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34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平介在被子上盤腿坐了起來,盯著那張宣傳單看了好久。 他想去。他很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看直子過著怎樣的校園生活。 仔細想一想,這之前他都沒怎麼見過直子在外面的樣子。 但是,他又有點不想去。事實上,他有些害怕。 他倒並不是害怕看到直子在學校裏生活得不順利。現在他已經完全不擔心這方面的事情了。他所害怕的恰恰相反。他害怕看 到直子今不僅在身體上,而且在精神上也完全像女高中生一樣和大家融在一起了。他害怕自己看到這一幕時,會產生喪失感、 孤獨感和焦躁感。

最終,平介沒有去學校,而是在猶豫不決中度過了一天。直子晚上8點左右回到了家,對他為什麼沒有來學校,什麼都沒說, 甚至連文化節辦得怎樣,也隻字不提。

‘第二天,直子一句話沒說地出了家門。她大概覺得,反正平介也不會去的。平介也確實無法下定決心。上午他一直躺在被窩裏看雜誌,下午他又開始看高爾夫球和棒球的電視直播。上半區的棒球聯賽已經進入收官階段。

最終促成他下定決心去看看的,是電視裏播出的一個有名的餐廳的畫面。一對男女演員正在那裏品嘗著那家餐廳的招牌菜。

昨晚,平介家的飯桌上倒是在時隔幾日之後,又有了飯菜, 但那都是直子從商場的地下食品超市買回來的生菜。估計今晚弄不好也還是吃那些東西。如果去了校園文化節,在回來的路上他 就可以和直子在外面吃了。

時間已經是下午2點多了,宣傳單上寫著文化節5點結束。 他趕緊做起了出門的準備。

這是自那次成績放榜之後,平介第一次來到直子的學校。學校的氣氛和那時完全不同。校門口擺滿五顏六色的招牌,校園的牆壁上到處都貼著海報。變化最大的,還是學生們成績放榜那天還能看到幾張稚氣未脫的臉,可如今這樣的面龐已經找不到了。

校園裏還有許多像是學生家長的人在走動。不過,他們看起來對文化節並沒有多大興趣。他們來學校似乎只是為了考證一下學校裏的環境。

一年級二班的教室門被塗了顏色的紙殼箱和彩紙裝飾一新。 一個戴著圍裙的女孩看到平介後,露出了甜甜的微笑:“歡迎光臨! ”

“啊,請問……”平介一邊撓著頭皮,一邊向裏面望去。很多張課桌被拼在了一起,組成幾張更大的桌子,周圍被擺上了座椅。 裏面好像還真聚集了不少“顧客”。教室後面用擋板隔出了一片區域,無法看到後面的情形。估計後面是廚房吧。擋板上還開了一個四四方方的口,有端著託盤的女生從那裏進進出出。

“請問,杉田藻奈美在嗎?”

“啊,您是杉田同學的父親吧?”戴圍裙的女孩眨巴著眼睛問道。

“啊,不得了啦。”她話音剛落便轉身跑開了,消失在擋板後面。

緊接著,直子從裏面出來了。她也像剛才的那個女生一樣戴著圍裙,長長的頭髮像芭蕾舞演員那樣束在腦後。

“今天怎麼來了?”直子淡淡地問。沒有特別喜悅的表情,也沒有看上去很不高興。

“啊,有點兒想來看看。” “是嗎……”

她將他帶到靠窗的一個座位上。錄影機就在他旁邊。錄影機一共有四台,全都通過視頻轉錄裝置連著電視機。平介想像著搬運這些東西的不容易。

“你喝什麼? ”直子問。

“啊,是啊,喝什麼好呢,那就來杯咖啡吧。” “咖啡是吧? ”直子迅速轉身離開,消失在了擋板後面。平介這才注意到,她的校服裙子比平時短了許多。夜總會裏的陪酒女郎,穿的也都是那麼短的裙子。平介不知道她是怎麼把校服裙子變得那麼短的,只是擔心她彎腰時會不會露出裏面的內褲。

電視裏接連不斷地放著高中生們自己拍的錄影畫面,不過全是些無聊的鏡頭。一群烏鴉和貓正在垃圾堆裏覓食,畫面下方還配上了關西地痞用的臺詞,讓人覺得有點兒好笑。

“有意思嗎?”直子端著載有咖啡的託盤回來了,裝咖啡的杯子是紙質的。

“惡搞的地方倒是挺有趣的。”

