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36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平介在浴池裏舒舒服服地泡了個澡,哼了首小曲後才從水中鑽出來。他擰幹毛巾,擦去身上的水珠。出了浴室,他用浴巾再次細緻地吸了吸頭髮和身上的水。接下來,他在頭上塗了生髮香水,用電吹風將頭髮吹幹後,穿上了睡衣。回到日式房間看了看掛鐘,自己大約洗了 45分鐘。

平介看了看電話機,分機指示燈並沒有閃亮著。但是,當他從隱藏在組合櫃後面的答錄機中取出錄音帶後發現,上面已經有了錄音。直子大槪是聽到平介從浴室裏出來的聲音後才掛上電話的吧。

平介拿著錄音帶上了二樓。理所當然地,直子的房間裏已經聽不見說話聲了。想必她打完了電話,正趴在桌子上學習呢。

他回到自己的臥室,拿起放在書架上的隨身聽,打開機蓋, 將錄音帶放進去,再合上機蓋。戴上耳機後,平介開始倒帶。

聽隨身聽成了平介每天生活中的一件樂事。開始竊聽已經快一周了,平介逐漸大體瞭解了直子在電話裏和誰說些什麼內容。

有一件事讓平介感到很安心,在這一周裏.相馬春樹一次電話都沒有打來。直子也沒給他打過電話。經常給她打電話的,是直子的一個名叫笠原由裏繪的同班同學。聽起來她似乎是直子最親密的朋友。直子有時往外打電話,大多數也都是打給她的。

平介心想,既然是打給同班同學的,那就用不著專挑我洗澡時背著我打啊。不過他很快就意識到,直子正是為了照顧自己的情緒才這麼做的。她希望儘量避免讓自己產生多餘的擔心。

直子和笠原由裏繪的對話對旁人來說也非常有意思。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笠原由裏繪在說老師和男生的壞話,而直子則邊笑邊聽著。由於笠原由裏繪諷刺別人的技術非常高超,因此讓人聽了非但不會覺得心裏不舒服,反倒會覺得很痛快。

通過她們的對話,平介也瞭解到了許多發生在學校裏的事情。 比如,一個叫菅原的男教導主任平時總是近乎抓狂地命令學生們遵守校規,但私下裏卻對他喜歡的女生大開綠燈。再比如,一個叫森岡的男生好像讓另一所高中的某個女生懷孕了,這事正在學校裏傳得沸沸揚揚。平介再次體會到,一個每年都有很多學生考上東京大學的高中,內部也同樣存在著這樣那樣的問題。

錄音帶已經倒到頭了,平介按下了播放鍵。他對今天的內容充滿了期待。

“……你好’這裏是杉田家。” 先是直子的聲音。看來電話是對方打來的。 “啊,是我,相馬。”

平介頓時渾身一熱。那個男生終於打電話來了!看來他並沒有徹底不給直子打電話。

“啊,晚上好。” “現在說話方便嗎? ” “嗯,沒事的,爸爸現在去洗澡了。” “還真是那樣啊,藻奈美說得實在是太準確了。” “他這麼多年都已經養成習慣了,雖然他自己可能意識不到。” “啊?你是說他9點半洗澡這件事嗎? ” “嗯。你想啊,職業棒球聯賽的夜間直播一般不都是到9點 半結束嗎?他每天都是看完直播就洗澡,所以不知不覺就養成這個習慣了嘛。”

“啊,是這麼回事啊,聽起來真有意思。” 聽到這裏,平介想了一想,覺得還真是那麼回事。自己每天洗澡的時間確實都是在9點半左右。就像直子說的那樣,每次都是看完直播就進浴室。在沒有直播的日子裏,他也差不多是9點半進浴室。之前,他根本就沒意識到這一點。

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推斷,直子大概對相馬說過,如果要給她打電話,就在9點半左右再打。

兩個人接下來的話題轉向了網球俱樂部,內容都很平常。平介心想,每天都見面,還有什麼必要打電話呢。

直子對學長說話時沒有使用敬語,這也讓平介很是焦慮不安。他心中湧起了疑問一他們從什麼時候起關係變得這麼親密了呢?

“那個,藻奈美,我說的那件事你考慮過了嗎?” “你說的是前夜的事嗎? ” “嗯。”

“倒是考慮過了……”

直子的語氣開始有些含混。平介趕緊堵上了沒戴耳機的那只耳朵。直覺告訴他,接下來的內容是一句都不容漏聽的。他們說的前夜應該是指耶誕節前夜吧。 “你有什麼其他安排了嗎? ” “那倒不是。”

“那你還猶豫什麼呢?平時怎麼邀請你都不行,耶誕節前夜總該給我一次機會吧? ”

怎麼聽都感覺他是在向直子提出約會的要求。平介感到血氣上沖。豈有此理!才這麼大個小人兒!他心臟的跳動在加速。 “我們不是每天都能見面嗎? ” 說得好,就該這麼說!一平介在心裏面嘀咕著。 “你,不喜歡和我在一起嗎?”

“不是這個問題。我之前不是跟你解釋過了嗎?平時家裏這邊脫不開身。”

直接跟他說不喜歡跟他在一起不就完了嗎?平介想。 “這我知道。我知道藻奈美平時有很多家務事忙不過來。可是,就一天而已,總會有辦法的吧?藻奈美也有享受自己時間的權利啊。”

平介聽到這裏握緊了拳頭。       個小毛孩竟敢這麼說!你懂個屁!

