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32

03.2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8點整,走廊裏的門響了。 “我回來啦! ”是直子的聲音。 平介站了起來,來到房門口。

直子從肩上卸下大大的背包提在手上,懷裏還抱著球拍,另 一隻手裏拎著超市購物袋,向平介走了過來。“咦,爸爸,你站在這兒幹什麼? ”

“你怎麼回來得這麼晚?”平介問道,絲毫沒有掩飾內心的不快。

“啊?晚嗎?”直子在走廊裏把背包和球拍放好,只提著超市購物袋進了日式房間。她坐在草席上,伸平了雙腿,開始交替按摩著大腿和小腿。“哎呀,真是累死了。今天的練習量特別大。不好意思,再等我10分鐘,我馬上就開始準備晚飯。”

似乎是覺得她那雙被太陽曬得顏色很健康的大腿有些耀眼, 平介一邊把目光轉向別處,一邊坐到了她的身旁。 “都已經8點了,真不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 “啊?可是以前不都是9點多才吃晚飯的嗎?你總是那個時候才回來的呀。”

“我說的不是吃晚飯的問題。我說的是,你不覺得一個高中生這麼晚才回家很不正常嗎? ”

“那是因為我有網球俱樂部的活動啊。再加上我是一年級的, 練習結束後還要收拾場地,回來後還要去超市買菜,所以再怎麼早也得到這個時候吧。”

“可是,每天都這樣就太不正常了!你參加的到底是什麼俱樂部啊?”

“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普普通通的俱樂部。”直子站起身來, 提著超市的購物袋向廚房走去。她先在洗碗池前將手洗乾淨,之後向鍋里加了水,打開了煤氣。

“那,考醫學專業的事怎麼辦?”平介沖著他的後背問道。 “什麼怎麼辦? ”

“你不是要考嗎?你進現在這所高中不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嗎?” “是要考啊,當然要考啦。”直子說完開始在案板上拾掇起魚來。

“可是像現在這樣,你怎麼能考上醫學專業呢?”平介直言不諱地質問道。

直子聽了,停下手中的活兒,轉過身來,背對案板站著,右手還拿著菜刀。

“你知道嗎?考試不僅需要智力,還需要體力。像我這種必須要和男生一起競爭的情況就更是如此了。另外,還有一件事爸爸可能不知道。在我們學校,參加俱樂部活動的人比不參加俱樂部活動的人在應屆考上志願大學的比例髙。你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嗎? ”

因為不知道,所以平介只能保持沉默。 直子一邊揮舞著菜刀,一邊繼續說:“這是因為效率的差距。 雖然那些不參加俱樂部活動的人很早就開始準備考試了,可是他們總覺得自己的時間比參加活動的人多,所以在準備過程中常常會放鬆下來。而相比之下,那些參加俱樂部活動的人都很自覺地抱有落後意識,所以他們一直到考試的前一天都不會鬆勁兒,從起點到終點一直都在衝刺。當然了,通過俱樂部活動他們也獲得了支持他們這樣努力的體力。所以,從結果上來看,學習效率更髙的是參加俱樂部活動這一組的學生。”

“真的有你說的這麼好嗎? ”

“至少認為倶樂部活動會妨礙升學考試是毫無根據的。”直子說完又轉向案板,接著準備晚飯。

她的背影和直子本人年輕時的那麼相像。當她使用菜刀時, 會稍稍彎起腰,右肩微微高過左肩。

“照你這麼說,你打網球還是為了準備考試了? ” “不能說全是為了考試,但確實是把考試的事也考慮進去之後才參加俱樂部的。”       ‘

“實際上恐怕更多的是出於其他目的吧? ”

“其他目的?”

“俱樂部裏有很多男部員吧?難道你不是為了讓他們圍著你轉才參加的嗎? ”

直子再次放下手中的活兒,將煤氣的火調小一些後,轉向平介這一邊。

“受不了你了!原來你想的是這些事,真無聊! ”

“我怎麼無聊了?難道你被一群男生寵著這不是事實嗎? ”

“我先跟你說明白,我們俱樂部裏的學長都是很嚴厲的,他們才不會因為你是女孩子就護著你呢。我不否認有的女生是抱著爸爸說的那種想法參加俱樂部的,但是那樣的女生早就因為無法忍受訓練的艱苦而退出了。別把我們和大學裏的網球愛好者協會畫等號。我們是純粹的體育組織! ”

“我不管你們是體育組織還是什麼組織,男生怎麼可能會對年輕女子不抱非份之想呢?他們只要一有機會,就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的。”

