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紅髮安妮

04.10.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答,答」、「答,答」的馬蹄聲由遠而近,一匹栗色的馬拉著馬車,從道路那頭急速奔馳過來。

馬車上坐著一位留著鬍子的男人,他不時催促馬兒快跑。

疾馳的馬車颳起一陣風,吹亂了他灰白的頭髮。看樣子,他有急事要辦呢!馬車在火車站前停下來,這個男人大步跨進火車站。

月台上不但沒有火車的蹤影,連人影都沒有,只有一位紅髮的小女孩坐在空曠的月台盡頭。「站長,請問五點半的火車不久前已經開走了嗎?」這個男人向站長問道。

「哦,是馬修呀!五點半的火車不久前已經開走了。不過,有一位下車的小女孩告訴我,她要等你來接,她現在正坐在月台上等你呢!」

「這是怎麼回事?我要接的人不是個男孩子嗎!」馬修搔搔頭,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這我就不清楚了,史賓塞太太下火車後,就把那名小女孩交給我。她說這個小女孩是你們兄妹從孤兒院領養的孤兒,要我幫忙照顧她,直到你把她領走。你還是自己去和她談一談吧!」

站長聳聳肩,走開了。

平常,馬修除了和妹妹馬莉娜、鄰居瑞秋夫人講話之外,幾乎不和其他女性交談。現在,要他主動去和一個陌生的小女孩說話,他還不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他害羞的走向這個綁著兩條辮子的小女孩。馬修還來不及開口,這個臉上長滿雀斑的小女孩就先站了起來,說:「我猜您是從『綠屋』來的馬修先生吧?我剛剛還在擔心您今晚會不會來接我,所以我決定如果沒見到您,我就要爬上那棵巨大的櫻桃樹上睡覺,直到您明天早上來接我。能睡在皎潔的月光下,不是一件很棒的事嗎?」小女孩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大串。

「嗯,這個…………..我們還是先上車再說吧!」馬修不知該怎麼回答,只笨拙的擠出這句話。

馬修與小女孩一起坐上馬車,朝回家的方向駛去,沿途都是綠樹和田園。

「那些開滿白色小花的樹好美,彷彿綴滿白色的蕾絲花邊。這些樹有沒有讓您聯想到什麼?」小女孩問馬修。

「這個嘛,沒有。」馬修說。

「您不會聯想到新娘子嗎?新娘子通常都會穿著漂亮的蕾絲禮服。我喜歡漂亮的衣服,從我有記憶以來,我還沒有穿過漂亮的衣服呢!今天早上離開孤兒院時,我心裏感到很羞愧,因為我只有身上這件難看的舊衣服可以穿。

在火車上,我覺得大家都用憐憫的眼光注視我,我只好幻想自己穿著一件淺藍色絲綢洋裝。想到這裏,我的心情才變好。」小女孩劈里啪啦講了一大堆話,突然又指著車外說,「哇!這兒有好多漂亮的花哦,我已經愛上這個地方了,真高興我即將住在這裏。」

馬修從來不知道有人能一口氣講這麼多話,他不但不覺得厭煩,還覺得這個小女孩很有趣。但他不知道如何告訴她:他和妹妹馬莉娜期待的是個能幫忙種田的男孩?

馬車爬上一座山坡,轉了個彎,停在一座被許多綠樹包圍的小屋前面。

小女孩興奮的說:「這就是綠屋,對不對?」

小女孩跳下馬車,提著一只破爛的旅行袋,跟著馬修走入綠屋。

當馬莉娜看到走在哥哥背後的小女生時,驚訝的說:「這是誰?男孩在哪裏?」

「火車站裏沒有男孩子,只有她。」

「不可能,我明明託史賓塞太太去孤兒院幫我們領養一名男孩!你一定搞錯了,快把她送回去。」

在一旁的小女孩,這下子再也忍不住,大聲的哭喊:「你們不要我!只因為我不是個男孩嗎?」

「好了,好了,別哭。」馬莉娜說。

「我怎麼能不哭?如果你是個孤兒,好不容易有人願意收留你,卻發現他們因為你不是個男孩而不要你,你會不會感到傷心呢?噢,這真是我一生中所遇到最悲慘的事了。」

「你今天先在這裏睡一晚!明天我們去把事情弄清楚再說。你叫什麼名字?」馬莉娜無奈的說。

「我的本名是『安』,可是這個名字太不浪漫了。你們可以在後面加個『妮』嗎?這樣比較好聽。」馬莉娜做出一臉「我投降」的表情說:「好吧!我們就叫你『安妮』。」

第二天,安妮在明亮的晨光中醒來,一時之間,她忘了自己置身於何處。慢慢的,昨天的記憶一幕幕浮現在她的腦海裏:這裏是綠屋,這兒的主人因為她不是個男孩子而不想收養她!

