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神奇的伐木團

07.14.2019, 智慧的故事, by .

從前,有一個叫皮皮的,可以說是全美國長最高大的人。他生下來的時候,跟普通的嬰兒並沒有什麼兩樣。可是,他長得實在太快,不到一個星期,就從搖籃裡掉出來了。他媽媽慌忙的拜託他爸爸說:「請你趕快想個辦法呀! 」

他父親連忙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才做好了一個像小艇那麼大的搖籃。可是,這個搖籃只裝住了皮皮的身體,從膝蓋以下的小腿,也只能露在外面了。爸爸趕忙的到森林裏去,花了五天的時間,鋸下一棵電線杆粗的樹,做成木材,辛苦的搬回家,可是嬰兒又長得更大了。

「無論如何,我得做一個更大的搖藍!」

父親 心裏雖然高興,嘴裏卻嘟喃著,急急忙忙做了一個像船一樣大的箱子。對出生一個月的皮皮來說,這應該是足夠大了,可是做得太匆忙,他父親把箱底做成平的,沒法子像搖籃一樣的可以搖動。

「不使它搖動,嬰兒是不會睡覺的哩!」他母親說。

「那麼,我們使它漂浮在海上,波浪會幫忙使它搖動呢!」

果然,大箱子在海上搖晃著;皮皮在箱子裏,非常高興的笑著,自己搖著玩起來,因此,使得大海興起了巨浪,把靠近海岸的六個村子都淹沒了!

嬰兒的時候已經是這樣,皮皮是怎樣高大的一個人,大家應該可想而知了。

那個時候,在廣大的美國,只是零零散散的,住的人還沒有現在的多。而在森林裏面,並列著的是一些不知有幾千年之久的樹木。如果人們想住下來,就必須努力的把樹砍下來蓋房子,還要造道路和開墾才行。

「對了,我可以當個樵夫。」力大無比的皮皮,先爬到礦山去挖了一些鐵,用火鍛鍊一番,做成了一把大斧頭。

他來到一個大森林,看到有六個樵夫,正面對一棵大樹在揮動著斧頭。這些樵夫的身體,長得比普通人還要來得健壯,結實汗流浹背的,不停揮著斧頭在砍樹,但是,大樹的周圍,還連個凹痕都沒有。因為這是一棵要繞它一圈,都得花上幾天的巨大樹木哩。皮皮走上前去問:「你們砍這棵樹,已經砍了多久了?」

「大概有三年了吧!」

「砍一棵樹要三年哪………?還是讓我來幫大家一個忙吧,你們都退後一些!」

皮皮揮起大斧頭,鏗!一聲,砍了下去;森!一聲,像是大砲發射的聲音,在四週回響了起來。第二斧下去,轟隆!轟隆,這一次發出了如同落雷的響聲。而當第三斧砍下時,那簡直是天崩地裂的聲音,如十二個地震同時發生在一起,大地都震動了,整棵樹也倒下來了。樵夫們都大聲的叫了起來:「好大的力氣呀!真是了不起的神力呀!」

