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4

03.19.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杉田平介的家離三鷹火車站不遠,坐公車只需幾分鐘。這是個由許多條細細的小路複雜地編織在其中的住宅區,他的家就在住宅區的東北角。他是6年前買下這套帶有近100平方米院子的住宅的。當時他裉本沒有考慮過要買一套自己的房子,何況還是獨門獨院的。強烈提出要買房子的是直子。她的意見是,有用來租房的錢,還不如用來還貸款。

“現在只要貸30年的款就可以放心買了。30年後你應該還能勞動呢。”當著對大額舉債有些面露難色的平介,她這樣勸道。

“我們廠可是60歲就要退休了。”

“不用擔心。現在社會不斷走向老齡化,到那時,退休年齡會推遲到65歲或70歲的。”

“會嗎? ”

“當然會了。再說了,難道老公你到60歲就不想工作了嗎? 那樣也太嬌氣了! ”

被她這麼一說,平介無言反駁了。

“總之’現在必須買。現在不買的話,老公,我覺得我們永遠都買不上房子了,就要永遠寄人籬下。你也不想那樣吧?你也希望有自己的家吧?想的話就買吧。現在就買吧! ”

架不住直子連連的攻勢,平介也不禁點起了頭。這下可好, 直子之後的動作快得讓人咋舌。週末杉田夫婦在不動產商的帶領下看了幾處房源,接下來的一周就交了訂金。從商議還貸到安排搬家,都是由直子一個人來管。平介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住進新家了。他所做的只是按照直子的要求,備齊了一些文件。

時至今日,平介終於深深地體會到,那時一狠心買下這房子真是個明智的選擇。即使那時不買,現在也不會攢下多少錢。而最重要的一點是,不動產的價格一直在上升。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漲幅高得有些讓人瞠目。專家預測房價還會繼續上漲。離杉田家僅200米之遙的一個差不多同樣的二手房正在出售,其要價對於現在的平介來說根本就可望而不可及。

“看我說什麼來著,要是全聽你的,什麼事都辦不成! ”直子 經常以一個勝利者的口吻向他炫耀。

由於是親自選中的,她對房子自然非常滿意。特別是院子更合她的心意。小小的院子裏,擺著幾個栽培容器,裏面種著她親手栽培的花草。照料花草時她還經常哼著歌曲,歌曲一般是《小狗警長》、《拳頭山上的小狐狸》等等。想必是經常和藻奈美一起 看兒童節目的緣故吧,她從院子走到大門外去取信件時常常哼著 《山羊郵遞員》。

巴士事故過去四天之後,平介在能看到院子的位置設了個祭壇,安放了直子的骨灰。

事故的第二天在當地舉行了臨時守夜。 昨晚又舉行了正式的守夜。今天在附近的殯儀館舉行了葬禮。葬禮本來是想在直子最喜歡的這個家中舉行的,但是由於家門前的路太窄,來弔唁的客人預計會很多,所以只好作罷。他做出的選擇是正確的。葬禮上不只來了很多弔唁的客人,還有許多電視臺的人不知是從哪里嗅到了氣息,也紛紛而至,以致場內還一度出現了些微混亂。如果這樣的場面發生在這個寧靜的住宅區裏,平介少不了要挨家挨戶登門致歉。

葬禮結束後,媒體還纏著平介。無論是去哪里或者做什麼事, 都要面對媒體的閃光燈。一開始他還很反感,這兩天他連反感的力氣都沒有了。

事故的遺屬雖然很多,但媒體卻特別青睞平介,這是有一定原因的,因為平介同時體驗到了不幸與不幸之中的幸運,很容易成為話題。不幸,當然是指他失去了妻子。而幸運,則是因為他女兒奇跡般蘇醒了。

“請問,處理完愛人的葬禮後,您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 “您對大黑交通社長的講話有什麼看法? ” “據說您收到了很多來自全國的慰問信,請您對大家說些什麼吧”

其實他們的問題並沒有太大的區別,所以平介也不用多想, 只須將同樣的回答多重複幾次就可以了。雖然自己沒有語言天賦, 但這也是應變的一種智慧,至少平介心裏是這樣認為的。 只是,下面的這個問題總讓平介不知如何回答。 “請問,您打算怎樣對藻奈美說她媽媽的事呢?” 他甚至想說“我還想向你們請教呢”。由於一直想不出什麼

好辦法,他為此感到十分苦惱。實在沒辦法,平介只好回答:“接下來我會考慮的。”

“我到底該怎麼說才好呢? ”平介站在妻子的牌位前小聲問道。在這個父親的印象中,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同女兒好好聊過天了。究竟該怎樣面對少女脆弱、容易受傷的心呢?平介摸不著頭緒。“脆弱、容易受傷”倒並非是他的親身體驗,只不過別人都那麼說,他也就那樣想了。究竟怎麼脆弱、怎麼容易受傷,他之前連想都沒想過。

“如果死的是我,直子一定知道該怎麼跟藻奈美說的……”平 介腦子裏想著一些完全沒有意義的事情。

設置好祭壇後,平介脫下喪服,換上了平時穿的衣服。牆上時鐘的指標已經指向了下午5點35分。醫院那邊馬上該到晚飯時間了。想到這裏,平介將錢包和車鑰匙裝進上衣口袋出了門。他心裏期待著:今天她能好好吃東西就好了。

藻奈美雖然奇跡般地恢復了意識,但還沒有完全恢復到原來狀態。想必她是把一些東西—-語言、表情,還有少女應有的反應,遺落在死亡的邊緣地區了。‘雖然能通過點頭和搖頭表達自己的意思,但到目前為止平介還沒有聽到女兒發出的聲音。即使他鼓勵她說話,她也只是用沒有感情的目光呆呆地盯著半空。

沒有發現任何醫學上的異常—-這是醫生的診斷結果。雖然曾經出現過對處於植物人狀態的擔心,但現在看來,她的大腦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活動。

醫生說,這大概還是精神上的刺激造成的。並且還說,拿出耐心、帶著愛意去不斷感染她是唯一的也是最有效的治療方法。

昨天中午,藻奈美還被帶到了小金井的腦外科醫院接受了檢查。那裏的醫生也得出了同樣的診斷結果。經歷了那麼嚴重的事故,藻奈美居然沒有受多少傷,這倒讓那裏的醫生多少感到有些驚訝。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