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糖果屋

12.17.2019, 智慧的故事, by .

在一座大森林邊,住著一個可憐的樵夫,還有他的老婆和兩個孩子。小男孩叫做韓塞爾,小女孩叫做葛莉特。樵夫家的糧食本來就不多,有一次,當地鬧饑荒,更是連每天要吃的麵包也沒有了。一天晚上,樵夫憂慮得睡不著,在床上翻來覆去,歎氣連連。他對老婆說:「我們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呢?連我們自己都沒得吃了,要怎麼養孩子呢?」

「我有個主意,老公!」老婆回答:「明天一大早,我們帶著孩子,走到最深、最茂密的樹林裏,幫他們升火,給他們一人一塊麵包,然後就去工作,把他們丟在那裏。他們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就解脫了。」

「不行,」但樵夫反對:「不能這麼做。我怎麼能把自己的孩子孤單單的丟在森林裏?野獸立刻就把他們吃了。」

「笨蛋!」樵夫的老婆回答:「那讓我們四個一起餓死就比較好嗎?你乾脆去準備木板,替我們做棺材好了!」

樵夫的妻子不讓樵夫睡覺,吵得他不得不答應。

「但是,這兩個孩子真的很可憐啊!」樵夫歎氣說。

其實,兩個孩子因為很餓,根本睡不著覺,所以後母對爸爸說的話,他們全聽見了。葛莉特哭得很悽慘,她對韓塞爾說:「我們該怎麼辦?」

「鎮靜一點,葛莉特,」韓塞爾回答:「不要難過,我會想辦法讓我們逃出森林的。」

等到大人都睡了九韓塞爾才偷偷爬起來,穿上窄小的衣服,打開門溜到外頭去。當天晚上剛好是滿月,把他們家門前的小石子,照得像銀幣一般閃閃發光。韓塞爾彎下身子,在口袋裏塞滿小石子,然後回家跟葛莉特說:「別哭了,安靜的睡吧!妹妹,上帝不會丟下我們不管的。」接著,他也上床睡覺了。

天才剛要亮,太陽甚至還沒有從地平線上升起,後母就把兩個小孩叫了起來:「起床了,懶蟲,該去樹林裏撿柴了。」

她給兩個孩子一人一塊麵包,告訴他們:「這是你們的午餐,可別先吃了,因為已經沒有其他食物了。」

葛莉特把麵包塞在圍裙下,因為韓塞爾的口袋裏已經裝滿了石頭。他們一起朝著森林出發,每走一小段路,韓塞爾就會停下來,回頭望望他們家,一直重複了好幾次。

「你為什麼拖拖拉拉的,還一直往後看?」爸爸問他:「專心一點,快走。」

「喔!爸爸,」韓塞爾回答:「我在看我的小白貓,牠在屋頂上跟我說再見。」

「傻瓜,」後母說:「那不是你的小白貓,是剛升起來的太陽把煙囪照得白白亮亮的。」其實,韓塞爾並不是在看貓。他每次回頭時,都從口袋裏拿出一顆小白石子,然後丟在路上。

他們走到濃密的森林裏,爸爸說:「好了,去撿木柴,我幫你們升火,免得冷著了。」韓塞爾和葛莉特撿了一些小樹枝,把它們堆成一座小山。樵夫點了火,等到火焰高高竄起時,後母就說:「好了,去火邊休息吧。我們要到森林裏砍柴,砍完以後,就會回來接你們。」

韓塞爾和葛莉特在火堆旁坐下,等到中午時,才把自己的一小塊麵包吃掉。他們一直聽見斧頭砍柴的聲音,所以覺得爸爸離他們不遠。但事實上,那並不是斧頭砍柴的聲音,而是樹枝撞到樹幹的聲音。他們的爸爸事先在乾枯的樹幹上綁了一根樹枝,風一吹,樹枝就會撞上樹幹,發出和砍柴一樣的聲音。

他們就這樣一直等,等了很久,最後因為太累了而閉上雙眼,接著就沉沉睡著了。等他們醒來,四周已經一片漆黑。

葛莉特哭了起來,說:「我們要怎麼離開森林呢?」

「等月亮出來,」韓塞爾一邊安慰妹妹,一邊回答:「我們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

一輪明月升上了天空,韓塞爾早上丟在地上的小石子,也開始像銀幣似的閃閃發光,幫他們指引回家的路。韓塞爾牽著妹妹的手,走了一整晚。天快亮時,他們已經回到爸爸的房子前面。兄妹倆敲敲門,後母把門打開,發現是韓塞爾和葛莉特,立刻大罵:「可惡的小孩,你們怎麼在森林裏睡那麼久?我們還以為你們不想回來了呢!」

但他們的爸爸卻很高興,因為把孩子丟掉不管,讓他十分傷心。

不久之後,樵夫家又陷入困境。一天晚上,孩子們聽見後母對爸爸說:「食物差不多都吃完了,只剩下半個圓麵包。我們得擺脫這兩個孩子,把他們帶到更遠的森林裏,讓他們找不到路回來。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孩子的爸爸好心痛,希望和孩子們分享最後的半塊麵包,但後母什麼都不想聽,只是不斷責備他、羞辱他。最後,他終於投降了。有一就有二,誰叫他先前要讓步呢?