安妮跳下床鋪,跪在窗戶邊往外眺望。六月的早晨,景色如此美麗,安妮眼中不禁閃耀著喜悅的光芒。這個地方,真是太美了!

綠屋的兩旁都是果園,一邊種著蘋果樹,另一邊則種植櫻桃樹。花園裏有許多開著紫色花朵的紫丁香,不遠處有一條小溪潺潺流過。

再過去一點,則是一座佈滿松樹的小山丘。

安妮陶醉在這片美景中,根本沒有聽見馬莉娜的腳步聲。

「快換衣服!別發呆。」馬莉娜說,「吃完飯,我們就去找史賓塞太太。」

馬莉娜安妮坐上馬車。馬修站在馬車邊,口中喃喃的說:「我今天早上已經告訴一名男孩,要他今年夏天來幫我工作。」言下之意是說,就算安妮不是男孩,他們也不缺人手幫忙。

馬莉娜不理會馬修,狠狠的抽了馬兒一鞭,馬兒一痛,飛快的往前奔跑。

安妮的心情本來很悲傷,但她一看到沿途美麗的風景,便開心起來,嘀嘀咕咕的稱讚個不停。

史賓塞太太看到馬莉娜駕著馬車停在她家門口,急忙出來迎接。「馬莉娜,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馬莉娜說:「我不多打擾。我只是想問你,我們託你去孤兒院帶一個男孩,為什麼來的是個女孩?」

「真的?我聽到的訊息是你們想要一個女孩呀!」

「天啊!我就知道這麼重要的事,不能拜託別人去辦。你可以把安妮送回孤兒院嗎?」

「我有一個更好的主意。昨天布烈威特太太來找我,說她需要一個小女孩幫她照顧小孩。不如把安妮送過去,怎麼樣?」史賓塞太太說。

馬莉娜只見過布烈威特太太一次,她看起來一副尖酸刻薄的樣子,聽說對佣人很不好。

馬莉娜一想到安妮要去幫布烈威特太太做事,就覺得不忍心,頭也不回的拉著安妮走了。

馬修看到安妮和馬莉一起回來,非常開心。當天晚上,馬莉娜送安妮上床睡覺時,告訴安妮說:「如果你想住在這裏,就得守規矩。好,現在你先禱告,然後上床睡覺。」

「我從來沒有禱告過。」

「什麼?從來沒有人教過你如何禱告嗎?如果你要住在這裏,就必須學會禱告。」

「您要我做什麼,我都會照著做。但您得先告訴我,要如何禱告?」

「你必須跪下來,感謝上帝賜給你的恩典,然後虔誠的向衪祈求你想要的東西。」

安妮跪下來,誠懇的說:「慈悲的上帝,謝謝您賜給我美麗的風景。

我想祈求的事情很多,我先說兩件重要的事。第一、請讓我留在綠屋;第二、請讓我長大後變得好看一點。」說完,安妮轉頭問馬莉娜,「這樣說可以嗎?」

聽到安妮的祈禱詞,馬莉娜感到又好氣又好笑,只好說:「算了!趕快睡覺吧。」

瑞秋夫人在綠屋附近,她是那種多嘴、好管閒事的三姑六婆。她聽說馬修和馬莉娜收養了一個孤兒,便趕緊來打探情形。

這時安妮剛好從外面跑回來。她穿著那件從孤兒院帶來的舊衣服,頭髮被風吹得亂七八糟,臉上長滿雀斑,兩隻腳就像鳥腳一樣細。

「天哪!馬莉娜,這個小孩像隻瘦皮猴,難看死了。看看她那一頭紅髮,簡直像紅蘿蔔一樣。」瑞秋夫人喋喋不休的說。

安妮氣得全身發抖。她跳到瑞秋夫人的面前,大罵:「我討厭你!你真是個沒禮貌的粗魯女人!」

瑞秋夫人沒想到安妮敢頂撞她,氣得掉頭就走。

「安妮,你得去和瑞秋夫人道歉。她的確不應該嘲笑你,可是你也不能對她說這種話。」

「可是她真的太過份了!我絕對不會向她道歉的。」安妮哭著說。

隔天,馬莉娜仍然堅持安妮應該去道歉,安妮躲在樓上,不肯下樓吃飯。趁馬莉娜出去辦事,馬修偷偷走到安妮房間,「安妮,你還好嗎?你可不可以去向瑞秋夫人道個歉,趕快讓這件事結束?樓下沒有你,我們都好寂寞。」

