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32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平介和直子被安排在了吃晚飯那個房間對面的一個8張草席大小的房間裏,中間夾著走廊。這個房間原來是用來做儲藏室的, 不過如今已經被收拾得一乾二淨了。容子和富雄不知從哪里抱來了兩床被子,為他們並排鋪好了。

容子和富雄出去後,直子忽然說了一句:“我失敗了。” “你是說剛才哭出來的事情嗎? ”平介問道。 “嗯。”直子點點頭,“之前我是一點事都沒有的,連想哭的衝動都沒有。聽到爸爸當著我的面說自己是外公時,我差點兒都想笑出來。可是,那碗蕎麥面……”說到這裏,直子攥起了放在 膝蓋上的雙手,“那碗面,是爸爸的味道,是我從小到大一直吃過來的味道。一聞到那個味道,我腦子裏就浮現出各種各樣的回憶, 不知不覺眼淚就溢出來了。雖然我也知道這樣不好,也想把眼淚收回去,可我就是沒有辦法。”

說著說著,直子臉上又劃過一道淚痕,在下巴底下凝成了一滴水珠。

平介來到她身邊,抱住了她的肩。沒過多久,他胸前的襯衫就被淚水打濕了。

“爸爸,”直子躺在平介懷裏說,“我們還是早點兒回東京吧。 待在這裏對我來說實在是一件痛苦的事。”

“說得也是啊。”平介答道。說完他在心裏想,現在對於直子來說,可以稱呼為爸爸的有兩個物件啊。

第二天來了很多親戚,因為這天要做法事。平介和直子光是為了和人打招呼就忙得不可開交。大多數人見到直子後的第一反應就是:“哇,長得太像直子啦! ” 一個以前特別疼愛直子的嬸嬸說:“簡直像是直子復活了一樣。”說完,她的眼睛就濕潤了。

所有人一起行完禮後,又在咋晚的房間裏舉行了宴會。不過, 這次將隔壁的隔扇打開了,空間大約擴大了一倍。

“藻奈美有男朋友了嗎? ”直子的一個表妹問道。她是一個胖得圓乎乎的、很愛笑的女孩。

“沒有啦,你說哪兒去了。”直子用一個髙中生的語氣答道。 “真的嗎?不會吧,像藻奈美這麼可愛的女孩子,那些男生怎麼會放過呢? ”

“她還是個孩子呢。”平介在一旁插話了。 聽了平介的話,直子的叔叔笑了。

“只有當爸爸的,才會認為她是孩子。實際上,她的行動可不一定是孩子的那麼簡單呢。就拿我哥三郎來說吧,當初他還一直以為直子沒有男人緣呢,可結果呢?不還是忽然間就找了個東京的老公結婚了?婚禮上,哥哥還偷偷地在休息室裏哭了呢。” “喂,你瞎說什麼呢,我才沒哭呢! ”三郞較起真來。 “還敢說沒哭?你還說你、想揍那小子一頓呢。” “啊?”平介脫口發出聲來,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臉。 “我沒說,沒有說,都是你在瞎白話。” “是不是瞎白話你心裏清楚。” 老哥倆你一句我一句地爭論著,周圍的親戚邊聽邊笑。 宴會持續到8點左右。親戚們都由沒喝酒的妻子們開車拉著, 各回各家。離得特別近的,就直接走著回去了。

直子洗了個澡,躺在床上看起了小說。沒過多久她就睡著了。 看來她確實累了。

平介看電視看到9點半左右,進了浴室。三郎家的浴室裏還用著木制浴盆。浴盆裏很寬敞,把頭枕在浴盆邊上伸直腿後,還有很大的空餘。平介想起了他第一次來到這個家時的情形。

當時也是在浴盆裏泡著澡,忽聽有人敲浴室的玻璃窗。平介答應了一聲,見窗戶微微開啟了一條縫,直子的臉露了出來。 她問:“水溫怎麼樣?” 他回答:“正合適。”

“是嗎?那樣就好。要是水涼了,就告訴我一聲,我給你添點兒柴。”

“啊,這裏還在燒柴嗎?”

“對呀,這個浴室就像一個文化遺產。”說完她關上了窗戶。 平介洗完頭髮和身子,再次來到浴盆裏。浴盆裏的水稍微有點兒涼了。於是,平介喊了應該在窗外的直子一聲,想讓她加一 點兒柴火。

等了等,沒有回應。他“喂、喂”地喊了好幾聲,還是沒人理他。沒辦法,只好作罷。就在這時,他注意到牆壁上有加溫按鈕。所說的燒柴全是騙人的,這不過是一間普普通通的使用煤氣的浴室。他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被直子戲弄了。

從浴室裏出來後,他什麼也沒對直子說。直子也什麼都沒說。 至於當年他沖著窗戶喊“直子”的時候,直子是不是正躲在窗外強忍住笑聽著,他到現在都不知道。

洗完澡,出了浴室,平介在走廊裏走著,想回房間。這時, 一個聲音叫住了他:“平介一”聲音是從客廳裏傳來的。平介拉開了拉門,看見三郎一個人在裏面正喝著兌水的威士忌。 “自己在重新喝啊。”平介說道。

“也不是。這只是臨睡前的習慣。怎麼樣,要不要一起來點兒? ”

“好啊。”平介來到三郞旁邊坐了下來。 “摻水喝行嗎? ” “行。”

三郎開始為他兌酒。從已經準備好的一大瓶水和漂亮的酒杯來看,三郞應該是早有預謀的。宴會上吃的東西已經沒有了、不過三郞準備了他燒的沙丁魚。 “先幹一杯吧。” “乾杯。”

