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畫皮

01.05.2018, 中國童話故事, by .

在山西省的省會太原這個地方,住著一位青年,只知道他姓王,但不知道名字,就姑且稱他為王大郎吧!王大郎已經成親和妻子的感情非常好。

有一天清晨,王大郎在街上遇見一位年齡大約在十七、八歲的少女,這位少女手上挽著一個包袱,一個人獨自在路上走著,卻走得很不穩,好像随時要倒下來的樣子,大郎快步向前,想要幫她,這才看清楚這位少女的長相。

「好一位美麗動人的姑娘啊!」王大郎心裏對少女產生了好感。就問說:「姑娘為什麼一個人獨自在大清早上街呢?」

少女白了他一眼,說:「你只過是個路人,如果不能幫我的話,又何必多問呢?」

王大郎立刻說:「妳有什麼困難,我可以儘量幫妳。」

少女就一臉愁苦的說:「我的父母因為貪愛錢財,所以,把我賣給了有錢人家做小老婆,沒想到,卻遭大老婆嫉妒,視我為眼中釘,刻意找我麻煩,你看這些傷痕,就是被她長期虐待所留下的傷痕。」

一面說一面撥開袖子,露出黑青的條紋,王大郎看了心中又是一陣心疼,非常同情少女的遭遇。

少女接著說:「我就是受不了大老婆,才在今天乘機逃了出來,準備離開這個地方。」

王大郎問她:「那妳準備要到哪裏去呢?」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

「不如這樣,我家就在附近,妳先到我家避風頭,等傷養好了再啟程如何?」王大郎提出建議。

「真的嗎?真是謝謝公子了。」

少女像是看見了一線希望,就高高興興地跟王大郎回家了,兩人到家之後,大郎招呼少女坐下,少女說:「多謝公子相救,但是,請別張揚我的事情,否則我又會被人抓回去的。」

「妳放心住下吧!別擔心。」

大郎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妻子,妻子不放心,想要將少女打發走。

「拜託,不要随便惹麻煩好嗎?」

「好啦,我自有分寸。」妻子拗不過丈夫只好答應。

過了幾天,王大郎走在街上,遇見一位道士。道士看了大郎一眼,覺得不對勁,急忙問他。

「這位公子最近可有遇到奇怪的事情嗎?」

「沒有啊!」

「你身上帶有一股邪氣,還說沒有。」

「你別胡說八道了,我好得很。」

王大郎不理道士,繼續往前走,道士搖搖頭嘀咕著:「真是傻瓜,死到臨頭還不知道。」

大郎一面走一面想:「路上這麼多人,為什麼道士專挑我說這些話呢?難道家裏的那位女子真的有問題嗎?」

王大郎心中開始感到不安,就立刻返家去看個究竟。書房的門鎖著,他無法進去,於是,就將窗戶挖一個小洞,然後往裏面望,卻看見一個相貌非常兇惡、醜陋的魔鬼在房間中,牙齒露在嘴外足足有兩寸長!魔鬼把一張人皮放在桌上,用不同顏色的筆在人皮上畫出人的模樣,畫好之後將人皮披在身上,立刻成了一位嬌滴滴的女子。

