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爆裂 3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的確是我勸說藤川君進尼西娜工程的,”身材矮小、禿頂的教授用略微高亢的聲音說,“但是,我可沒有強烈推薦,我只是給過他建議,如果他想做與畢業研究論文題目一選擇熱交換系統一相近的研究,那個公司可以試試看。”由於意外地感覺受到了微妙的懷疑,教授有點故意挺起胸膛說話。

“上個月的中旬,藤川先生造訪過您的研究室,那時候你們談了些什麼? ”草薙問。

“沒說什麼要緊的。他道歉說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又辭掉了, 真是對不起。我說那就算了吧,你趕緊找下一個工作吧。” “只說了這些嗎? ” “對,不行嗎?“橫森教授明顯不快。 最後草薙說了藤川在停車場拍照並找橫森教授車的事,問教授是否有什麼線累。

“完全不知道有什麼線索,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身材矮小的教授回答道。

打探了這些消息之後,草薙兩人再次來到了藤川的房間,尋找他辭職的理由—-他辭職之後想要做什麼? 但沒有找到線索。

草薙歎著氣,站了起來,然後進廁所方便。在浴室設備的上面有晾衣竿,游泳褲晾在那裏,已經千了。他是不是遊過泳啊?草薙迷迷糊糊地想。

從現場檢驗來看,犯人應該是熟人。室內沒有廝打的痕跡,犯人是從背後擊打藤川後腦勺的。普遍認為,是藤川沒有對其進行防備。留在現場的兇器是四公斤重的鐵制啞鈴,已經確認是藤川的物品。也就是說,犯人是因為某種理由,衝動地實施了犯罪。

雖然犯罪行為是衝動的,但料理起後事來,犯人卻相當地冷靜。他將各處的指紋全都處理掉了,連床也打掃過,可能是怕留下頭髮。為了儘量延遲屍體被發現的時間,他打開了空調,以便減緩屍體腐爛的速度。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是因為空調漏水,結果讓屍體更早地被發現了。

草薙方便之後洗手的時候,看見腳下有一張小紙片,便彎腰將它撿了起來。

這是張咖啡店的收據。

他很失望,看起來這和案情沒有什麼關聯,上面的日期是在案件發生以前的。

當草薙想把紙片放到洗臉臺上的時候,他的手停住了。他被收據上印刷的咖啡廳的地址吸引了。

那個地點在湘南海岸附近。草薙有親戚在那裏,對那一帶的地名很熟悉。而且,收據上的日期是——–沒錯,就是爆炸事件發生的當天!

雖然感覺有客人進來了,但是長江秀樹還是埋頭於體育新聞中。他想,反正都是隨便逛逛不買貨的人,也沒有什麼貴重的東西,並不擔心被偷。就算被偷了,東西也不是他的,正好他有點討厭店主。

“波浪”這個賣紀念品的小店,主要賣廉價的太陽鏡、水皮球、 海濱涼鞋等,就在前些日子,還有大批的年輕男女天真爛漫地徘徊在店中。

但他現在閑得發慌。

海水浴的時令已過,人少是理所當然的,“即使是那樣,也比以往提早了十天。”店主嘟囔著。

實際上按長江以往的經驗,現在馬路對面的海灘上也應該有稀稀落落的遊客。

今年實在太冷清了。

原因很簡單,就是前些日子的爆炸事件。

突然冒出的火柱,把正在享受海水浴樂趣的女人炸死了,而原因至今不明。想去洗海水浴的人都被嚇壞了。長江本人也儘量不去那片海域,因為現在甚至都有埋地雷的傳聞了。

“今年的生意恐怕是不行了。“店主說。長江對此也有同感。 在他翻看體育新聞的時候,有一個人迅速站到了前面,在收銀臺上放了什麼東西。那是一個小鑰匙扣,店裏賣的商品。

“歡迎光臨。”長江放下報紙,慌忙把金額打入收銀機。鑰匙扣是450日元。

“看起來很清閒啊。“客人一邊付錢一邊說。 來客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高個子,戴著太陽鏡,身著阿瑪尼翻領襯衫。從基本上沒被曬黑的臉就可以看出,他平時不怎麼來海邊。