「你是我們樵夫天生的領袖,請你答應做我們的首領好嗎?」大家可以合力的工作。那麼,請問你的大名呢?「我叫皮皮。」

於是,一個戴著眼鏡的人首先上前說:「我叫喬尼。我會寫字,還可以不用手指,數到一百哩!」

一個禿頭,長著大鬍子的人,微笑著點了點頭說:「我叫煎餅的史利姆,是廚師,你願意留下來,我可以做好多好吃的東西給你吃呢!」

「我是費波杜,磨刀的名人。」

「我是矮冬瓜的米力,我會打獵,可以獵取鹿哇,熊啊,是快樂的獵人哪!」

「我是歌手辛迪。」

「大家都叫我跑腿者,是個牛仔呀!」

然後,大家異口同聲的說:「但是,我們都是樵夫哇!也都是木匠啊!若是你肯做我們的首領,我們可以組成一個全美國第一的樵夫團體哩。」

「我知道了,我很願意跟大家工作在一起哩!」

「哇!真是太好了!大家來慶祝一下吧!」

矮冬瓜米力扛著槍跑出去了,不到半個小時,他已經拖著小山一般的獵物回來了。

「那麼,我用砍下的這棵樹來做一張桌子,給大家做個紀念吧!」

皮皮一個斧頭砍下,切下一個樹幹,一張天然的大餐桌做好了。然後他把一根樹枝切成七段,做成了七個椅子。

桌椅有了。大鍋裏,史利姆拿手的湯已經煮熟了。矮冬瓜米力帶回來的烤火難,熊肉,鹿肉,還有大餅,很快的擺滿桌上。但是,半小時以後,桌上卻清潔溜溜的,連個麵包屑都沒有留下哩。

大家吃飽了,就圍著篝火躺了下來,要睡嘛,時間還早。可是,那是在沒有電視和收音機的時代,圍繞在熊熊火堆旁,大家只有談談天而已。

皮皮首先摸著餐桌,說起話來。

「這棵樹可不是普通的樹,是一棵知道很多歷史的樹哩。大家看看這年輪…………。

從外面算起來,在這三十公分地方的線,大概是南北戰爭時候形成的吧!往裏面再進去十公分的這一條,大概是華盛頓當總統的時候吧。這比較粗的一條,可能是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的時分,可是,離樹中心點還遠得很哪。這棵樹,說不定在人類的祖先亞當和夏娃的時代,就已經生長了呢!」

大家都很感動的,伸手摸了一遍餐桌。於是,那知識豐富的喬尼,擦拭著眼鏡,說起來了。

「我的故鄉在愛華達州,是世界最有名的玉米產地。有一次,有一株非常大的玉蜀黍長出來了。才看見它從黑色的土中,冒出粗繩般的芽來,一下子就伸長起來了。大家正感到驚奇的時候,有個小孩子覺得很好玩,就坐了上去。可是那玉蜀黍的莖,卻載著那個小孩,繼續的向上伸長而去。大家趕緊升上輕氣球去救那小孩,然而,玉蜀黍伸長的速度竟然比輕氣球還快哩。不得已,大家只好在大砲上裝上麵包,射給小孩吃,結果還是沒能送上呢!」

「後來,那小孩子怎麼樣了呢?」

「以後,誰也不知道哇!」

「真是可憐的小孩子!」

接下來,「跑腿者」也出來說話了。

「我來說一段我故鄉蒙達納州的事。那兒是牧羊最好的地方哩。他們數羊有特別的方法,有一個很會數羊的人,他只要從小山丘上一瞥谷中的羊,立刻可以這樣的說出。『現在,下面有兩千六百七十八隻羊呢。』原來他是這樣計算出來的,他先數出羊的腳,再除以四就算出來了。」

大家聽了,不禁都哈哈大笑起來,現在輪到廚師的史利姆說了。

「德克薩斯州是個很熱的地方,所以德州人無論走到世界哪一個角落,從來沒有感到過暖和,總是冷冷的。有一個德州人,因為工作的關係,來到寒冷的密西根州,忽然遇到下雪,頓時他被凍得僵硬了。不得已,當地的人想把他燒成骨灰送回他的家鄉,就把他僵硬的屍體送到火葬場,放進火爐裏,用火燒了兩個小時,才把爐子的門打開來看。但是那個人突然打了個噴嚏說:「喂!快把爐門關好,免得從門縫裏有風吹進來,害我感冒了怎麼辦?」

「那麼,我也來說一個吧!」磨刀的費波杜,以緩慢的語調說了起來。

「很早以前,我曾經有過一頭驢子,毛色黑黑亮亮的,所以我把牠叫做美毛驢。美毛驢非常勤勞,從早做到晚,一直充滿了活力。可是,有一天,牠忽然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喂,美毛驢,別偷懶的快站起來呀!』

