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瑪莉莎和小精靈

05.03.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在森林深處,離村落很遠的地方,有一棟孤零零的小房子。房子的屋頂鋪著茅草,旁邊大橡樹的枝椏伸展開來,茂密的樹葉正好可以給茅草屋頂遮風擋雨。

小屋前的院子裏種著許多蔬菜和水果,一整個夏天,院子裏的野花盛開,美麗極了。

這棟小屋的女主人是一個寡婦。她和她的女兒瑪莉莎相依為命,日子雖然過得很苦,幸好蔬菜和水果在寡婦的細心照料下,長得又大又多,不但夠她們兩個人吃,剩下來的還可以拿去賣。

因為沒錢,媽媽買不起新衣服給瑪莉莎,只好靠自己的巧手,織出精美的麻布,然後裁成衣裙。瑪莉莎穿起來真是可愛極了,任何人看了都忍不住讚美。

瑪莉莎的媽媽認識所有的動物和植物,還能和它們說話。

夏天,她帶著瑪莉莎走遍整個樹林,去採莓子和蘑菇。媽媽教瑪莉莎辨認哪種蘑菇可以吃,哪種有毒。她們還會拿蘚苔來補屋頂的漏洞,找些乾柴生火。

當她們走累了,坐下來休息時,林中的動物就會過來和她們打招呼,一點也不怕她們。牠們告訴瑪莉莎,哪棵樹的果子成熟了,可以採摘;哪裏有斷樹,可以折下來當柴火。

樹林的黑夜來得特別快,有時她們有林子裏待太久,黑暗不知不覺籠罩大地。瑪莉莎總是害怕得躲在媽媽身後,尤其是樹枝被風吹得發出聲響,更令瑪莉莎怕得發抖。

這時媽媽就會摟住瑪莉莎,說些有趣的故事給她聽。媽媽最常講的是小精靈的故事。

「在這個樹林裏,有個精靈王國。國王每個月都派大臣到各地去旅行,看看有沒有人迷路,還是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助。原來他們的工作就是要保護人們。所以,小乖乖,你別怕。就算迷了路,也會有小精靈帶你走出去的。」

瑪莉莎在媽媽的呵護下,過得幸福又快樂。可惜,快樂的時光總是不長。有一天瑪莉莎的媽媽病倒了。醫生帶著好大的醫藥箱來看病,可是他看完之後,只是摸著鬍鬚,搖頭嘆息。

不久,媽媽便去世了。

瑪莉莎成了孤兒。有一群她以前從沒見過的陌生人湧進小屋,說是她的親戚。這些人像一群黑烏鴉,圍在她的身邊,互相點頭,竊竊私語,然後對瑪莉莎說:「你母親欠了債,這棟房子要賣掉還債,所以你不能住這兒了。」

接著他們又對瑪莉莎說:「我們是為你好,你還太小,不能一個人生活。」說完,他們便把她送到一個陌生的村莊,交給王大媽。

王大媽說:「這裏是饑餓村,這個村子裏什麼都沒有,村民唯一的財產便是鵝。附近的人都叫饑餓村做「鵝村」。

村裏的孩子們每天的工作便是牧鵝。

太陽來出來時,他們在村子集合,然後一起趕鵝到草地吃草,就像一般人牧羊那樣。

所以你可以想像每天清晨有多熱鬧!那些代表財富的鵝大爺們一邊抖著翅膀,一邊嘎嘎叫著;小狗們汪汪的吠;皮鞭咻咻的響;再加上孩子們嘻笑吵鬧聲,恐怕再愛睡懶覺的人也會被吵醒呢。

收養瑪莉莎的王大媽有七隻鵝,牠們是全村長得最大最胖的,王大媽可對這些寶貝鵝花了不少心思,所以她不淮瑪莉莎把她的鵝和村子裏其他的鵝一起養。瑪莉莎只好單獨行動,找塊肥沃的草地,讓小鵝們吃個飽。

村裏的人其實很喜歡瑪莉莎。可是他們實在太窮了,連自己的三餐都顧不了,哪有工夫去理會一個可憐的小孤女?所以他們連她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只會叫她養鵝女。

瑪莉莎並不在意別人叫她什麼名字,她只怕其他村童不理她。偏偏那些孩子總是瞧不起的說:「我們才不要和養鵝女玩呢!她最笨了,什麼遊戲都不會!」

他們說的還真是沒錯。瑪莉莎不懂怎麼玩躲貓貓,也不會玩官兵捉強盜,每次總是一下子就被抓到。她的身體也不像其他孩子那麼強壯,過多的工作讓她得不到休息,又沒有媽媽在身邊照顧,當然瘦巴巴的嘍!

