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真假二郎神

12.29.2017, 睡前故事, by .

宋朝徽宗皇帝有一個非常寵愛的妃子,名字叫做韓玉翹。

她本來長得十分嬌艷美麗,可是不知道為了什麼緣故,有一天突然的感到身體不舒服,不想吃飯,整日愁眉苦臉的。經過醫生的診治,一直沒有好轉,身體日漸的消瘦,容貌變得非常的憔悴。

徽宗皇帝心裏雖然焦急,卻也沒有法子好想,祇得把楊太尉找來,吩咐他說:「韓夫人得了怪病,你把她帶回家中調養,請全國最好的醫生來治她的病,等她病好了,再把她帶回宮來。」

楊太尉得到命令,就把韓夫人帶回府中,特別準備了一間房子給韓夫人居住,派了很多衛士嚴密守衛,祇准許指定的醫生和自己家裏的人進出。

經過了兩個多月,韓夫人的病情不但沒有好轉,而且日益的嚴重,楊太尉夫婦兩人心裏也很著急,整天的陪在韓夫人的身旁照顧她,眼看著韓夫人似乎已經無藥可救了,楊太尉的夫人向她建議說:「醫藥既然對夫人的病沒有效果,不如去祈求神明,許個心願,說不定會得到神靈的庇佑,轉危為安呢!」

韓夫人答應了,勉強支撐著生病的身體,隨同太尉夫人到當地的清源廟向二郎神祈求平安,許下心願。

說也奇怪,自從韓夫人到二郎神廟祈禱過後,身體竟漸漸的好起來了,過了一個多月以後,不管在身體或精神、面貌各方面,都已經恢復到以前的模樣了,韓夫人非常的高興,準備了許多香果、牲禮,到二郎神廟酬謝祭拜,以了還心願。

當韓夫人祭拜完畢,抬起頭來,對眼前的二郎神神像仔細的再打量了一番,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回到太尉府中,想著明天就要返回宮中去了,又可以和皇上相聚在一起了,韓夫人的心裏非常的興奮。突然間有一道人影在窗口一晃,就有一尊神像站在韓夫人的面前。韓夫人以為是自己眼花了,再仔細的一瞧,原來站在眼前的神像,就是她在廟裏許願的那位二郎神,一身的裝扮,臉部的表情完全相同,所不同的是,眼前的這位二郎神竟然會走路、會說話,只見他走到韓夫人的面前,點了點頭,慢慢的開口說:「小神是特地來拜會夫人的!」

韓夫人傻傻的望著眼前的二郎神,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話才好,二郎神接著又說:「小神奉玉皇大帝的命令,特地來排解夫人的危難,請夫人不必驚惶。」

韓夫人這下子才壯了壯膽子,向前一拜,回答說:「尊神降臨凡世間,一定對我有所指教,請尊神稍坐奉茶。」

二郎神微笑的說:「這倒不必麻煩,夫人妳本來也是天上的仙女,祇是因為在凡世間還有一段情緣未了,所以才被玉皇大帝賜令降生在人間,可以享受人間的榮華富貴。」

二郎神停了一下,又接著說:「祇是現在夫人的災難還沒有消除,所以玉皇大帝特地派我來替夫人化解厄運,讓妳能安然的度過難關。」

韓夫人聽了以後,心裏是憂喜參半,又是半信半疑的,開口問說:「請問尊神,要如何的替我排解災難?」

二郎神說:「這很簡單,祇要拿幾件凡世間的寶物,讓我帶去天庭供奉幾天,請眾神替夫人做些功德,事成之後,我再把寶物送回來,就可以化解了夫人的災難。」

二郎神接著又說:「祇是要特別注意,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而且,寶物要愈貴重愈好。」

「既然是尊神指示要我這麼做,我一定會照辦,祇是我身邊並沒有什麼寶物,而且,我明天就要回宮裏去了。」

「夫人明天就要回宮?這千萬使不得,難道說夫人妳已經忘記了生病時的痛苦情形?」二郎神對韓夫人的心裏似乎是非常了解。「夫人可以推說身體還沒有完全復原,必須再靜養幾天才能回宮,至於供奉的寶物,就拿皇上送給夫人較為貴重的珍珠寶貝都可以。」

最後二郎神還鄭重其事的說:「幸福與災難,全在夫人一念之間,小神明天這個時候再來向夫人聽取回音,祇是務必要記得,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情。」

說完話,二郎神向窗子口一躍,一瞬間就不見了蹤影。

韓夫人望著二郎神離去,她決定要照著神的指示去做,一方面先瞞騙了楊太尉,說她病情還沒有完全痊癒,須要再多多休息幾天,另一方面,悄悄的叫人進宮去取寶物和珍珠。

第二天,二郎神果然來取珍珠寶物,韓夫人把皇上賜給她的一顆名貴的夜明寶珠和一條羊脂玉帶給了二郎神。當二郎神正要跳窗離開,不巧被楊太尉發現了,楊太尉以為是小偷,急忙喊衛士來捉賊,數名武藝高強的衛士聞聲趕來,把二郎神追到花園,進行了一場激烈的打鬥,二郎神寡不敵眾,翻牆奔逃而去,卻被衛士打落了一隻皮鞋來。

