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20

03.19.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啊,老師,您怎麼會……”她交替地看著班主任和平介的臉。 “啊,我有點事來找你爸爸商量。”說完橋本多惠子將目光轉向了直子提在手中的超市購物袋。一種直徑大約兩釐米的紅色植物莖露在外面。“那個是竽頭莖嗎? ” “對,就是芋頭的莖。”

“噢。”橋本多惠子露出一副有所領悟的表情。 “啊,是1年前……這個是我1年前在大阪親戚家吃過的。” 平介慌忙打圓場,“藻奈美,你這個笨蛋,你剛才把1年說成10 年了。”

“啊?是嗎?不好意思。是1年,1年前。” “啊,那就是去年囉。咦,這個東西怎麼吃呀?是做成沙拉嗎?” “不對,煮著吃。關鍵是要去掉土腥味。不過不怎麼難啦。” “藻奈美自己能做?好厲害呀! ”

“10年……啊不,1年前親戚做的時候我給她幫忙,當時我做了筆記,現在應該還能找到。”

“真了不起。下次你教我做吧! ”

“隨時歡迎啊。現在的年輕人哪……包括我也是,最近的人很少做這種東西了。”

由於談的是做菜的話題,直子的語氣根本就不像是個孩子。 在一旁的平介真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

“藻奈美,老師馬上要回家了,你這麼纏著老師不太好吧。” “啊,對對對。”直子於是又提著東西返回走廊人口處。 “對了,你剛才說什麼來著?是說鞋怎麼怎麼的嗎?”穿上皮鞋之後橋本多惠子問直子。

“啊,啊,這雙鞋和我媽媽的一樣,我以為是媽媽的鞋跑出來了呢。”直子答道。

“這雙鞋?真的嗎?哦,還有這回事。” “有嗎? ”平介也問。

直子點點頭:“是媽媽非常喜歡的一雙鞋。不過,看來還是穿在老師腳上更合適。媽媽穿著有點太花哨了。穿這種鞋就得有像老師這樣的腿,又細又長才行。”

“討厭,不許這樣盯著人家的腿。”橋木多惠子往後退了一步

之後向平介低下頭,“那我這就告辭了。” “啊,您慢走。”

橋本多惠子走後,平介將大門上了鎖。回到走廊時直子已經不在那裏了。平介回到屋子裏,發現她在廚房裏,正從超市購物袋中往外拿蔬菜。

“想上私立中學這樣的事,你怎麼不和我商量呢?”他沖著她的後背問。

“我正想和你商量呢。”直子背靠著洗碗池站著。 “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一聲不響地做出這樣的決定? ” “我還沒有確定下來,正打算和你商量呢。” “那你給我說說你的理由,為什麼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首先,我很早以前就朦朦朧朧地想過這樣的事。” “很早以前? ”

“就是在我變成這樣之前啊。”直子攤開雙手說,“在藻奈美還活著的時候,那時我就想著或許讓這個孩子讀私立中學比較好, 並且是那種可以一路直接升入大學的中學。我不想讓她為中考和髙考受太多的罪。”

“就是說直子為了自己將來不用吃苦,趁現在挑一條輕鬆的途徑,是吧?”平介帶著挖苦的語氣說道。

“你聽我說完哪。沒錯,之所以考慮明年上中學的事情時會馬上想到私立中學,是因為以前就那樣想過。但是,我還有其他完全不同於此的想法。畢竟要上中學的人實際上是我,無論如何都想上私立中學,我還有其他理由。” “其他理由? ”

“說得簡單一點兒,”直子靠著洗碗池,交叉起了雙腳,“是我想學習。”

“什麼?”平介瞪大了眼睛。他根本沒有想到直子會這麼回答。吃驚過後,他開始覺得有意思,於是大笑起來,邊笑邊盤腿坐在了地板上。“喂,你沒開玩笑吧?可不是能做小學生的題就能考上東京大學啊。”

直子臉上的肌肉一動也沒動,整張臉都沒有表情。 “我是認真的。”