“大家都以為我們在交往呢。經常有人問我‘去哪里約會了’, ‘兩個人都玩什麼了’這樣的問題。我回答說我們沒有約會,他們就用那種異樣的眼光看著我。那種時候我覺得好難堪啊。”

那你就繼續難堪吧!平介內心狠狠地說。 “我以前不是跟你說過嗎,如果你想要那種交往,請找別的女生去吧。”

“你看你!又這麼說了!你覺得我是那種‘這個不行馬上就換另一個’的人嗎?我對藻奈美可是很認真的! ”

直子沉默了。她的沉默讓平介感到焦急。聽了對方的話,直子的心似乎被打動了。

“耶誕節前夜的計畫我都已經定好了,去哪里玩、在哪里吃飯,我都想好了,因為我想提前預訂。” “我真的很為難……”

“我不到最後是絕不會放棄的。請藻奈美也好好考慮一下吧, 朝積極的方向考慮一下。” “啊^,’

為什麼不斬釘截鐵地拒絕?平介咬牙切齒地想:“跟他說以後別打電話了不就行了嗎! ”

“啊,對了,我剛才在電視上看到一種特別奇怪的動物……” 大概是不想就這麼尷尬地結朿對話,相馬換了個話題。直子也隨聲應和著。這樣的話題又持續了幾分鐘。之後,直子說了句 “爸爸從浴室裏出來了”這樣的話,就掛斷了電話。

平安夜來臨前的一周裏,平介做什麼事都心不在焉,在公司 時也根本進人不了工作狀態。幸好是年底,公司上下都一派輕鬆, 否則,像現在這樣動不動就發呆,上司小阪一定會埋怨他的。 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想著一件事一直子到底有什麼打算?自從那晚之後,相馬一直沒有再打電話來,所以現在這兩個人的商量進展到什麼程度了,平介心裏完全沒底。是不是兩個人在學校裏又談起了這件事?但平介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通過之前的竊聽平介瞭解到,網球俱樂部練習時是不允許隨便說話的。

好像是為了證明這一點似的,直子在這一周裏的表現也很不正常。很多次她在那裏發呆,喊她也不答應。估計她正為如何處理相馬的邀請一事苦惱吧。

平介想像到,現在她的體內,以前的直子那一部分和15歲少女那一部分正微妙地相互作用著。大人的部分能夠理解現實,冷靜地判斷該怎麼做,但是少女的部分和其他的普通少女一樣,處於一種非常不安穩的狀態。這也一定是讓她困惑的主要原因吧。

相馬的電話終於在12月23日一平安夜的前一天打來了。 平介還是像以前那樣,用臥室裏的隨身聽聽了他們的對話。

“明天下午4點,在新宿紀伊國屋書店前見面,沒問題吧?”

相馬的聲音有一種強迫感。

“你先等一下。我,還是去不了。”

“為什麼?是因為你爸爸不同意嗎?那我去求他。”

“你去求他也沒用的。”

“為什麼啊?不去試試怎麼知道? ”

“總之我明天不能去。”

“你不是沒什麼事嗎? ”

“我有事,家裏有事脫不開身。對不起。”

“你撒謊!藻奈美在撒謊!你撒謊也沒有用!”

直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聽到這裏,平介再次繃緊了神經。

“我等著你。4點,在新宿紀伊國屋書店前等著你!你要是不想來的話可以不來,但我會一直等下去的! ” “你別這麼說啊,我很為難的。”

“為難的是我!我完全搞不備藻奈美心裏想的是什麼,所以我現在不想了,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反正我是不會去的。”

“無所謂啊。不過我還是會去的。記住是4點! ” 不給直子還口的機會,相馬直接掛斷了電話。想到直子之後 可能會給相馬打過去,平介又繼續往下聽了一會兒,但是之後就 再也沒有錄音了。

平介收起隨身聽,出了臥室。稍稍猶豫了一下之後,他敲了敲直子的房門。直子在裏面答應了一聲,不過聲音聽起來很消沉。 “我進來了。”說著平介推開了門。

直子正面向書桌坐著,面前擺滿了筆記和參考書,是不是在學習就不一定了。

“今天還有很多內容要復習嗎?要不要下去喝杯茶? ” “啊……現在還不想喝。聽你這麼說倒是很少見啊。” “啊,是麼?我也是突然才想起來的。” “微波爐上有別人給的蛋糕,餓了你就吃點吧。” “啊,行,那我去吃了。”平介說完向走廊走去。出門前他又回過頭來:“明天是耶誕節前夜了吧?”

“是啊。”直子已經把身子轉回書桌的方向了。 “你有什麼安排嗎? ” “唔……沒什麼特別的安排。”

“是嗎。那我們晚上去什麼地方吃美食吧? ”

“可是明天估計什麼地方都會滿員的。因為是平安夜,又是週六。”

“那我們就買壽司吧,來一個日本式的平安夜。”說完,他正要出門,直子叫住了他:“等一下。”

“怎麼了? ”平介問道。

“我明天有可能會出去一下。”直子有些顧忌地說。

“你要去哪兒?”平介能感覺到自己的表情變僵了。

“一個朋友讓我陪她一起買東西,不過我還沒和她商量好 呢……”

“是嗎。”

平介非常清楚直子在考慮什麼。她自己大概還沒有下定決心 該怎麼辦。為了在萬一的情況下能夠找到出去的理由,她今晚先做了個鋪墊。

“出去的話會回來很晚嗎? ”

“我想應該不會太晚的。我打算馬上……也就一兩個小時就回來。”

“哦。”平介點點頭出了房間。

聽說是一兩個小時,平介稍稍安心了一些。看來就算是她決定去和相馬見面,也只是去咖啡店那樣的地方說一會兒話就回來吧。

即便如此,這天夜裏平介還是沒睡好。他覺得讓直子去見相馬春樹會伴隨著很大的風險。他害怕直子壓在心底的那些情緒會突然在表面爆發。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