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19

03.19.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杉田先生,你這樣做不太合適吧。希望你不要單獨和對方談個人要求。”代表幹事皺著眉頭說。

“啊,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平介一邊道歉,一邊心想:我談的可不是個人問題,而是事故原因。

在平介心裏,賠償金多少都無所謂。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不想要錢。錢當然越多越好,但他不想為這事浪費太多的精力和時間。對他來說,事故原因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是最讓他心急的。 雖然已經大體上得出了疲勞駕駛的結論,但在為什麼會出現疲勞駕駛這一點上,始終都很曖昧。因為他想要錢—-這是廢話。問題是他為什麼想要錢。是因為想過奢侈的生活嗎?還是他欠了別人很多債?是因為他在外面有了女人嗎?還是他沉溺於賭博?這些才是平介想要知道的。如果不能弄清楚這一點,平介將始終無法接受目前的解釋。

平介看到藤崎在與向井律師說話,隱隱約約的可以聽見他們說話的內容。藤崎好像是在說向他們提出最低要一億日元就好了。 律師聽了之後露出有點為難的表情。接下來好像是跟他解釋說, 8000萬就已經夠高的了。

在新宿車站買回去的車票時,平介發現自己身上沒有零錢了。 他看到了一家商店,於是走了過去,打算買本雜誌。看雜誌正好可以打發坐電車的空閒。

但那裏並沒有他經常看的那種雜誌,倒是一本男性雜誌的封面吸引了他的眼球。具體點說,吸引他眼球的是封皮上擺著性感姿勢的女子的照片。這本名為《快樂星球》雜誌的存在價值一目了然。

平介以前從未買過這種所謂的官能雜誌。他在公司的更衣室裏也曾見過這樣的雜誌,但他從來沒有拿起來看過。

他產生了買本看看的想法,但又實在難以下手。商店的售貨員是一位50歲左右的中年女性。他害怕被她看成不正經的人。

他越是猶豫,越是難以下定購買的決心。最終他還是拿起了一本自己並不太想看的雜誌,打開了錢包。

就在這時,一個看似上班族的年輕男子來到他身旁。年輕男子掃了一眼店面之後,毫不猶豫地拿起了一本《快樂星球》,之後遞上了一張一千日元鈔票。女售貨員帶著一副似乎對生意亳不感興趣的表情,慢吞吞地給他找了錢。

原來如此!只要大大方方地買就可以了。 平介裝作才發現那本雜誌的樣子,果斷地拿起了一本《快樂星球》,和剛才拿的那本雜誌合在一起拿在手中,遞過去一張一萬曰元的鈔票。他希望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可是女售貨員慢吞吞地把要找給他的零錢數了一遍又一遍,然後才遞了過來。當然,她才不會對他買了什麼雜誌感興趣呢。

在回去的電車上,平介讀的是那本普通雜誌。《快樂星球》被他和賠償交涉的資料一起放在了提包裏。他現在的心情就像是一個小學生剛買了自己想要的玩具一樣。

從車站下了電車,快走到家附近的時候,平介看到了橋本多惠子從正對面走過來。她接近棕色的長髮隨風飄動著。她也馬上注意到了平介,微微張開嘴,停了下來,臉上洋溢出自然的微笑。 “啊,老師,好久不見。您這是去哪兒了?”平介低下頭去向她打招呼。

“杉田先生,我剛才去過您家了,家裏好像沒有人,所以想往回走呢。”

“啊,是嗎。那,如果方便的話,現在一起過去吧。” “好,那我就小坐一會兒。”

橋本多惠子於是掉轉了方向,兩個人肩並著肩向平介的家走去。

“藻奈美好像也不在家,她是去哪兒玩了嗎?”

