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21

03.19.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時節已經步入7月了。之前一直持續下著雨,但今天早上卻 出現了久違的藍天。

“看來今天會很熱,大家一定會很高興的。”吃過早飯放下筷子後,直子來到外面邊看邊說。早上吃的是昨晚剩下的油炸蝦。 如果是平常的話,直子還會做大醬湯的,但是今天早上沒有。她早上睡懶覺了。平介知道她睡懶覺是因為昨晚熬夜學習了。但是他沒有了取笑直子的心情。 “為什麼天熱就高興?”

“因為今天要去游泳。”說著她做出一個游泳的動作。 “啊,是去游泳啊,真不錯。” “都多少年沒遊過了,不知會不會忘。” “這種事情跟騎自行車一樣,只要會了就一輩子不會忘。”平介說完往嘴裏扒了兩口飯。但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抬起臉來看著直子問:“藻奈美會游泳吧?”

“當然會了。她以前還上過游泳培訓班呢。不論是自由泳還是蛙泳……”說到這裏,直子的臉色一下子變了,“啊,蛙泳……” “你行嗎? ”

“不行啊。”直子搖頭,“糟了,這可怎麼辦呀! ” 平介也知道直子只會自由泳。年輕時一起去海邊游泳,直子一開始明明說不喜歡被水打濕,可是一下了海馬上就撒歡兒地游了起來,並且只用自由泳這一泳姿。那時直子的皮膚很嫩,看上去十分水靈。

“沒記錯的話,去年夏天藻奈美還參加校內游泳比賽了呢,而且是娃泳。”

“這可不好辦了,總不能說今年忽然就不會蛙泳了吧。看來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說我來月經了。唉,好不容易有這麼個適合游泳的好天氣。”直子沮喪地說。她那沮喪的樣子倒是很像真正的小學生。

直子先平介一步出了家門。在穿鞋時,她忽然一拍巴掌。 “對不起,忘了告訴你了,昨晚有個電話找你。” “誰打來的? ”

“梶川女士。應該是那個司機的妻子吧?” “如果她叫梶川的話,那就是了。她說什麼了?” “沒說什麼。她說會再打過來的。”

“噢。”平介心裏想著,會是什麼事呢?自從上次在田端製作所見過面,之後就再沒和她說過話了。 “你晚上給她回個電話吧。”直子說道。 “你記下她的電話號碼了? ” “啊?沒有,我還以為你知道呢。”

“我不知道啊。算了,她早晚還會再打來的。”說完他開始猜測征子打電話的原因,但是沒有任何頭緒。

來到公司,小阪科長又來找他。他想讓平介再去一次田端制作所。

“還是有關D型噴槍試製工作的事,那邊說問題已經解決了, 想讓你再過去看看。據說他們又用了新的規尺,所以最好把他們的設計圖也要過來。當然,要是平介很忙的話,讓別人去也行。” “啊,不,還是我去吧。我也想聽聽具體情況。” “就是嘛,你肯去是再好不過的了。我過一會兒跟他們聯繫。” 小阪舒了一口氣。接下來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狡黠地一笑。於是, 上司的臉瞬間就變成了一個親昵的大叔的臉。 “告訴你一件大好事。” “大好事? ”

“對呀,一個35歲的,比你死去的妻子還小一歲呢,並且到現在還是未婚。我看過她的照片,感覺正經不錯哩。”

等明白過來他說的是什麼事之後,平介連搖頭帶擺手。 “我根本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這我知道,對方也沒考慮過呢,所以說這種事是要靠身邊的人撮合的。不管怎樣,先見上一面再說嘛。” “不行不行,不管怎麼說都太早了。” “是嗎?要是平介真的那麼想的話,我也不勉強你。不過啊,” 小阪湊到平介耳邊說,“你那裏能忍受得了嗎?應該快憋得不行了吧? ”

平介當然明白他所說的那裏指的是哪里。

“啊?啊,沒事,根本沒有那種感覺。真的,現在沒有那種心情。”