韓夫人在楊太尉的追問之下,不得不把實情說出來,楊太尉聽了之後,搖搖頭說:「那個二郎神分明是壞人假扮的,故意來詐騙夫人的寶物,如今被騙走了皇上親賜的夜明珠和羊脂玉帶,這件事情可以說是非常的嚴重,必須儘快的向皇上稟報。」

徽宗皇帝非常的憤怒,親自下令給開封府的滕大羽尹,要他立刻去捉拿賊人,唯一的線索祇有一隻皮鞋。

滕大尹接到了命令後,趕忙召集了所有的捕快和文書官吏,討論要如何去捉人:「這倒是一件困難的案子,開封府有幾十萬人口,皮鞋店就有一百多家,人海撈針的,要我們到那裏去捉人呢?」

「困難還不只這些呢!聽說那個假扮二郎神的賊人神通廣大,楊太尉的衛士武藝高強,好幾個人合力圍捕,都被他逃脫了,現在要我們捉人,恐怕比登天還要困難呢!」

大家眾口紛紜,都祇是一味的埋怨,卻沒有一個人想出捉拿犯人的辦法來。滕大尹手下有一個捕快,名字叫做黃貴,非常的有機智,他仔細的觀察那隻皮鞋,要從皮鞋來尋找線索,那隻皮鞋一共縫了四條線,縫得很緊密,鞋尖部份有一條線縫得不好,有一些兒脫線的現象,王貴用手指一撥,把線撥斷了幾根,順手把皮拉開來看,皮鞋裏面是用藍布做襯,再仔細的一瞧,發現了一張小紙條,王貴把紙條抽出來看時,心裏禁不住一陣欣喜,原來紙條上面端端正正的寫了一行字:「宣和三年三月五日任一郎製造。」王貴急忙稟告滕大尹說:「今年是宣和五年,可見這雙皮鞋是兩年前由任一郎製造的,我們只要查出任一郎的皮鞋店,把他抓來一間就知道了。」

果然,滕大尹派去的人很快的就在開封府裏查到了任一郎的皮鞋店,並把他抓到衙門來,滕大尹親自來審問,那個任一郎為人倒也蠻忠厚老實,他拿起皮鞋,仔細端詳了一陣子,說:「這隻皮鞋的確是我製造的,凡是我親手做的鞋子,我都有留紙條在鞋子裏面,並有登記號碼。」

任一郎停了一下又說:「想要查出這雙皮鞋是賣給誰的,也不困難,我店裏有一本簿子,專門記載著每雙皮鞋的買主,祇要對照一下鞋子的號碼,一切就都清楚了。」

王貴帶著任一郎回家把簿子拿來,和皮鞋裏的號碼一對照,使滕大尹吃了一驚,那雙皮鞋竟是皮鞋竟是蔡太師府中的總管事張千所訂做的。

蔡太師是當時國家最有權勢的大臣,滕大尹也不敢帶人到太師府中去抓人,祇得帶著皮鞋和簿子來找楊太尉說了遍。「如此說來,假扮二郎神騙走寶物的賊人,竟是太師府中的人了?」

為了查明真相,又不能得罪太師,楊太尉祇得私自來見太師,並把滕大尹追查皮鞋的經過向太師詳細的說明:「這雙做鞋是太師府中的總管張千所訂做的,我想,那位假冒二郎神的賊人,一定是和張總管有關係的人。」

太師仔細的看過皮鞋和簿子一登記的號面。說:「既然是我家中所訂做的皮鞋,這件事就好辦了。」太師若有所思的說:「我家裏所有的東西都有分類,進出都要登帳,而且每一種類都有專人負責保管處理,查起來就容易多了。」

太師把保管衣服、鞋子類的人叫出來,拿出記帳簿來一查,宣和三年三月中任一郎鞋店訂做的皮鞋,是送給了遂安縣的知縣陳逢時。原來陳知縣以前是蔡太師的學生,前年才升為知縣,皮鞋是蔡太師親自送他的。

「由這樣看起來,不把楊知縣叫來問清楚,是無法知道那個假扮二郎神的賊人了。」

太師随即派人把陳知縣傳來,問他說:「前年三月我曾經送給你一雙皮鞋,現在在那裏了?」

等陳知縣明白了這雙皮鞋牽涉到一件重大的案子時,卻又記不得那雙皮鞋是到那裏去了,思索了老半天,才猛然的想起來,原來陳逢時要到遂安縣上任的時候,路過清源廟,聽人說廟裏的二郎神很靈驗,所以就到廟裏去燒香,看見二郎神的神像腳上穿的鞋子已經破舊不堪了,就把太師送給他的皮鞋給換上了。