孩子們都醒著,也聽到了父母的對話。等樵夫和妻子睡著後,韓塞爾又爬起來,想要再去撿石頭。但後母用鑰匙把門鎖了起來,韓塞爾沒辦法出去,但他還是安慰妹妹說:「葛莉特,別哭了,安靜的睡吧!好心的上帝一定會幫我們的。」

一大早,後母就把孩子趕下床,分給他們一人一小塊麵包,比上次的還小。韓塞爾把口袋裏的麵包捏碎,一路上走走停停,不時把麵包屑丟在地上。

「韓塞爾,你為什麼一直停下來?」爸爸說:「快,走快一點!」

「我在看我的小鴿子,牠在屋頂上跟我說再見,」韓塞爾回答。

「傻瓜, 」後母說:「那不是你的鴿子,是剛升起來的太陽把煙囪照得白白亮亮的。」

韓塞爾一路灑著,漸漸的,口袋裏的麵包屑全灑完了。後母把他們帶到更深的森林裏,他們從來不曾到過的地方。

這次,父母又幫他們升起熊熊的烈火,然後後母說:「你們坐在這裏,如果覺得累,就睡一會兒。我們要到森林裏砍柴,晚上收工時,再回來接你們。」

中午時,葛莉特把自己的麵包分給韓塞爾吃,因為他早已經把麵包捏碎,全灑在路上了。接著,他們睡著了。夜晚來臨時,根本沒有人來接這兩個可憐的孩子。他們醒來時,天已經黑了。

韓塞爾安慰妹妹:「等月亮出來,我們就可以看見我灑的麵包屑。然後跟著麵包屑走回家。」

當月亮出來時,他們站起身來,卻連一粒麵包屑也找不到。森林裏和田地附近數不盡的鳥兒,早把麵包屑都啄走了。「別擔心,我們會找到路的, 韓塞爾對葛莉堂說。

但兄妹倆並沒有找到路。他們走了一天一夜,從早到晚,還是沒辦法走出森林。韓塞爾和葛莉特只吃了幾顆從地上撿來的樹莓,實在餓極了。他們累得完全走不動,於是躺在樹下睡著了。

太陽又升了起來,這是他們離開爸凍家的第三天早上。兄妹倆繼續上路,但他們只是往森林深處走去,愈走愈遠。如果沒有人來救他們,他們一定會累死的。接近中午時,他們看見一隻白得像雪的美麗小鳥停在樹枝上,唱著非常好聽的歌。他們忍不住停下腳步聽牠唱歌,小鳥卻張開翅膀往前飛。兄妹倆跟著小鳥走,看到小鳥停在一棟小屋的屋頂上。等他們往屋子走去,才發現這棟小屋是用蜜糖麵包蓋成的,屋頂全是餅乾,窗戶都是麥芽糖。

「正是我們需要的,」韓塞爾說:「我們來大吃一頓吧!我要好好吃一塊屋頂。葛莉特,妳嚐嚐窗戶吧!它看起來好好吃喔!」

韓塞爾爬上屋頂,剝下一小塊餅乾,想嚐嚐看味道如何。葛莉特也開始咬玻璃窗。突然,一個溫柔的聲音從屋子裏傳出來:啃呀,咬啊,啃又咬!

是誰在啃我的安樂巢?

兄妹倆回答:

是風,只不過是風;是風,是天空中的頑裏。

他們一點兒都不害怕,繼續吃著。韓塞爾已經愛上屋頂的味道,正拔下一大塊屋頂嚐著。葛莉特也拆下一整扇圓窗,坐在地上準備好好享用。突然間,小屋的門打開來,一個長得皺巴巴的老婦人,拄著拐杖,走到門外。韓塞爾和葛莉特害怕的丟下手上的東西,但老太太搖搖頭,對他們說:「親愛的孩子,誰帶你們來的?進來吧!沒關係,就留在我家。你們會喜歡這裏的。」

她牽著兩個孩子的手,把他們帶進小屋。兄妹倆吃了很多好東西,有牛奶、甜蛋捲、蘋果和核桃。老太太還準備了兩張美麗的小床。他們躺在床上睡覺,覺得老天對他們真好。

不過,這位老太太看起來雖然很和善,其實卻是專吃小孩的壞巫婆。她用糖果、麵包蓋房子,就是為了吸引小孩。等到小孩落入她的手中,她就會把他殺了,然後煮來吃掉。不過,巫婆的眼睛很紅,看不太清楚,但是她的嗅覺就像動物一樣靈敏,可以聞到小孩特有的氣味。當韓塞爾和葛莉特出現在她的門外時,巫婆早已經偷偷露出邪惡的笑容,說:「這兩個小傢伙,絕對逃不出去的!」