“這還是男生們費了好大的苦功才做出來的呢。”直子在他身旁坐下,從一個裝著牛奶的小容器裏往咖啡杯裏倒了些牛奶,輕輕攪拌了一下後,將咖啡杯放到他面前。

平介喝了一口咖啡,覺得有點兒甜,可能是此時的心情比之前稍微好一些的原因吧。

“這些都是你們自己做的嗎?”平介一邊看著牆上和窗上掛的彩紙和氣球,一邊問道。

“當然了。雖然做得不是太好,可沒少花時間呢。” “看得出來。”平介點點頭。這下子平介也不難理解直子為什麼連著幾天回來得那麼晚了。

擋板後面探出了幾張臉,偷偷地向平介這邊望著。平介向那兒看時,幾張臉又縮了回去。 “我好像很受關注嘛。”

“可能他們覺得意外,沒想到我父親會來吧。我在學校裏基本沒提過家裏的事情。” “是嗎? ”

“你想啊,我不能跟他們說出真話吧?可是撒謊又是件很痛苦的事。”

平介也理解她的這種想法,低下頭去喝了一口咖啡。 “文化節5點結束吧? ” “是啊。”

“那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吧。好久沒一起出去吃了。等你這邊的活動結束,我們找個地方。”

本以為直子聽了會髙興的,但她卻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文化節本身是5點結束的,但是之後還有許多事呢。” “還有許多事? ”

“比如收拾教室啊,篝火晚會啊什麼的……” “還有篝火晚會哪? ”

平介這才想起還有這種活動的存在。對他來說,篝火晚會早已成了年代久遠的記憶了。

“那你要回來得非常晚嗎? ”

“我猜也不會那麼晚。不過現在時間還不確定,所以……” “原來如此。”

“對不起。”直子低下了頭。

“啊,沒關係,那我今晚給你買點壽司吧。那樣的話,直子回來如果餓了,馬上就可以吃。”

直子輕輕點了點頭,湊到他耳邊小聲說:“不要叫我直子。” “啊我給忘了,對不起。”

這時,剛才那個戴著圍裙的女孩走了過來:“藻奈美,打擾 一下。”

“怎麼了? ” “咖啡濾紙用完了。” “果然不夠用。那就用紙巾代替吧。” “可是我們不知道怎麼用。”

“真拿你們沒辦法。”直子站了起來,和戴圍裙的女孩一起消失在了擋板背後。

平介也站了起來,走到擋板前,向裏面望去。有幾個女生正在做著三明洽,另幾個正在給用來做果汁的水果削皮。直子將紙巾剪裁了一下,之後開始教身邊的幾個人怎麼將紙巾和咖啡機配套使用。雖然從外表上看她們幾個的年齡沒多大差別,但在平介看來,此時她卻像是她們的媽媽。

他正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忽然發現一個男生站到了他旁邊。 男生個子很高,梭角分明的臉被曬得黝黑。平介一開始還以為他只是個與自己無關的學生,但那個學生一直跟著他,一直到他回 到座位上坐下來。

“請問……”男生說話了。

一聽到他的聲音,平介便感到一陣劇烈的心緒不寧。他曾經聽到過這個聲音。

“您是杉田同學的父親吧? ”

“我是。”平介的聲音有些嘶啞。他感覺渾身的血液在逆流, 身體在急劇升溫。

“前幾天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是網球俱樂部的相馬。”那個男生說完,就那麼站著低頭行了個禮。

“啊……”平介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應答。再想說什麼時,他注意到身邊有很多目光在注視著他們。

“先……’’平介說道,“先坐下來再說吧。” 相馬答應了一聲,在平介對面坐了下來。 平介困惑地向擋板那邊望去,結果視線正好和直子碰上了。 直子正扒著擋板看呢。她的臉上也寫著驚訝,看來不是她把相馬叫來的。

“晚上往您家打過好幾次電話,實在是太抱歉了! ”相馬又一次低頭行了個禮。

“藻奈美跟你說什麼了嗎? ”

“是的,她說您每天要早起,所以晚上打電話不方便。” “哦。”平介這下明白為什麼之後的兩天沒有電話了。 “實在是太對不起了! ”

“啊,沒事了。我也沒怎麼生氣。”被對方當著面道歉,平介只好做出如此反應。

“真是那樣就好了。”男生臉上表露出稍微安心的樣子。 “你就是為了說這個而專門跑來的嗎? ” “是啊。一個學妹告訴我說,杉田同學的父親來了。” “是這樣啊。”

平介在心裏合計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那個學妹為什麼要跑去給他通風報信呢?這樣豈不簡直就是在表明他和直子是公認的一對?

