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瓶子裏的妖精

09.19.2018, 智慧的故事, by .

從前有一個貧窮的樵夫,他從清早到晚上,一直很辛苦地工作,當他最後積了一點點錢的時候,他對他的孩子說:「你是我的獨養兒子,我將把我用血汗掙來的錢花用在你的教育上;如果你學會了一種正當的技能,那麼當我年老了,四肢變硬了,只能夠住在家裏的時候,你就可以養我。」

於是那男孩到一所中學裏去讀書,他很用功,他的老師們都很稱讚他;他在那裏讀了很久。當他讀完了兩年,而還沒有學得完善的時候,他把父親所賺來的一點微少的錢用完了,他就不得不回家。

「啊!」他父親憂愁的說:「我不能再給你什麼了;在這艱難的年頭,我除了為我們兩人掙一口飯吃以外,一個銅板都不能再賺了。」

「親愛的爸爸,」兒子回答說:「請不要為這事煩惱;既然上帝要我輟學,輟學一定會對我有利的。我很快就會習慣於家裏的生活的。」

當父親要到森林裏去替人砍伐樹木而賺幾個錢來的時候,兒子說:「我將和你一同去,幫助你工作。」

「不,孩子,」父親說:「那種工作太辛苦了,你是做不來的;你是不習慣於做粗重的工作的,你將會吃不消,並且我只有一把斧頭,而沒有錢另外買一把。」

「你可以向鄰人借一把來,」兒子說:「等到我自己賺夠了一把斧頭的錢來的時候,我們再還給他。」

於是父親向鄰人借了一把斧頭來。第二天清早,天剛亮的時候,他們就一同到森林裏去。兒子幫他父親工作,很高興,很有勁。

當太陽升到他們頭上的時候,父親說:「讓我們休息一下吧,吃我們的午飯吧!吃了飯我們將工作得比現在好一倍。」

兒子手裏拿了麵包,說:「爸爸,你一個人休息好了,我不累!我將在森林裏走一走,找找鳥巢看。」

「啊!你這傻子。」父親說:「你為什麼要去跑一下呢?你跑了回來,一定累了,手臂也舉不起來了;還是留在這裏,坐在我旁邊吧!」

但是那兒子逕自走到森林裏去,吃了他的麵包,很快活地在樹的綠葉中窺望,看他能不能找到一個鳥巢。他走來走去找尋,到最後來到一棵大的,樣子很嚇人的橡樹前;這橡樹一定有幾百年了,五個人合抱它都抱不攏。

少年站定了,看看它,想著:「一定有很多鳥在這樹上築巢的。這時他彷彿聽到一個人的聲響。他仔細聽聽,覺得有人在用一個悶住了的聲音叫道:「放我出來!放我出來!」他在四週尋找,但是看不見有什麼東西;於是他想像那聲音是從地裏出來的,他便叫道:「你在那裏?」

那聲音回答說:「我在地底下,在橡樹根的中間。放我出來!放我出來!」

少年便掘開樹下的泥土來,在樹根中間尋找;最後他在一個小凹處找到了一個玻璃瓶。他把它舉起來,放在光裏照,看見有一個形狀像田雞的動物在瓶子裏跳來跳去。

「放我出來!放我出來!」牠又叫起來。

少年沒有想到會有什麼禍患,就把瓶塞拔了出來。立刻就有一個妖精從瓶子裏升起來;牠開始長大,長得很快;一會兒以後就變成一個像那株樹的一半那樣大的可怕巨人,站在少年旁邊。

「你知不知道。」他用可怕的聲音叫道:「你放了我出來,將得到怎樣的報酬?」

「不知道,」少年大膽的說:「我怎麼能知道?」

「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吧!」那妖精說:「因為你放了我出來,我要勒死你。」

「你應該早一點告訴我,」少年說:「那麼我就會讓你關在那裏了。但是隨便你將怎麼辦,我的頭將穩穩地站在肩上的,你要殺死我,必須跟不止一個人商量後才能這樣做。」

「不管這裏的什麼人,那裏的什麼人,」妖精說:「你將得到你的報酬,你以為我被關在那裏很久,是由於人家給我一個恩惠嗎?不,這是對我的一個懲罰。我就是那有力的茂古利斯神,誰放了我出來,我就要勒死他。」

「慢慢來,」少年說:「不要那樣急。我必須先知道你是不是被關在這個小瓶子裏的,是不是真的是那裏面的神靈。如果你能回到瓶子裏去一次,那麼我就相信你,而願意隨便你處罰。」

