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41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一時間,平介沒有理解自己聽到的話的意思。或許應該說, 意思是理解了,只是無法接受而已。他三步並作兩步地向她走了過去。

“你剛才說什麼? ”

忽然,直子的臉歪曲了,雙手抱起了頭。 “我覺得頭好痛啊。爸爸,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像是病了一 樣啊。”

“藻奈美……”平介跑了過去,抓住了她的兩隻手腕,“你振作一下! ”平介前後搖了搖直子。

直子呆呆地看了看平介的臉,很快就皺起了眉頭。 “爸爸,你的臉好像變了很多啊。變瘦了,是吧?” “怎麼可能!”平介心裏想,“真的可能發生這種事情嗎?” 他咽了一口唾沫:“藻奈美?” “什麼事? ”

“你今年多大了?上幾年級? ”

“我嗎?你在說什麼呀,我不是五年級嗎?開學後就是六年級了。”

平介渾身一下子熱了起來。他的心臟在劇烈地起伏著,呼吸也變得急促了。

他現在理解了事態的真實情況了。她回來了!藻奈美的靈魂又回來了!可是為什麼是這個時候……

“藻奈美,你要好好聽爸爸跟你解釋。爸爸的話能聽懂吧?” “當然能了。”

“那好。藻奈美今天早上睡醒了,睡醒之後馬上就下樓了, 對吧? ”

“嗯。不過,總覺得身體發輕,就好像還處於睡眠狀態似的。” “我知道。我們先不去想這件事。先按爸爸說的去做。來,你先坐下。對,就這樣慢慢兒坐下。”

平介讓直子坐在了坐墊上。她的大眼睛在骨碌碌地轉動著。 平介的腦子裏塞滿了各式各樣的想法,就像是堵車堵得讓人絕望的首都高速公路。

直子去哪里了呢?越是想這個問題,頭腦就越混亂,他只好強迫自己先不去想這個問題。現在重要的是如何解決眼前的問題。

“坐好了嗎,藻奈美?好,現在你先看一下自己的手,然後, 再看一下自己的腳。”

她按照他說的做了,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後又看了看從 睡褲褲腳下露出來的腳。

“有什麼感覺嗎?覺不覺得奇怪? ”

“覺得。”

“怎麼奇怪了? ”

“好大。大……而且腳很長。”

“對了,”平介抓住她的雙手,“剛才藻奈美說坐大巴,對吧? 其實那輛大巴出事故了。藻奈美在事故中受了重傷,在長時間裏……真的是好長好長的時間裏,一直都處於昏迷狀態。而剛才, 你是從那種昏迷狀態中醒過來了。你的身體就是在你昏迷的過程中長這麼大的。”

“啊……”她睜大了眼睛,端詳著自己的身體,之後又看著平介,“我睡了好幾個月嗎?”

平介搖搖頭:“是好幾年。準確地說,應該是……5年了吧。” 她倒吸一口氣,從他手裏縮回右手,摸著自己的臉。 “那我是像植物人……一樣嗎? ”

“不是。這個問題解釋起來有點兒複雜……”平介開始支吾了。他不知道該如何跟她解釋這件事。

不過,還沒等他解釋,她又發問了: “媽媽呢?” 平介變得非常狼狽。他知道自己必須說些什麼,可是卻找不到詞語,只能亳無意義地動了動嘴唇。

“媽媽怎麼了?事故發生後媽媽怎麼了? ”她又問了一遍。 平介的不回答和他的表情讓她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她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為什麼這麼殘酷……”說完她趴到了草席上。 她的後背在劇烈地顫抖,草席下傳來了她嗚咽的聲音。

“藻奈美,藻奈美,你聽我說,媽媽確實已經不在了。不過, 她還活著,媽媽的靈魂還活著。”平介撫摸著她的後背說道。

她並沒有停止哭泣。她一定是把靈魂還活著這樣的話當成了一種安慰。

“藻奈美,你過來。”平介抓住了她的雙手。 可是她像個幼稚園的孩子似的直晃腦袋。 “藻奈美,快起來。難道你不想見到媽媽了嗎?” 聽到這句話,她終於止住了哭聲。 “可是,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我不是說了嗎,她的身體是死了,可是靈魂還活著。”平介 再次拉起了她的手,硬是把她拽了起來,來到走廊裏。