那時,不管我怎樣叫牠,拉牠的耳朵,牠都不動了。『哦,可憐的牠已經死了。可是,這樣放著不管也太可惜了,牠的皮剝下來,還是有用處呢!』

我就把牠的皮剝下來拿回家。第二天早上,我想應該把牠的屍體埋掉,所以跑過去看,那美毛驢竟然站了起來,向我走過來了,只是因為寒冷在發抖著而已。原來牠不是死去,是由於太過勞累睡熟了。而且連皮被剝下來都不知道哩。」

矮冬瓜的米力,瞪著眼睛問道:「那驢子後來怎麼樣了呢?」

「因為我覺得牠太可憐了,所以特地殺了一隻很肥的羊,把羊皮剝下來給牠穿上了。而為了使羊皮不會滑落下來,我就在上面釘上黑草莓的刺固定住。但是到了春天,竟然從牠身上採取到五十公斤的羊毛。我再仔細一看,羊毛下還有東西呢。一看,那是從黑草莓的刺長出來的蔓莖,結成了纍纍的果實,記得我們還摘了滿滿的一桶呢!」

大家都高興的,紛紛吹起了口哨。大家都說得太精彩了。現在,篝火已經弱下來了,大家的眼皮也要垂下來了。都躺到床上去了。

於是,那歌手辛迪,彈著吉他唱起來了。

「我們是森林的樵夫,快樂的樵夫…………….」

一會兒,此起彼落的鼾聲四起,辛迪自己也打起呵欠來了。

偉大的樵夫皮皮的名聲,很快的傳開了。從美國各地,有很多人紛紛的跑來,要求加入他們這個團體。到那一年年末,皮皮都不曉得自己這個樵夫團體,已經有多少人在工作了。連那愛計算的喬尼,也沒有辦法計數了。

「以八小時一班,每天三個班輪流的工作,整個進進出出的人,又不能讓我靜靜的數,我怎麼算得出來呀!」

「那你就數一數砍下來的樹哇。一棵樹大概需要三個人,這樣不就可以知道了嗎?」皮皮說。

「那些樹哇,有的要用來燒火,也有從河裏漂送出去的,真的不知道要從哪裏數起呢!」

「對了,我有一個法子。算一算煎餅。早餐每個人不是固定分配二十個煎餅嗎?」

「那也不從啊!煎餅是不停的在做,人也不停的來吃;人來得越多,煎餅更要做得多,史利姆哇,已經忙得暈頭轉向的了,哪有去數的空閒哪!」

皮皮領導的這個團體,真的是充滿了活力。天色微微露出曙光,這團體裏的人們,就由那越過十二座山傳來的回聲,像雷的叫聲叫起來了。

「喂,吃早飯了!大家起床啊!」這是昨天晚上睡覺前,皮皮跑到森林盡頭,向西方叫的聲音。

那聲音就一直向前進,四小時後撞到落磯山,向右轉了一個彎,再經過四個小時後回來了。那回聲越接近,聲音變得越大,像喇叭一樣的把大家叫醒了。

再說,要為這麼多的人準備三餐,真是給史利姆大顯身手的機會。因為做這些煎餅,是史利姆最拿手的。而那鍋子,都像是用銀子做的,刷得閃閃發亮。

為了做這個鍋子,皮皮帶了五十個人到礦山去開採鐵礦,把可以做一百枝十字鎬、三百枝鋤頭以及兩百六十個鍋用的鐵,一次溶在一起,造了這一個直徑有一百五十公尺,像大池塘一樣的鍋子哩。