“是啊。”長江把鑰匙扣放在袋子裏,連同找的零錢一起遞給了他。

“還在受爆炸事件的影響吧? ”

“不是這個又能是什麼! ”長江的回答有點生硬。他想,怎麼又提這件事了。

“我是來問這附近有沒有咖啡廳的,”客人用大拇指指向東邊, “那時候,你好像就在附近啊:

長江抬起頭,想看淸男子的眼睛,但是由於太陽鏡的顏色很深,看不到裏面。那人的表情讓人琢磨不透。

“你是警察嗎? ”長江問。因為這件事,他已經接受過好幾次調查了。

“不,我是……”男子拿出了名片。 看到名片上印的頭銜,長江有點驚訝。 “沒想到物理學的教授也到這裏來了。”

“能不能給我講講那時候的事情呢?不會佔用你太多時間的。” “算了吧,我的話就是說了,對你也沒有什麼參考價值。員警也都是擺出一副驚訝的面孔。“

“你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了嗎? ” “當然奇怪了!突然在那種地方發生爆炸當然很奇怪!” “爆炸時是什麼樣的景象? ”

“怎麼說好呢,就是突然從海裏面噴出火來,水花飛濺好幾十米高,感覺像什麼東西裂開了。” “裂開? ”

“嗯。之後,發生了更加不可思議的事,雖然誰都不肯相信我說的話。”

“發生了什麼? ”

“細小的火珠在海面滑走並擴散,就好像有生命一樣?’ “在海面滑走……嗯,”男子用手指推了一下太陽鏡的中央部分,“與火星飛濺不一樣,是吧? ”

“完全不一樣,因為,在中間滴溜溜轉著改變方向的,只能是珠子。”

“顏色呢? ” ‘‘啊? ”

“顏色,什麼顏色的?“ “嗯……”長江想起了當時的情形,“黃色的。” “原來如此,”男子點點頭,對長江的回答似乎很滿意,“黃色是吧? ”

“員警都說是我的錯覺……”

“但不是錯覺。“

“嗯,”長江點頭,“不相信我的話也無所謂。” “不,我相信。”男子把裝有鑰匙扣的袋子放入衣兜, “真不好意思,在上班時間打擾你了。” “我的回答可以了嗎?“ “嗯,完全可以。”男子走出了小店。 長江目送男子的背影,想著一會兒是不是要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的朋友們。如果告訴他們,物理學者從東京來拜訪他,大家一定會非常驚訝的。

梅裏尚彥住的公寓位於橫濱市神奈川區。從東橫線的東白樂車站徒步走大約十分鐘左右,在坡道多、住宅密集的街道中,有一座仿土磚、鋪著瓷磚的大樓。

入口是觀景台。草薙看著記事本,確認住址後,按下了 503號住戶的按鈕。不一會兒,從對講機裏傳來了聲音。 “哪位? ”

“我是員警,能不能和您說幾句話? ”草薙對著擴音器說。 “還要說啊? ”傳來了非常厭煩的聲音,一定是被神奈川的警察問過好幾次話了。

“不好意思,就說一會兒。”

沒有回音,但身邊的門鎖開了,仿佛可以看到那名男子不愉快的臉。

走到503室前,草薙再一次按下門鈴。門開了,露出一張淺黑的臉。

“真不好意思打擾您休息。我到公司打聽過了,說您今天在家,所以我就……“

“我頭疼,所以就休息了。”梅裏尚彥生硬地回答。他穿著T恤, 外加一件防汗保溫的襯衫,“我真的己經沒什麼好說的了。”

“我是東京來的警察,因為其他案件與您夫人的案件相關‘所以過來詢問您。“

“其他案件? ”梅裏緊蹙雙眉。 “嗯,也許和您夫人的案件有關。“

梅裏的臉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的表情是這個意思:如果能解開我妻子事故之謎,我願意多少與你配合一下。

“細節的東西,就請你去問這邊負責這件事的人吧,重複說同樣的話太累了。

“嗯,這我也知道。”

草薙點頭表示同意。梅裏把門大大地打開,請他進去, 房間看起來還很新,但放有沙發的起居室和廚房都亂糟糟的。 只有六個榻榻米大的和式房間被收拾了一下,裏面放了一個小小的佛龕,香緩緩地向上飄著。