“這個嘛,不,我覺得應該不是。”平介看了看手錶,馬上就

快到5點了。“我猜她是去買晚飯吃的東西去了。”

“哦。”橋本多惠子像是有所領悟似的點了點頭,“藻奈美最近都變得像她媽媽那樣能幹了吧? ”

“呵呵,現在她好歹都能自己做很多事了。” “真了不起啊。我到現在還吃媽媽做的飯呢。” “啊,老師是和父母住在一起嗎? ” “對啊。他們都想快點把我嫁出去呢。” “老師要是有那種想法的話,應該會有很多候選對象吧? ” “哪有那回事啊。我一直待在學校裏,生活圈子很狹窄的。” 橋本多惠子在面前擺著手說道,分明是一副很認真的表情。

那讓我做你的候選人吧!一平介想出了這句玩笑話,但是卻沒有說出口。畢竟之前沒有這方面的心理準備,另外最重要的一點是,那樣太不穩重。

到了家門前,平介還是先按了幾次門鈴。內線電話的話筒裏並沒有傳來直子的聲音。

“看來還沒回來呢。對了,是藻奈美在場比較好嗎?”平介問道。其實他心裏在想,雖然她是老師,但同時她還是個年輕女子, 獨自到一個男人的家裏可能會有些不方便。 “不用。還是單獨和您一個人說比較好。” “啊,是嗎,那請進吧。不過,家裏地方有點小。” 平介打開了大門上的鎖,把她讓了進來。橋本多惠子沒有露出任何拘泥的樣子,說聲“打擾了”便大大方方地進了院子。當她從身邊走過時,平介聞到了一陣淡淡的洗髮水的香氣。

平介把她帶到一樓的日式房間裏。打開冰箱往裏看時,平介想到應該為應對這種場合提前買些果汁什麼的。冰箱裏只有啤酒和麥茶。直子很少買果汁,因為她說果汁對孩子的牙齒不好。現在她自己變成孩子了,可是這個習慣還沒有改。 最終平介倒了一杯涼麥茶端給了女教師。 “您不用太費心了。”橋本多惠子低下頭去說遒。她在電視正前方的坐墊上跪下身來。那個坐墊原來是他和直子結婚時用來招待客人的,之後就一直沒有用過。車禍之後不久,由於不斷有客 人前來弔唁,他就又把它從壁櫥底端翻了出來。如果沒有這番經歷,想必現在他正讓橋本多惠子等在門口,而自己則正投人找坐墊的苦戰惡鬥之中呢。

“今天您要說的是什麼內容呢?是藻奈美在學校惹什麼亂子了嗎?”

“沒有,沒有。”橋本多惠子連搖頭帶擺手地說,“不是那麼嚴重的問題,只是想就一件事情徵求一下您的意見。”

“哦。”平介撓廣撓鬢角。他覺得橋本多惠子的腔調有些正經。 “那麼,是什麼事情呢?”

“前一陣子,您的女兒來找我商量事情。” “噢。”

“她說她想上私立中學。”

“啊?”平介向後仰了一下身體,由於手中端著水杯,差一點 把麥茶灑到外面。“私立中學,是像麻布或開成那樣的學校嗎?”

“對。不過你說的都是男子學校。就是這種類型的學校。當然,也有稍微普通一些的,相對好考一些的學校。”

這麼說麻布和開成就是很難考的唆一平介自己解釋道。他根本不懂這方面的事情。像麻布中學和開成中學這些名字他也是因為聽直子提過,所以才知道的,不過僅僅知道名字而已。 “這麼說還有女子學校了? ” “當然有了,比如櫻蔭啦,白百合學園什麼的。” “呵呵。”平介將撓著鬢角的手移到了後腦勺上,“這個,一聽名字就覺得是水準很高的學校。我說的對吧? ”

“對。”橋本多患子點點頭,“這樣的學校水準都是非常高的。 要想進這樣的學校,至少要確保偏差值在60以上。”

“是嗎。”平介應和道,心裏卻一團迷霧。事實上平介根本就不知道被人們炒得很熱的偏差值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過了幾秒鐘之後,平介義睜大了眼睛問:“這麼說來,藻奈美想上這樣的學校了? ”

“她沒有具體說想上哪所學校。聽她的意思是還沒有決定下來。 升學的事您不知道嗎?我還以為她是和您商量後定下來的呢。” “我根本就不知道。”

“原來是這樣啊。這麼說來那就是藻奈美自己決定的了。”說 完橋本多惠子喝了一口麥茶。平介凝視著她的嘴角,一瞬間他在頭腦裏想像她嘴上的口紅會不會在杯口留下痕跡。不過,她放回到桌面的杯口上並沒有口紅的痕跡。

