」半個小時以後,一個在前哨偵防的伙伴,氣喘吁吁的跑回來報告。

理查爵士隨後趕來,從快馬上跳下,高興的和羅賓漢相擁:「兄弟,久等了!我沒有忘記承諾。」

「我們邊吃邊談吧!」餐桌上,大家全部凝神傾聽,理查爵士如何奪回土地和財產的經過。

當時理查趕回布倫,先向妻子、兒子及蘇拉絲說明,然後換了破爛衣服,便立即趕往債主家瞧個究竟,因為那天是最後的期限。

債主家正在舉辦宴會,好像在慶祝什麼。他敲了門,以前的僕人來開門,看到他很不好意思。

「裏面都是大爺的親戚、朋友、官吏、神父,好像是慶祝拿到您的土地和城堡。」

「明天才到期呀!實在太過份了!」理查氣急敗壞的衝進去。

會場裏的每個人看到他,都安靜下來。他抬頭挺胸走到債主面前說:「我遵守諾言來了!」

「錢帶來了嗎?」債主瞄了瞄他身上的衣服,傲慢的問。

理查沉默了一下,隨即從懷裏掏出準備好的錢袋,丟在桌上,微笑的看著債主:「十二點還沒到,土地和城堡還是屬於我的!」

這下子,債主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來。法官也當眾宣佈理查爵士的權利。

森林的伙伴們聽到這裏,都高興的歡呼起來。

過了幾天,理查爵士要回去了,羅賓漢、小約翰、衛爾決定一起護送一程,順便到伯恩斯城堡。

這消息傳到亞韋恩爵士的耳中,一項陰謀於是產生了。

亞韋恩爵士說:「羅賓漢前往伯恩斯城堡,過幾天一定會返回夏維德森林。我們先埋伏在他必經的路口,對返回森林的羅賓漢等人展開突擊,只要能夠先消滅羅賓漢,接著再攻進夏維德森林,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一定可以將羅賓漢的黨羽一網打盡!」

但是因為手下意見不同,向國王申請援兵時拖延了些時間,讓森林的伙伴有了戒備,因此吃了敗仗,令亞韋恩爵士十分不甘心。這時候,一位凱爵士前來拜訪,對亞韋恩爵士不能打敗羅賓漢,口氣充滿不屑。

「羅賓漢可不是普通人,我看全英國根本沒有人可以降服他。」亞韋恩故意無奈的說。

亞韋恩這招激將法果然奏效,凱爵士立刻拍著胸脯表示:「我來對付他,小意思!」

於是,凱爵士跳上馬出發,亞韋恩爵士也帶著一百多士兵跟隨其後。這時候,羅賓漢等三個人已經離開了伯恩斯,在附近的森林中休息。忽然,一陣鳥的噪叫聲驚醒了羅賓漢。

「似乎有什麼事要發生?這些小鳥在警告我們!」

不久,羅賓漢發現山腳下有一個披著獸皮的獵人,可是行跡很可疑,便吩咐小約翰和四處查看的衛爾會合,等聽到他吹的信號,再出來援助。

小約翰服從的往前走,卻看見衛爾正受到諾曼人軍隊的包圍,他連忙衝過去幫忙,卻看到帶頭的竟然是亞韋恩爵士。

「衛爾,你快走!快去通知隊長!」

小約翰強迫衛爾離開,自己則和近一百名士兵單打獨鬥,可惜寡不敵眾,最後被士兵抓住,牢牢的綁在樹上。

「等一會兒,你就會聽到殺掉羅賓漢的訊息了!」亞韋恩得意的對小約翰笑著說。

羅賓漢小心翼翼的走向獵人,然後用若無其事的語氣問著:「你的武器真不錯!來打獵嗎?」

「不是!我來找人,一個名叫羅賓漢的通緝犯。」獵人不太想理他。

「我知道這個人!等一下你就會看到他。」

「真的嗎?我是從吉斯彭來的凱爵士,雖然與羅賓漢無怨無仇,但是為了諾曼人的名譽,非得殺死羅賓漢不可。」獵人說得義憤填膺。

「那就拔出你的劍吧!我就是羅賓漢!」

兩把劍在太陽下顯得閃亮,彼此你來我往的,從劍擊的碰撞聲聽起來,似乎戰況很激烈。沒多久,羅賓漢佔了上風,逼著凱爵士退到樹下,將他一劍斃命,然後換上他的獵人服裝,吹起懷中的號角。