聽到馬修這番窩心的話,安妮的心軟了,她去瑞秋夫人家,懇求夫人原諒她。這件事,在安妮的道歉下,終於化解了。

馬莉娜打算讓安妮去上學,為安妮準備了一些新衣服。但是愛漂亮的安妮,卻希望能有一件篷篷袖的衣服。馬莉娜堅持篷篷袖太浪費布料了,不是小女孩該穿的,讓安妮很失望。

為了幫安妮找個伴,馬莉娜帶安妮去拜訪巴利太太。巴利太太有個女兒名叫黛安娜,年紀和安妮差不多。

她們走進屋內,坐在沙發上的黛安娜聽到腳步聲,急忙將手中的書放下。黛安娜長得很漂亮,有著烏黑的頭髮和玫瑰色的臉頰。

黛安娜帶安妮到花園散步。她微笑的對安妮說:「我很高興你搬入綠屋,以前這附近都沒有人可以跟我玩,現在我有玩伴了!」

安妮興奮的問:「你願意發誓永遠當我的朋友嗎?」黛安娜嚇了一跳,「我們該如何發誓呢?」

安妮認真的說:「發誓的雙方要手牽著手越過河流,我們就假裝這條小路是河流。我先說:我發誓對我的好朋友黛安娜永遠忠實。」

黛安娜笑著說出同樣的誓言,接著又說:「我早就聽說你和別人不一樣,不過,我一定會喜歡你的。」

有一天,馬莉娜的水晶胸針不見了,那是她母親留給她的遺物。她很著急,問安妮有沒有看到她的胸針?

安妮小聲的說:「有,我前幾天經過您的房間,看到胸針放在針線盒上,我就把它拿起來別在胸前,我想知道我別起來好不好看?」

「你怎麼可以隨便亂動別人的東西呢?現在請你把它還給我。」馬莉娜說。

「我一拿下來,就把它放回去了!」

馬莉娜回到房間,仔仔細細的檢查每個角落,就是找不到胸針。她走回廚房,生氣的對安妮說:「你是不是把胸針搞丟了?除非你說老實話,不然不準踏出房門一步!」

安妮堅持她沒有拿胸針,馬莉娜便把她關在房裏。隔天是安妮和黛安娜約好要去野餐的日子。一大早,安妮結結巴巴的對馬莉娜說:「馬莉娜,我決定認錯。我把胸針戴出去,當我靠在橋上時,不小心將它掉入水中。」

「安妮,你真是個壞小孩。你今天不准去野餐。」

「可是您說只要我認錯,就可以離開房間的!」

「不能去就是不能去!」馬莉娜娙持的說,安妮失望的哭了。下午,馬莉娜縫補披肩時,發現披肩上有一個閃閃發亮的東西—-正是她的水晶胸針!馬莉娜才知道冤枉了安妮,而可憐的安妮為了能去野餐,居然撒謊說自己是小偷。

9月1日是學校開學的第一天。馬莉娜有點兒擔心,以安妮的個性,會不會在學校惹出什麼麻煩?幸好,事情沒有馬莉娜想得那麼糟糕。

放學後,安妮興高采烈的走回家。

「我想我會喜歡這個學校,不過,我不是很喜歡菲力浦老師,他有點偏心,只注意班上某些人。」安妮向馬修和馬莉娜報告學校的事。

「安妮,老師多多少少都可以教你一些東西,你是去學校唸書,不是去批評老師。我希望你做個乖女孩。」馬莉娜嚴厲的說。

「我是個乖女孩呀!班上有許多和善的女同學,我們一起玩得很開心。不過我很擔心我跟不上功課進度,同學們已經念到第五冊,我還在念第四冊。真丟臉!」安妮說。

三個星期過去了,安妮的學校生活一切順利。有一天上學途中,黛安娜興奮的告訴安妮:「吉爾伯今天會來上學,他整個夏天都待在表哥家,前兩天才回來。他長得很帥,不過他很喜歡捉弄女同學,我們有時都被他整得七葷八素。他的成績很好,常常考第一名。」