她的聲音很冷靜。這話從一個外表是孩子的人口中說出來, 給人一種格外冰冷的感覺。平介臉上的笑容一瞬間消失了。

“我變成這樣已經有三個月了吧。你知道我現在的感受嗎? 你希望我現在還憂心忡忡,每天生活在‘為什麼會這樣,的歎息中嗎? ”

“不。”他搖搖頭。

“雖然我有時還會難過,覺得自己是個可憐的人,但我覺得我已經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生活了。我希望盡力延續藻奈美的人生。雖然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回到與你和藻奈美三個人一起生活的日子裏去,但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既然回不去了,我只能考慮該怎樣走好我的第二次人生。於是我就想,該怎樣做才好呢?我每天都一直不停地想。最終我只想到了一個答案,那就是不要再讓自己產生和以前同樣的後悔。” “後悔?什麼後悔? ”

“哎呀,你不是也經常說那樣的話嗎?諸如年輕的時候多學一點兒就好了之類的。同樣的想法我也有啊。”

“是嗎? ”

“這就是所謂的把希望寄託在孩子身上。你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不過我對藻奈美是抱了很大希望的。我不是希望她成為鋼琴家呀、空姐之類的,我只希望她自立,不光在思想上,在經濟上 也應該自立。我希望她成為不依靠男人也能生活的獨立女性,能成為女傑當然最好。”直子乾脆俐落地說。

“直子你……”平介舔了舔嘴唇,接著說,“難道你對成為我的妻子感到不滿意嗎?你後悔了嗎? ”

“沒有那種事。能夠做你的妻子我感到非常滿足,也覺得這樣很好。我可沒說過想拋開家庭主婦的角色痛痛快快地出去工作這樣的話。”

“但是,你不希望藻奈美選擇和你一樣的生活方式,對吧?” “我不是那個意思。怎麼說呢,我認為自立的女性也未嘗不可以成為家庭主婦。我所排斥的,是因為不能自立不得已才成為家庭主婦這種情形。即使很討厭丈夫—–你別誤會,我只是舉個例子—–由於擔心生活不穩定,所以不敢出走,這樣的女人也有很多吧?我不希望藻奈美成為那樣的女人。難道你不覺得只能靠男人活著的女人是很悲慘的嗎?我只是運氣好,遇到了你。可是如果我遇到的不是你,而是一個很差勁的男人.那我該怎麼辦呢? 說到底,我的幸福全掌握在你的手上啊! ”

“這麼說來你,也有過認為自己很悲慘的想法?”平介試探著問。

直子做了一口深呼吸,直視著丈夫的臉。 “跟你兜圈子沒有用,所以我就直說了。我曾經有過這樣的想法,而且不止一次。”

“是嗎。”平介歎了一口氣。

“對不起,我不是想讓你傷心。並不是你不好,不好的是我。 其實和你在一起我一直都很快樂,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

“直子的生活其實很平常,我覺得很平常。” “我從來都沒覺得自己比別人悲慘。你說得對,我活得很平常。是不是覺得悲慘這一點因人而異。”

平介用手指彈著矮腳飯桌的桌面,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因此,”直子繼續說,“我決定替藻奈美成為一個能夠自立的女性。我想,除了我以外,沒有誰還能獲得一次人生重來的機 會。我不想浪費這次奇跡。”

望著充滿激情地表達著自己想法的直子,平介回想起以前也曾有過一個像她這樣的女生,那是他初中一年級時的同學。初三上學期時她成了學生會主席。

“嗯,你的這種心情我非常理解。”平介說道。他非常懊惱找不出一句更能表達心情的話來。

“謝謝你的理解。於是我繼續朝著這個方向想,最終得出的結論就是:如果真想好好學習,就應該讓自己身處一定的環境當中。”

“你所說的環境就是私立中學嗎? ”

“目前我是這麼想的。不過我可不想隨便挑一所私立中學就上,必須得是有一定水準的學校。就算是哪所高中或大學的附中, 我也不會滿足于內部直接升學。到時候我會根據自己的實力去考自己能考上的最好的學校。”

