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37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說他這一夜沒睡好還不合適,因為他根本沒怎麼睡就迎來了耶誕節前夜的早晨。

天公好像是有意要為這天約會的情侶們獻上一份禮物一樣, 一大早天空就一片晴朗。望著院子裏耀眼的陽光,平介吃著直子做的炒飯。這既是早飯,也是午飯。一夜沒睡,到天亮時平介才開始迷糊起來,結果從被窩裏爬出來時已經10點多了。

“我今天想把庫房收拾一下,”平介一邊喝著飯後茶一邊說, “那裏面應該有很多沒用的東西,扔不可燃垃圾的日子年底之前只剩下一次了吧?還是先把裏面拾掇一下比較好。”

“可是堆在庫房裏的不都是大件廢品嗎?即使是扔不可燃垃圾的日子,也不能往外扔啊。”

“那也無所謂吧。現在收拾一下,將來扔的時候就省事了。” “你把不能馬上扔掉的東西都鼓搗出來,看著多鬧心呀。再說了,馬上就到正月了,年底大掃除根本就沒必要。”說著直子端起小茶壺向平介的茶杯里加了一些茶水。

“是嗎。”平介喝了一小口茶。其實他也並不是很想掃除,只是想找一個可以把直子拴在家裏的理由。

圍繞著積壓物品,他又想到了另一個主意。 “啊,對了,那個什麼東西放在哪兒了?聖誕樹。藻奈美小時候不是買過一棵的嗎? ”

“啊,那個呀,不是在壁櫥裏嗎?”

“是這裏嗎? ”平介說著站起身,拉開了壁櫥的拉門。

“你想幹什麼?不用把那種東西也拿出來吧? ”

“為什麼不用呢?好不容易趕上個平安夜,還是拿出來吧。” 壁櫥裏雜亂無章地堆滿了紙箱、服裝套和紙袋子。平介將裏面的東西一樣一樣地倒出來,放在草席上,直子則在一旁皺著眉頭注 視著他的行動。

裏面露出了一個長長的紙箱子,箱子口還露出了一些閃閃發光的塑膠紙。

“找到了! ”平介將紙箱子打開,裏面裝著聖誕樹和裝飾品。 “你真要把它裝點起來嗎? ” “當然了。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嗎?” “那倒沒有……”

平介注意到,直子在時不時地看牆上的掛鐘。已經過正午了。 平介花了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將聖誕樹組合起來了,隨後立在了客廳裏。

“這下子有點兒耶誕節的感覺了

“是啊。”正在洗碗池洗碗的直子向這邊看了一眼。

“喂,我們下午出去一趟吧。”

聽到平介這句話,直子一下子挺起了上身。

“出去?去哪里? ”

“去買點東西吧。你最近也沒買過什麼新衣服,我給你買一件,作為聖誕禮物。順便再去買點蛋糕吧。好不容易把聖誕樹也弄好了’就正兒八經地過一次節吧。”

直子沒有馬上回答。她站在那裏,兩眼一動不動地凝視著洗碗池。之後,她緩緩地轉過身來,來到了日式房間。 “我昨天不是跟你說過一次嗎,我今天得出去一趟。” “可是你昨天不是說還沒定下來嗎?何況你的朋友好像也一直沒有給你打電話。”

“是我打給她。我這就該給她打了。” “推掉吧,就說你有事去不了了。” “可是她非常希望我能和她一起去。” “不就是找人陪她買東西嗎?讓她找其他朋友好了。” “可是……還是先打個電話再說吧。”直子說完出了日式房間。 看來她要上二樓去打電話。

“就在這裏打吧。”平介說道。但直子還是徑直上了樓梯。她不可能沒有聽到平介的話。

平介盯著電話機。分機指示燈亮起來了。看來她確實是在給誰打電話。有可能是相馬的家吧?平介想到。 電話沒過幾分鐘就結束了。隨後直子下了樓。 “她還是堅持說讓我去。我去一下吧,馬上就回來。” “是誰啊?你說的那個朋友? ” “由裏繪,笠原由裏繪。” “你們去哪兒? ” “新宿。我們約好3點見面。” “3 點? ”

“對啊。所以我得開始準備了。”直子說完再次上樓去了。 平介歪起頭來。沒記錯的話,昨天相馬在電話裏說的是4點, 在新宿紀伊國屋書店的前面碰頭。難道是她剛才給相馬打電話, 改變見面時間了?

