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43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這天平介因為要和下屬工廠磋商工作上的事來到了千葉縣。 在回去的路上,平介在門前仲町車站下了車,因為他回想起以前這一帶有一家很好吃的蕎麥麵館。

已經5月份了,天氣很晴朗,路面看著有些耀眼。在去蕎麥麵館之前,平介先是參拜了富岡八幡神社。他想起了以前在這裏為藻奈美過七五三節的情景(每年11月15日,是日本傳統的 七五三節,當年如果家有男孩滿3歲、5歲’女孩滿3歲、7歲, 就要在父母的帶領下去神社參拜,以祈禱健康成長)

從神社裏出來,走在商店林立的街道上時,對面走過來一位看著很面熟的男子。男子看上去50多歲,皮膚被太陽曬得黝黑, 臉上明顯脂肪過剩,身上的白夾克看起來非常臃腫。平介心想, 要是直子和藻奈美看到他,一定會說心裏不舒服的。 對方也注視著平介的臉,似乎覺得平介面熟。 平介終於想起他是誰了,同時對方好像也記起平介來了。

“啊,是您呀! ”平介首先和對方打招呼道。

“哎呀! ”男子伸出右手走近了平介,“好久不見啊,您還 好嗎? ”

“啊,還好。”被強行握著手的平介點了點頭。 此人正是在遇難者家屬聯合會上和平介坐在一起的藤崎。藤崎經營著一家印刷公司。在事故中,他失去了雙胞胎女兒。

“您經常來這裏嗎?”藤崎問道。平介上一次看到他大約是4 年前。他的身體看起來比那時又大了一圈。

“啊,不是。這次是剛辦完工作上的事,回來順路經過這兒。” “原來如此。那到我那裏坐坐吧,我的公司就在附近。” “啊,是嗎。可是……”平介有些猶豫,不過藤崎已經一邊招手說著“走吧走吧”,一邊開始往前走了。沒辦法,平介只好跟在後面,心想,看來蕎麥面是吃不成了。

說是公司就在附近,藤崎還是把平介帶到了自己車上。那是一輛嶄新的賓士車,車裏還有新車的氣味。車窗旁邊懸掛著很小的偶人。

“公司就在茅場町,5分鐘就到。” “您之前不是說在江東區嗎? ”

“現在也還有啊。不過主要業務3年前就都移到這邊來了。” 賓士車開進了茅場町地鐵站旁的一座大廈裏。在地下停車場停好車後,藤畸走在了前面,他的背影充滿自信。

藤崎的事務所就在大廈的一層,公司名叫SAFEPUT。事務 所內的氣氛寧靜典雅,電腦等相關設備的擺放井然有序,員工大槪有七八名的樣子。

平介被讓到皮質沙發上坐下。

“我現在做的主要是電腦設計工作。最近採用我們輸出服務的顧客越來越多了。” “輸出服務? ”

“比如當你想把電腦裏的圖像列印出來時,如果用普通的印表機,色彩不夠漂亮不說,還容易串色,所以很難讓人滿意。 這時只要利用我們提供的軟碟或光碟,就可以完美地列印出來了。這就是我們的輸出服務。輸出用英語說是OUTPUT,我覺得OUTPUT不吉利,所以就改成SAFEPUT 了。” “啊,原來SAFEPUT是這麼來的……” “杉山先生是在哪里工作來著?”藤埼將一隻手臂搭在沙發的靠背上問道。過了好幾秒鐘平介才意識到,他所說的“杉山”是指自己。本想給他糾正一下的,但又覺得麻煩,於是作罷了。 “我在一家普通工廠裏工作。”平介答道。 “是嗎,工廠的日子以後可能不大景氣啊。”藤崎以一副企業家的口吻說道。

之後,平介一邊飲著咖啡,一邊聽藤崎訴說了他工作上的成功經歷。估計著時機差不多合適後,平介站起身來。 “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回去了。”

“那讓我們一起加油吧。我們不能忘記那天向山谷裏喊的話。” 藤崎將平介送到了門口,格外用力地握著他的手說道。這也是他唯一一次提到了和事故相關的話題。平介回想起了他在一周年祭

上對著谷底大喊“你們這群混蛋! ”的情形。

就在平介從大廈裏出來,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的時候,旁邊站過來一個男子。男子個子不高,禿頂。平介記得他剛才在藤崎的事務所裏見到過他。

“你們認識很久了吧? ”男子笑著和平介搭話。 “嗯,算是吧。”平介苦笑著回答。

“那個社長啊,一說起話來就沒完,真叫人受不了。對了,您是在那次遇難者家屬聯合會上認識他的嗎? ”

“對。”平介答道,心裏猜測他應該聽到他和藤崎臨別時說的話了。

“因為那次事故,那個社長的命運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呢! ” 男子說完掃了一眼身後。 “是嗎?” 男子點點頭。

“事故發生前,他欠了很多債,公司快要倒閉了。這時發生了事故。因為他死了兩個女兒,所以賠償金不是有一億多日元嗎, 於是他的經營就一下子起死回生,發展到了今天這個程度。” “是嗎”

綠燈亮了,平介開始過馬路,男子也跟在身旁。 “那個社長曾跟我說過,兩個不聽話的孩子,倒是在最後時刻向他盡了孝。雖然老婆一走讓他吃了不少苦頭,可是能把她們兩個養到那麼大真的是太好了。我聽了之後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到了地鐵站人口,男子似乎還要繼續往前走,於是平介和他說了聲“再見”後下了臺階。