“那我就告辭了。”相馬說完站起身來,“再見。” “啊’再見。”

這時平介注意到,相馬沖著教室後方打了個手勢,像是在傳遞什麼信號一樣動了動嘴角,露出一笑之後出了教室。不用看平介也知道他是在沖著誰笑。

相馬走後直子馬上來到平介身邊,小聲問:“他來找你說什麼?” 平介把剛才的對話原原本本復述了一遍,之後又補充了一句: “簡直是青春劇裏的鏡頭啊。”話音裏一半透著諷刺,一半也是他的真實感覺。

“還是那種煽情的呢。” “那個傢伙簡直就把自己當成男主角啦! ” “怎麼可能!別瞎說了!”她幾乎沒動嘴唇地說道。 外面忽然響起了鈴聲,傳來了文化節還有15分鐘就結朿的廣播聲。周圍頓時歎氣聲四起。

平介站起身來:“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你能來我很高興。”

“你可別弄得太晚了啊! ”說完平介出了教室。 走出校門時還不到5點,平介覺得自己不是很想直接回家, 於是坐上電車,來到新宿。他先逛了逛大型電器商場,之後打算去書店看看。可是,當看到從電器商場走出來的一男一女後,他馬上停下了腳步。

兩個人看起來像是高中生。男生頭髮很長,女生化著濃妝, 但兩個人身上好像都穿著校服。男生摟著女生的肩,女生則抱著男生的腰。他們似乎根本不在意這是在公共場合,將臉貼得特別 近,似乎嘴唇隨時都會接上。

平介忽然覺得那兩個人變成了直子和相馬春樹,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一瞬間他的腦海裏閃過相馬春樹出教室前的表情。他突然明白了相馬用嘴唇向直子傳遞的資訊。

之後見!一他一定是這個意思。沒錯,就是這個意思!他像是回想起電影中的一個畫面一樣,精準地回想起了相馬嘴唇的動作。

“之後見”具體意味著什麼?他們之間會發生什麼? 想到這裏,平介心裏掀起了波瀾。他像是有十萬火急的事情一樣,掉頭向車站走去。

一路上他一直在叩問自己,你到底在幹什麼?但就是始終沒有停下腳步。等回過神來時,他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校門前。

太陽已經完全下山了。如果是往常的話,整個學校應該處於寧靜之中。不過,今天不一樣了,校園裏還有大量的學生。不知從哪里飄來了音樂聲和歌聲,應該屬於那種輕音樂。

平介穿過校門,奔操場走去,前面可以看見篝火了。篝火周 圍圍滿了學生、有站著的,也有坐著的,姿態各異。

操場的一角搭起了一個簡易舞臺,舞臺上一個由數人組成的 樂隊正在演奏著。正在臺上演唱的是一個女生,她穿著光滑的黑衣服,衣服上反射出篝火的光。她雖然看起來很成熟,但毫無疑 問應該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平介不禁感慨,如今的篝火晚會,也和他那個時代大不相同了。他原來還想像著是所有人都圍著篝火又唱又跳呢。

操場上看上去沒有校外人員,不過也沒人在意平介的到來, 一是因為周圍太黑,二是因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演出上。

平介像是在叢林中扒開草木一樣,邊移動著腳步,邊在人群中搜尋直子的身影。女生還好說,很多男生個頭比平介還要高, 一旦走到他們中間,周圍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這時,樂隊的演奏風格變了。之前唱的歌一直比較舒緩,現在卻一下子變得富有速度和節奏感了。與此同時,台下的學生們 也產生了相應的反應。

剛才還坐著的人這會兒都站了起來,幾乎所有人都一邊蹦著,一邊拍起了手。

這麼多年輕人一下子動起來,不禁令平介頓時產生了空氣稀薄的錯覺。他一邊喘著氣,一邊繼續在人群中鑽來鑽去。

一不小心,平介腳下絆上了什麼東西。應該是誰的腳吧。他一個踉蹌之後,雙手拄在了地面上。於是,他索性爬著向前移動。 無數雙腳伴隨著節奏踢踏著地面,飛起來的塵土沾得他滿臉都是。 大概是離舞臺遠了一些的原因吧,身邊的學生越來越稀少。他離操場中間的篝火很近。他站了起來,拍掉了身上的灰土,之後抬起頭來。

這時,他的目光捕捉到了直子的身影。 她就站在離篝火幾米遠的地方,側臉對著平介。她並沒有跟著拍手打拍子,不過眼睛也盯著舞臺。

在她的身邊,平介還發現了相馬春樹的身影。兩個人之間的距離還不到一米。

一瞬間,平介似乎看到他們的手牽在一起了。這不過是他的心理作用而已。直子一直將雙手重疊著放在身前。

其他學生都在一刻不停地擺動著身體,只有直子和相馬兩個一動不動,像是定格在了這個時間和空間。 平介完全不能動了,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篝火的火焰越燒越高,把直子和相馬的臉都映成了紅色。隨 著火焰的跳動,兩個人的影子也在擺動著。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