第八章<惡人的下場>

「哈哈,聽到了沒?你英勇的隊長已經壯烈犧牲了!」聽到遠處傳來的信號,亞韋恩向小約翰炫耀。

小約翰激動的掙扎:「不可能!羅賓漢不是這麼容易會被打敗的人!」

「信不信由你!喏,那個建功的人來了,等一下你可以自己問問他。」

亞韋恩笑咪咪的向喬裝凱爵士的羅賓漢招手,說:「幹得好!想要什麼賞賜?儘管開口!」

「我只想和綁在樹上那個傢伙來一場決鬥,然後送他上西天。我們決鬥時危險性高,請爵士和屬下退後一些。」羅賓漢學著凱爵士的聲調說。

亞韋恩爵士不覺有異,爽快的答應了,並帶著隊伍往後退了一些距離。

羅賓漢上前割斷小約翰的繩子,順便偷偷遞給他一把劍,輕聲說著:「好伙伴!我們痛快打一場吧!」

小約翰確定眼前是活生生的羅賓漢,心中的擔憂不見了,只見羅賓漢轉身吹出自己的信號,衛爾隨即領著伙伴們,歡呼著從四面八方跳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啊?凱爵士!」一時慌了陣腳的亞韋恩和部下,朝羅賓漢跑了過來。

羅賓漢脫下帽子,玩笑的彎腰行禮:「就是這麼回事啊!亞韋恩爵士!可惜你的朋友先到另一個世界旅行了。」

「羅賓漢!我又被你騙了!」丟下這句話後,亞韋恩爵士趕緊開溜。

「想逃?看我把你射下馬來!」小約翰擺好了架勢,準備射箭。

羅賓漢立刻加以阻止:「等等!他年記大了,而且又是克麗絲的父親……」

「可是他剛剛羞辱我耶!我不出口氣怎麼行!嚇嚇他也好!」看到小約翰哀求的眼神,羅賓漢只好點點頭。

小約翰如願射出一箭,不過好像只射到馬的屁股,因為傳來的是馬的哀嚎聲和亞韋恩的恐惧叫聲。

神情狼狽不堪的亞韋恩爵士,好不容易回到諾丁漢,嚥不下這口氣的他發誓,無論如何也要逮找羅賓漢。

經過幾天的深思熟慮,亞韋恩爵士決定辦一場射箭比賽,廣邀諾丁漢郡和約克郡的射箭好手一起共襄盛舉,最後的冠軍,可以獲得一支象徵神射手最高榮譽的黃金箭。其實,亞韋恩爵士是想用這個計謀,引誘羅賓漢離開夏維德森林,好下手捉拿。

「隊長!這明明是亞韋恩爵士的詭計。」衛爾看著伙伴帶回來的宣傳單說。

小約翰倒是蠢蠢欲動:「可是,我們要是不參加,黃金箭落入約克郡人的手裏,諾丁漢的百姓一定會責怪我們。」

隨後,他們開了一項慎重的會議,結論是大家裝扮成平民百姓混入人群,打算參賽的羅賓漢,衛爾、小約翰及另外三個人也喬裝改變容貌。

到了比賽當天,靶場兩旁擠滿了各地來的民眾。時間到了,亞韋恩出現在裁判看台上,兩方的選手也就定位置。

前六位比完,兩方平手,接下來第二輪的比賽,衛爾、小約翰、羅賓漢相繼出場,和另一隊參賽者同樣三箭射中靶心,最後進入了決賽。

比賽方式是以細竹子為箭靶,結果最後果然是羅賓漢這隊獲勝,當他上台從亞韋恩手中接過黃金箭時,因為太高興了,以致於脫口說出:「我要把這份勝利品,掛在森林中做『紀念』。」

