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爆裂 5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第二天午後,草薙又一次來到帝都大學, 前一天晚上,他逮捕了松田武久。

松田闖入在成城的木島文夫家的停車場,在試圖逃跑時被在那裏監視的員警抓獲了。

當時,松田手上拿的是放在塑膠袋裏的金屬塊,它的大小正好能放在手上。

被逮捕時,他對警察說:“千萬不能靠近水,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說這話大概是出於科學家的良知吧。

松田的擔心是多餘的。那個金屬塊,和他所想的東西不一樣。 在逮捕他的兩個小時之前,它已經被湯川替換過了。 他潛入木島宅邸偷出來的,只是用顏色塗過的黏土。 “松田承認是他殺死了藤川。”草薙看著湯川疲憊的臉,說道。 他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我覺得他應該是很難對付的,但他在木島老師家裏被捕時, 似乎己經不抱什麼希望了。

“他應該知道,即使抵抗也沒有什麼用: “也許是,先不說這個。有很多地方還不是特別明白‘而且,我也想聽聽你的看法。” “嗯。”

湯川從椅子上站起來,努了一下下巴,是到這裏來的意思。草薙跟在後面。

書桌上放著個點心罐,裏面似乎放的是水。 湯川從別的桌子上拿起個油紙包,打開後,有一小勺白色的結晶物在裏面。 “離遠點。”

湯川說後,草薙退了數步。

湯川接近點心罐,迅速將油紙裏的東西放了進去,然後自己也 從桌子附近走開了。

那東西立即起了反應。從罐子裏面冒出來的,剛開始是火焰, 罐子伴隨著激烈的聲響往上跳了起來,裏面的水也四處飛濺,其中的幾滴還濺到了草薙那邊,

“好厲害啊。”草薙拿出手帕說。

“威力無窮吧?這僅僅是很少的量。可能就是這個了吧。” “這是……”

“是鈉,”湯川說,“它就是湘南爆炸案的元兇,” “我也從松田那裏聽說了,但還有一點不太明白,”草薙戰戰兢兢地窺視著爆炸完畢的罐子,“真沒想到它厲害到這種程度。對鈉 我不太懂,要說是氫氧化鈉、氯化鈉之類,我倒是聽說過。”

“鈉是金屬,但在自然界裏無法持續以單體金屬的狀態提取。 就像你剛才所說的,只是存在著某些化合物。像現在我放入水中的鈉,它接觸到空氣的部分就已經酸化了。” “可金屬爆炸還是讓人覺得有點……” “鈉不會自己爆炸。

就像剛才所說的,鈉的反應性非常強,特別是與水反應,就會發熱,成為氫氧化鈉,同時產生氫氣。氫氣與空氣相混合就會引起爆炸。”

“不是火柴與火藥,而是水與鈉,是吧? ” “之後就只剩下氫氧化鈉了。氫氧化鈉易溶于水,因此湘南海上沒有爆炸物的痕跡也就理所當然了。”

“可是,我看剛才的實驗,鈉不是一入水就爆炸了嗎?要是那樣的話,犯人藤川哪有逃離的時間呢? ”

“問得好!實際上當使用鈉準備引爆的時候,只要做一點手腳就能拖延時間。當然這也是不留痕跡的。” “怎麼辦到的? ”

“讓金屬鈉的表面變成碳酸鈉。碳酸鈉是具有穩定性的物質, 不危險,而且也易溶于水。” “做了之後會怎樣?“

“在遇水後不久,碳酸鈉會變成塊狀,鈉就不與水起反應。過一段時間,碳酸鈉會慢慢溶解,當鈉終於暴露在水中的時候—–” “這樣? ”草薙在湯川的面前攤開了手掌。 “我覺得藤川應該是偷偷拿著己經做過手腳的鈉,接近梅裏津子,然後,把鈉放在她附近,自己沉下去,或者說,因為她在充氣墊子上,藤川用某種方法把鈉安在了那個充氣墊子上,這也是有可能的。”