可是,一但要搬運時,大家的頭都大了。因為根本沒有可以搬運這大鍋子的貨車,而且跟這大鍋比起來,火車簡直就像是玩具了。

「對了,我來用滾的送回去吧。」

皮皮把大鍋橫立起來,滾動起像池子一樣龐大的這鐵鍋子,翻山越嶺的向前走。

回到森林,皮皮把橫立著的鐵鍋用力一扭動,於是大鍋像陀螺一樣的轉動起來,鑿了一個可以在下面生火的大洞,等轉動停止下來時,大鍋也自動的覆蓋在大洞上面了。

史利姆在大鍋下面,像發生大火災一樣的生起了火。而在這大鍋上要塗上奶油,就得用特別的方法。那是由三個穿上溜冰鞋的人,在鞋子旁邊附上奶油塊,來回的在鍋子奔跑。史利姆就在另外一個浴缸大的鍋裏,放進麵粉、鴕鳥蛋、牛奶,用鏟子攪拌,然後把這鍋子,掛在拉在頭上地方的纜索上推動。這鍋子在巨鍋上像纜車一樣的跑、碰到每隔一公尺打在纜索上的結,就把攪拌好的粉漿注入巨鍋上;於是煎餅就一直不斷的煎成了。

樵夫們開始一個一個的吃起煎餅來,一邊喊著:「再來一個,再來一個呀!」幾十個擔任送煎餅的人,手忙腳亂,接連不斷的在運送著,似乎都還來不及哩。而心腸好的史利姆,除了煎餅,還不停的燒出整隻豬做的火腿,用鴕鳥蛋做的火腿蛋,滿桶的豌豆…………..。在史利姆攪動的燉鍋中,漂浮的是整條牛的身體哩!

森林裏頭的樵夫早餐,比起任何城裏的宴會都還要熱鬧呢。

皮皮在這團體裏迎接的第二個冬天,那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嚴寒天氣。不但樹木凍得沒法子搖動,連人的聲音都在空中凍結了哩。然後到春天太陽開始射向大地時,這一切都一下子解凍了,這一來真是不得了,震耳欲聾的嘈雜聲,漫山遍野的響起來,請各位不妨想一想,那是一種什麼情況啊!

且說那一年冬天,實在太冷了,偏偏又下起大雪。白天下,晚上也下,不停下著雪,把住在森林裏所有動物的食物完全掩蓋了。那時候的森林,除了熊、鹿等大家所熟悉的動物外,還住著一些怪物呢!譬如,有三個尾巴,一半是鳥一半是獸的「鳥獸怪」;像鴕鳥的「鴕鳥怪」;跑起來像颳颱風,吼聲像打雷的「噴火怪」等。那些動物為了尋找食物,成群的在冰冷的雪中徘徊著,在快凍的要餓死的時候,牠們看到史利姆廚房的火光。本來火是牠們所害怕的,可是,冰冷的身體,使得牠們自然的感到對火的需要吧,動物們突然向皮皮的營地衝過來了。在天都還沒有亮的暗夜裏,皮皮偶然的看到小小的亮光在接近著。那亮光都是成雙成對的。「啊,那是動物們的眼睛,大家快起來呀,怪物衝過來了!」

森林中的樵夫們都驚醒了。揉著惺忪的眼睛,順手抓起工具,圍到皮皮旁邊來。

鳥獸怪首先展開了攻勢。那彎彎的綺角,像閃電一樣的發著光,三根尾巴也像槍矛一樣的在發亮。那怪物用獅子般的後腳站立起來,撲向了矮冬瓜米力。米力本能的立刻向怪物喉頭反撲上去。於是怪物像是大象要甩落小狗一樣的,用力的想把米力摔到地上,可是米力卻緊緊扼住牠的喉嚨不放。最後怪物痛苦的把堅銳的爪子插在地面上,發出如打雷的咳嗽聲,突然,三根尾巴軟軟的垂下來了,怪物死了。因為,米力到底是狩獵的高手哇!

