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秘密 17

03.19.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和整個住宅相比起來,杉田家的浴室顯得非常大。浴池很長, 大人躺在裏面將腿伸直後還有餘地。和浴池相配套的,淋浴下的空間也十分寬敞。看來之前的房主一定特別愛洗澡。可以說,平介喜歡這套住宅的首要理由,就在於這個大浴室。

平介泡在浴池裏,環視著浴室的各個角落。靠吸盤粘在牆壁上的小掛鈎掛著直子的浴帽,他在心裏琢磨最近直子有沒有用過。 放洗髮露和香皂的浴架上還擺著一隻粉色安全剃鬚刀。用不好剃須刀的平介每天早上都是用電動剃鬚刀來刮鬍子的。那只粉色剃須刀是直子用來修理腋毛的。平介推測她現在一定用不著了。

按照杉田家的習慣,家裏每個人每天都要洗澡。可是今晚, 來了月經的直子不能洗了。平介是從直子入院時起才開始一個人洗澡的。在事故發生前,除去上夜班,他總是要和直子或藻奈美一起洗的,這樣也充分利用了浴室寬敞的好處。

他又想到,今後就不能一直和直子洗澡了吧。當然,如果是 正常夫妻的話,一起洗到死也是無可厚非的。可問題是現在的直子既是直子,又不是直子。她的外表是他們的女兒藻奈美。

平介的熟人當中,家有和藻奈美同樣大小女兒的男性都在感歎:最近女兒不肯和自己一起洗澡了。本來藻奈美也該到這一階段了。因此,雖說別人不會看見,但今後在自己家裏那麼做也該不合適了吧……

平介越想越理不清思緒,大腦裏一片混亂。他將毛巾用水打濕,按在額前出了浴池。

日式房間裏,直子正在為明天做著準備。她將寫有課程表的紙擺在了桌面上,一邊看一邊往書包裏裝課本和筆記。

“我剛才就想問你了,你為什麼要在這兒做這樣的事呢?”平介一邊從冰箱裏取出一罐350毫升的啤酒,一邊問道。 “怎麼了,在這裏有什麼不可以嗎?”

“啊,那倒不是。我只是在想,藻奈美不是有自己學習用的房間嗎? ”

二樓那間6張草席大小的西式房間就是藻奈美的房間。 “哦。不過,怎麼說呢……”她有些支支吾吾。 “她的房間有什麼問題嗎? ”

“啊,不是,不是那個原因,只是我不想用那個房間而已。” “為什麼? ”

“因為……說起來你可能會覺得無聊……”直子看著平介說 道,“那個房間,我一直都保持著藻奈美活著時的樣子。” “啊? ”

“桌上東西的擺放方式呀,床上被子的折疊形狀呀,我都盡量使其保持原狀。只有需要拿課本和筆記等必需品時,我才會碰一下,但也都會非常小心,儘量不碰不相關的地方。” 說完她低下頭去看著自己的手。

平介停下正要開啤酒的手。他的腦海裏根本沒有產生她為什麼要這麼做的疑問,倒是對自己至今都沒有關心過藻奈美的房間 現在是什麼樣這一粗心大意的行為感到無比自責。直子不但要模仿藻奈美的樣子去上學,還要每天對家裏進行打掃。想必她每天一定都會為怎樣打掃女兒的房間一事而苦惱。 “原來是這樣啊。”

“對不起,我知道自己這麼想很愚蠢。” “我可以去看看嗎? ” “是藻奈美的房間嗎? ” “嗯。” “可以。”

平介站起身來,直子也站了起來。

杉田家的二樓有兩個房間。上了臺階之後有兩扇相對的門, 右側是藻奈美的房間,左側是夫妻二人的臥室。

平介緩緩推開右側的門,屋裏飄著一股淡淡的洗髮水的香氣。 房間裏一片漆黑。平介在牆壁上摸索著開關的位置,這時直子從一旁伸過手來,一下子打開了開關。螢光燈閃了一閃之後,白色 的燈光溢滿房間。

“不愧是藻奈美的房間。”平介不禁順嘴溜了一句。 這千真萬確就是藻奈美的房間。窗旁的桌子上放著雜誌,封皮是微笑著的超人氣男偶像組合。牆壁上也貼著同一偶像組合的畫報。平介最近曾聽藻奈美說過,這個偶像組合的名字叫做“少年隊”。

書架上擺著一大排少女漫畫。一張不大的單人床,上面鋪著方格床單。枕頭旁邊坐著一隻泰迪熊,沒錯,就是那只泰迪熊。 床單表面有點細微的不平整,那是藻奈美躺過的痕跡吧。他覺得 如果摸一下的話,都能感覺到藻奈美的體溫。 “你是怎麼清掃的? ”平介問道。 “只是將地板用吸塵器過一下那麼簡單。” “可是那樣的話其他地方還是會佈滿灰塵吧? ” “嗯。”直子點了點頭,“我也知道不可能一直這樣保持下去。” “是呀。”平介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接著視線落到了藻奈美曾經坐過的椅子上。椅子上有一個小小的帶有草莓圖案的坐墊,平介看著十分眼熟。那是藻奈美還很小的時侯,嚷著說椅子太矮, 於是直子就給她做了這個坐墊。後來她長大了,但這個坐墊卻一直在用。

“直子,你能不能坐在那裏讓我看看?” “是坐在椅子上嗎? ” ””恩。“

大槪是不想碰到其他地方的緣故吧,直子非常小心地拉過椅子,慢慢坐了上去,之後看著平介問:“是這樣嗎?”