「我不覺得在只有十個學生的班級裏考第一名,有什麼了不起。」安妮輕蔑的說。

吉爾伯的座位正好在安妮的後面。

淘氣的吉爾伯伸出手抓住安妮的長辮子,大叫:「紅蘿蔔!紅蘿蔔!」

安妮從位子上跳起來,狠狠的瞪著吉爾伯,憤怒的說:「你這個討厭的男生!竟敢這樣說我!」

接著,安妮拿起寫字用的薄石板,往吉爾伯的頭上敲下去,「啪」的一聲,石板裂成兩平。

全班同學都看呆了。

「安妮,你在做什麼?」老師生氣的說,還罰安妮站了一個下午。

放學後,自尊心受損的安妮和黛安娜一起回家,吉爾伯在路上攔住她們。

吉爾伯向安妮說:「對不起,我今天不應該嘲笑你。請你不要再生我的氣,好嗎?」

安妮假裝沒聽到,直接從吉爾伯身邊走過去。

「安妮,你別生氣了。吉爾伯老是嘲笑女生,他也笑過我的頭髮黑得像烏鴉。」黛安娜說。

「被說成是紅蘿蔔和被說成是烏鴉是不同的,他已經深深傷害到我,我絕不會原諒他。」安妮堅決的說。

倒楣的事還不只這一件!

有一天午休的時候,學生們都跑到學校後面的山丘上玩。這裏可以看到菲力浦老師家,他們等到老師出門,才趕緊跑回學校。

老師看著大家上開不接下氣的,十分生氣。他把目光停在頭上還戴著花環的安妮身上。

「安妮,你好像很喜歡和男生一起玩喲!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把頭上的花環拿掉,坐到吉爾伯隔壁。」

男生們都暗自竊笑,安妮兩眼發直,瞪著老師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發什麼呆?快去!」菲力浦老師瞪著安妮。

安妮慢慢的站起來,她因為生氣、羞愧而全身發燙。對安妮來說,老師只處罰她一個人,已經令她生氣了,竟然還要她坐在討厭的吉爾伯隔壁。這真是令人痛苦的下午呀!

不久,又發生了一件更悲慘的事。

一天,安妮邀黛安娜來喝下午茶。安妮從廚房裏搬出所有的點心、果汁招待她。

「安妮,你家的果汁好喝極了。」黛安娜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果汁。

過了一會兒,黛安娜突然說:「安妮,我頭好痛!我必須回家!」說完,黛安娜搖搖擺擺的走出去。安妮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好陪黛安娜走回家。

隔天,瑞秋夫人告訴安妮,巴利太太非常生氣,因為安妮把黛安娜灌醉了!

「安妮,你到底給黛安娜喝了什麼?」

馬莉娜疑惑的問。

「廚房裏的覆盆子汁呀!」安妮無辜的說。

馬莉娜走到廚房,檢查櫃子,才發現櫃子裏放的是葡萄酒,難怪黛安娜會喝醉。

馬莉娜帶安妮去向巴利太太道歉。

巴利太太怒氣未消的對安妮說:「你來幹什麼?」

「巴利太太,請您原諒我,我不知道我給黛安娜喝的是葡萄酒。我不是故意要灌醉她的。」

「我覺得你不適合和黛安娜做朋友,你回家去吧!」

「我可不可以見黛安娜一面,向她說再見?」

「黛安娜出去了。」巴利太太碰的一聲,關上門。

安妮傷心的走回家,她失去了她的知心好友。

一天,馬莉娜和瑞秋夫人到鎮上去,家裏只剩馬修和安妮。忽然窗戶上傳來「叩、叩」聲,竟然是黛安娜!

「安妮,我妹妹蜜妮得了急性咽喉炎,我爸媽都不在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黛安娜著急的說。

馬修聽了急忙去鎮上找醫生。安妮安慰黛安娜:「別哭,我以前照顧過小孩,我知道該怎麼做。」安妮拉著黛安娜的手,跑到黛安娜家。

安妮檢查了病人的情況,急忙說:「黛安娜,快去燒水,把爐火生起來。我來幫蜜妮換上舒服的衣服,再餵她喝化痰的藥水。」

安妮不停的餵蜜妮喝藥水,為她擦汗。等馬修帶著醫生趕回來時,已經是半夜三點。

「安妮,你處理得很好,如果你沒先餵她喝藥水,等我趕過來,可能就太遲了。」醫生讚許安妮。

安妮很高興她能幫得上忙,更令她高興的事還在後頭:巴利太太很感謝安妮,便不再阻止她和黛安娜做朋友!

