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45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平介週六一大早就開始忙了起來,先是去了加油站,將汽車加滿油,然後順便洗了車。已經傷痕累累的舊汽車經過那麼一洗, 總算可以湊合著看了。

加完油,平介又來到樂器店,在那裏買了幾張CD。女店員強忍著笑,大概是因為平介所選的和他中年男子的年齡不相符吧。出了樂器店,他又來到附近的電器店,買了一台CD盒式 收錄兩用機。

出了電器店的下一站是理髮店。 “要剪得讓人看不出我理過發了,越自然越好。” “喲,今天這是怎麼了?要去相親嗎?”相熟的理髮店老闆聽了平介的要求後露出驚訝的表情。 “不是相親,是約會! ”

“啊?真的嗎?”老闆聽了默默笑了起來。那表情是在說,反正都是騙人的。

“我沒騙你,我要和我女兒約會。”

“啊?那可馬虎不得! ”老闆一下子變得認真起來,“對做父親的人來說,和女兒的約會可是一輩子也沒有幾次的正式演出啊! ” 從理髮店出來後時間正好。平介發動了車子,向藻奈美的學校開去。

這是繼上次的校園文化節後平介第一次來到高中。他眼前仿佛又燃起了篝火。雖然距離那一次還不滿一年,但是他覺得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學校裏好像已經放學了,有學生陸陸續續從正門走了出來。 平介將車停在路邊,注視著出來的女學生的臉。

藻奈美終於和兩個女同學一起走出來了。他剛要按喇叭,這時她好像注意到了這邊,和朋友說了幾句話後獨自跑了過來。 “車子變乾淨了啊。”她一坐到副駕駛的位置上就說。 “是呀。”

“啊,你的髮型也漂亮了。” “這是男人的門面。”

“不錯。可這樣就不是爸爸了,而是小爸爸。” “小爸爸?聽起來也不錯。”說著他推動了變速杆,發動了車子。

剛上車時還在耍著貧嘴的藻奈美在車子開動後很快就不說話了,只是盯著車窗外面。平介也沒有出聲。雖然外面的天氣很好, 車子裏的空氣卻很沉重。途中,他們停車進了一次路邊漢堡店。 重新上車之後藻奈美默默地吃著乳酪漢堡,喝著可樂。平介也一邊操縱著方向盤,一邊嚼著漢堡。

來到山下公園旁邊,平介將車停在了停車場,提著行李下了車。

“喂,那個是不是太俗了啊?”藻奈美指著盒式收錄兩用機說。

“啊?可這還是最新款的呢。”

“我不是說機器本身俗,而是說帶著它逛公園俗。”

“那我把它放回車裏吧。”

“箅了,你一定是想用才拿來的吧?”

“是啊。”

“那就沒辦法了。”

今天是個晴朗的週末,所以來公園的人很多,有情侶,也有 全家出動的。平介朝面對大海的長椅走去,發現只有一條還空著。 “我記得是離碼頭還要近一點兒的。”他說道。 “什麼? ”

“我和你媽媽第一次約會時坐的長椅應該是再往那邊一些。” “可是那邊沒有空著的,你說了也沒有用啊。”藻奈美坐在了長椅上,平介也在她旁邊坐了下來。

一個是穿校服的女高中生,一個是拿著盒式收錄兩用機的中年男子,不知道旁人看了會怎麼想。

兩個人並排對著大海望了很久。水面很平靜,偶爾會有船隻通過。

“是媽媽指示你這麼做的嗎? ”平介面朝前方問道。 “嗯。”

“什麼時候? ”

“昨天早上,寫在日記本裏的。” “裏面寫的是在週六嗎? ” 平介通過眼角餘光看到她在點頭。 “週六,讓爸爸帶你到山下公園,然後在那裏……” “在那裏……然後呢? ” 她搖了搖頭,意思是不想說。 “是這樣啊。”平介歎了口氣。 “爸爸一”藻奈美問,“我真的應該回來嗎?” “那是當然了。”他說,“媽媽也為此感到髙興啊。” 藻奈美像是松了一口氣似的點了點頭,隨後突然半閉起眼睛, 頭也開始搖晃起來,接下來‘順勢倚在長椅背上。她像個洋娃娃似的睡著了。

平介拿起盒式收錄兩用機,打開了電源開關。CD已經提前放進去了,是松任谷由實的曲子。他按下了播放鍵。

幾乎是和曲子放出來的同時,她睜開了眼睛。平介沒有馬上跟她說話,而是像剛才和藻奈美在一起時那樣,繼續凝視著大海。 她也看著同一個方向。

“由實的CD,你還真敢買啊。”她張口了,聲音很平靜。

“我當時羞得臉上都要噴火了。” “不過你還是一咬牙給我買了。” “因為直子喜歡聽嘛

兩個人又沉默著看了一會兒海。海面有些耀眼,眼睛裏覺得一陣剌痛。

“謝謝你在最後時刻還能帶我來這裏一次。”直子說道。 平介將身子轉向了她那一邊。

“這果然……是最後一次嗎? ” 她凝視著他,點了點頭。

“什麼事情都會有個結束的。其實我本該在發生事故那天就走的,不過卻推遲到了今天?接下來她小聲繼續說,“之所以能推遲到今天,都是因為你……”

“難道就不能再多停留一會兒了嗎? ”

“不可能的。”她微微一笑,“我也解釋不太好,不過因為是自己的事情,所以我很清楚。到這裏,直子該跟你說再見了。” “直子……”平介握住了她的右手。

“平介,”她喊著他的名字,“謝謝你,再見了。請不要忘記我! ”

他很想再大喊一聲“直子”,卻發不出聲來了。 她的眼睛和嘴唇浮現出了微笑。帶著笑容,她靜靜地閉上了眼睛,頭緩緩地傾向了身體的前方。

平介握著她的手垂下了頭。他沒有掉眼淚,因為有人一直在他耳邊輕聲對他說:“不能哭! ”

過了一會兒,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抬起頭來,他和藻奈美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媽媽已經走了嗎? ”她問道。 平介默默點了點頭。

藻奈美的臉扭曲了,她將臉埋在平介胸前哇哇大哭起來。 平介一邊輕柔地撫摸著女兒的後背,一邊望著大海。遠處出現了一隻白色的船。

松任谷由實在唱《暗下來的房間》……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