每到晚上,當她一個人獨處時,總會忍不住想起媽媽,難過的哭起來,一直哭到睡著了。夢中她回到橡樹下的老家,媽媽正站在門口向她招手。

瑪莉莎想開口叫「媽咪」,更想跑過去抱住媽媽,但是不管她怎麼用力,喉頭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兩腳也軟綿綿的抬不起來。

第二天瑪莉莎醒來後,心情十分沮喪。

王大媽問她:「小姑娘,你為什麼不像其他的孩子那樣,開心歡笑呢?」

瑪莉莎回答:「我為什麼要笑?大地不是也在每天晚上哭出露水嗎?」

對瑪莉莎而言,夜晚雖然孤單漫長,白天倒還有趣。因為她交了一個新朋友,那是隻小黃狗,瑪莉莎給牠取名字叫「皮需克」。

皮需克每天陪在瑪莉莎身邊,幫她看鵝。假如有調皮的小白鵝跑開,皮需克就會過去盯牢那隻想溜走的傢伙。

瑪莉莎非常喜歡皮需克,並且很信賴牠,她不在乎別人譏笑皮需克是全村最醜的狗,只有和皮需克在一起,她的心情才能放鬆。

當鵝吃草時,瑪莉莎就坐在草地上聽著風聲。聽風颯颯的吹過草地,沙沙的吹動樺樹,咻保的掃過樅樹,然後再怒吼著衝下溪谷。這些變化多端的風聲好像一首交響曲!風聲、鳥語和皮需克陪伴著寂寞的瑪莉莎。

當瑪莉莎在草原牧著鵝,隨著風聲歌唱時,她不知道在濃密的森林深處,有一雙貪婪的眼睛正注視著他們。這是狐狸小肚皮。

小肚皮想吃這群肥鵝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然而不管牠使出什麼樣的法寶,都不能把小黃狗皮需克從女孩和鵝的身邊引開,這點簡直叫牠抓狂!

小肚皮喃喃的罵道:「笨狗、壞狗、大爛狗!有誰見過這麼醜的怪物?這隻醜八怪居然還跟我們狐狸有親戚關係?別笑掉我的大牙了!牠每天都在白忙些什麼呀?就只管那七隻大笨鵝和一個小鬼頭?瞧瞧咱們了不起的狐狸,我們是多麼美麗和伶俐!我的血統優良,我的品行高尚,可是為什麼我連七隻鵝都抓不到?為了生活,我是多麼的辛苦呀!」

小肚皮說完忍不住嘆了口氣。不過狐狸是很固執的,所以牠不會輕易放棄,從早到晚不停的打著主意,想把這七隻鵝逮著。

你還記得瑪莉莎的媽媽曾經說過,這個樹林裏有一個精靈王國嗎?那是真的吔!

精靈王國的國王每個月都會派他的大臣到各地巡視。這個月他派出的是書記官苦思。

苦思在樹林裏已經走了好幾天,途中他經過饑餓村,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他在村子裏找了好久,結果連片麵包也沒找到。

這時的他又累又餓,只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苦思拖著沈重的步伐來到一個沙丘,沙丘下面有一個洞,洞口黑漆漆的,好像一個人張著大嘴巴在打哈欠。

突然,從黑洞中露出一個尖鼻子,然後是一個圓腦袋和一雙閃著光的大眼睛。

哈!原來是狐狸小肚皮。

小肚皮一下子跳出洞口,拉住苦思的手,讓他坐下來。然後他用非常溫柔的聲音說:

「親愛的流浪者,你是誰呀?你在找什麼呢?」

「我叫苦思,是宮廷的書記官…………」

小肚皮沒等他說完,便插嘴說:「哎呀!我怎麼沒認出來是您呢?我親愛的朋友!您還記得我嗎?我們前些日子在宮廷舞會上碰過面,當時還談到我的新作品。對了,您怎麼會來我這個小地方?」

「啊!是嗎?最近我有點心神不寧,大概是餓昏了。」苦思皺著眉說。

狐狸聽到這裏,眼睛一亮。

「您肚子餓嗎?這好辦,找食物的事兒,就交給我。不過,我也有點小事要麻煩您。」

狐狸說著,湊近書記官苦思。

「您曉得嗎?這附近有一隻狗,牠是隻品行卑劣,長相醜陋的傢伙。我和牠簡直是水火不容。牠每天從早到晚坐在我家門口,用牠的賤狗鼻聞東聞西,還不時汪汪狂吠,把我的文思都打斷了。

尤其可惡的是,唉,苦思先生,面對您這樣一位紳士,我簡直難以啟齒,這隻賤狗總愛在我家房門口把一隻後腿抬起來……………..