整個森林,一下子變成怪物、野獸和人的戰場了,雖然動物們以十比一的比例,遠較人為多,但是人人都勇敢的迎了上去,展開了一場猛烈的戰鬥。

忽然,一陣像火山噴火一樣的熱風吹了過來,使得森林著火了。原來那是從可怕的噴火怪眼睛,噴出的火焰。

皮皮立即跳了起來,一跨步躍過了山,舀起密西西比河的水,澆到火熖上。於是,像火山開始冒煙時,冒起了濛濛的水蒸氣,耳旁聽到了地球裂開似的叫聲。皮皮很快的用手挖起十平方公里多的泥土,投向怪物的眼睛,然後一躍騎到牠背上去。那怪物像人一樣的站立起來,像是颳颱風似的在森林裏橫衝直撞起來。但是,皮皮卻緊抱著怪物不放,並且用力的扼住了牠的喉嚨。一會兒,那怪物發出的呻吟聲,忽然停止了,整個身體也癱軟下來了。

噴火怪完全向皮皮投降了。以後,牠比貓還溫馴,乖乖的聽從皮皮的話了。在黑夜裏,皮皮讓牠用眼珠子的光來照亮森林的道路。又靠噴火怪用牠的爪子來幫忙耕田,田國裏到處長出了比南瓜還大的馬鈴薯來。

怪物同時還會幫忙史利姆工作。牠幫忙用眼睛裏的火焰來生火,只用舌頭一舔,餐桌上就可以掃得清潔溜溜了。

總之,夜間大戰後的第二天早晨,把獅子,熊、怪物等的屍體堆積起來,僅是毛皮和肉,就足夠堆成兩座山哩。

有一天,皮皮動身去探險。渡過三條河,跨過兩座山,在旅行中,牠來到蘇必略湖。那是全美國最大,像海洋一樣的大湖。皮皮看到湖水在翻滾,冷風一吹來,湖中的冰塊就在水中互相撞擊著,碎成一片片。皮皮再仔細的一看湖面,發現在冰塊和冰塊間,似乎有兩個大耳朵在若隱若現的漂著。

「啊,好像有誰溺水了!」

皮皮把長統靴拉到腰部,走進湖中,從冰水裏把牠拉起來一看,原來是奄奄一息的一隻大青牛哇。但是,看起來還像是牛的寶寶哩。皮皮用樹枝生起了火,使牠的身體暖和些,並且為牠按摩身體,原來動也不動的大青牛,忽然動彈了一下。牠活過來了。皮皮就把身邊帶著的牛奶給牠喝了。青牛也微微的睜開眼睛,在皮皮的臉頰上舔了一下。

「哈哈,到底還是小孩子,一定以為我是牠的爸爸或媽媽吧!既然把牠救活了,就給牠取個名字,叫青牛的貝寶吧!來,貝寶,拿出精神來呀!」

皮皮用毯子包著貝寶,把牠帶回來了。活過來的貝寶,不所的伸著舌頭,好像要吃東西了。

「真糟糕,牛奶已經沒有了,可是牠會吃煎餅嗎?既然救了牠一命,總不能讓牠餓死啊!」

但是,貝寶不但把煎餅給吃了,連咖啡也喝掉了。於是,不管什麼時候,貝寶老是想吃東西;而且吃過以後,肚子馬上又餓了。於是再吃下東西,身體又胖了起來,一胖起來,又想吃東西。皮皮就笑著對大青牛說:「你呀,真是饞得很哪!」

