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40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平介出了賓館,走在通往東京車站的長長的人行道上。雪繼續以相同的節奏紛紛揚揚地飄落著。

根岸典子的話在他腦海中縈繞著。他覺得自己聽到了未曾謀面的梶川幸廣的說話聲:“愛一個人,就應該讓他幸福……” 可是我和你的情況不同啊,梶川先生。 如果是站在你那樣的立場上,我也可以說出那樣灑脫的話。 可是,現在的我……

平介再次感到胸悶。什麼東西在他體內向外膨脹。他覺得站立都很困難了,就勢蹲了下去,脖子上的圍巾滑落到了地上。 雪花不斷地被沾濕的水泥人行道吞噬著…… 明知不可能積存,卻還執著地飄落著的雪花讓平介聯想起天真無邪的孩子。

“您不要緊吧?”有人問。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 平介沒有看對方,只是抬起一隻手:“啊,我沒事。謝謝你。” 他站起身來,重新圍好了圍巾。關心他的是一個個子不高的公司職員打扮的男子,穿著羊毛色的大衣。 “您沒事吧? ”男子又關切地問了一遍。 “啊,已經沒事了,真的,謝謝你了。” 公司職員打扮的男子微微一笑,朝著和平介相反的方向走開 了。目送他遠去之後,平介繼續向前走。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他心裏想。

不用任何人教我,該怎麼做,其實幾年前就知道答案了……

快到家的時候,雪已經停了。或許他家這一帶本來就沒有下, 因為地面都沒怎麼濕。

走廊裏的門沒有上鎖。直子脫下來的鞋整齊地擺在門口。平介向裏面望了一眼,直子不在日式房間裏。平介顧不得解圍巾便來到樓上,敲了敲直子的房門。裏面沒有應答。 他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打開了房門。 房間裏並沒有她的身影。桌子上讀了一半的袖珍小說敞開著。 那就是在衛生間吧?平介歪起頭想。可是那樣的話,衛生間門前應該有拖鞋啊,自己上來時好像並沒有見到拖鞋的影子。

平介下了樓,發現她果然不在衛生間裏。他來到日式房間, 剛想看看她在不在廚房裏,忽然,他覺得院子裏有什麼東西動了 一下。

落地窗開著,平介來到窗前向院子望去,發現直子正蹲在院子的角落裏。她身前有一隻貓,淺黃色的身上帶條紋的貓。是誰家裏養的貓呢?脖子上還系著一隻項圈,項圈上有一個小鈴鐺。 直子正把魚糕撕成小塊,一塊一塊地喂它吃。那只貓看起來吃得很高興。

平介“當當”地敲了敲玻璃,直子回過頭來,她臉上掛著最近鮮有的柔和的表情。平介想,對了,她原來的表情就是這樣的。 不過,直子的這一表情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看到站在窗前的平介,她的這一表情馬上消失了,就像剛剛綻放的花蕾馬上就凋謝了一般。

平介打開落地窗。正在吃著魚糕的貓戒備地弓起了背。 “哪里來的貓? ”平介問道。 “不知道。最近經常闖進院子裏。”

大概是聽到了平介說話聲的緣故吧,貓穿過籬笆逃開了,只有吃剩下的魚糕還留在枯萎了的草坪上。

直子脫掉涼鞋,從平介身邊走過後進了房間。她將手裏剩下的魚糕用紙巾包好,放到了矮腳飯桌上。

“關於滑雪的事,”平介舔了舔乾裂的嘴唇說,“你還是去吧。” 直子聽了之後,全身的動作都靜止了,看上去很困惑的樣子。 她回過頭看著平介,微微皺起眉頭應了聲:“啊?”

“滑雪之旅,你不是收到邀請函了嗎?那就去參加吧。” 直子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凝視著他的臉。 “為什麼忽然之間這麼說? ” “因為我覺得你應該去。你不是很想去嗎? ” “你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才這麼說的吧? ” “不是,我真的是那麼認為的。”

直子接連眨了幾下眼睛,壓低了視線,一副揣摩平介本意的神情。

她再次抬起頭來看著平介,搖了搖頭。 “我不去。” “為什麼? ”

她沒有回答,像戴著能樂用的面具一樣,毫無表情地想要走出日式房間。平介沖著她的身後大喊了一聲:“藻奈美!”