您懂我的意思吧!所以我想請您幫幫忙,把牠引開,別老在我家門口上廁所。」

苦思點點頭,表示非常理解狐狸的難處,同時他的心裏還挺高興的,真沒想到狐狸連這麼私人的事都告訴了他,可見自己能幹的名聲早已響遍全國。

「我知道在樹林西邊有一個廢棄的狐狸洞,假如您能把牠引到那邊,說不定牠以後就會養成習慣,在那裏…………呃,把一隻後腿抬起南………….您明白我的意思吧。」

「你放心,這事兒就交給我吧!」苦思大聲的說,聲音充滿驕傲和自信。

又是新的一天開始,一縷縷的輕煙從饑餓村家家戶戶的煙囪裊裊升起。

瑪莉莎一大早就起床,把鵝籠的門打開,用愉快的聲音,對鵝們唱著:

「我的好鵝兒快起床,和我一起出去玩,步伐要一致,別舞出了隊伍喲。」

小黃狗皮需克也跑了過來,於是一行九個夥伴浩浩蕩蕩的出發。

不久,他們來到山頂的草原,溫暖的太陽把草地曬得暖烘烘的,瑪莉莎恨不得馬上在上面打兩個滾!

草原上住了一隻土撥鼠。這天牠才從冬眠中醒來,爬出牠的小窩,吃了一頓翠嫩的草葉大餐後,躺在春日的陽光下,享受戶外的溫暖與舒暢。

土撥鼠先生很喜歡瑪莉莎,雖然牠對那些扁毛畜牲不感興趣,因為鵝的叫聲實在太吵了。同時牠也有點怕小黃狗皮需克。

瑪莉莎很高興能見到土撥鼠。

「嗨,土撥鼠先生,你的冬眠已經結束了嗎?」

她問:「我們倆還真像呢,都是孤零零的。現在讓我唱首歌兒給你聽,讓你開心點吧!」

然後她唱著:

「那隻毛茸茸的大熊,從遠方而來。牠要和狼小姐結婚,帶來了十桶黑啤酒,熊先生和狼小姐,一起乾一杯吧。」

土撥鼠用前腳支住頭,聽得入迷了。

突然皮需克豎直了耳朵,喉頭發出咕嚕咕嚕的低吼聲。原來牠彷彿在灌木叢間,看到一個戴紅頭巾的小矮人。

「我一定是被太陽給曬昏了頭。」皮克需甩甩毛,正覺得自己眼花時,忽然牠睜大了眼睛。這一次牠發誓牠又看見那個奇怪的小矮人。只不過一瞬間,小矮人便失去蹤影。

皮需克好奇的站起身,走向灌木叢。那裏沒有小矮人啊!可是在靠近懸崖的地方,碧綠的樹叢間出現了一點紅。

「你在向我示威嗎?」皮需克火大了,氣呼呼的衝了過去,只見小矮人像枝箭似的,越跳越快,一下子往左,一下子往右,還跳上樹梢向皮需克做鬼臉。皮需克發了瘋似的,大吼大叫起來。

皮需克的叫聲驚動了正和土撥鼠講話的瑪莉莎。瑪莉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丟下看管的鵝群,跑向懸崖。

鵝群沒人看守,孤狸一下子跳出來,把七隻鵝通通咬死了。

「哈哈哈!我才是天下第一聰明!什麼笨狗、養鵝女,連這七隻大肥鵝都看不好!」

看到狐狸的暴行,土撥鼠嚇得躲進地洞。

不一會兒瑪莉莎和皮需克回來了,當瑪莉莎看見她的七隻肥鵝全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時,她嚇壞了。