輕輕碰了一下杯子之後,平介喝了一口岳父為他勾兌的威士忌。口感不輕不重,對剛洗過澡的人來說,喝著正舒服。平介不禁佩服三郎不僅菜做得好,在這方面也非常有天賦。

“你們這次能來真是太好了,大家都高興得不得了啊。真是要謝謝你。”三郎說完低頭行了一禮。 “可別這麼說。”平介直擺手。

平介和直子已經決定了,明天回東京。他們已經把這件事告訴三郎了。

“先不說別的,這才多長時間沒見,藻奈美就已經出息成這樣了,讓我看了也放心。原來我一直擔心她失去了母親,不知會變成什麼樣,不過現在看來,這種擔心是多餘的了。沒想到你一個大男人能一手把她培養得這麼好。雖然我這麼說可能有點不合適,但我還是想代表直子對你說一聲謝謝。”

“其實我也沒有做什麼。我做的都是一些平常的事。” “不能那麼說。平常的事也不是說做到就能做到的。你工作那麼忙,能做到平常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老人一邊嚼著沙丁魚,一邊把一句“非常了不起”重複了好幾遍。平介聽了,心裏稍微覺得有些不自在。

“另外,一個大男人做這樣的事,還是會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吧?”

“啊,也沒什麼,因為直……藻奈美自理能力很強。” “不過,今後藻奈美也會很不容易吧。剛才我隨便跟她聊了 聊,聽她說想考醫學專業。那樣的話,她以後也不能幫你做多少家務了吧? ”

“這個,也許是那樣吧。”平介注視著杯子裏淡淡的琥珀色液體。他開始漸漸領悟到老人想要表達的意思了。

“平介啊,”三郎用很溫和的語氣說,“你不用老想著要對得起直子這樣的事。”

平介凝視著岳父的臉,他果然要說這樣的事。 “平介你還年輕,要幾十年後才會老得像我這樣,你不必勉強自己一個人活著。如果你有那方面的想法了,就別在乎別人怎麼想,只管再婚好了,到時候我會支持你的。”

“謝謝您!但我現在還沒到考慮那種事情的時候呢。” 聽平介這麼說,三郎搖了幾下頭。

“別看你現在這麼想,可是時間過得很快的。雖然我剛才說你現在還年輕,但那並不代表你還有很多閑餘時間。我覺得你應該好好考慮這件事了。”

“或許是吧。”平介曖昧地笑了一笑。 “當然了,我也不能勉強你。”

見平介的杯子已經見底了,三郎又開始為他兌下一杯。 “那我就再喝最後一杯吧。”平介畢恭畢敬地說。

回到房間時,平介身上的汗已經退了。他心想,又沒有空調, 卻還這麼涼快,真不愧是信州地區啊。他換上睡衣後鑽進了被窩。 直子翻了個身,轉向了平介這邊,並且是睜著眼睛。 “你剛才和笆爸聊天了吧? ” “啊,聊了。” “他催促你再婚了吧? ” “你都聽到了? ”

“沒辦法,爸爸說話聲音太大了。”她這時所說的爸爸指的是三郎。

“我真的要招架不住了。”平介露出一臉苦笑。 “你考慮過再婚的事情嗎? ”直子的語氣很認真。 “這個嗎,空想倒是有過。”橋本多惠子的面容在他腦海裏閃過,馬上又消失了,“不過,沒有具體考慮過。” “是你強迫自己不考慮這件事的嗎? ” “不想考慮而已。我還有直子呢! ” 直子聽了閉上眼睛,又把身子轉到另一面。 “謝謝你。”她低聲說,“不過,你這樣真的能行嗎?” “嗯,能行。”平介沖著她的後背說道。 之後直子就再也沒說什麼,平介也閉上了眼睛。 “這樣應該能行吧?”他又向自己確認了一遍。自己有直子, 有別人看不見但自己能看見的妻子,這就足夠幸福了。 他的意念開始模糊起來。 “這樣就足夠了。”他抱著這種信念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平介和直子一大早就開始了回東京的準備。臨行前, 他們收到了各種各樣的當地特產,汽車的後備箱都裝滿了,連後座上都擺滿了紙袋子和紙殼箱。

“你要好好聽爸爸的話呀,正月再來玩。”副座車窗外傳來三郎的叮囑聲。

“記住了,我會再來的。外公多多保重身體!” “好好。謝謝你,謝謝你! ”三郎點頭,眼睛眯得像臉上的皺紋一樣細。

平介發動了車子。瀝青路上反射出來的陽光在告訴人們,今天又是一個酷暑天。

從娘家開出來有一段時間後,直子忽然開口: “停一下車。” 平介將車靠在了路邊。 “怎麼了?”平介問。

直子回過頭望了一會兒,深深歎了一口氣。 “想到自己今後再也不會來這裏了,就覺得有點傷感。” “為什麼?想來的話再來不就行了嗎? ”

直子搖搖頭。

“不會再來了。見到他們我很痛苦。對他們來說,我是一個已經死掉了的人。他們的世界裏已經沒有我的位置了。我去了, 無非像一個遊魂……”說到這裏,她的眼睛濕潤了。她取出手帕, “對不起,我只想哭一小會兒,以後就再也不哭了。不用擔心我, 開車吧。”

平介默不做聲地插上車鑰匙,發動了汽車。

他心底在想:只有我才是她真正的親人,我們兩個人是孤立地活在這個世界上的。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