“哈,你還來勁兒了啊!看來你以後就沒工夫理我了。”雖然平介裝作開玩笑的樣子說了這句話,但這其實也是他的真心話。 他自己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

“不拿出點兒幹勁怎麼行啊,考場如戰場嘛。”直子說完像是對自己的話有所領悟似的點了點頭。

“可是,有必要從初中就開始嗎?先進一所當地的公立學校, 等高考時再努力不也是一種辦法嗎?聽橋本老師說,第三中學也不錯呀。”

聽平介這麼一說,直子使勁兒搖了搖頭:“不行!她還太年輕,根本就不懂。”

“再怎麼年輕也做了幾年老師了呀。”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她雖然人不錯,但總是擺脫不了大小姐的狀態。她看問題的眼光太淺了。”

雖然表面上是個小學生,可實際上是個36歲的大人,批判起年輕女教師來口下毫不留情。

“別那麼說人家呀,人家可是為你操心才特意跑來的。” “哎喲,沒看出來,你還挺護著她呢。”直子稍稍歪起臉看著平介說道。

“你說什麼呢。”平介撅起嘴來。

“啊,沒事。”直子先是扭過頭去,之後又轉了回來,再次看著平介,“反正我想說的都說完了,就是希望你能支持我考私立中學。私立中學的學費比公立的要高,沒有爸爸的支持和理解可不行呀。”

剛才還一直稱呼自己為“你”呢,這會兒忽然換成了“爸爸”。平介心想,你叫爸爸倒挺會看時機的。不過他沒敢這麼說, 而是說了句“只要你喜歡就好了”。他也想不出什麼其他的回答方法了。

“謝謝啦。”直子馬上露出喜色,“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學習的。那我要煮芋頭莖了。”說完她轉向洗碗池,拿起了菜板。

晚飯除了煮好的芋頭莖,還有烤鰺魚和用嫩豌豆拌成的涼菜, 每一樣都十分可口。尤其是吸滿了海鮮湯汁的芋頭莖簡直是人間極品。平介再一次打心眼兒裏欣賞直子這種能夠將10年前吃過的菜成功再現的手藝。他不禁想,能做一手這麼好的菜,幹嗎還非要拼命學習去考什麼好學校呢?

吃完晚飯後,直子馬上開始洗碗。正看著晚間直播節目的平介對她洗碗時發出的聲音很是在意。

“幹嗎洗出那麼大聲音啊?能不能稍微靜一點兒呀! ” “那樣會浪費時間! ”她手也不停地答道。 至於為什麼說那樣會浪費時間,平介是在她洗完碗之後才明白的。她擦幹了手,拫本就沒打算坐下來,而是直接就要上樓。 “你去哪兒啊?”平介問。

“回房間。”她回答,“我決定從今天起每天晚上至少要學習兩個小時。”

“從今天就開始? ”

“常言道‘明日複明日,明日何其多,嘛。”說完這句同她11 歲的外表極不相稱的話,直子噔噔噔上了樓。

沒辦法,平介只好又將視線轉回到電視畫面上。巨人隊正在和對手激戰著,但是平介卻再也無法將精力集中在比賽上了。

他目光投向了放在房屋一角的提包。他拿起提包,打開,從裏面取出那本《快樂星球》。

翻開封面,一對女性乳房撲入眼簾。那是一對形狀非常勻稱漂亮的乳房,長著淡粉色乳頭。女模特腰很細,腿很修長,看年齡還不到20歲。

那名女模的照片共有6頁。她在每張照片中都擺出了足以撩起男人欲望的姿勢。她那心醉神迷的表情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性行為的最高潮。

平介的下面馬上勃起了。

他心想,都已經好久沒有做過了,最後一次和直子做愛是在事故發生的前一天晚上。當時直子一邊說著她不在時不准見異思迀之類的話,一邊主動伏在他身上。

他拿著雜誌站起身來,一邊注意著不發出走路聲,.一邊溜進 了衛生間。

他一面望著模特惹火的身材,一面開始了自慰,眼前同時還浮現出了橋本多惠子的臉。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