平介雙手叉腰,望著直子的坐姿。一瞬之間,藻奈美仿佛又回到了他的世界裏。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在看著一張令他懷念的照片。“藻奈美……”他小聲叫了出來。

直子不會不知道丈夫剛才看到了什麼。“求你件事,”她說, “能不能幫我拿面鏡子來? ”

“鏡子?”他也馬上覺察出了她的想法,“我去找。”

“最好是大一點的。〜

“我知道。”他的腦子裏馬上浮現出一個主意,“你等一下,我這就去拿來。

平介出了房間,直奔對面的臥室。這是個日式房間,牆邊有兩個衣櫃,窗前是直子的試衣鏡。這些都是她的嫁妝。

他來到試衣鏡前,雙手抱住鏡面部分,一用力便將鏡面從底座中拔了出來。他在搬家的時候就已經確認過這部分可以卸下來。 將鏡面完全卸下來之後,他抱著鏡面又回到了藻奈美的房間。 “啊,你真聰明! ”直子很欣賞丈夫的辦事能力。 平介將鏡子立在地板上,將鏡面對準了直子:“能看見嗎?” “再向上提一點,然後再往左來一點。嗯,這樣就可以了。” 直子成功地在鏡子中看到了女兒的身影。注視了一會兒之後,她用有些濕潤的眼睛望著平介:“好想把她拍下來。” “我去拿相機。”

“啊,不用了。”聽她的語氣,好像是說拍成照片沒有意義。 直子再次深情地望著鏡中的女兒,偶爾還改變一下臉的角度,動一動手和腳。

“這個房間,還是用吧。”平介說道,“另外還要好好打掃…… 你覺得呢? ”

直子先是低下頭去,之後又抬起頭來。 “你說得對。”說完她臉上露出了微笑。 二人回到自己的臥室,鋪好被子,打算睡覺。就在開始迷迷糊糊的時候,平介感覺到直子在敲自己的肩膀。他睜開眼,只見直子正在盯著自己的臉。“怎麼了?”他用含混不清的聲音問道。

直子先是露出一副忸忸怩怩的樣子,然後問:“我想問你,你那裏怎麼辦? ”

“我那裏?你說什麼呢啊,我哪里呀?” 當他反應過來時,睡意一下子全沒了。他睜大了眼睛:“你 是說那種事啊? ”

“嗯,你打算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吧,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我們是不可以做的,對嗎?”

“當然了!別胡說八道了,怎麼可能呢……和自己的女兒,並且還是個小學生! ”

“可是,平介能忍受得了嗎?長期不能做,會不會在體內堆積?” “這不是能不能忍的問題!雖然我知道你是直子,但是看到你目前的身體我心裏沒法不彆扭。我又不是那種變態的人! ” “說的也是。那你會找別的女人嗎? ”

“啊?”平介坐起了身子,在被子上盤起了腿,“我根本沒有想過那種事。總之,這方面的事沒辦法,我們只能選擇放棄。” “是啊。”直子面無表情地點點頭。

“求求你了,別再說這種事了。你說的時候可能不在意,可是我這邊聽的時候覺得是藻奈美在說話啊。”

“啊,是呀,對不起。那,以後我們再也不提這種事了。” “嗯。”平介再次把腳伸進了被子。不過,他在把被子蓋到身上之前說:“我有一個建議。” “什麼建議? ”

“是關於我們彼此之間稱呼的建議。現在在家的時候我管你叫‘直子’,你管我叫‘老公,或‘平介’,對吧?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改一改比較好呢? ”

“你的意思是像在外面時那樣稱呼嗎? ” “對。我覺得有必要養成這樣的習慣。之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你說的也有道理……”直子看著房頂暫時陷入了沉思。在她沉思的時候,平介就看著她睡衣上的圖案。上面畫的是各種表情的貓,有發怒的貓、哭泣的貓、微笑的貓,還有假裝正經的貓……

“我知道了。”她終於說,“我也覺得那樣做比較好。” “真的嗎? ”

“嗯,那從今晚起我就不叫你平介了,而是叫你笆爸。” “就是這個意思。” “那,晚安了,爸爸。” “晚安……藻奈美。”

平介鑽進了被子裏,不過睡意卻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過了不一會兒,身邊傳來了直子睡著時均勻的呼吸聲。還是小孩的覺來得快。

平介抱著清醒的大腦,凝視著眼前的黑暗。他心中在思索著這樣一個問題:我到底是失去了女兒呢,還是失去了妻子?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