安妮和黛安娜感情比以前更好。她們一起讀書、散步、幾乎整天都暱在一起,她們還發明了一種秘密的通訊方式,就是將點燃的蠟燭放在窗邊,再用厚紙板來回搧,讓燭火閃動五次,代表「快過來,我有事要告訴你」。

有一天,黛安娜從她房間的窗戶發出信號,安妮趕緊跑出去和她會面。

沒多久,安妮上氣不接下氣的跑回家,興奮的告訴馬莉娜:「明天是黛安娜的生日,她表哥會來接她去參加俱樂部舉辦的音樂會。黛安娜邀我一起去,晚上住在她家過夜。我可以去嗎?」

馬莉娜原本覺得小孩子不應該在別人家過夜,可是馬修卻認為應該給安妮一個快樂的回憶。最後的結論是:安妮可以去參加音樂會!

為了參加晚上的音樂會,安妮和黛安娜花了許多心思打扮自己。她們至少試了六種髮型,最後才決定梳哪一種髮型。

那天晚上的節目一個比一個精彩,有人唱歌,有人跳舞,還有人朗誦詩歌,安妮和黛安娜看得目不轉睛。

只有一個節目讓安妮覺得不滿意,就是吉爾伯的朗誦表演。吉爾伯一開始朗誦,安妮就拿出一本書來看,完全不理會吉爾伯。

當大家為吉爾伯的演出報以熱烈掌聲時,安妮也無動於衷的坐在那裏。

晚會表演一直到十一點才結束,安妮和黛安娜一起回家。

「安妮,我們今天去睡客房吧!」黛安娜說。

「好呀,我們比賽誰先躺在客房的床上。」說完,安妮就起步跑。

這兩個穿著睡衣的小女生,跑過長長的房間,穿過客房門,一起跳到床上。

幾乎就在同時,她們感覺到身體壓到了什麼東西。有人叫道:「救命呀!」

她們兩人嚇得拔腿就跑,頭也不回的跑回黛安娜房間。「那是什麼東西呀?」安妮因為害怕,身體不停的發抖。

「我想那應該是喬瑟芬姑媽,我知道她要來我們家住幾天,沒想到她今天就到了。」

隔天,喬瑟芬姑媽並沒有和大家一起吃早餐。吃完飯,安妮趕緊溜回家。

傍晚,瑞秋夫人告訴安妮,喬瑟芬姑媽對於安妮和黛安娜前晚的行為很不高興,她甚至考慮取消資助黛安娜的音樂課程。

「為什麼老是惹麻煩呢?我去道歉。」

安妮嘆口氣說。

喬瑟芬姑媽一臉不高興的坐在火爐邊,她看到安妮,昨晚要黛安娜跳到床上的是我,請您不要責備她。」

「有教養的小孩不會做這種事。」

「我們只覺得好玩,如果您生氣,罵我一個人好了。我知道半夜被嚇醒是一件令人生氣的事,可是請您換個角度想想,如果您是個第一次有機會睡客房的孤兒,卻發現床上有人,您會有什麼感覺?」

聽完安妮的解釋,喬瑟芬姑媽「噗嗤」笑出來,這件事終於雨過天晴。

有一天,黛安娜邀請班上的女同學到她家玩,大家起鬨,要試試看誰的膽量最大。

一向不喜歡安妮的喬西說:「安妮,我猜你不敢爬到黛安娜家的屋頂上吧!」

好強的安妮哪裏禁得起別人的挑釁?她將梯子靠在廚房邊,慢慢往上爬。快爬到屋頂時,一不小心踩了個空,從屋頂上摔下來,躺在地上站不起來。

黛安娜嚇壞了,趕緊請爸爸扶安妮回家。

馬莉娜看到安妮一拐一拐的走回家,心頭彷彿被刺了一刀。

醫生診斷的結果是安妮的腳踝折斷了,必須在家靜養。安妮就這樣在床上躺了七個星期。一向好動的她,無聊的快死了。

暑假過去,安妮班上換了一個新老師,同學稱新的老師為史黛西小姐。

史黛西小姐的個性開朗,富有同情心,學生們都很喜歡她。她也常常提出一些新點子,讓全班同學獲得許多新鮮的經驗。

到了十一月,史黛西小姐提議要在耶誕夜舉辦音樂會,所有的學生都高興極了!大家紛紛投入各項工作,希望讓音樂會盡善盡美。

「我們要唱六首合唱曲!黛安娜有獨唱表演,我除了要參加話劇演出外,還要朗誦詩歌。

如果您最近老是聽到我在自言自語,可不要太驚訝。」安妮興奮極了,拉著馬莉娜說個不停。

但是馬莉娜一向不喜歡這些事,她冷冷的對安娜說:「我只希望你守規矩一點,讓腦子裏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平息下來。」

安妮跑去找馬修,又把音樂會的計劃說了一次。馬修微笑著聽完安妮的話,說:「我想這會是一場有聲有色的音樂會。」

得到馬修的鼓勵,安妮忙得更起勁了!