草薙點頭,這些話簡單易懂,理科白癡多少也能領會一些。犯人死掉了,明白真相已經不太容易了。

“松田交代說,鈉被盜就是在8月中旬藤川來學校的時候。”草薙坐在椅子上說。

松田在使用液體鈉進行熱交換系統的研究,藤川進入他的研究室時,把鈉偷出來並不是一件難事。

“那時松田和藤川說了什麼呢? ”湯川靠在桌子上,望著空中嘟囔著。

“藤川是來發牢騷的。松田是這麼說的。無論是上學時到橫森教授的研究室幫助松田研究,還是迸入尼西娜工程那種小公司,全都不順心。特別是尼西娜工程公司讓他做完全不感興趣的工作讓他很鬱悶。他把這之前的鬱悶之火全部點燃了。” 湯川輕輕地搖了搖頭。 “總覺得沒這麼簡單。“

“是很複雜,說真的,對這起事件,我也沒有完全把握好。”草薙取出記事本打開。不僅僅是對鈉做手腳的問題,關於這起事件的背景,他也希望聽聽湯川的意見。

按松田的話來講,就是藤川本來是想進木島教授的研究室的, 由於沒有取得重要的學分,就沒有去成。那個重要的學分,指的是在上大三的時候都應該上的木島教授的課。

“藤川沒有上成課的理由只有一個,他忘記向學生科提交該門課程的申請了。當藤川發現的時候,已經過了提交期限。藤川慌忙趕到學生科,希望能夠修改一下。”

“被拒絕了吧,”湯川說,“我們學校的學生科在這點上格外地嚴格,學生們都知道,我自己也有親身體驗。”

“那時冷淡而嚴厲拒絕藤川的、就是梅裏津子。“ “原來是這樣啊。”湯川非常贊同。

“之後藤川應該是直接拜託木島教授去了,大概說了什麼請一定讓我上您的課之類的話吧。當學生錯過了提交課程申請的時限時,如果得到教授的同意,也是可以去上課的。” “那教授呢?“

“沒有同意,”草薙說,“至於理由,松田也不太清楚。” 湯川把頭稍歪了一下。 “我倒好像知道是什麼理由” “是什麼? ”

“啊,等一會兒再說吧。後來藤川怎麼樣了呢?“ “沒怎麼樣,最後還是沒有上成那門非常重要的課,因此也就沒能如願地進入木島教授的研究室。沒辦法,他只好到橫森教授那裏去了。“

“結果,他就做自己不喜歡的研究,進自己不喜歡的公司,幹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了。他是不是把這一切都歸罪於那兩個人了?“ “對,兩個人一梅裏津子和木島教授。”草薙揪起頭髮。 “為這個就要殺人嗎?正常人會這麼做嗎?不過松田的意思好像是,藤川患有一種神經官能症。”

“松田他,”湯川睜大眼睛,“說藤川患有神經官能症?“ “嗯:

“這樣啊……”湯川望著天花板,一副思考著什麼的表情。

“有什麼奇怪的嗎? ”

“沒有。湯川搖了搖頭,“那關於藤川被殺,他是怎麼說的? ” “松田說,當他知道湘南事件,看到爆炸的情形和被害人的名字後,就肯定是藤川做的。

當時他檢査了一下實驗室,發現鈉的確變少了。

松田立即來到藤川的公寓,確認事情的真假。 藤川沒有否認,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不僅如此,還表明自己准備再殺一個人,他就是木島教授。

“從這以後,松田的話就有點難懂了。”草薙皺著眉頭繼續說。 “松田說,藤川說他們都完了,於是他非常生氣,就把藤川殺死了。但是藤川為什麼說‘你們都完了’呢?為什麼松田惱火到想殺藤川的地步呢?還有一點不清楚,就是一說到這個地方,松田的話就總是含糊不清。”

“這樣啊。”湯川直起腰,站在窗戶旁邊。 “有什麼線索嗎?“

“也不算啦,也不是什麼深奧的話,哪兒都能聽到的。” “說來聽聽。”草薙朝他的方向移了下座位。 湯川抱著胳搏在窗前站著,逆著光,很難看到他的表情” “我們說說能源工學院的前身吧,在以前它叫原子力工學院。” “啊,是嗎?“草薙想,這個名字比較易懂。 “之所以改名字,是因為人們對它的印象變壞了。改名後,研究內容也進行了一些方向轉換,但以前還在研究的課題都還保留著。松田所迸行的研究也是其中之一,即便用液體鈉的熱交換技術。如果說得極端點,它只有一種用途,這你多少知道點吧?“

“不知道’草薙心裏想,我怎麼可能知道, “是從燃燒鈈的原子爐,就是所謂的髙速爐中提取熱的技術。 你應該對幾年前,髙速增值爐的鈈洩漏事故有印象吧? ”

