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7

03.19.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眼前這棟建築的華麗程度超出了平介的想像,並且像是剛剛被粉刷一新的。平介再次意識到原來自己納的稅都被用在這樣的地方了。在他眼裏,一個圖書館根本沒必要建得這麼華麗。至少沒人回頭看的那個中庭和讓人看不出什麼價值的雕塑與瓷花瓶是不必要的。

他上一次進圖書館還是上高中的時候。那次來圖書館並不是想看書,而是為了和朋友一起在帶空調的自習室裏復習考試。也就是說,這是平介第一次為了找書而來圖書館的。

進了圖書館,他直接來到諮詢台前。諮詢台裏坐著兩個職員, 一個中年男子’ 一個年輕女子。中年男子正在打著電話。

“請問,”平介問那個女職員,“關於腦方面的書在什麼地方?” “腦?”

“腦,就是腦袋。”平介指了指自己的頭。 “啊。”女職員像是恍然大悟似的點點頭,從諮詢台裏走了出來。

“您請這邊來。”看來她要親自為平介帶路了。 女職員的熱情程度超出了平介的想像,這讓他舒了一口氣。 他跟在了女職員身後。

圖書館裏很開闊,書架很多,每個書架上都整整齊齊地擺滿了厚厚的書。但是,書架前的讀者卻少得可憐。平介不禁想:如今看書的人越來越少了。

女職員在前面停下了腳步:“就是這一片了。” “啊,謝謝! ”

這附近看來是醫學專區,書都按“消化器官”、“皮膚”、“泌尿器官”等標籤分類擺放著。女職員指給他看的是一個擺滿腦醫學書籍的書架。

雖然其他專區的讀者很少,但是在醫學專區找書的人卻意外 地多。讀者全是男性,雖然長相各異,但看起來都是頭腦非常好 用的那一類。

平介把目光投向了書架上的書脊。《大腦周邊系統學習》、《腦 荷爾蒙》、《腦與行動學》……不論哪一本,對平介來說都沒有任何概念。儘管如此,他還是從書架上抽出了一本,書名是《從大腦來看精神與行動》

“我們把沒有特殊功能的大面積的皮質層稱做連合性皮質層。 傳統腦科學認為,聯結特殊皮質層的物質是在這裏分泌的。來自特殊皮質層的資訊在這裏匯總並與感情和記憶組織相作用,使人做出思考、判斷和決定。例如,頭頂葉的連合性皮質層對來自感覺皮質層的資訊,也就是來自皮膚、肌肉、膝蓋和關節等部位的………關於身體位置和動作的資訊……”

平介合上了書。僅僅讀到這裏,他便已經開始頭痛了。 他又回到了剛才的諮詢台前。那個女職員有些不解地望著他。 “那個—–”他撓著腦袋,“請問,有沒有關於‘不可思議的 事’專區?” “啊?“

“不是經常會發生的嗎?世界上不是有許多不可思議的現象嗎?我想問有沒有集中介紹這方面事情的書。” “您要找的不是腦醫學方面的書嗎? ” “啊,已經找完了,現在還想看看有關怪異現象方面的書。” “噢……”女職員用略帶幾分懷疑的眼神看著平介,“那種書應該在娛樂書專區裏面。”    ^

“娛樂書專區? ”

“就是那裏。”女職員指著很遠的地方,“從那裏再往前走,裏面有個超常現象專架,上面有UFO之類的書。”

看來這次女職員沒有為他帶路的意思了。平介說聲“謝謝”, 一個人朝那個方向走去。

來到女職員說的地方一看,果然有很多那樣的書。麥田裏的 “怪圈”、“托夢”、“百慕大三角”等等電視專集中經常聽到的詞在 這裏都能找到。

平介拿起了其中一本叫做《超常現象事典》的書,作者是雷恩-皮克奈特,一個他從未聽說過的名字。

他先翻到了目錄那一頁,試圖找到“人格交換”、“靈魂轉移” 這樣的詞語,不過並沒有找到。但是他找到了 “附體”這個詞。 翻到那一頁,標題部分是這樣描述的:

在人類社會發展的最初階段,部族社會剛剛形成,這時出現了數量極少的一些人,他們能夠進入忘我狀態,獲得一些有用的資訊。在進入這種狀態時,他們說話的聲音都和往常大不相同。 他們身邊的人能夠感到有其他靈魂一時之間附在了他們身上。這就是附體的起源。

平介心想:寫得可真夠離奇的!可是仔細一想,書裏描寫的現象和發生在藻奈美身上的事很接近,這也是事實。單是從她現在說話來看,確實是有一種直子靈魂附在藻奈美身上的感覺。只是“一時之間”這一描述並不相符。藻奈美,不對,應該說是直子把這一讓他震驚的消息告訴他以來已經過了兩天了,可是這種奇怪的狀態還是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她依舊稱自己是直子。