貝寶就玩笑似的從後面用犄角碰觸了一下皮皮。沒提防著,皮皮飛起了十公央,像一塊大岩石掉了下來。

「好哇,你倒是可以做我的對手呢!」皮皮拍了一下貝寶的頭。貝寶就撒嬌似的叫了一聲:「吽!」可是那聲音,大得頓時山搖地動,像雷聲一樣,差一點把大家的耳膜震破了。

貝寶一直長大,變成有一艘軍艦大的大牛。但是,卻像小狗一樣,很溫馴的跟在皮皮後面走。

皮皮他們要搬家時,可以整個營舍帳篷在一起,讓牠拉著走;連所有的小屋、倉庫、家畜圈欄。

皮皮打獵本事,從流傳到現的「一槍皮」這個名稱,就可以知道了。

有一天,皮皮看到在松樹長長的枝頭上,有一群鷓鴣鳥停留在上面。他數了一下,有三百三十隻之多。皮皮就沿著樹枝,瞄準好開了一槍;子彈一直順著劈開樹枝,打到樹幹裏去了。一聽到槍聲,鷓鴣鼓起翅膀來想逃走,但是已經來不及了,腳都被劈開的樹枝裂縫夾住,飛不起來了。

「哈哈,一槍就捉住了三百三十隻鳥,不錯嘛!」

皮皮就把樹枝折下來。可是那樹枝掉落時,卻打到躲在樹蔭下的一隻鹿頭上了。那隻鹿在倒下去的時候,腳往前面踢了一下,剛好踢到一隻有狗那麼大的兔子;大兔子飛騰了起來,突然打到了皮皮的鼻頭上。皮皮猛不防的踉蹌了幾步,一屁股坐到河裡面去了。等到皮皮用力的站起來,他的口袋裡已經裝滿很多很多的魚了。

皮皮就這樣只開了一槍,不但打到三百三十隻鷓鴣、一隻大鹿和一隻大兔子,還捕捉到吃不完的很多很多的魚呢!

皮皮又做了一把大鋸子,大約有一公里長。由皮皮拿著這一邊,米力拿著一公里遠的那一邊,然後皮皮再用力一鋸,一次就可以把一公里間的樹木,全部給鋸五下來。然後,那些樹木,交由青牛貝寶很快的都可以運走了。

有一天,皮皮給貝寶套上新的獸皮,讓牠拉著特別重的東西走。途中,遇到很大的陣雨,獸皮被水泡得伸長開了,但是皮皮他們一點都沒有察覺。等回到營地,大家回頭一看,貝寶只拉了一張獸皮來,綁在那獸皮的木材卻一根也沒有運過來哩。