「你是羅賓漢?來人啊!通通給我捉起來!」亞韋恩大聲叫道。

羅賓漢心裏想:這下慘了,為了同伴的安全,只好下令撤退,他們一面還擊,一面趕回森林。不過衛兵們的攻勢十分猛烈,造成小約翰腿部中箭,體力愈來愈虛弱,伙伴們保護背著小約翰的麥茲逃跑,對緊迫追趕的軍隊無計可施。

「前面有一座城堡,不知道堡主是敵是友?」羅賓漢指著前方說。

其中一位伙伴驚喜的說:「如果我記得沒錯,這是理查爵士的城堡!我們有救了!」

「衛爾,麻煩你先去通報一下!」

衛爾還沒有走到城門,裏面已衝出一位青年,迎向他們:「我是理查爵士的兒子哈特,父親派我來迎接你們。」

因為有理查爵士的幫助,使得亞韋恩鍛羽而回,亞韋恩不甘心,就向國王散播謠言,於是國王命令他前去逮捕理查爵士和羅賓漢。

早已回到伯恩斯城堡避難的羅賓漢,一直到爵士夫人帶著蘇拉絲慌忙前來,才知道理查爵士和哈特落入亞韋恩的手中,目前正往諾丁漢的回程中。

「夫人和小姐先回城堡,我會和伙伴們將他們救回來的。」

果然,在羅賓漢及森林伙伴們的全力救助下,不僅順利救出理查爵士父子,也讓亞韋恩爵士死於亂箭之下,此後,理查爵士也成為林林伙伴的一員。

第九章<英明的國王>

當遠住在山谷的亞倫和克麗絲夫婦,聽到亞韋恩爵士死亡的消息時,克麗絲雖然知道早晚都會有這樣的結果,但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心裏仍然難過了好久,靠著體貼的亞倫和天真的孩子,才慢慢恢復原有的心情。

光陰似箭,亨利國王駕崩,由皇太子理查繼任,因為他正率領十字軍遠征國外,於是由弟弟約翰親王代理朝政。

約翰親王想在理查國王尚未回來以前,做出一件大功績,因此決定派兵攻打聲勢愈來愈強大的羅賓漢,可惜無功而返,而且國政也亂成一團,因為害怕理查國王降罪,便躲到諾丁漢的城堡裏。