其實平介很想告訴剛才的那個男子一並非所有的悲傷都是可以看到的。但是,他沒有說出來。他覺得,藤崎並不想讓人了解他的心底。平介腦海裏浮現出賓士車裏懸掛著的偶人。 偶人是可愛的小女孩,並且是完全相同的兩個。

打開家門以後,房間裏飄來了咖喱飯的香氣。這可真難得, 直子以前很少做咖喱飯,事故發生以後就更是如此。

平介走過日式房間,扒在廚房門口往裏看。她正站在煤氣灶前,攪拌著大鍋裏的東西,身上系著一條白色圍裙。 “啊,你回來了。”她顧不得停下手中的活兒說道。 “啊,好久沒吃過咖喱飯了。”平介抽動著鼻子說,“現在做完了,明天早上藻奈美還可以吃,她一定會很髙興的。”

結果她露出一副看似不悅的表情,直眨巴眼睛。平介一下子 沒有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直到她撅起嘴巴時才恍然大悟。 “啊一”他發出一聲驚歎,“你是……藻奈美?” “是呀。”她點了一下頭,“對不起,不是媽媽,讓你失望了。” “你今天還沒有睡覺嗎? ”

“嗯。不知道為什麼,一點兒都不困。我一看這樣可不行,就趕緊到便利店裏買了做咖喱飯的材料。”

“是這樣啊。你這麼說我想起來了,藻奈美最拿手的就是做咖喱飯了,對吧?”

“你不喜歡吃咖喱飯嗎? ” “不是啊,哪有這種事!我喜歡吃咖喱飯。” 平介上了二樓,換上平時總穿的那身汗衫。他內心感到一陣混亂。他也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可是,一考慮這個問題, 只會使他心情更加沉重,所以他只有努力強迫自己不去想。

平介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吃著藻奈美做給他的咖喱飯。她做得非常成功,一點兒都不比直子做的遜色。當他把評價告訴藻奈美後,藻奈美馬上露出了喜色。

“我對自己的手藝還是很自信的。媽媽做菜時我都做了記錄。” 說完,她伸手擺了個V字。“不過仔細想一想,我已經很久沒和爸爸一起吃晚飯了呢,總覺得有點兒怪怪的感覺。” “是啊,以前的這個時候你都在睡覺呢。” “是呀。”藻奈美說完停下了用湯匙的動作,“爸爸是不是希望 媽媽快點兒出來啊?”

“不是,才沒那回事呢。”平介擺擺手,之後歪起了頭,“不過,我這麼一強調沒那回事,媽媽知道了可能會生氣的。”

“是呀。那我就當剛才什麼都沒聽見。”藻奈美說完笑了,又開始動湯匙了。

吃完咖喱飯,藻奈美坐在了電視機前。“媽媽說過這個節目很好看,是吧?”她邊說邊看著電視裏播出的流行連續劇。此時的平介正在洗碗池前刷著盤子和湯匙。

“啊,爸爸辛苦啦! ”她在電視機前說道。

平介涮完碗回到日式房間裏時,發現藻奈美已經趴在矮腳飯桌上睡著了。電視裏傳來了電視劇的片尾曲。

他剛一坐下來,她就睜開了眼睛。視線呆呆地徘徊了幾秒鐘, 緩緩地坐起了身子,用手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後再次睜開。 “現在幾點了? ”她問道。 “9點左右。”

“是嗎,看來我睡了很久。”

“我回來時發現還是藻奈美,真是吃了一驚。說心裏話,我還有點擔心呢。”

“你擔心我不會再出現了,是嗎?” “嗯。”

直子的視線從他身上轉移到了別處。

“我覺得自己有時處於半睡半醒狀態。每到那種時候,我總是一掙扎就能醒過來,可是今天不知道什麼原因,說什麼也起不來了,好像一下子又被拽入睡眠世界,所以就出來晚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平介含含糊糊地點了點頭。她的話他似乎聽懂了,又似乎沒聽懂。

“喂一一”直子將身子轉向平介這一邊,“我們可能無法再見面了。”

“你說什麼呢! ”

“我自己的事情我很瞭解。我覺得自己會這樣一點一點地消失。” “不要再說下去了,不可能有這種事的!” “不過,說來也許難以置信,我並不覺得難過。我想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無論怎麼想,現在的狀態都不正常吧。”

“不正常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喜歡現在的生活。藻奈美也覺得這樣的生活很有意思。我們今後還像現在這樣生活下去吧! ”

“謝謝你。我也覺得能像現在這樣生活下去真的很好。”說著直子抽了抽鼻子,“你們吃咖喱飯了吧?” “是藻奈美做的。”

“是嗎。這是那孩子最拿手的了。不過,她其他菜也都做得很好。她打小就一直看著我做菜。”

“她本人也是這麼說的。她還說把你做菜的方法都記錄下來了呢

“噢,是菜譜啊。”直子點了點頭,“看來我應該趁現在多給她寫一些”

“不許再這麼說了!不管怎樣,畢竟我們現在還可以像這樣在一起。”

“啊,你說得對。對不起了。”直子笑著向他道歉。 這天夜裏平介想儘量熬得晚點兒再睡,因為他想盡可能延長和直子在一起的時光。但是快到12點時,直子開始挺不住了,連連打起了哈欠。“我實在太困了,要堅持不住了。”說完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而到了明天早上,從房間裏走出來的就應該是藻奈美而不是直子了。

大約3個小時左右。這就是這一天直子出現在平介面前的時間長度。

平介洗了個澡,之後回到日式房間裏喝起了威士忌。他每喝一口,喉嚨和胃裏都會發熱。他一邊這樣喝著,一邊克制著眼淚。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