「啊,這是怎麼了?」矮冬瓜的米力揉著眼睛說。

「我明白了。是那用來拉東西的新獸皮,因為下雨伸長了。不過不要緊,雨很快就會過去,太陽會幫我們把問題解決呀。」皮皮笑著說。

「太陽會解決問題……………………..?」米力疑惑的說。

「你們等著看好了!」

一個小時時,陣雨停了。太陽照射下來,把那塊新獸皮漸漸曬乾了,然後只聽得「嗶嗶」的聲音發出,那獸皮縮起來了。於是,木材便一下子從森林那邊被拉過來了。

「哈哈,是這張新獸皮老遠的把東西給拉過來。貝寶可是沒花什麼力氣,輕鬆多了哩。」

皮皮他們就從這個森林到另一個森林,砍著、鋸著樹木前進,終於把廣大的兩個州裏,所有的樹木全部解決,開闢成一片寬廣的土地了。

可是,現在留下一個問題來了。那是在這一片廣大的土地上,到處都留下一個個的樹頭,看起來像一個個的墓碑。

「這樣一來,不但不好看,要開闢成田園都有很多阻礙呢!」

皮皮想了想,就把那留在地面的樹頭,用鍊子套住,用力一拉,但是,一次也只能拔下幾十個而已。

「不曉得有沒有更好的方法來處理這件事啊?」

皮皮一邊想著,無意中一拳頭打在旁邊的樹頭上,那樹頭突然陷入土中有三十公分深。

「哈哈,這就簡單了,飯後可以用來散散心哪!」

皮皮就一個又一個,用拳頭把樹頭打進土裏面去,有時用力大了點,樹頭還陷入一公尺深哩。

陷得太深,等一下還得用土來填洞,還是要小心,不能打得太重啊!」

皮皮輕輕鬆鬆的哼著歌,用拳頭敲著樹頭走。所以,北達科他州和南達科他州,完全變成連一個樹頭都看不到的大平原了。皮皮在一個月的時間裏,順利的把這個工作完成了。

在結束這個故事以前,再跟大家說一說,發生在北達科他州的一件事。

史利姆因為吃了自己做的最愛吃的「派」,一時吃得太多生病了。病是不怎麼嚴重,可是,史利姆也實在工作得太累了,渴望能休息一陣子,他的工作就暫時由薩姆代理一個月。

蕯姆最喜歡拿蘇打粉代替發酵粉來煎餅,所以被稱為蘇打薩姆。蘇打粉比發酵粉,會以快五倍的時間膨脹起來,性情比較急躁的薩姆,貪圖快速,隨手就抓起蘇打粉來用。於是,蘇打麵包、蘇打甜甜圈、蘇打餅乾、蘇打派、蘇打湯,甚至還來個蘇打咖啡,全上場了。由於他任意的亂用,對用的分量也就失去了控制,常常放了又放還覺得不夠,也就越放越多,最後,使得蘇打都滿到帳蓬,滲入牆壁,流到地上,土中去了。

這是一個艷陽高照的日子。大家在一起吃著午餐,皮皮忽然發覺牆壁奇怪的膨脹起來了。

「這是怎麼了?」

他正感到奇怪的時候,屋頂歪了,地面上發出聲音,搖動了起來。

「但是,並不像是發生地震呢!」

就在大家嘈雜騷動聲中,地面一直脹大而突起,整個帳蓬也膨脹起來。因為滲進土裏和帳篷的蘇打粉,在炎熱的天氣下迅速的膨脹起來了。等大家發覺不對時,整個帳篷已經浮到林林上面五百公尺的高空上了。若是薩姆再繼續把蘇打粉使用下去,恐怕他們已經飛到月球上了。

帳篷在北達科他州的上空,像燈塔一樣的聳立著。有時看著從下面飄過的雲,皮皮他們望著森林,無可奈何的歎息起來。

一個星期後,蘇打粉的力氣慢慢消失了。大家合力的把變硬的蘇打片拋到外面。於是空氣開始跑出來了,帳篷這才漸漸的下降,地面也縮了回去,十天後,帳篷才又降落到原來的地方。

「歡迎大家回來,飯已經準備好了。」

大家所懷念的史利姆,穿著乾淨的圍裙,面帶笑容的在迎接著大家。十天來只呼吸著稀薄的空氣,生活過來的人們,無力的踏著飄浮的腳步,把史利姆圍起來。

史利姆全心全意做出來的燉湯味飄出來了。啊,多麼美的香味呀!大家一邊感謝上天使他們重獲新生,每個人幾乎都熱淚盈眶呢!

食物送出來了,大家都拍著桌子歡呼起來。史利姆整整花了五天的時間,從早忙到晚,準備了這一頓豐盛的菜,在等待著大家哩,看,有炒牛肉、鹿肉,火腿、烤火雞、魚排;每一樣肉都配有馬鈴薯、捲心菜、沙拉。飯後的點心有花紋糕、鳳梨派、檸檬派、櫻桃軟糖等,一道又一道的全推出來了。

大家什麼也不想了,只顧著埋頭的吃。因為有十天沒有好好的吃到東西了。而也整整的有一個月,沒吃到史利姆做的菜了呢!

大家都吃飽了,於是一個一個的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各自回到自己床上,一躺下去就沈沈的睡著了。一直到吃晚飯的時間,餐廳上竟然連個人影兒也沒有哩。

「喂!吃晚飯了!」史利姆敲著鍋子,連續叫了三十分鐘,可是沒有一個人起來吃飯的。

「可憐的大家都安睡著哩!我才不要再生病了,為了大家,我一定要做好吃的東西給大家吃!」

史利姆取下圍裙,望著天空,愉快的微笑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