為了能夠讓安妮能夠漂漂亮亮的參加音樂會,馬修決定買一件安妮夢寐以求的蓬蓬袖洋裝送給她當耶誕禮物。

馬修來到商店門口,猶豫了很久才敢走進去。對馬修而言,要買一件女孩的洋裝可難倒他了!女店員親切的招呼馬修:「您需要什麼東西呢?」

「你們有…………有賣鐵耙子嗎?」馬修說。

店員覺得很奇怪,怎麼會有人在寒冷的十二月買鐵耙子?

「好像還有一把在倉庫裏,我去找找看。」

過了一會兒,店員拿著鐵耙子走回來,「您還需要什麼嗎?」店員問。

「嗯,我還有…………二十斤紅糖。」

「好的,這樣就好了嗎?」

「這個,啊,我想看一看你們櫥窗裏的洋裝。」

店員終於知道原來馬修吞吞吐吐這麼久,為的就是要買那洋裝。

店員笑著說:「馬修先生,您早說嘛!來,這邊請,我拿給您看。」

耶誕節早上,屋子外面是一片銀色的世界。安妮一邊哼著歌,一邊從樓梯上走下來,「馬莉娜,耶誕快樂!馬修,耶誕快樂!這真是一個美麗的耶誕節。」

馬修拿出耶誕禮物送給安妮,她打開包裝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手上的衣服是由柔軟的絲綢製成,裙子下襬打了許多細褶,最重要的是它有漂亮的蓬蓬袖!

安妮眼中閃著淚光,「哦!馬修,這件衣服真是太美麗了。謝謝您!」

馬莉娜打斷安妮的話:「好了,快來吃早餐吧!我不喜歡你穿這種衣服,馬修卻堅持要買。」

安妮興奮的說:「我太高興了,根本吃不下。我要把禮物拿去給黛安娜看!」

黛安娜還為安妮帶來另一份驚喜,喬瑟芬姑媽寄來一雙新鞋子送給安妮當耶誕禮物!

「一下子收到這麼多禮物,我好像在作夢!」

安妮高興的不得了。

那天晚上的音樂會非常成功,小小的音樂廳擠滿了觀眾,所有學生的演出都非常出色。尤其是安妮的朗誦,不僅咬字清晰,還充滿感情,有位老太太還感動得掉眼淚呢!

冬天過去,春天的腳步近了。馬莉娜從教會回來,發現家中一片漆黑,不見安妮的人影。

她納悶的走到樓上察看,發現安妮躺在床上。

「你生病了嗎?」馬莉娜掀開安妮的棉被。

「馬莉娜,請不要看我,從此以後我再也不關心誰得了第一名,我再也不去任何地方,我的一生到此結束。」安妮傷心的說。

「你在說什麼呀?」馬莉娜把蠟燭靠近安妮,發現安妮的頭髮變成了綠色。

「今天下午有一個小販來推銷東西,他說他需要賺錢養活家人,我覺得他很可憐,就買了這瓶染髮劑。那個人說這瓶染髮劑可以讓我的頭髮變得又黑又亮,可是染完之後,頭髮卻變成恐怖的綠色。」

「這個教訓告訴你,不要愛慕虛榮。」

馬莉娜強忍著笑,板著臉孔說。

安妮拼命的用肥皂和清水洗頭,希望把那可怕的綠色洗掉。可是不管她怎麼洗,都沒有用。

最後,馬莉娜只好將安妮的一頭長髮剪短。

「我的心要碎了,書裏的女主角都是因為重病或沒有錢才把頭髮剪短,我卻因為這種理由把頭髮剪掉,一點都不浪漫,我真是太悲傪了!」

安妮哭著說。

時光飛逝,安妮長高了,也胖了一點,成為一個可愛的少女了。

一天下午,安妮、黛安娜和幾個女同學,一起到湖邊遊玩。她們決定演「百合少女」這齣戲,大家一致推選由安妮來扮演這位可憐的少女。

在這齣戲裏,百合少女必須躺在船上,順水漂流。所以,安妮踏入小船中躺下來,閉上眼睛,雙手交叉在胸前。由於臨時找不到白色百合花,她們就找了一些藍色鳶尾花放在安妮身邊。其他三個人一起將小船推離湖岸,說:「親愛的妹妹,永別了!」然後趕緊跑到湖較低的地方,準備迎接小船。