剛才的電話應該也被錄下來了。平介產生了馬上想聽的衝動。 拿出答錄機時萬一被直子發現就不好辦了,平介按捺住自己的沖動,等待著。

直子兩點剛過時出了家門。她穿了一件紅毛衣,外面套了一件帶風帽的黑大衣。此外,她還化了淡妝,這讓平介十分在意。

她出去有一會兒工夫後,平介確認她真的走遠了,便取出錄音機。他直接用那台答錄機倒了帶,之後按下了播放鍵。 “你好,我是笠原。” “啊,是由裏繪嗎?是我。” “啊,藻奈美。怎麼了?這時候給我打電話? ” “我有事找你幫忙,能聽我說嗎?” “什麼事?有什麼糟糕的事情嗎? ” “也談不上糟糕。不過弄不好以後可能會糟糕的。” “是嗎。到底是什麼事? ”

“是這樣的,我現在要出去一趟。我跟爸爸撒謊說是陪你去買東西了,所以希望你能配合我一下。” “哈哈,原來你是想製造現場證明啊! ” “不好意思。雖然爸爸應該不會找你確認的,但我想還是告訴你一聲比較好。”

“我懂了。那我今天就一天都不去接電話。我再跟媽媽說一聲,告訴她你爸爸打電話來時該怎麼說。媽媽在這方面還是比較好說話的。”

“對不起,給你找麻煩了。”

“下次請我吃東西就行啦!不說這個了,你要加油啊! ” “啊?什麼意思? ”

“別跟我裝糊塗了。耶誕節前夜找我幫你製造證據,傻子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只是我要慘了。” “真的很對不起。”

“不用跟我這麼客氣啦。再磨蹭一會兒約會就要遲到了噢。” “那就再見了。” 到這裏,電話就被掛斷了。

直子已經猜到今天出去會引起平介的懷疑,但她還是出去了。 平介不知道她是真的想見相馬,還是擔心相馬會像說的那樣一直等下去。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今天相馬在她心中所占的分量比自己重。

平介盤腿坐在草席上,抱起了雙臂。他的目光對著掛鐘。 一種不祥的念頭侵蝕了他的內心。害怕失去直子的恐懼像一個巨大的陰影將他團團包圍了。

在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裏,平介一直那樣坐著。房間裏沒開暖氣,但他感覺不到冷,額頭甚至滲出了汗珠。

他猛地站起來,沖上樓梯,迅速回到臥室換上了衣服。

到達新宿車站時已經3點50分了。平介急匆匆地向紀伊國屋書店方向趕去。雖然還沒到4點,但他無法安心。只要他倆一見面,就會馬上離開那裏的。

趕到紀伊國屋書店前面時是3點55分。平介在稍遠的一個地方向書店前面望了過去。這家有名的書店門前站了很多等候約會的人,並且今天大部分都是年輕人。

在一個四方形的柱子旁邊,站著一個平介腦中有些印象的男青年。他穿著合體的深藍色呢料起絨大衣,手裏提著一個紙袋子, 裏面裝的應該是禮物吧。他微微低著頭,看上去不是很精神,大概是因為心裏想著對方可能不會來吧。

男青年稍稍抬起頭,細長清秀的眼睛似乎捕捉到了什麼,表情也眼看著明朗起來。

平介順著男青年的視線望去,只見直子的身影正向這邊走來。 她看起來有些害羞地走近了男青年。那是15歲高一女生的表情。 平介也邁開大步徑直朝相馬春樹走去。 相馬春樹向前走了一步,直子則開始小跑起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只剩下5米了。緊接著,4米、3米……

直子張開口剛要說話,她大概是想說“等很久了嗎?”但是沒有發出聲音,因為她看到了平介。

直子停下了腳步,時間似乎靜止了一般。她的全身、臉還有表情都僵在了那裏。

平介默默不語地向他們走近。相馬也意識到了情況的異常, 像木偶一樣將頭轉向平介這一邊。

像水紋擴散一般,他臉上漸漸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