「約翰親王在幹什麼?把國家弄得亂七八槽的!我一定要好好懲罰他!」

怒不可遏的理查國王,率領大軍來到諾丁漢,對約翰親王展開征伐。第二天,國王就發現有一群綠衣好漢在暗中幫忙,但是攻下城堡後卻又消失無蹤,令他感到十分納悶。

「雖然約翰親王逃掉了,我們還是大獲全勝,只是不知道那批神祕軍隊是什麼人?」理查國王疑惑的說。

「啟稟陛下,可能是羅賓漢那伙人。」

「羅賓漢?他是什麼來頭?」

長年在國外的理查國王,完全沒有聽說過羅賓漢。

大臣們爭相說了許多羅賓漢的壞話,例如射殺皇室的鹿、強收過路費等等,聽得理查國王直皺眉頭。

「陛下!其實羅賓漢不算是個壞人!他常常劫富濟貧,窮人們都很感激他呢!」說話的是在宮廷裏擔任園藝工作的男子,也是夢柔的親戚,他受不了大家對羅賓漢的批評。

理查國王看著他:「怎麼你和他們說的都不一樣呢!不過,我倒想和他見見面,表達我的謝意。」

接著連續幾天,理查國王在幾位大臣及侍衛的護駕下,到夏維德森林四處走動,可是絲毫不見羅賓漢及綠林好漢的蹤影,國王很失望,就詢問那名擔任園藝工作的男子。

園藝男子坦白回答:「他不喜歡和皇室打交道,所以我建議陛下喬扮成修道士,待從也要跟著改裝,這樣他才會現身。」

隔天,穿著修道服的理查國王等人進入森林,沒多久,真的看見羅賓漢,小約翰和衛爾三個人在樹下聊天,他們就按照計劃掉頭離去。三個好漢果真快馬追過來,擋住去路。

「難得修道士大駕光臨,在這裏休息一下,別急著走嘛!」

理查國王知道他們的規定,故意說:「我會付你們過路費的,只是我身上只有四十個金幣。」

「我曉得修道士沒有什麼錢,我喜歡你的坦白,收你二十個金幣就好。」羅賓漢開口說。

國王見他們很講信用,更進一步說:「聽說你們曾經幫國王攻打約翰親王的城堡,為什麼呢?你們不是很討厭皇室嗎?」

「沒錯,不過理查國王是一位賢君,對於熱愛國家的我們來說,值得效忠他,讓我們為他乾一杯吧!」

大家歡喜的飲酒作樂,玩得很高興。幾個小時後,衛爾帶著瑪麗安和夢柔回來了,理查爵士也從外面進來,一見到修道士,就覺得很面熟,後來想起是國王,他趕緊對羅賓漢說:「那位金髮碧眼、氣質高雅的貴客,你知道他的身分嗎?他就是當今的理查國王呀!」

「啊!被你發現了!」理查國王微笑的走過來。

羅賓漢慌張跪下,理查爵士和其他森林伙伴們也跟著跪下,國王急忙要他們站起來:「你們大家趕快起來吧!我來這裏只是想向各位道謝的!」

「我們只是不認同約翰親王的做法,如此而已。」

理查國王聽完羅賓漢的話,點了點頭說:「我有話想說,請問所有的伙伴都到齊了嗎?」

羅賓漢吹起號角,散佈在森林各處的伙伴們全都出現了,理查國王用威嚴的口氣宣佈:「我以英國國王的身份,赦免你們過往的罪狀。等我回城堡,會馬上發下赦色證明,請大家相信我。」

森林的伙伴們興奮的高聲歡呼:「理查國王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

然後,換上綠衣的理查國王,在羅賓漢等人的護送下,抵達了諾丁漢城門。城牆上的官兵們個個都不敢置信,連出來迎接的軍官也嚇了一跳,理查國王笑著介紹:「全體聽著,我任命俠盜羅賓漢為我的部下!」

國王並歸還了理查爵士所有財產,也恢復羅賓漢的騎士身份。

第十章<鞠躬盡瘁>

羅賓漢現在已經是漢登格倫伯爵,但原先的城堡被布羅頓男爵佔據,於是暫時住在諾丁漢城內,不過他仍然保留森林中的房屋。可惜天不從人願,理查國王又到法國指揮十字軍作戰,並將羅賓漢的事情交給其他大臣處理,結果受到布羅頓男爵的阻撓與拖延。

