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33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那個電話打來時,正是周日的傍晚。直子出去買晚飯要吃的菜了。平介一個人修整了小院子之後,來到落地窗前的臺階上坐下,呆呆地望著西方的天空。晚霞紅得那樣完美,將魚鱗狀的積雲也染成了相同的顏色。

在好久不曾體驗過的休閒中,平介度過了這個愜意的秋日。 一想到明天又可以帶著煥然一新的心情開始一周的工作,平介感到非常滿足。

在這樣的時候電話鈴響起,讓他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平介家的電話鈴平時基本不怎麼響。當直子以直子的身份活著的時候,倒是經常有從她長野娘家或者是朋友那裏打來的電話,但如今這樣的電話已經沒有了。

會不會又是房屋仲介呢?平介邊想著邊站了起來。之前經常有電話打來問他們要不要買一室的公寓。

電話在組合櫃上。平介抓起電話:“你好,這裏是杉田家。” 對方沒有馬上發出聲音。這一非常短暫的沉默讓平介相信自己的不祥預感應驗了。他的直覺告訴他,對方的反應遲鈍並非出自物理原因,而是因為聽到了自己的聲音後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啊,你好! ” 一個男子的聲音,“那個……請問,杉田藻奈美同學在家嗎? ”

平介意識到對方應該是直子同校的男生。他覺得自己本來一片晴朗的心空,頓時佈滿了烏雲。

“她現在不在。”他回答道,聲音裏流露出心裏的不高興。他這樣做一半出於無意識,一半出於有意識。 “啊,這樣啊。”

對方似乎有些退縮了。平介決定,如果對方想就這麼掛斷電話的話,那麼他就在對方掛斷之前狠狠地罵他一頓。連名字都不通報一聲就往人家裏打電話,真是豈有此理!不過,對方並沒有那麼不懂規矩。

“那,我的名字叫相馬。藻奈美同學回來後,您能告訴她我打過電話了嗎? ”

“是相馬同學嗎?我用跟她說是哪個相馬嗎? ” “是和她一起打網球的相馬。” 又是網球俱樂部!平介口中泛起了苦澀。 “你有什麼急事嗎? ” “不,算不上是什麼急事。”

“可是在周日打電話,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你現在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向藻奈美轉達。”

“噢,不了,因為說起來有點複雜,不直接說很難聽明白,所以只要幫我告訴她我打過電話就行了。”

“是嗎“

“再見。”說完,那個自稱相馬的男生慌慌張張地掛斷了電話。 放下電話後,平介的胃裏很不舒服。他看了看時間。直子剛出去沒多大工夫,按照往常的經驗,她一小時之內應該不會回來了。

平介打開了電視,電視裏正播放著NHK電視臺的新聞。平介只是盯著電視畫面,內容卻一點都沒往心裏去。

他就那樣開著電視,一個人上了樓。他來到直子房前,輕輕開了門,進了房間。

房間被直子收拾得乾淨俐落,唯一一處顯得有點雜亂的地方是桌子。物理參考書就那樣張開著,她臨走前似乎正復習著力學。 是那種計算施加在斜面物體上作用力的問題。摩擦係數、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平介腦海裏對這幾個術語還有印象。

桌子的裏側用書擋整整齊齊地立著文件夾、日記本和字典等用品。檔夾共有五本,分別為紅、藍、黃、綠、橙五種顏色。 雖然檔夾的夾背上什麼都沒有寫,但想必根據顏色的不同,每個檔夾的用途也不同吧。

平介以前曾見過直子一邊翻著文件夾,一邊和網球俱樂部的朋友打電話。估計那個文件夾裏的文件都和網球俱樂部有關。

他記得那個檔夾不是紅色的就是橙色的。雖然感到內疚, 但他還是將那兩個檔夾抽了出來。翻開紅色的文件夾一看,裏面全是和做菜相關的資料,有的是從雜誌上剪下來的。

和網球俱樂部相關的東西都在那個橙色的檔夾裏。最前面的是複印的一張今年秋季的賽程表。

平介稀裏嘩啦地翻著檔夾,當翻到最後一頁時,他的手止住了,裏面有一張寫著所有部員名字和聯繫方式的名單。 那個男生好像是叫相馬吧。

平介用手指掃著寫有名字的部位,終於發現了一個叫相馬春樹的。他是二年級的部員。

平介拉開桌子抽屜,裏面整整齊齊地擺著文具。他撕下一張便條,抄下了相馬春樹的住址和電話號碼。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只是想先把這些資訊抄下來再做打算。