那妖精傲慢的說:「那是太容易了。」他就縮攏起來,變得像原來一樣細小,而從瓶口裏爬了進去。他一進去,那少年立刻就用瓶塞把瓶口塞住,將瓶子丟到橡樹的根的中間,它原來的地方。那妖精被騙了。

現憂,少年預備回到他父親那裏去;但是那妖精很可憐地叫道:「啊!求求你放我出來吧!啊!求求你放我出來吧!」

「不行,」少年說:「第二次不成了!曾經想要殺我的人,既然被我抓住了,我就決不能再放他了。」

「如果你肯放我,」妖精說:「我將給你很多錢,使你終生吃用不盡。」

「不,」少年說:「你將像第一次那樣地欺騙我的。」

「你在踢開你的好運道,」妖精說:「我不會害你的,我只會給你很豐富的報酬。」

少年想:「讓我冒一個險看看吧!也許他會遵守他的諾言的;無論如何,他沒有法子勝過我的。」

於是他把瓶塞拔了出來;那妖精就像上次一樣地從瓶裏升起來,他伸展開來,變得像一個巨人一樣大。

「現在,你將得到你的報酬了。」他說。他就給少年一塊小的像膏藥一樣的破布,說:「你如果將這塊破布的一端放在一個傷口上,那傷口就會痊癒;如果用另一端來磨擦鐵或鋼,那麼鐵或鋼就會變成銀子。」

「我必須試試看」少年說。他就走到一株樹去,用斧頭來把樹皮砍開一點,然後用那膏藥的一頭來擦擦它;那裂開的地方立刻合攏起來,恢復了原狀。

「好,這樣行了,」他對妖精說:「現在我們可以分開了。」妖精謝謝少年釋放了他,少年謝謝妖精的禮物;然後少年回到父親那裏去。

「你在哪裏跑來跑去?」父親說:「你忘記了你的工作?所以我常說,你做什麼事情都不成的。」

「爸爸,請你放心,我將補償這個損失。」

「補償這個損失?」父親很氣憤地說: 「那是沒有用的!」

「爸爸,請你當心,我馬上就要砍那株樹了,我要砍得它裂開來。」

他就把斧頭用膏藥擦一擦,然後重重地砍了一下,因為斧頭的鐵已經變成銀子了,所以砍了一下,斧口就彎了。

「喲!爸爸,你看你給我的斧頭多麼壞呀!它的口已經彎了。」

父親很震驚,說:「啊!你做了什麼事了?現在我須得賠一把斧頭,而我沒有錢來買;這就是你的工作使我得到的好處!」

「不要生氣,」兒子說:「我馬上就可以拿出買斧頭的錢來的。」

「啊!你這個笨頭,」父親叫道:「你用什麼錢來買啊?」你除了我給你的錢以外,什麼都沒有。你的腦子裏全是些學生的想法;你是不懂得砍柴的。」

過了一回兒,少年說:「爸爸,我實在不能再工作了;我們還是休息一天吧!」

「哎!這是什麼話?」父親說:「你以為我會像你一樣把手放在膝上偷懶嗎?我必須工作,但是你可以一個人先回家去。」

「爸爸,我是第一次到這森林裏來;我一個人走就不知道路,請你跟我一同回去吧!」

為父親的憤怒現在已經平息下去了,他終於答應跟兒子一同回家去。他對兒子說:「你去把你的壞了的斧頭賣掉,看能賣多少錢;我必須把所差的數字掙來,償還鄰人。」

兒子拿了斧頭,到城裏去給一個銀匠看。

銀匠把它試了試,放在天平裏秤一秤,說:「這件東西值四百銀元,我這裏沒有那麼多錢。」

少年說:「你把你所有的錢都給我,其餘的錢你欠我就是了。」銀匠給了他三百銀元,還欠他一百個。

於是少年走回家去,說:「爸爸,我賣到了錢了;你去問問鄰人,他要我們出多少錢賠償他的斧頭。」

「我早已知道數目了,」那老人回答:「一個銀元值十個硬幣。」

「那麼給他兩個銀元吧!加倍付他,該很夠了;你看我有很多錢!」他就給他父親一百個銀元,說:「你永遠不會再窮了;你盡量舒服地生活吧!」

「天啊!」父親說:「你這些財寶是那裏來的啊!」

於是少年把一切經過的情形告訴了他的父親;說他怎樣地因為相信自己的運氣而獲得這一大筆錢。於是他帶了剩下的錢,回到他的中學裏去讀書,繼續學更多的東西;而因為他能用他的膏藥來醫治一切傷害,後來他成了最有名的醫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