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獸醫多立德非洲歷險記 1

02.27.2010, 遊記, by .

獸醫多立德非洲歷險記

好多年以前,在英國的一個叫做沼澤村的小鎮上,住著一位名叫多立德的醫生。他非常喜愛動物。

多立德醫生的家就好像一個小小的動物園,花園池子裏養著金魚,廚房角落裏喂著兔子,鋼琴裏有小白鼠,壁櫥裏有小松鼠,地窖中有刺蝟。他還飼養著一頭母牛,一頭小牛,一匹二十五歲的跛腳老馬,兩隻小羊羔和許多的鴿子、小雞,以及他最寵愛的鴨子呷呷,小狗傑波,小豬咕咕,貓頭鷹吐吐和來自非洲的鸚鵡波麗納愛。

医生的妹妹萨拉・多立德,照管着这个成员众多的家,她常常抱怨动物们弄脏了屋子,吓跑了上门求医的病人,得罪了有钱的主顾。多立德醫生總是滿不在乎地聳聳肩膀,說:

“我喜歡動物勝過喜歡‘有錢的人’!”

於是,日子一天天過去,多立德醫生的動物越來越多,看病的人卻越來越少,維持生活也越來越艱難。他賣掉了鋼琴和星期日穿的棕色外套,他的襪子上滿是洞眼,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窮人。

有一天,送貓食的人來拜訪醫生,他是很長時間以來第一個上門的人。

“你為什麼不放棄做人的醫生,而做一個獸醫呢?”送貓食的人問。

鸚鵡波麗納愛正蹲在視窗唱歌,聽見這句話,忙止住了歌聲,飛到醫生面前。

“你懂得一切關於動物的事情,比鎮上所有的獸醫知道的還多。”送貓食的人繼續說,“給動物治病,你會賺很多錢的!我會把所有的老太太餵養的病貓、病狗送到這兒來,如果它們不快快生病,我就放些東西在貓食裏,讓它們病,懂嗎?醫生。”

“啊,不!”醫生急忙說,“不能這樣,千萬不要這樣!這樣對動物們不好!”

“即使不這樣,它們也總是要生病的,還有農民的跛馬、病羊呢。做獸醫吧,你會發財的!”

送貓食的人走後,鸚鵡馬上飛到醫生身上,說:

“那個人的主意不錯,改做獸醫吧,它們很快就會發現你是一個好醫生的!”

“獸醫多著呢。”多立德醫生回答。

“是啊,獸醫的確不少,但是他們沒有一個是好的。”波麗納愛神秘地說,“醫生,我問你,你知道動物們也能夠說話嗎?”

“我知道鸚鵡會說話的。”

“可是我們鸚鵡能夠說兩種語言呢——人類的語言,還有鳥的語言,”波麗納愛驕傲地說,“你聽這個,咖——咖啞——依咖——啡?”

{ewc MVIMAGE,MVIMAGE, !16100183_0086_1.bmp}

“天哪!”醫生叫起來,“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一句鳥語,說的是‘粥已熱了嗎?’”

“真有這樣的事?再多告訴我一些。”興奮的多立德沖到農櫥抽屜旁邊,拿了一個本子和一支筆,“現在,慢慢地說,讓我記下來,這是一個新發現!”

整個下午,波麗納愛蹲在餐桌上,把所有的鳥語告訴了多立德醫生。

吃茶點的時候,小狗傑波跑到醫生身邊。

“醫生,它和你說話呢?”鸚鵡提醒醫生。

“它不是正在抓耳朵嗎?”醫生問。

“動物們常常不用嘴說話,”鸚鵡耐心地解釋說,“它們用耳朵啦、腳啦、尾巴啦說話。有時它們不出一聲。你看,它還在抽搐半邊鼻子呢。”

“那是什麼意思?”

“那意思是說,外面已經不下雨啦!”

就這樣,多立德醫生依靠鸚鵝的幫助學會了各種動物的語言,不久他就能夠聽懂它們的話,並且能用動物的語言與它們交談了,於是他做了一個獸醫。

有一天,一匹生病的耕馬被帶到多立德醫生那裏,可憐的馬兒聽到醫生會說馬語,快活極了。

“醫生,你知道嗎?我的一隻眼睛快要瞎了,我需要像人那樣戴一副眼鏡。可山那邊的那個獸醫,非說我害的是關節內腫病,給我吃了一大堆藥丸。他根本聽不懂馬語!”