直子停住了腳步。她的心情失去了平靜,這一點可以從她肩膀一上一下的變化中看出來。她回過身來,眼睛開始發紅。 “為什麼……”她小聲說道。 平介關上落地窗,身子轉向了她這邊。 “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讓你飽受煎熬,都是我不好。我現在所能說的,只有這一句了,對不起! ”平介站在原地低下頭去。 地球好像停止了運轉,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不過,這種感覺只持續了一瞬。之後,各種聲音又都灌人他的耳朵:汽車從門 前經過的聲音,小孩兒的哭叫聲,誰家的立體音響聲……

在各種聲音中,還夾雜著一種嗚嗚的聲音。他抬起了頭。是直子在哭泣,她的臉頰已經被犁出了幾條淚溝。 “藻奈美……”他再次呼喚道。

她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臉,來到走廊,直奔樓梯而去。跑上了樓梯,之後,“咣當”,傳來了用力關門的聲音。

平介像散了架子似的坐在了草席上。他盤起雙腿,抱起了胳膊。

有什麼東西在移動。一看,是剛才那只貓又回到院子裏來了, 正津津有味地吃著殘留在草坪上的魚糕碎末。

平介在心裏安慰著自己: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一個季節結束了而已。

從傍晚開始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的直子,到了晚上也沒有出來。出於擔心,平介多次來到她的房門前。聽到裏面傳出啜泣聲, 他便暫時松了口氣,從房門前離開。

晚上8點鐘過後,平介自己下了一包速食麵,一個人吃了。 都這樣了自己怎麼還會覺得餓呢?平介自己也覺得有些滑稽。同時他還想,看來今後要學學怎麼做菜了。

吃過東西之後,平介洗了個澡,之後又讀了讀報紙,看了看電視。平介發現,自己現在的心情竟出乎意料地平靜。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肩膀已經失去了全部力氣。

他往杯子里加了兩大塊冰,之後在冰塊上澆了髙約兩釐米的威士忌。端著酒杯,他回到了自己的臥室。他在被子上盤腿而坐, 一邊慢慢品著威士忌,一邊努力讓自己的大腦不去想任何事情。 大概是這種做法奏效了,杯子空下去的時候,正好睡意也襲來了。 他關上燈,鑽進了被子裏面。

就這樣,平介這一晚始終都沒有見到直子的身影。吃飯時就不用說了,她連衛生間都沒去過一次,這有點兒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他回想起了以前和直子約會時的事情。那時他們還沒有結婚。 從白天和她見面開始,一直到晚上在她家門前分開,她都沒有去過一次衛生間。這不是偶爾的情況,而是一直都如此。這之間, 平介最少也要去一次衛生間的。再比如看電影時,或者一起就餐時,他也想過,會不會是在他去的時候她也去了,但是怎麼想都覺得不大可能。通常來說,如果是一起進衛生間的話,絕大多數情況下男士都會比女士先出來的。

等到和她已經很熟的時候,他向她問了這個問題。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了他。答案其實很簡單。 “因為我忍住了。”她回答道。

平介又問她為什麼要忍住。這個問題她答得也很簡單:“不忍住的話,也太現實主義了吧?”

太現實主義有什麼不妥嗎?雖然平介心裏依舊存有這個疑問,但沒有再追問下去。他心想,她大概有自己的規則。

黑暗之中,平介閉上了眼睛。或許他的眼睛在很久以前就已經閉上了。他看到眼皮底下有很多小黑點在交織著組成了奇妙的圖案。就在他凝視著這些圖案的時候,整個世界都翻了個個兒。

這天早上,平介睜開雙眼時的感覺很奇妙。等他回過神來時, 眼睛已經在看著房頂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睜開眼睛的。 他的感覺就像靈魂出竅了,在什麼地方流浪了一圈後,又重新回 到肉體之中。

平介坐起身來,哆嗦了一下身子。這時他才感覺到今天早上很冷。

他趕忙脫掉睡衣,穿上襯衫和毛衣。穿褲子時他一個勁兒地 嘟嚷著:“好冷!好冷! ”

出了臥窒,他發現對面的門半開著。平介稍微猶豫了一下, 從門縫中向裏面望去。書桌前和床上都沒有直子的身影。

平介下了樓梯,在倒數第三級臺階上看到了直子的一隻拖鞋。 再往前走,平介又在走廊的中間位置發現了另外一直拖鞋倒扣在地面上。

他向日式房間裏望去,發現直子穿著睡衣,正望著窗外發呆。 “藻奈美。”他喊了一聲。 她慢慢回過頭來,看著他:“爸爸……” “穿成那樣會感冒的!”他說道,邊說邊憑直覺感到了一絲異樣。

直子用自己的手指尖點著太陽穴,輕輕歪起頭。 “爸爸,我這是怎麼了?” “什麼? ”

“我記得我上了大巴了啊,明明應該是和媽媽去了長野,為什麼現在還在這兒呢? ”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