平介繼續往下讀。書中說由於地域和文化的差異,人們對附體的解讀方式也各不相同。在早期文明中,附體被看做是“神的 介人”。到了西元前5世紀,希波克拉底主張:附體和其他肉體上的疾病一樣是一種病,並非神的所作所為。在古代以色列,占支配地位的觀點認為“附體是人被幽靈控制了,並且有些是邪惡的幽靈”。早期的基督教教徒曾認為“附體是聖靈顯靈,是好事”。 但後來這種看法逐漸發生了變化,最終認為附體是惡靈作怪的觀點占了主流,並出現了驅魔的儀式。

看到這裏,平介想起了以前看過的一部叫做《驅魔人》的電影,總算和自己大腦中原有的儲備對上號了。只不過,不管怎麼想,現在附在藻奈美體內的幽靈都不可能是惡魔。那千真萬確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妻子啊。

書中說,歷史記錄中最有名的附體事件是16世紀30年代發生在法國盧丹地區的“僧侶集體附體”事件。被附體的僧侶們事後這樣說:“明明知道口中說著對神不恭敬的猥褻的話,卻只能在一旁看著、聽著,無法讓自己的嘴停下來。這種經歷真是太奇怪了!” 後來,將附體看做是雙重或多重人格的觀點開始普及開來。 看到這裏,平介抬起臉,晃了晃頭。 “難道是雙重人格嗎……”

要是那樣的話,還可以說是符合科學道理的。他試著按這個方向來思考藻奈美的情況,即那不是直子在講話,而是藻奈美的其他人格的表現。

但他馬上意識到,這樣有解釋不通的地方。他所意識到的事情在書中也同樣有所陳述:

但是,很明顯,用雙重人格學說無法很好地解釋最有代表性的一種附體行為—巫術行為……(中間內容略》巫術行為可以提供正常狀態下不可能獲得的資訊。

確實,從藻奈美口中說出的話,有很多,例如平介和直子第一次約會的情形,按理來說藻奈美是不知道的。

不是藻奈美的人格變得像直子了,而是直子的人格直接附在了她身上一只有這樣考慮才解釋得通。

平介又粗略地翻了幾頁。後面還有關於“多重人格”的介紹, 裏面也舉了幾個從心理學的角度無法解釋的例子,只能把其看做靈魂附體了。

這方面最有戲劇性的亊例是伊利諾州的附體亊件。1877年, 美國伊利諾州一個名叫南茜的13歲女孩由於癲癇發作而失去了意識。在她陷入這種異常狀態後,有各種各樣的靈魂附在了她身上,其中占支配地位的是瑪麗,一個12年前就已經死去了的少女的靈魂。在其後的一年裏,南茜一直被瑪麗所取代,她的一舉一動都和生前的瑪麗一模一樣,她對瑪麗家的情況也瞭若指掌。 一年後,“瑪麗”說了句“我要回天堂了”,之後,南茜馬上就恢復成自己了。

平介睜大眼睛,把那個部分反復讀了幾遍,心中暗想:這是不是正與藻奈美身上發生的事情相同呢?

書上還寫了另一個引起他關注的附體事例:

1954年,一個名叫加斯比爾的少年因出天花而奄奄一息,就在人們以為他已經死去了的時候,他卻奇跡般地活了。但是他的人格已經完全換成了另外一個人的—-幾乎是同一時間死去的一個婆羅門少年的。看來,他被婆羅門少年的靈魂附體了。從那之後,加斯比爾變得對死去的婆羅門少年的亊情無所不知。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兩年,之後,他又恢復了本來的人格。

平介喃喃自語:“這麼說來,應該可以把直子和藻奈美的情況看成與書中所寫的是同一種情況吧。雖然不可思議,但世界上已經有幾個先例了。可以預想,現在的狀態持續一段時間之後,直子的人格會突然消失,屆時藻奈美將蘇醒過來。那將是真正意義上的直子的死去和藻奈美的複生。”

平介合上書,心情非常複雜。藻奈美靈魂復蘇,恢復本來面目這當然是值得期待的事情,但當那一刻到來時,他將不得不同直子分別,而且是永別!

他用手揪著自己的頭髮,想大喊:“蒼天,別再這麼捉弄我 了!”最初為失去妻子而悲傷,接下來又為失去女兒而悲傷。現在他知道,最終可能還有一次這樣的轉變在等著他。自己失去的 到底是妻子還是女兒?他真希望有人能給他一個明確的答案。如果不能弄清楚這個問題,他將永遠陷於無底的悲哀以及這種悲哀無法昇華所造成的迷茫之中。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