“啊,”草薙點頭,“那個我有印象。這麼說來,還說鈉怎麼怎麼樣了來著? ”

“那起事故之後,日本的鈈利用計畫就大方向地轉變了。之後緊接著,又發生了各相關機構隱瞞事故等不好的事情,其方向的轉變就更快了。轉變過程中當然會對各方面都有影響,反應最快的, 首先是相關企業,”湯川移動了兩三步,從書櫃上抽出了一本類似小冊子的東西。“說實在的,我也委婉地問過我在尼西娜工程的朋友這件事,果不其然,公司為了鈈利用時代的來臨,做了技術儲備, 但從今年開始,與其相關的研究全部收手,好像藤川也因為這個原因,才進行了崗位調換

“原來是這樣。那樣的話,我多少還能理解藤川為什麼會得神經官能症。”

雖然藤川迸入公司不是出於本意,但至少還能發揮自己的專業特長進行研究。現在,連這也被剝奪了,這下他連人生的方向都迷失了,草薙想。

“在企業之後直接受到重整影響的,就是研究人員,”湯川繼續 說,“事實上,松田所進行的那些研究,也是要重新考慮預算的對象之一。“

“明白了…“,

“松田怕是擔心得不得了。如果把大學的研究課題排除了,那以前付出的辛苦就白費了,當然,也會影響升職。”

聽了湯川的話,草薙想起了松田還是助手這件事。 “畢業生藤川被殺,決定性因素是什麼呢……” “應該是松田發現殺人者使用的是鈉吧。本來鈉就給人很危險的感覺,而且還被從大學研究室裏偷出來了……” “這是決定性的嗎? ”草薙歎了口氣。

“松田難道不明白殺了藤川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嗎?他是不是只想著眼前這個男人不解決掉不行。”接著湯川輕輕晃晃頭,“他說藤川有神經官能症,他自己不是也一樣嗎? ”

“可以這麼說,”草薙表示同’意,”據說松田很怕下雨。” “他真的是一開始不知道鈉放在哪里嗎? ” 面對湯川的疑問,草薙點了點頭。

“從那張停車場的照片來看,他應該注意到,鈉是放在木島教授車上的。那時,教授正為參加國際會議前往大阪,要是下雨,鈉就會爆炸。不,是氫氣會爆炸。總之,他一想到可能發生那樣可怕的事,就擔心得不得了 ?’

“如果不是他有良心,我現在也注意不到木島先生被人盯上了。”湯川朝窗外望去。

“停車場的照片,會讓人認為藤川是出於某些理由盯上了橫森教授的車,但實際上不是這樣。向學生問橫森教授的車是哪一輛, 實際上是為了知道在兩輛新車中哪一輛是木島教授的。他應該考慮到了,如果在那裏直接說出木島教授的名字,將來爆炸時,學生就會想到是他幹的”

鈉是用瞬間黏著劑貼在BMW車內的,然後被湯川用假的替換掉 了,特意設了等松田回收的局。

“有件事我想問問你,”草薙面向物理學家的側臉說,“你什麼時 候覺得松田奇怪的? ”

這個疑問(以乎觸動了湯川,他歪著腦袋, “從你說藤川與湘南事件可能有聯繫時起吧。不過有可能便用鈉這件事,我倒是比這早就注意到了。” “但你為什麼沒和我說呢?“ “哎”湯川歪頭想,“為什麼呢?“

“不會是想庇護他吧? ” 一話剛開了個頭,傳來了敲門聲。 “請進。“湯川應道。

是木島教授。草薙條件反射般地站了起來。 “啊,這段時間多謝照顧。“教授看到草薙,表情柔和起來。 “沒有,也多謝您的幫助。”草薙低下頭。 為了抓住松田,把車子放在成城的家裏,木島教授給予了很多幫助。

木島和湯川說了些工作方面的話,打算告辭了。

“教授。”草薙叫住了他。

木島教授回過了頭。

“您為什麼沒有讓藤川上您的課呢? ”

老教授回看他,微微一笑,

“你練過什麼體育運動? ”

“柔道……”

“那你應該明白,無論有什麼理由,忘記報名的選手都不可以參加比賽,而且,那樣的選手也不可能獲得勝利,學問也是戰鬥, 不能對任何人手下留情。”

說完,教授笑了一下,走出房間。 草薙一動不動地站著,呆呆地看卷湯川。

湯川微笑著,望著窗外的天空。 “下雨了。他說。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