焦急的羅賓漢等了一年,沒有任何音訊,他們只好再度返回夏維德森林,打算等理查國王回來主持正義。

時間一拖就是四年過去了,不幸的消息傳來—理查國王命喪戰場,接任王位的約翰親王又是昏庸愚昧,所以羅賓漢的事也因此無疾而終。

「陛下!羅賓漢這幫人都是作奸犯科的,最好全部解決,以免後患無窮啊!」布羅頓男爵頻頻向約翰國王建議。

過了幾天,約翰國王命威廉爵士帶一百名士兵,前去征討羅賓漢。獲知消息的羅賓漢,派了一名伙伴喬裝成農夫,自願帶領威廉爵士的軍隊進入森林,故意讓他們繞達路。

「喂!羅賓漢的小屋,到底在哪裏?」威廉爵士非常不耐煩。

「快到了!他這麼聰明的人,當然會蓋在隱密的地方囉!」

又走了一段漫長的路,威廉爵士終於望見了羅賓漢以及他的同夥,見他們毫無戒心的聊天,心裏很高興,高聲下令:「把這些敗類通通殺光!」

士兵們揮著劍衝過去,早有準備的羅賓漢也立刻跳起,指揮伙伴們迎戰。才戰兩回合,威廉爵士就敗下陣來了。可是他並不甘心,因此第二天又發動第二次攻擊。

沒想到迷路的威廉爵士隊伍誤打誤撞,闖進了森林中女眷們集合的地點。

「伙伴們!快去保護她們!」

等不及羅賓漢的指示,大夥兒跑得像風一樣快速,可惜仍然晚了一步,諾曼人軍隊並沒有對女人動手,但是威廉爵士發現了瑪麗安,想到昨天所受的侮辱,不由得一股怒火升起,便拉起弓箭瞄準瑪麗安,森林伙伴們來不及阻止,箭已經射中瑪麗安的肩膀。

「撐著點,瑪麗安!」夢柔及其他女眷趕忙扶著瑪麗安,跑進森林裏。

羅賓漢雖然擔心瑪麗安,可是目前最重要的是消滅敵人,他眼冒火光,奮力殺敵,和伙伴們合力將他們一個個擊倒。戰爭持續了兩個小時,諾曼人幾乎全軍覆沒,慶幸的是,森林的伙伴們只有少數受了傷。

「瑪麗安,堅強些!休息一下,傷口就不會那麼痛了!」羅賓漢忍住眼淚,安慰說著。

體貼的瑪麗安,蒼白的臉浮起笑容:「好像真的不太痛了!我想該是說再見的時候,即使捨不得你,但是將來我們會在天國重逢的。」

「不!瑪麗安!不要離開我!」羅賓漢緊緊摟著瑪麗安。

漸漸的,瑪麗安的聲音愈來愈小,慢慢沒有了氣息,羅賓漢傷心的痛哭,在森林中狂奔。

伙伴們不喜歡見到失去瑪麗安的羅賓漢,鎮日無精打采,小約翰更是勸他出去旅行,於是他換上樸素的農夫裝,到海邊一個小村落生活了一段日子。

村裏的漁夫們對他弓箭不離身的舉動感到好奇,卻又佩服他征服了法國軍艦的英勇。

「不知道伙伴們怎麼樣了?我該回去看看了!」

告別了漁村,羅賓漢回到了熟悉的夏維德森林,先到瑪麗安的墓前靜靜禱告,隨即在森林裏四處走動,卻發覺似乎太過於安靜,因此試著吹號角,果然一張張懷念的面孔紛紛出現,激動且高興的歡迎他。

「你還是回到我們身邊了!」

衛爾含著眼淚擁抱羅賓漢。

從此,羅賓漢和伙伴們又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隨著時光消逝,伙伴們也有一些變化—-衛爾帶著夢柔回去繼承伯恩斯城堡的家業;麥茲和芭芭拉也一同前去;理查爵士在家人的圍繞下,過著幸福的日子。

至於皇方面,約翰國王數次征伐羅賓漢都沒有結果,終於放棄了。後來,在人民的抗爭中,約翰國王也病故了,還好接替的亨利三世是位仁君,他努力改善人民的生活,使得窮困的人愈來愈少,人民的生活也安定多了。

年紀逐漸增長的羅賓漢,體力已大不如前。有一天早上,他強打精神來到伙伴們的面前,要小約翰把弓箭拿給他。

「羅賓漢,你要做什麼?」小約翰有些疑惑。

只見他費盡力氣,向空中發射他的最後一箭,接著便搖搖晃晃倒了下去,小約翰緊張的看著他:「羅賓,你要振作!」

「替我召集伙伴們,我要向他們說再見!」

小約翰顫抖的吹奏號角,伙伴們迅速集合在一起,衛爾也聞聲趕來。

羅賓漢用感謝的神情看著大夥兒,然後說:「衛爾,請把我葬在瑪麗安身旁………謝謝各位,我將幸福的長眠!」捍衛人民權益的森林英雄羅賓漢,就這樣閉上眼睛,不再睜開。

世界文學名著選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