第二天早上,兄妹倆還沒有醒,巫婆就已經起床了。她看見他們睡得那麼熟,雙頰紅通通的,忍不住低聲的自言語:「真是上品哪!」

她用乾瘦的手抓住韓塞爾,把他帶進小小的工具房,然後關上柵欄。韓塞爾用盡力氣大叫,卻一點兒用也沒有。巫婆接著走到葛莉特身旁,大叫著把她吵醒:「起床了,懶蟲!去拿些水來。妳哥哥已經被我關到工具房了,快去煮些好東西給他吃,把他養肥一點。等他變胖了,我才可以吃他。」

葛莉特傷心的哭著,但沒有用,她還是得去幫壞巫婆做事。於是,她們幫韓塞爾準備了最好吃的食物,但葛莉特卻只能吃龍蝦殼。

每天早上,老巫婆都會到工具房的門口大叫:「韓塞爾,把小指頭伸出來,讓我摸摸你有沒有長胖。」

韓塞爾總是遞給她一根小骨頭。巫婆的視力不好,以為那就是韓塞爾的小指頭,很訝異他怎麼長不胖。四個星期就這樣過去了,韓塞爾還是一樣瘦,巫婆失去了耐心,不想再多等下去。

「快點,葛莉特,動作快點,去拿水來!她對小女孩說:「不管韓塞爾是胖是瘦,明天我就要殺了他,把他煮來吃。」

啊!可憐的妹妹不得不幫巫婆拿水過來。她傷心欲絕,淚流滿面!

「上帝啊!幫幫我們吧!」她叫著:「我寧願當初在森林裏被野獸吃掉,至少我們還能死在一起!」

「不要叫苦連天了,」老巫婆對她說:「老天爺不會幫你們的!」

第二天早上,葛莉特把鍋子裝滿水,然後升火。

「我們先烤麵包,」老巫婆說:「我已經把烤爐弄熱,麵團也揉好了。」她把葛莉特推往爐子的熊熊烈火前,然後說:「爬到裏面,看看夠不夠熱,我們才能把麵包放進去。」巫婆想的其實是,等葛莉特一爬進爐子,她就關上爐子門,把葛莉特烤熟,一起吃掉。但葛莉特老早猜到了,於是回答:「我不知道怎麼爬。」

「小蠢蛋!」老巫婆說:「爐子的門那麼大!妳看,連我都進得去。」然後她走向前,把頭塞進烤爐的門裏。

這時,葛莉特用力一推,把巫婆整個人推進爐火裏,然後關上鐵門,扣上門閂。老天!巫婆發出了可怕的叫聲!葛莉特趕緊跑開,讓可惡的巫婆慘死在火裏。

葛莉特很快跑去找韓塞爾。她打開工具房,大喊:「韓塞爾,我們自由了!老巫婆死了!」

韓塞爾跳了出來,像一隻飛出牢籠的鳥兒一樣。天啊!他們高興的跳著,開心的互相擁抱!能夠重新擁抱在一起,真是太棒了!他們不再害怕,於是走進巫婆的房子裏,發現到處都是裝滿珍珠和寶石的箱子。

「這比小石頭好太多了。」韓塞爾一邊說,一邊在口袋裏塞滿珠寶,直到裝不進去為止。葛莉特也把圍裙裝滿,說:「我也這麼覺得。我想帶點東西回家去。」

「好了,我們快走吧!」韓塞爾說:「快點走出這個可怕的森林。」他們走了好幾個小時,來到大河邊。

「我們沒有辦法過去,」韓塞爾說:「這裏連一座橋也沒有。」

「也沒有船,」葛莉特回答:「不過那裏有一隻白色的鴨子。我們求牠幫忙我們過河吧。」

接著她大叫:

有白翅膀的小鴨子!

我們是韓塞爾和葛莉特!

這裏沒有木橋、也沒有天橋。

你能載我們過河嗎?

白鴨子立刻游了過來。韓塞爾坐到牠的背上,要妹妹也一起坐上來。

「不行、」葛莉特回答:「這樣太重了。讓牠一次載一個。」

善良的鴨子載他們過了河。兄妹倆到了對岸後,覺得森林愈看愈眼熟,最後終於看見了爸爸的房子。兄妹兩人開始跑了起來,很快衝進房子裏,撲上去摟住他們的爸爸。樵夫自從把孩子丟在森林之後,一刻都辦法心安;至於他們的後母,早已經死了。葛莉特把圍裙裏的珍珠和寶石全部倒了出來,珠寶滿地亂滾。韓塞爾也從口袋裏抓出一把又一把的寶物。他們所有的憂慮煩惱都不見了,三個人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