平介將視線從杯子上轉移開,架起了胳膊。 “這個孩子,怎麼會忽然之間產生這種想法呢?”  “她對我說是為將來著想。” “啊? ’,

平介一邊浮想起直子的臉,一邊體味著“將來”這個詞的含義。想著想著,心情竟異樣陰沉起來。這不是不考慮就能迎刃而解的問題。既然上小學六年級的藻奈美在形式上存在,那麼藻奈美的將來也就的的確確存在著。那絕不是杉田直子的,也不是平介的。之前平介一直沒有正視這個問題,不是不想考慮,而是總想把它往後壓一壓。看來直子可沒有那麼想。她大概是把這個問題當成了自己的問題,所以才提出那樣的想法吧。

“這麼說來,替將來著想的話,上私立中學比較好?” “問題就在這裏。”橋本多惠子直視著平介的臉說。此時她的眼神是單純的班主任的眼神。“從各個角度考慮,如果現在加把勁兒能考上私立中學的話,將來的選項也會多一些。一這是她自己說的理由。” “選項?……”

“對。藻奈美用了選項這個詞。不知道為什麼,最近藻奈美說話越來越像大人了,和她說話時你都會忘記她還是個小孩子呢。” 平介心想“那是當然了”。不過他必須假裝不知道才行。 “那不過是她裝作老成而已。”

“不,我認為不是。她不只外表裝出大人的樣子,而且從內心裏滲透出一種大人才有的穩重。之前有一次班上大掃除,她看到班裏的男生在打鬧,就向他們提出了警告。她的語氣比我還……” 說到這兒橋本多惠子遮住了嘴,“啊,對不起,我跑題了。” “啊,沒關係。那,老師的意見怎樣呢?” “我並不覺得進了私立中學將來的選項就會多。公立中學也有公立中學的優點。就拿這個學區的第三中學來說吧,那裏的校風就非常不錯,學生的學習水準也很高。當然了,如果藻奈美的決心很堅定的話,我也會尊重她的想法的。但在這之前,我想聽聽作為父親的您的想法,所以才來打擾您。”

“可是您剛才說的這些事我都是第一次聽說啊。” “是啊,這讓我也感到很意外。” “對了,要想上私立中學的話還要做什麼特殊準備嗎?” “那是當然了,要做各種各樣的準備才行。比如要備齊學校資料從中選擇自己想上的學校,還要為參加考試做大量的練習,最好還要參加公開模擬考試。”

“什麼什麼?”平介往前坐了坐身子,“考試……升個中學還要參加考試嗎? ”

“對啊,當然要考試了! ”橋本多惠子瞪大了眼睛回答道。那表情似乎是在說:你連這都不知道嗎?

“可是,這種考試不是像智力測驗那樣嗎?就像腦筋急轉彎那種感覺的……”

“不是不是。”女教師連連搖頭。

“也有只考作文的學校,但那只是極少一部分。大多數學校都要考國語和數學,一般還要加考作文。有的學校還要考理科和社會呢。”

“那豈不是和中考沒什麼區別嗎? ”

“沒錯。所以小升初考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提前體驗本該在中考時才體驗的競爭。藻奈美所說的選項中,還包含了將來不用參加中考這一條。” “是嗎,原來如此。”

直子是什麼時候開始考慮這種事情的呢?平介想了想,但是一時沒找到答案。一定是在他滿腦子都是工作上事情的時候吧。

“但是,我並不贊成孩子這麼小就開始捲入應試競爭之中,所以我跟藻奈美也說了,應該再好好考慮一下。” “我明白了。我再跟她好好說說。”

“那就拜託您了。說實在的,我不希望藻奈美脫離班集體。到目前為止她一直都是一個很出色的班幹部。一旦她決定要去應試, 估計她就沒法和大家一起玩了,那樣就太遺憾了! ”橋本多惠子臉上浮著笑說道。

就在橋本多惠子起身要道別的時候,走廊的門響了,接著傳來了直子的聲音:“我回來了! ”

“啊。”橋本多惠子看著平介。緊接著又是直子的聲音:“咦, 這雙鞋怎麼跑出來了?”再接下來她大聲說,“你知道嗎,我今天在超市買到了稀罕東西。芋頭莖,還記得嗎?就是10年前在大阪 那個伯母家吃過的那個。沒想到在東京也能碰到……”

當一邊說話一邊走的直子來到房間門口時,她的腳和口同時打住了,就像是一個被拿掉了電池的玩具。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