由於陳知縣這段往事的陳述,使得本來還有一絲線索的皮鞋追查告了一個段落,滕大尹為了追查不出賊人而傷透了腦筋,府裏所有的捕快也都極為灰心,只有王貴還不死心,他認為如果陳知縣所說的是事實,那麼偷走神像腳上的皮鞋,假扮二郎神的賊人一定就住在清源廟的附近。

於是王貴就打扮成一個收買破爛的老頭兒,肩上挑了一擔破爛雜貨,走到清源廟附近的路上,喊著要收買破爛,許多小孩子都去撿一些破銅爛鐵,和壞了的鞋子來賣給王貴,或換一些兒麥芽糖吃。兜賣了好幾天,案情仍然沒有什麼突破。

一天中午,王貴仍然沿著街巷在收買雜貨、破爛,聽後面有人叫他,回過頭來看,是一個婦人,手上提著一隻皮鞋,身旁還站著一個小孩子,那婦人問王貴:「收破爛的,這隻鞋賣給你,可以賣多少錢?」

王貴仔細一看,婦人手上提的皮鞋,竟和那位假扮二郎神的賊人所遺落的皮鞋式樣相同,王貴心裏起了一陣欣喜的激動,表面上卻仍然裝做若無其事般的。

「祇是一隻皮鞋?這最多祇能賣二十錢。」

「什麼話嘛!這隻皮鞋是真皮的,怎麼只值二十錢呢?」

「太太,皮鞋祇有一隻是不值錢的,如果是一雙的話,就可以多賣一些錢?」

「廢話!如果不是遺失了一隻,我也不會拿出來賣給你了。」

「這樣子好了!」王貴接過皮鞋,上上下下看了一會說:「最多三十錢,不能再多了。」

說完話,王貴就裝做挑起擔子,要離開的模樣。

「好啦,就賣給你了!」

王貴急忙挑著擔子回到旅店,把那隻皮鞋取出來,拆鞋縫,終於找到了一張紙條,抽出來一看,赫然是「宣和三年三月五日任一郎製造。」

這無異是上天要幫助王貴來破案,這一次王貴決定要小心行事,先調查清楚那個婦人是什麼來歷,為什麼會有那隻鞋子?

第二天早上,王貴又挑著擔子來到婦人家的門前,卻發現門鎖著,王貴從窗門細縫往裏頭瞧,也沒有看到半個人影。

王貴靈機一動,挑起擔子來到隔壁的人家,看見屋子裏頭坐著一位老年人,王貴很有禮貌的點頭問說:「老伯伯,請問您一下,隔壁的人家今天怎麼都全不在?」王貴用手指了指婦人住的家。

「你是要找什麼人?有什麼事情嗎?」

王貴指著擔子裏的破爛雜貨說:「我是一個收買破爛的,昨天向這家裏的婦人買了一隻破皮鞋,買得太貴了,我今天打算把皮鞋退還給她,向她把錢要回來。」

「哦!我勸你還是吃了一點虧就算了,找她也沒有用的,我想她不會把錢退還給你的。」老年人苦笑了一下,接著又說:「你大概還不知道,她的丈夫外號叫做孫神通吧!」

「老伯的意思是說,那位孫神通為人很專橫、不講理?」

「嘿!豈止是不講理而已,那個孫神通從小就不學好,到處流浪,也不知道在那裏學到了一身驚人的本領,會飛簷走壁,手腳工夫硬是要得!」老年人搖搖頭,繼續說:「他在這個地方是個惡霸,沒有人敢去惹他,平常花天酒地的,不久之前,他又做了清源廟的管廟,凡事大家都讓他三分,你還敢向他的老婆要求退錢?說不定錢沒有退還,還會挨了一頓揍呢!」

王貴心裏想著:「看來這個孫神通最有嫌疑了。」他向老伯道了謝,就回到開封府向滕大尹報告自己調查的經過,滕大尹聽了,就要派人去捉孫神通,王貴阻止說:「不可以,萬一沒有捉著,被他走脫了,俗話說打草驚蛇,以後想要再捉他可就困難了。」

「那要怎麼辦呢?」

「挑選十幾個精明強壯的捕快,化裝為老百姓到清源廟去燒香,等孫神通出來收香油錢時,大家看我的表情,由我發令,一起動手把他捉了。」

果然,孫神通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王貴和捕快逮捕了,經過仔細的搜查,在清源廟裏找到了韓夫人被騙去的夜明寶珠和羊脂玉帶,有贓物為證,孫神通也無法狡賴了,祇好承認。

原來那天孫神通看到韓夫人病好了來廟裏祭拜還願,一時貪心起意,竟化裝成二郎神的模樣,憑著自己身手不凡,潛入太尉府中,向韓夫人詐騙寶物,誰知竟能得逞。

從此以後,韓妃及楊太尉等人再也不那麼迷信了,他們心想也許是從前吃的藥,正好到二郎廟以後,開始發生效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