他將便條放進了胸前的口袋裏,將文件夾放回了書擋。由於得到了關於給直子打電話的那個男生的一些情報,平介的心裏在某種程度上也得到了滿足。

平介出了直子的房間,正要用手從身後帶上門,直子從樓梯上上來了。她在樓梯當腰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直子問道,“你到我的房間裏幹什麼去了?”她的問話有一種質責味道。

難道我不能進你的房間?一平介心裏在這樣想的同時,也產生了一種侵害了直子隱私權的內疚感。兩種情愫在他心中攪拌在了一起,轉化為一個不自然的謊言從口中說了出來:“啊,沒什麼。那個,我想從你那兒借一樣東西,後來沒找到就不找了。” “你想找什麼啊? ” “啊?啊,是……一本書。” “書?什麼書? ”

“就是那本,夏目漱石寫的那本……”平介一邊支吾著,一邊後悔自己編了這個並不明智的謊言。他根本就不知道直子平時都讀什麼作家寫的什麼書。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拿夏目漱石搪塞一下了。

“貓? ”直子問道。 “貓?”

“《我是貓》。夏目漱石寫的書,我那裏只有這一本。” “啊,對對對,就是那本。”平介說,“剛才電視裏提到了那本書,所以我就有點想看看。”

“是嗎?這可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直子噔噔噔上了樓, 進了自己的房間。

平介站在門口看著她的反應。她來到書架前,很快就找出了一本很厚的袖珍本文集。

“你找到哪兒去了?不就在這兒嗎! ” “啊,是嗎?那可能是我沒注意到。” “拿去吧。”說完,直子將書遞了過來。平介接過了書。 她看起來像要馬上走出房間,不過出門前,又環視了一下室內。

“咦?”直子微微皺起眉頭,來到桌子旁邊,“你動過我的桌子嗎?”

“不,我沒動過啊。”雖然心裏咯噔了一下子,但他還是故作鎮靜地回答道。 “是嗎?” “怎麼了? ”

“沒事,沒動過就好。”她邊說著,邊將橙色檔夾和紅色文件夾調換了位置。

這天晚上,平介最終沒有跟直子提起相馬春樹打電話的事。

雖然他很想問問直子有關相馬春樹的情況,但他知道,憑直子敏銳的洞察力,她一定會把這件事和檔夾位置的改變聯繫起來。 隨便翻她東西的事最好還是不要被她察覺為妙。

吃過晚飯,平介在直子面前翻開了並不十分想讀的《我是 貓》。剛讀了兩頁,他便覺得眼皮睜不開了。不過,他還是繼續裝出了讀書的樣子。

第二天,平介回來得有點兒晚,手錶的指標已經指向了8點 15分。看到家裏的燈亮著,他松了一口氣。如果直子還沒回來的話,估計他的心又要堵得慌了。

直子有時還是會回來得很晚的。由於之前有過一次因爭吵而引發的不快,所以現在平介會儘量克制住自己,不發牢騷。直子似乎也在某種程度上注意到了平介的這種心情,過了 8點還不回來的情況幾乎沒有了。

平介打開家門,進到屋內。他一邊脫鞋,一邊想對裏面喊—-我回來了!就在他發出聲音之前,他聽到裏面傳來很低的說話聲。 是直子在說話,時不時還會發出嘻嘻的笑聲。

平介推斷她正在打電話。他躡手躡腳地往前走。聲音是從日式房間裏傳來的。

“我是從有阪學長那裏聽來的。他說你笑話我反手回球的動作,我聽了之後就覺得你好過分呀! ”