這時土撥鼠探出頭,說:「好姑娘,你的肥鵝全讓狐狸小肚皮咬死了。真對不起,我幫不上什麼忙。」

「怎麼辦呢?」瑪莉莎傷心的掩著臉痛哭起來。

不知哭了多久,她忽然聽到身旁有個聲音說:「你好,你見過像我這樣的小矮人嗎?」

瑪莉莎好奇的抬起頭,看見自己身邊站著一個戴紅帽子的小矮人。

小矮人說:「我是精靈國的小貪吃。國王命令我陪書記官苦思一起去旅行,可是因為我太貪吃,忘記出發的時間,苦思就先走了。我在後面追他,追了好幾天,都看不到他。」

瑪莉莎仔細聽著,好不容易才弄懂,原來眼前這個小精靈和他的同伴走失了。

瑪莉莎想起媽釋曾經說過小精靈。想起了媽媽,又想起她的七隻肥鵝,瑪莉莎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小姑娘,你別哭。有什麼事說出來嘛。說不定我能幫你的忙。」

小貪吃看瑪莉莎哭得那麼傷心,一時忘記自己的煩惱。

「我的鵝全完了。」瑪莉莎哭著說。

「牠們跑走了嗎?沒關係,我們小精靈最會找東西了。有一天我一連找到十顆大蘑菇呢!」

「不,牠們全死了。是狐狸殺死牠們的………………我不敢回家,怎麼辦?我好想念死去的媽媽,要是她在,我就不會那麼害怕和孤單了!」

瑪莉莎掩著臉低聲啜泣。看她那麼傷心,小貪吃忍不住吸了一大口氣,因為他要做的,對小精靈來說,實在是很重大的挑戰。

「我想,能讓你的鵝起死回生唯一的方法,是去西方,找塔特拉女王幫忙。」

瑪莉莎抬起頭,說:「塔特拉女王?她的本領很大嗎?」

「是啊!塔特拉女王無所不能,而且她人很好,一定會幫你的。不過,去塔特拉國的路很不好走喲!你不怕嗎?」

瑪莉莎搖搖頭說:「我不怕,我們走吧!」

瑪莉莎和小貪吃走了三天三夜,才到達塔特拉女王那兒。

第一天,他們走在一望無際的麥田裏。瑪莉莎聽見風吹過麥穗發出的沙沙聲,於是她懇求著:「麥子啊,麥子,你可以告訴我通往塔特拉國的路嗎?」

她的話才說完,麥子便向兩旁垂下,讓出一條路來;田裏的牛兒也陪她走了好長一段路,牛兒哞哞叫著,好像在說:「沒錯,沒錯!」

瑪莉莎一直往西走。小貪吃抬頭挺胸走在前面,一副神氣活現的樣子,他還以為是自己帶領瑪莉莎到塔特拉女王那兒呢。

第二天,瑪莉莎來到一個又冷又暗的森林。多結的老橡樹彎著粗粗的腰,好像要把枝椏伸向瑪莉莎。

瑪莉莎害怕得懇求著:「樹呀樹,你可以告訴我通往塔特拉國的路嗎?」

她的話才說完,樹梢傳來一陣輕響,一道陽光射進來,在瑪莉莎面前畫出一條路。

她沿著路往西走,一路上荊棘扯她的裙子,貓頭鷹發出咕咕的叫聲,好像在說:「別走歪了,勇敢點!」

第三天,他們走進山裏,亂石擋住去路。風把灰色的雲塊趕向山頂,溪水轟隆隆的帶著小碎石,氣勢洶洶的衝入谷底,濺起許多雪白的泡沫。

四周看不見什麼東西,只有老鷹圍著巢穴盤旋,發出沙啞的嘎嘎聲。

瑪莉莎從來沒爬過那麼高,她嚇得臉色發白,懇求著:「岩石呀,岩石,你可以告訴我通往塔特拉國的路嗎?」

這時一面石牆自動開啟,一條小徑帶領他們爬上山巔。水從山上流下,唰唰聲好像在說:「正是這條路。」

瑪莉莎慢慢往上爬,她的腳磨破了,呼吸也變得急促困難。至於小貪吃呢?他依舊得意洋洋的跑在前面,以為自己在帶路。

當太陽射出第一道光芒時,瑪莉莎和小精靈來到塔特拉女王的城堡。歷經千幸萬苦的瑪莉莎這時突然覺得好累,彷彿連一步路都走不動了!「我不敢進去。」她說。

這一次,小貪吃拉著她的手,帶領她走進塔特拉女王的城堡。

女王座在華麗的宮殿中,臉上帶著微笑。

「你是誰?小女孩,你來做什麼?」女王問。

「她叫瑪莉莎,是一個可憐的的孤兒。」小精靈搶著回答。「她的鵝全死了,所以來找您幫忙。」

「你們走了那麼遠的路,先去休息一下吧。你的問題,明天我會幫你解決。」女王說。

瑪莉莎真的是累壞了。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鋪了柔軟乾草的床上,還有一隻小貓幫她暖腳。