王大郎嚇得說不出話來,連滾帶爬地跑到大街上,到處尋找先前的那位道士,找了許久,終於在郊外找到了道士。

王大郎連忙對他說:「先生救命啊!您說的一點都沒有錯,我家正有一個魔鬼啊!請您別見怪我的無禮啊!」

道士見他很有誠意,就答應他說:「好吧!這拂塵給你,回去掛在房門上就可以了。」

臨別的時候,兩人約好明天在青帝廟門口碰面。

大郎回家之後,將拂塵掛好,待在房裏不敢出去,沒想到這時候女子來到門口,看到了拂塵不敢向前,恨得牙癢癢地說:「哼!煮熟的鴨子怎麼可以讓牠飛了。」

於是蹬步一跳,將拂塵取下折斷,隨後進門將王大郎的胸口剖開將心髒取走了,妻子這時候嚇得說不出話來,只是哭泣,天亮之後,妻子叫小叔王二郎去青廟告訴道士事情的經過。

道士來到王大郎的家中,遍找不著魔鬼的蹤影,可是,道士有感應到魔鬼就在附近,於是指著附近的一間房子問二郎說:「那間房子的主人是誰?」

「是我的房子。」王二郎回答。

「那你家中今天可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

「沒有,只是今天有一位老太婆來家中想要來幫傭,我妻子不答應,她還賴著不走呢!」

「那就沒錯了,她就是魔鬼假扮的。」

於是,他們走進二郎的家中,一見到那位老婦人,道士用桃木劍一揮,老婦人立即倒下,人皮掉了下來。魔鬼現出了醜陋的原形躺在地上大叫,叫聲真是比殺豬還難聽。

魔鬼奮力想要奪門而出,道士揮劍一砍,魔鬼的頭顱掉了下來,身體化成了青色的煙霧。道士說:「唉!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然後,解下腰上的葫蘆,蓋子一開,那陣青煙就全被吸進了葫蘆裏。道士撿起了那張人皮,捲起來收進了袋子裏去,準備要離開,大郎的妻子卻拉住道士說:「大師,您別走,您想想辦法讓我丈夫起死回生啊!」

道士面有難色說:「夫人,我的法術淺,無法讓你丈夫復活。不過……………….」

道士想了一下,接著說:「不過,我倒有個法子妳不妨試試看。」

「您快說啊!什麼方法我都願意試。」

「好吧!市集上有個瘋子,他時常睡在垃圾堆裏,妳找到他之後向他叩頭,請求他幫妳。就算他侮辱妳,妳也要逆來順受,千萬不可以生氣,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於是,婦人隨同王二郎到大街上尋找這位瘋子,兩人沿街打聽之後終於找到了這位瘋子。瘋子全身骯髒不打緊,還發出惡臭,鼻子還掛著兩條長長的鼻涕。街上的人見到他都紛紛躲避,婦人見到瘋子立刻下跪,婦人這樣的舉動,引起了路人的好奇而停下來看熱鬧,她雖然很不好意思,可是,愛夫心切也不管這麼多了。

「大爺,求求您行行好,救救我的丈夫啊!」婦人跪下求著乞丐。

乞丐笑著說:「咦?這位美人妳是愛上我了嗎?」

婦人就將丈夫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向瘋子說了一遍,沒想到,瘋子無動於衷,又說:「真奇怪,人都死了,還來找我做什麼?難道我是閻羅王嗎?」瘋子轉笑為怒,拿著手上叫化棒猛打婦人,婦人為了丈夫,忍痛挨了許多棒。隨後,瘋子吐出了一口濃痰在手上,拿到她面前說:「來,吃了它!」

婦人忍辱吞了痰之後,想要繼續求瘋子的時候,瘋子卻一溜煙地不見了。婦人和二郎東找西找,就是不見瘋子。

「唉!白忙了一場。」兩人只好失望的回家了。

婦人回到家中看見丈夫的屍體,又是一陣難過,就將留在屍體外的腸子放回肚子裏。

這時候,婦人突然想要嘔吐,於是吐出了一團東西,還來不及看清楚那團東西是什麼?就已經跑進了屍體的胸膛了,這才知道原來是一顆心臟。

不一會兒,心臟就撲通地跳動起來,連肚子上的傷口都漸漸的合起來了,婦人和二郎嚇得啞口無言,也不敢高興得太早。到了午夜,王大郎竟然能夠呼吸了,到了天亮,當第一道陽光射進屋裏,照在屍體上的時候,屍體就自己坐起來了!從此就和正常人一樣生活著,當然,夫妻倆的感情也更好了。

故事來源: 聊齋誌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