聲音毫無疑問是直子的,可是語氣卻和平日裏對平介的完全不同,不單用詞像女高中生那樣隨意,而且還有一種向對方撒嬌的味道。

“啊?真的假的?我都有點不敢相信。這麼說學長下次肯和我一起搭檔?……啊?真的呀?太好啦!……什麼什麼?討厭啦, 我憑什麼要那樣做呢?”直子邊說邊笑,給人一種發自心底的快樂感。

平介在走廊裏又向回退了幾步,故意發出很大的聲音重新走了過來,邊走邊喊著“我回來啦! ”雖然看不到她的樣子,但他能感覺到她的慌張。

“啊,那明天再說吧……嗯……好,就這樣。” 平介進屋的同時,直子也離開了電話機。 “你回來了。是不是想馬上吃飯啊?”直子走向廚房,語氣又回到了老樣子。

“你剛才在給誰打電話嗎? ” “嗯,學校裏的朋友,說了說英語作業的事。” 撒謊!平介在心中憤憤地想。她剛才的語氣根本就不是在和同一年級的人說話,也不是在討論英語問題。再說,對方還是個男生!

“我才想起來,昨天有你一個電話,是網球俱樂部一個叫相馬的人打來的。” “啊,是嗎。”

平介注意到面向洗碗池的直子抖動了一下肩膀。 “他讓我告訴你,他給你打電話了,不過被我一馬虎,就給忘記了。你今天見到他了吧?他跟你說什麼了嗎? ”

“啊……他跟我說的是準備新生比賽的事。他打電話也一定是這件事吧。不過他倒沒提起昨天給我打過電話這件事。” “周日往家裏打電話,我還以為他有什麼急事呢。”

“不是什麼急事。估計他是想趁著還沒忘就告訴我吧。” “是這樣啊。算了,不說這事了。”

平介上了二樓,一邊換著衣服,一邊還在想著電話的事。剛才和直子通電話的人一定就是那個叫相馬春樹的二年級男生吧。 問題是,她為什麼要對我撒謊呢?為什麼不能大大方方地告訴我, 是網球俱樂部的學長打來的呢?

想來想去,答案只有一個:直子今天應該也參加網球俱樂部的練習了,並且聽她的意思,今天也和相馬說過話了。既然如此, 為什麼回家後還要和他在電話裏說呢?平介沒有很好地回答這個問題的自信。

電話一定是從相馬那邊打來的。在不清楚平介什麼時候回來的情況下,直子沒理由主動打給他。

平介開始考慮,要不要給相馬打個電話。如果對方的父親打來電話,告訴他沒事不要給自己女兒打電話時,大多數男生都會知難而退的。

“爸爸,吃飯了! ”樓下傳來直子的聲音。平介大聲答應著, 已經伸進口袋裏的手又抽了出來。

“先跟你交代一下,我下一周可能每天都會很晚回來。”吃晚飯的過程中,直子有所顧慮地說。 “又是因為網球嗎? ”

“不是的,是因為要準備校園文化節。下週六、周日就是文化節了。”

“你說要晚回來,到底是要做什麼?”

“我們班要辦咖啡影院,就是將教室內的光線變暗,在放我們自己拍的錄影片的同時,賣一些咖啡和果汁什麼的。下周我們要製作錄影片,佈置教室。”

“你說的這些是全班都要參加的嗎? ”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全班都要參加啦! ”

“那你說的晚,能有多晚?”

“不知道。聽說執行委員們每年都要熬通宵的。”

“通宵?住在學校裏嗎? ”

“對呀。”

“你不會被當選為執行委員了吧? ”

“才沒有呢。兩頭忙,參加網球俱樂部的人是顧不過來的,所以不會被選為執行委員。但是,不管是不是執行委員,都要參加 準備工作的。我們這些俱樂部的部員,至少應該在下周也幫忙准備準備。正因為如此,下一周俱樂部的練習也要暫停。

“想不到學校為了一個文化節竟然要費這麼多工夫。你們學校不是要和其他高中比考上東京大學的升學率嗎?搞這種活動能行嗎?”

“玩得好才能學得好。學校也很懂得勞逸結合的道理。只知道守著書桌死學的人是絕對考不上東京大學的! ”直子有些不耐 煩地解釋道。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