“是嗎?真是難以相信。”小阪帶著懷疑的表情歪起了腦袋。 “那,我這就去田端製作所了說完平介從小阪面前逃開了。 平介從公司裏借了公用車,開向田端製作所。他很喜歡去其他工廠或下屬公司。說得準確些,他喜歡的是路上的時光。總在同一個地方和同一群人做同樣的事久了,有時會產生一種被世界遺棄了的感覺。每當到了這種時候,哪怕能到公司外面待幾分鐘, 都能讓他再次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里。

在田端製作所的任務只用了一個多小時就完成了。這次不是出現了問題,而是之前的問題解決了。他來只是聽聽他們的彙報, 因此很輕鬆。對方負責該問題的一個年輕人也是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碰頭結束之後,平介又像上次那樣來到了卷線現場。他想起直子說過,梶川征子給他打過電話。

可是,在那一排女員工中沒有發現征子的身影。平介來到看上去像是負責人的那個男子坐著的地方。他面前的桌子上立著一個牌,上面寫著“主任”。他雖然臉長得有點兒棱角分明,但是眼神很和藹。想必他對女員工的照料也無微不至吧。 “請問,梶川征子在嗎?”

“啊,她呀,最近一直沒有來。”聽平介這麼一問,主任馬上 答道,“聽她說是身體不太舒服。我們也正替她擔心呢。” “是不是住院了? ”

“這個嘛.我倒是沒聽說過。”主任歪著頭問,“您找她有什麼事嗎? ”

“啊,我們兩個認識,只是想順便來看看她。”說完平介向主任道聲謝,離開了現場。

他眼前浮現出梶川征子痩弱的身體和煞白的瞼。想必她一定太勉強自己了。此外,她還必須面對輿論冰冷的視線。平介這時耳邊迴響起騷擾電話裏陰森的聲音。

她為什麼給我打電話呢?平介越想越在意。 出了工廠,平介上了車。他啟動了引擎,正想將手動變速杆掛入低擋時,發現了裝在車門內側口袋裏的交通地圖。取出地圖, 他翻到了東京西部的擴大圖那頁。

位於調布的征子家離這裏僅咫尺之遙。 他看了看表,剛過上午11點。即使現在急匆匆趕回公司,也已經到午休時間了。

他掛上擋,緩緩開動了汽車。

以前坐計程車送過她,所以他很快就想起了該怎麼走。來到那棟還有印象的公寓前,他將車停在了馬路邊。

上了臺階,他找到寫有“梶川”名牌的門前,按下了門鈴。 門口沒有內線電話。

見沒有反應,平介正打算再按一次,門內傳來了回答聲:“來 了—–”

是她女兒的聲音。沒記錯的話,她應該叫逸美。 “打擾了,我叫杉田。”

門開了一條縫,門裏還上著鎖鏈。透過門縫可以看見裏面稍顯緊張的逸美的臉。

“你好!你媽媽在家嗎?”

聽平介這麼一問,她說了句“請等一下”之後又關上了門。 很快裏面就傳來了解開鎖鏈的聲音。估計她是進去向媽媽通報平介的到來吧。

“請進吧。”逸美用偎硬的表情把平介迎進了屋。 “打擾了。”

在平介脫鞋的同時,裏面的拉門拉開了。面容憔悴的梶川征子帶著夾雜了微笑與驚訝的表情出現在眼前。她穿著一條長長的和毛巾同樣質地的連衣裙。

“杉田先生,您怎麼會來這兒啊?”

“我剛剛去過田端製作所,順便過來瞧瞧。昨晚你給我打電話了?不巧我不知道你家的電話,所以今天冒昧來訪。”

“原來是這樣啊。我也是以前參加遇難者家厲集會時得到一本名冊,所以才知道您家電話的。”

“原來如此。”平介點了點頭,“對了,你從公司請假了?” “嗯,最近身體不太舒服,所以……啊,您快進到裏面來吧。 我去給您倒點涼飲料。”

“不用,您別麻煩了。還是先說說你打電話想說的事情吧。” 平介單刀直入地說。來之前他曾對自己保證:今天絕對不進到裏面去。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