不過,瑪莉莎可不願意再待在房裏,她想馬上就去見女王。

瑪莉莎見到女王,說:「我的主人叫我養七隻鵝,可是牠們全被狐狸殺死了。仁慈的女王,您可不可以讓牠們再活過來?牠們是那麼肥,那麼美!」

女王說:「許多人來找我幫他們實現願望,他們要金要銀,卻從來沒有人要求讓七隻鵝復活。好吧,你的願望可以實現。」

說完,她拉著小女孩的手走到窗口,瑪莉莎一看,驚訝的張大了嘴,原來饑餓村就在窗子底下,她還清楚的看見王大媽的院子裏有三個婦人正指著一群鵝,七嘴八舌的不知道在說什麼。那些正是她的寶貝鵝呀!

瑪莉莎回到村莊。小黃狗皮需克開心的跑來迎接,牠已經好幾天沒見到牠的好朋友了。

小精靈的書記官苦思從遇到狐狸小肚皮那天起,便住進他的家。他當然連做夢也沒想到,是小肚皮把瑪莉莎的七隻鵝咬死的,他只知道自己把狗從狐狸家門口引開,以免小肚皮工作時,受到干擾。

小肚皮為了感謝苦思,不但找來許多好吃的東西,還為他收集了紙和筆。小肚皮慷概的說:「你可以在這裏長住下去,完成你的大作。」

一天,小肚皮出去遊盪,苦思一個人在家,他想整理房間,無意中看見小肚皮寫給狼先生的信。

「我親愛的朋友,請你最近不要來找我,因為我剛殺了七隻鵝。」

「你一定好奇,有那隻大笨狗和小女孩看守,我怎麼能夠殺死那七隻又肥又胖的鵝。哎,這一切都得歸功於我的新朋友苦思。我只要稍微煽動他一下,他就傻乎乎的去幫我引開大笨狗。所以呀,他什麼都不知道,就被我利用,做了幫兇!」

苦思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當他把狗引開時,正好幫助狐狸去殺死瑪莉莎的鵝。

苦思跌坐在床上,嚎啕大哭起來,然後他收拾行李,頭也不回的離開狐狸洞。

苦思這趟出門,已經過了三個月。他開始想念起國王和他的同伴。可是他不敢回宮,因為他違背小精靈的誓言—–要幫助人類,反而做了殺鵝的兇手。

另一方面,小肚皮這天也不怎麼好過。原因是當牠到饑餓村附近閒逛時,居然發現人們正在議論紛紛。「喂,你知道嗎?王大媽那七隻肥鵝又活過來了吔!而且瑪莉莎也回家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小肚皮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於是溜到王大媽的鵝籠旁邊,果然看見三隻灰鵝和四隻白鵝在那裏一邊呱呱叫,一邊拍動翅膀。

「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已經打敗那隻大笨狗,殺死肥鵝了嗎?」小肚皮氣得忍不住破口大罵,沒料到牠的聲音引來了王大媽。於是壞狐狸小肚皮惡有惡報,被王大媽抓進籠子裏,永遠被關起來了。

秋天不知不覺的來到,小精靈國為秋收舉行一個宴會。大橡樹底下的石頭當成國王寶座,上面鋪了雛菊做裝飾,所有的官員都圍在國王四周,唯獨缺了一個人—–書記官苦思。

當夕陽快下山時,精靈國王站起來說:「我們就要去冬眠了。在這個時刻我非常思念書記官苦思,不論他在哪裏,發生什麼事,我都希望他儘快回來。各位,明天春天再見!」

而這時苦思正在世界各地旅行,途中他碰到許多孩子,他會為他們講小精靈國的故事,孩子們總是聽得張大了嘴吧。

你有沒有看見苦思呢?假如全世界的孩子都沒見過他,那就表示苦思已經回到他的國家,和他的同伴們快樂的生活在一起了。

原著者: 柯諾妮卡(Maria Konopnika)
柯諾妮卡(1842~1910)筆名楊‧沙瓦(Jan Sawa)。是波蘭極具影響力的女作家、女詩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