“簡直不敢相信,你竟會產生這麼卑鄙的想法! ”直子搖了一下頭,隨後在食品袋裏猛地抓起一把乾鬆魚,砸進了開水鍋裏。 她的動作帶有明顯的憤怒。

“年輕男子看到漂亮女孩就只會想那種事,這你知道嗎? ” 直子沒有回答。她的後背告訴他,她不想回答! 他打開了旁邊的一張報紙,上面的標題是《房價繼續上漲》。 實際上,他根本沒看進去。

他在心裏開始討厭自己,並且這種情緒不斷擴散。其實,他並沒有像嘴上說的那樣生直子的氣。不對,應該說,他對直子基本上沒什麼憤怒的感情,她的解釋是很有道理的。

他也清楚,直子回家晚的主要原因不是俱樂部活動,而是活動後的購物。為了堅持俱樂部活動,她需要付出更多。她不能像普通髙中生那樣,到家後就讓疲勞了一天的身體躺下來歇一歇。 沒有人給她做晚飯,即便已經累得像一攤泥了,她還是無法逃脫家庭主婦的角色。之所以這樣還不退出俱樂部,是因為她認為自己現在應該這樣,她有自己的信念。

明明知道這些細節,卻還對她橫加指責,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大概是嫉妒了吧一平介想。他嫉妒重新獲得了青春的直子;他嫉妒能和那樣的她一同享受青春的青年男性。同時,他還 詛咒自己不能對她抱有愛情和性欲的境遇。

這頓晚飯是他和直子結婚以來吃得最彆扭的一次。兩個人都一句話沒說,只是默默地動著手裏的筷子。這次矛盾和前幾次有過的最根本的不同在於,沉澱在隔閡底部的不是憤怒,而是悲傷。 平介並沒有生氣,意識到存在於他和直子之間永遠無法填平的鴻溝,讓他感受到了無法忍受的悲傷。她也產生了同樣的心情,這可以從她身體周圍的空氣中感受到。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已經好久不曾有過的那種夫妻間特有的心心相印,在這樣的時刻重新出現了。

放暑假後,直子仍舊要去學校參加網球練習,但是一到傍晚就會結束,因此很少再有平介到家後她還沒回來的情況發生。即使偶爾有,也是因為她忘了買什麼菜而重新到附近的超市里去了。 另外,週六周日俱樂部也休息,所以不會單留平介一個人在家。

因為自己在家時直子也在,所以平介也沒有不滿的理由了。 雖然看到堆在洗衣機旁邊衣服筐裏的網球服和直子因為打網球而變成巧克力色的胳膊和腿時,心裏還有些在意,但他不會主動提 起網球的話題。因為他知道,一提起網球俱樂部的事,他就會想起男部員的存在,於是心裏就會覺得彆扭。而心裏一彆扭,弄不好就要對直子抱怨。這樣一來,二人之間又會充滿無法形容的沉重氛圍。前面的經歷使他知道,一旦形成那樣的局面,不知要花上多長時間,兩個人才能恢復正常對話。

在這方面處處留心的還有直子。她現在絕不會提起和俱樂部有關的活題。原來經常在電視上看的網球比賽,自從那次和平介發生不快後,就再也沒有看過。俱樂部的訓練日程表再也不往矮腳飯桌上放了,球拍也不會在客廳出現。

對兩個人來說,還有一件事情很幸運。八月中旬,平介的公司開始放盂蘭盆節長假,而這一期間網球俱樂部的練習也停止了。 平介提議要不要回久違的長野看看。平介說的長野指的是直子的娘家。事故發生後,兩個人再也沒去過那裏。雖然事故一周年時曾經乘坐大黑交通的大巴到事故現場參加過悼念活動,但那時也沒有順便回到直子的娘家看看。

用直子的話說,要準備升學考試了。學習太忙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最重要的是,直子害怕見到自己的親生父親。他不知道藻奈美的實質是直子,因此理所當然地要拿她當藻奈美對待。他很可能會看到外孫女後想到女兒,從而泣不成聲。但即便如此, 她也不能告訴父親、她就在他眼前。如果那樣,會讓年邁的老父親陷人無法挽救的恐慌之中。直子對能否一直在父親面前保持沉默缺乏自信。

以前平介去札幌出差時,直子的姐姐容子曾經來東京和直子待在一起,那時倒是沒有出現什麼問題。直子甚至對騙過姐姐感到有幾分快感。但是,她不知道當面對自己的老父親時,還會不會從容地做到這一點。

平介對直子說,一直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那樣她將徹底失去和娘家的聯繫。

直子思索了很久,終於在一次晚飯時說:“我想好了。盂蘭盆節我們一起回長野。”