順流而下的安妮,在船上享受著溫暖的陽光,聆聽鳥兒的鳴叫聲,不知不覺朗誦出曾經讀過的詩。過了一會兒,她忽然聽到奇怪的水聲,起身一看,才知道船底有個大洞,水流不斷的從洞裏湧進來,再這樣下去,船一定會沉沒。

「糟了,大家都到哪裏去了?」

水流越來越急,安妮不停的禱告,希望船可以漂到橋樑旁邊,這樣她就能攀爬到橋柱上。

上帝似乎聽到了安妮的禱告,小船果然漂到橋邊,安妮抱住橋邊的樹枝,希望有人來救她。

小船漂過橋後,不久就沉沒了。在岸邊守後的黛安娜看到小船沉入水中,以為安妮也跟著沉下去,嚇得大叫,急忙去找大人幫忙。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安妮抱著樹枝,不停的顫抖。

她覺得自己的力氣快要用完了,望著腳下的流水,她開始想像悲慘的結果即將降臨她的身上。就在這個時候,吉爾伯正好駕著小船經過。

他看到攀在樹枝上的安妮,大叫:「安妮,你在那裏做什麼?」

吉爾伯伸手將安妮接到船上,安妮溼漉漉的坐在船尾,臉上還是一副高傲的樣子。

「我們在演戲,沒想到船破了一個大洞,所以我只好攀著樹枝。請你送我上岸好嗎?」

吉爾伯忍住不笑出來,將船划向岸邊。

「謝謝你的幫忙!」說完,安妮就要離開。

「安妮,我們就不能當朋友嗎?」吉爾伯只好落寞的划著船離去。看著吉爾伯的背影,安妮突然覺得很後悔,她真希望剛才不是那樣回答的。

安妮和吉爾伯的戰爭並沒有結束為了參加皇后學院的學考,兩個人都參加了史黛西小姐的補習課程。吉爾伯對每個女孩都很殷勤,就是故意不理安妮。安妮也不肯和他說話,只是拼命讀書,她可不想輸給吉爾伯。

終於,放榜了,安妮和吉爾伯都獲得第一名。

綠屋裏的每個人都高興極了,馬莉娜特別為安妮縫製一件新的禮服。新衣服送來的那天,安妮特別換上新衣,為馬修和馬莉娜朗誦詩歌。

看著眼前標緻的少女,馬莉娜腦中浮現四年前安妮剛到綠屋的模樣。那時候,安妮穿著破爛的衣服,一臉驚惶,和現在的安妮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想到這裏,馬莉娜眼中湧出了淚水。安妮走近馬莉娜,說:「馬莉娜,別哭。不管我到哪裏去,不管我外表變成如何,我永遠是您們的小安妮。」

淚眼朦朧的馬修站起來走到院子裏,向著星空說:「女妮是上帝賜給我們的恩惠。」

不管再怎麼依依不捨,離家的日子終於來了。

九月的某個早晨,安妮先和黛安娜道別,再由馬修和馬莉娜陪她到車站搭火車。火車進入車站,馬修彎腰準備幫安妮提行李,安妮說:「馬修,我自己提。經過四年的相處,現在卻要和您們離別,真是難過。對我而言,您和馬莉娜就是我的一切。」