他把她帶到了她自己的房間。    ’

“這是藻奈美的房間,沒錯吧?”平介問道。 她惴惴不安地環視室內一周,默默點了點頭。 平介來到書桌前,從書架上抽出兩本參考書。 “你看,這裏擺著的都是高中的參考書和課本。藻奈美現在 已經是高中一年級學生了。”

她捧著書,呆呆地站著,臉上開始滲出恐懼的表情。 “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吧。其實,在藻奈美昏迷期間,發生了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按理說已經死掉了的媽媽的靈魂附在了你的身體上,之後她一直代替藻奈美生活到現在。” “以我的身份嗎? ” “沒錯。”

平介掃了一眼書架,找到一個裝有照片的小檔夾,抽了出來。那裏面收藏著她在網球俱樂部時照的照片。他從裏面找出藻奈美的臉照得比較大的一張。之後他又拉出抽屜,從裏面取出圓鏡子。

平介把照片和鏡子遞給她。

“你看看自己的臉,然後再和這張照片比較一下吧。” “我有點害怕。” “沒事的,別害怕。”

她放下了手中的參考書,接過鏡子和照片。猶豫一下之後, 她緩緩地將頭轉向了鏡子。

“啊! ”她不禁發出一聲驚歎。 “怎麼了? ”

“好像……”她看著鏡子裏說,“有點兒……變成美女了啊! ” “就是嘛。”平介笑了,“你再看看照片。” 她比較了一下鏡子和照片之後抬起頭說,“簡直不敢相信……”她小聲說完這句後,原地蹲了下去,雙臂抱膝,將臉埋了進去。

“媽媽一直都在替藻奈美活著。”平介說著拿起了夾在書桌和牆壁之間的網球拍。

“她替你努力學習,考上了好學校。她還加人網球俱樂部。媽媽真的替你度過了一段無悔的青春啊,所以……”

平介回過頭之後將話打住了,因為她蹲在那裏一動也不動。 “喂,藻奈美,藻奈美! ”平介搖著她的身體。 她抬起了頭,一直閉著眼睛。過了一會兒,她將眼睛慢慢睜開了,目光正好對著平介的臉。

“爸爸……”她看起來有些不解地歪起頭,“怎麼了?咦……” 她看了看周圍,又再次看著平介,“發生什麼事了?”

從她的表情和身上的氣息中平介知道又發生什麼事了。這是直子,他想。他覺得心中有一種放心感在擴散。他還以為直子再也不會回來了呢。

“怎麼了?”她再次問道。 平介回答:“剛才,藻奈美現身了。”

好在今天是周日,平介想。如果藻奈美是在自己上班時現身了,事態恐怕將會朝著無法控制的方向發展。

來到日式房間喝了一杯茶之後,平介向直子交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還沒等平介說完,直子就已經很興奮了。

“這麼說藻奈美她沒有死,對吧?就是說,出於某種原因,她的意識一直處於休眠狀態,是這樣嗎?” “我覺得應該是這樣的。”

“啊……”直子在胸前合起了雙手,“難以置信,難以置信的髙興。想不到世界上會有這麼偉大的奇跡! ” “可是她現在又消失了啊。”

“既然她已經出現過一次了,就一定會再出現的。放心吧,一定會的。”直子堅定地說。她的表情和昨天之前大不一樣了。

“不過跟她解釋起來真的好困難啊。雖然我現在已經把最關鍵的地方都跟她說完了……”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讓她一下子就理解呢? ”直子像是考慮著“首先是感到吃驚,其次是想到感謝。” “感謝? ”

“嗯。”接下來平介將他和藻奈美的對話一五一十地告訴了直子。

直子眨了幾下眼睛:“看來我得抓緊時間繼續往下寫了。這孩子不知道的事情還有一大堆呢! ”

“不過,不該寫的事情你可不要寫啊! ” 看來直子聽懂了這句話的意思。她露出潔白的牙齒苦笑著說: “放心吧,我不會寫的。” “那就行了。”

“爸爸,你說—–”直子說道,“藻奈美能夠回來,你是不是很高興呀? ”

“當然高興了!”平介答道,“這簡直就像一場夢啊。” “是啊,我也髙興得不得了。”說完她向院子裏望去。以為又是發現那只貓了,平介也向那邊望去,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只有長長的雜草在隨風搖擺著。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