直子差不多有10年沒回娘家了。回去的路上遇到堵車,他們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才到了目的地。一大早就出發了,到達時卻已經是深夜。儘管如此,娘家的人還是做好了晚飯沒有吃,一 直等著他們。

直子的父親三郎的臉和身子看上去都比上一次見面時更痩小了,佈滿褶皺的喉結讓平介想起了熏雞。三郞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使得皺紋看上去比平時多了一倍。大槪是他覺得能再次看到藻奈美實在太高興了吧。

“哎呀,已經完全長成一個大姑娘了呀!這個頭兒,已經比外公都高了吧?是髙中生了吧?原來都上高中了……”

三郎一邊端詳著外孫女,一邊止不住或是髙興、或是驚訝、 抑或是懷念的話。在場的人心裏都明白老爺子透過藻奈美的樣子想到了什麼,但是誰都沒有說出來。

不知道直子會做出怎樣的反應,平介在一旁很是擔心。他甚至想到了如果直子突然哭了起來,自己該怎麼去打圓場。幸好沒有發生他所擔心的情況,直子成功地扮演了與外公重逄的外孫女的角色。說話過程,她還趁人不注意向平介擠了一下眼睛,意思是告訴他不用擔心。

不過,開始順利不代表一直都順利,她多次差點失去心理平衡。

和大家一起吃那頓很晚的晚飯時,她的情緒最終失去了控制。 那天的飯菜是三郎的長女容子和女婿富雄親手燒的。不愧繼承了蕎麥麵館,二人的手藝都十分了得。每個人面前都有一個小飯桌、上面擺滿了日式料理,豪華而又不失精緻,讓人覺得不是出自一般人之手。

吃到中途,三郎起身出去了。大家都以為他是去方便了,可是半天都不見回來。大家正議論著他究竟是幹什麼去了的時候, 他終於出現了,並且還端著兩碗蕎麥面。 “什麼呀?那是? ”容子問。

“哎呀,很早以前就和藻奈美約定好了。”三郎看著直子,臉上堆滿了笑。

直子不知道是什麼約定,眼神流露出了不安。 “難道你忘了?你不是說過想吃一次外公做的蕎麥面嗎? ” “啊……”直子張大了嘴巴’松了一口氣。 “什麼?難道藻奈美以前沒有吃過外公做的蕎麥面嗎? ”富雄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問道。 “好像沒有吃過。是這樣吧? ” 見三郎向自己徵求意見,直子忙輕輕點了點頭。 “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自己家賣的東西自己人都不會特別想吃。”容子笑嘻嘻地說道。

“我倒是一直想讓藻奈美吃來著,可是直子這傢伙總說蕎麥面已經吃膩了,能不能吃點兒別的,因此藻奈美也跟著一直沒吃成。”這是平介二人來到這裏後,三郎第一次提到直子的名字。對此,誰都沒有言語。但是,平介還是注意到,直子臉上瞬間閃過一絲驚訝。

“不說了,快點兒嘗嘗吧。這是外公專門為藻奈美做的。平介也是,吃吧吃吧。”三郎說著,把蕎麥面和湯汁放到了直子和平介面前。

“爸,我白天看到您在店裏折騰了半天,原來是在做這個?” 容子說道。

平介毫不客氣地吃了起來。細算一下,他自己也沒吃過幾次三郎親手做的蕎麥面。

蕎麥面做得很筋道,吃起來口感非常好,往下嚥時可以體味到蕎麥的香氣。

“太好吃了! ”平介脫口而出。

三郎露出了微笑,他保持著這種表情轉向了直子這邊:“藻奈美覺得怎麼樣啊? ”

但是接下來,三郎卻神色狼狽。平介趕緊去看直子。只見直子手裏端著裝有湯麵的碗和筷子,正低頭哭著,眼淚簌蔌地落下來,打濕了草席。

平常還可以打趣說是不是芥末吃多了,可現在根本不是開這種玩笑的場合。所有人都不知該說什麼,只是靜靜地注視著她。 “怎麼了?”平介說話了。

直子一邊落淚,一邊用嘴角擠出一絲笑意,從旁邊的手提包裏取出手帕,擦了擦眼淚。

“對不起。”說完她低下頭去。

“是不是外公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三郎拍著頭髮稀鬆的腦袋問。

“不是那樣的,是我不好。”直子擺擺手說,“因為我忽然想起了媽媽……媽媽生前說過,她最喜歡吃外公做的蕎麥面,所以我就想,如果能讓她吃該有多好。一想到這兒,我就忍不住掉眼淚了。”

聽直子這麼一說,容子馬上啜泣起來。三郎雖然忍住沒有掉下淚來,卻也是一臉苦澀。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