安妮將她的臉頰貼近馬莉娜的臉。「不要在這裏做這種愚蠢的動作。」馬莉娜故意冷淡的說。

安妮在馬修臉上吻了一下,跳上即將開動的火車。她不停的向窗外揮手,直到看不見馬修和馬莉娜為止。

「馬修,我有點擔心。安妮又要開始過一個人的孤單生活,不知道她會不會寂寞?」馬莉娜目送火車遠去,不放心的說。

「你是在說,我們倆又開始過著寂寞的生活吧?」

馬修把手搭在妹妹肩上,「史賓塞太太真是為我們帶來了幸運呢!」

「這不是幸運,是神在眷顧我們!」馬莉娜流淚說。

到了皇家學院,安妮和吉爾伯還是在同一班。

學校的功課壓力很重,為了獲得獎學金,進入大學就讀,安妮和吉爾伯的戰火繼續蔓延,兩個人都卯足了全力衝刺。

不過,安妮很想家,她一點也不喜歡冷冰冰的市鎮,她懷念綠屋旁邊,結實纍纍的果樹,春天森林柔嫩的綠芽和小徑旁色彩繽紛的野花。

學期末,安妮和同學一起走在校園裏,看到一群人抬著吉爾伯,高喊:「榮譽獎章得主,萬歲!」

安妮的心直往下沉,她以為自己失敗了。

沒想到,這群人發現安妮後,也跑來將安妮抬起來,興奮的叫著:「獎學金得主,安妮萬歲!」

皇天不負苦心人,在畢業前夕,安妮獲得了她夢寐以求的獎學金,這代表她可以進入大學就讀!

安妮開心極了,一畢業,她就迫不及待的和來觀禮的馬修、馬莉娜一起回到綠屋,打算好好休息一陣子,等待大學開學。

吉爾伯也回到鎮上,他因為家境不好,打算回故鄉的母校任教一陣子,再去讀書。

安妮發現馬修的臉色不太好,擔心的問:「馬莉娜,馬修的身體還好嗎?」

「不太好,他今年春天心臟病發作後,健康情況就越來越差。現在有你的陪伴,希望他的身體可以好一點。」

馬修的身體雖然不如從前,還是忙著牧場上的工作。那天傍晚,在夕陽的餘暉中,安妮陪著馬修將牛群趕牧場,馬修突然倒了下去,安妮手足無措的問:「馬修,馬修,怎麼了?」

馬修微弱的說:「安妮,我老了。」

「馬修,如果當初您們領養的是男孩子就好了,您就不會累成這樣。」

「別這麼說,安妮,一打的男孩也比不是你,你是我引以為傲的女兒。」說完,馬修慢慢的閉上眼睛。

「馬修!不!」

安妮絕望的哭喊著。她緊緊的抱住馬修的身子,馬修卻再也不會動了。

兩天後,他們為馬修舉行了簡單隆重的葬禮。在葬禮上馬莉娜和安妮雖然一一向來參加葬禮的人們致謝,可是在她們心裏,完全無法接受馬修已經水遠離她們而去的事實。

半夜,安妮在黑暗中醒來,想到這幾年所發生的事,想到馬修微笑的臉孔,不禁號啕大哭。

聽到安妮的哭聲,馬莉娜走入她房間,抱著安妮說:「別哭了,就算哭乾淚水,馬修也回不來了!」

在黑暗中,她們緊緊擁抱。

失去了馬修,日子還是得過。

馬莉娜的眼睛越來越差,她擔心安妮上學後,她一個人沒辦法照顧農場,打算賣掉綠屋,搬去和瑞秋夫人一起住。

一想到將失去綠屋,安妮就非常心痛,這兒處處都有馬修的身影,也藏著她最美好的回憶,而且她也不放心馬莉娜一個人留在這兒。

安妮決定放棄大學獎學金,去隔壁村莊教書。安妮到墓地,把自己的決定告訴馬修。

墓地的靜謐安祥,令安妮感到平靜。她走過長長的山坡,看著眼前的美景,不禁呢喃著說:「大自然真是太美了!」

她正出神,吉爾伯從遠處走來。他將手中的信遞給安妮,上面寫著學校委員會同意安妮代替吉爾伯在本鎮擔任教職。

「吉爾伯,你為了我放棄本鎮的教職,選擇較遠的學校,我真的很感謝你。可是這樣一來,你每個月都得付房租,就更難存錢念大學了。」

「安妮,別客氣,能為你做一點事,我很高興。我一直想彌補我以前犯的錯誤。」吉爾伯說。

「其實你那天從湖上把我救起來,我就原諒你了。只是我太固執,我自己也很後悔。」

聽到這些話,吉爾伯高興的握住安妮的手。

安妮害羞的縮回手,吉爾伯摸摸安妮的頭髮,笑著說:「走吧,紅蘿蔔,我送你回家。」

當安妮走進屋內,馬莉娜問她:「剛剛那個人是誰?你站在門口跟他講了半個小時的話呢!」

「那是吉爾伯。我真的和他說了三十分鐘的話嗎?感覺上好像才過了兩、三分鐘。」

那天晚上,安妮望著滿天星斗,感到很滿足。雖然馬修的過世,使她未來的路變窄了,可是她相信有一天,幸福的花朵會再度綻放在這條路上。

原作者: 蒙哥瑪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