草薙坐在沙發上,梅裏坐在椅子上。 “其他事情,指的是什麼?“梅裏問。 草薙略想了一下,答道:“發現了某位男子的屍體。” “是說被殺了嗎?“ “還不能下定論,但大概是這樣。” “這和津子的事有什麼關係?犯人是同一個人嗎? ” “不,不是。”草薙擺手道,“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有些物品引起了我的注意,”他遞給梅裏一張照片,是藤川的照片, “你見過這個人嗎? ”

梅裏用手拿著照片,立即搖頭,“沒見過,他是誰?“

“是這次被殺害的人,叫藤川雄一,從您夫人那裏也沒聽說過他嗎? ”

“藤川……沒聽說過。”

“那天,”草薙咽了一下口水,“您夫人過世的那天,這個人似乎也在那個海岸出現了。”

“嗯? ”梅裏又看了一眼照片。

通過藤川房間裏看到的收據,草薙找到了咖啡店的正確地址。 和原先猜測的一樣,離湘南海岸非常近。

“但是,”梅裏說, “即使他在那裏,也說明不了什麼問題啊,尤其是那天海水浴的遊客特別多。”

“但是,有一件事情不是偶然的。” “什麼? ”

“那個叫藤川的人,是兩年前帝都大學畢業的。 “哦? ”梅裏的表情看起來更緊張了。 “據說您的夫人一直到去年都在帝國大學工作,”草薙說。 草薙是通過神奈川的員警瞭解到梅裏津子的經歷的。那時,他的直覺肯定地告訴他,這兩件事有關聯。 “啊,她是代課的老師”梅裏點頭。

“也就是說,藤川雄一在上學的四年期間,有可能和您的夫人接觸過。

草薙的話使梅裏抬起了頭,眼睛稍微往上瞟了一下。

“你是說津子和這個男人有不正當關係,是嗎? ”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草薙慌忙擺擺手,“‘接觸’這個詞不準確,改成有某種關聯吧。”

“在我們去年結婚之前,我們已經持續交往六年了,津子的事情,我自認為比誰都清楚,但是從她嘴裏,我一次也沒聽到過藤川 這個名字。”說著,梅裏把照片推回到草薙面前。

“我明白了。如果您在整理您夫人物品、書籍等東西的時候,看到藤川這個名字,您能不能報告給我們呢?“草薙把自己的名片放到飯桌上,把照片放回衣兜裏。

“發現情書什麼的? ”梅裏咧著嘴說。 “我並沒有那個意思……”

“津子啊,非常討厭帝都大學的學生,他們精英意識特別強, 粗心大意、驕傲自滿,而且愛撒嬌,有什麼麻煩只會對父母哭。他們除了身體長開了之外,和幼稚園孩子沒有什麼區別,他們總是發牢騷。”

“在她認識的幼稚兒童中,有藤川也不一定。” “那倒也有可能。”梅裏說完,閉上嘴陷入了沉思,然後再次揚起臉。

“我倒是注意過兩件事,我已經和這邊的員警說過了。” “再對我說一次吧。”

“那天在去海邊的路上,津子和我說了好幾次,說後面有車一直跟著她。”

“她被尾隨了? ”

“我不知道,我沒當回事,就笑笑說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

“你們什麼時候決定去海邊的?“ “兩天前吧。”

“你對誰說過你要去海邊? ”

“津子那邊我不太清楚,我自己對誰也沒有特意說過。” 監視梅裏夫婦的人應該是藤川吧?草薙立刻把尾隨的人假定為藤川。

“你留意的另外一件事呢?“草薙問。 梅裏稍微猶豫了一下,說:“在爆炸之前,有一個男子靠近了津子,是個很年輕的男子。”

“什麼樣的男子? ”草薙拿出上了記事本和圓珠筆。 “他帶著潛水鏡,有一些距離,所以看不太清楚,只是,”梅裏舔了舔嘴唇繼續說,”頭型和剛才照片上的男性‘感覺很相似…… 那時候,那個男的,頭髮也很短。”

草薙拿出照片,再一次凝視起來。藤川雄一那雙渾濁的眼睛,也一直回看著他。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