多立德把患近視的馬帶到視力表前測試,然後為它配了一副合適的綠眼鏡,既能矯正視力,還能遮擋陽光。耕馬非常滿意。

從那以後,越來越多的動物慕名而來,有被主人牽來的,有自己跑來的。它們一發現多立德醫生能夠說它們的語言,就告訴他自己的症狀、感覺,病就很容易醫治了。

到後來,前來看病的動物實在太多了,多立德不得不分門別類地開診。前門上寫著“馬”,邊門上寫著“牛”,廚房門上寫著“羊”,每一種動物都有一扇或大或小的門,即使是小老鼠,也有一個通向地窖的地道,成百隻小老鼠總在那裏排隊等候醫生來診斷。

很快,外國的動物們也知道了這個高明的獸醫,它們常常不遠千里而來。多立德醫生在動物中變得極有聲望,比英國最出名的醫生還要著名,因為全世界的動物都知道他。

萨拉・多立德开始还很高兴,因为她的哥哥又赚大钱了,还为她买了许多时髦的新衣服。可她還是討厭那些動物,因為多立德醫生收容的動物比原來還要多幾倍,他用錢贖下被賣藝人虐待的猴子嘰嘰,不久又留下了一條因為牙疼從馬戲班逃出來的鱷魚。薩拉很生氣,她不願意和鱷魚住在一起,便離開多立德,嫁人去了。

沒有人管理錢財,收拾屋子,縫補衣物,多立德醫生的境況又艱難起來,好心的動物們決定幫助它們的主人。

猴子嘰嘰用它靈活的雙手烹飪食物,縫補衣服。小狗傑波用尾巴縛著破布掃地板,鴨子呷呷撣灰塵,貓頭鷹吐吐管帳,鸚鵡波麗納愛則代替薩拉管理家務,母雞生蛋,母牛下奶,小豬咕咕掌管園中的蔬菜,日子總算暫時維持下來了。

冬天來了。在十二月的一個寒冷的晚上,猴子嘰嘰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了進來。

“醫生!”它氣喘噓噓地說,“一隻燕子帶來了緊急消息,一種可怕的溫疫正在非洲猴群中蔓延,成百上千的猴子已經死去,它們請求你去非洲救治!”

“應該去!”醫生站起身來,堅決地說,“在寒冷的冬天到非洲去再合適不過了,只是恐怕我們沒有買車票和船票的錢,嘰嘰,把錢箱拿給我!”

多立德醫生打開了錢箱,裏面什麼也沒有——一分錢也沒有!

“我記得還有兩分錢的。”醫生說。

管帳的貓頭鷹回答:“本來是有的嘛,但是老獾的兒子拔牙時,你給它買撥浪鼓啦。”

“哦,”醫生記起來了,說:“不要緊,我去找找海邊的一個水手,找他借條船。我們駕船去非洲,也許他會借給我,我曾醫好過他的一個出麻疹的孩子。”

事情果然辦得很順利,第二天醫生借到了船。鱷魚、猴子和鸚鵡非常高興,因為它們可以坐船回非洲老家了。動物們也都要跟著去,船上擠不下,醫生只同意小狗傑波,鴨子呷呷,小豬咕咕和貓頭鷹吐吐一起去。他還借了錢來為留在家中的動物購買了充足的食物,安頓好它們的生活,然後才收拾行李,駕船出發。

小船在海上整整航行了六個星期。天氣逐漸變熱,非洲的海岸就在眼前。多立德醫生正打算選一個合適的地點停船靠岸,一場雷電交加的暴風雨突然來臨,小船在巨浪推送下觸瞧傾覆了,醫生和他的動物們只能背的背,馱的馱,涉水上岸去。

它們總算來到了非洲。

多立德醫生整理好衣物,正準備戴上他的高筒禮帽,忽然發現小白鼠坐在帽子裏。

“小白鼠,你怎麼來了?”醫生吃驚地問。

“我想來看看非洲,這裏有我的親戚……”

醫生正“審問”小偷渡者,一個黑人從森林裏走了出來,他命令他們去見喬列金琪的皇帝。多立德醫生只得率領動物們跟隨黑人而去。

他們穿過密林,走不多久,看見了用泥土築成的皇宮。

皇帝和皇后坐在宮門前的一柄大傘下接見他們,多立德醫生說明自己來非洲的緣故,請求皇帝放行。

“你們不能通過我的國土,”皇帝說道,“許多年前,有一個白人來到我們喬列金琪國,我們十分熱情地接待了他,他卻掘走了我們的黃金,殺死了所有的大象,帶著象牙溜走了。因此我們永遠不許白人從這片國土上通過。”

說完,皇帝命令身邊的黑人:“把這個醫生,連同所有的動物,關到最堅固的牢房裏去!”

六個黑人把醫生和他的動物們帶到石頭砌的地牢裏。牢中只有一扇小窗戶,開在很高的牆上,而且裝著鐵柵,牢門又重又厚。

“我們都在這裏嗎?”醫生適應了暗淡的光線以後問。

“我想不會錯的,”鴨子把大家數了一遍,“咦,波麗納愛呢?”

“我猜它一定是逃走了,”鱷魚咕嚕著說,“朋友一遭難,它就溜到森林中去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