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爆裂 3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你先在這兒等我一會兒。“湯川說著,沒敲門就直接開門進 去了。

過了大約一分鐘,門再次開了。他露出臉說:“談好了,他可以接受訪問。”

“真是多謝了。“草薙走了迸去。

裏面的屋子兼作實驗室,擺著一些草薙完全不懂的測量裝置。 一個很瘦的男子站在窗邊的書桌前,穿著半袖T恤,紐扣一直開到胸部。這個屋很熱。

湯川給兩人作了介紹。那個瘦男子叫松田武久。草薙和湯川坐在屋裏的折疊椅上。

“沒想到湯川居然還有刑警朋友啊。”看了草薙的名片,松田說。 他這話不帶任何褒貶的意思。他看到草薙拿出手帕擦汗,微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很熱吧?剛才正在做實驗。” “沒什麼,沒什麼……”

草薙本想問在做什麼試驗,但接著又打消了這個念頭一還是不問的好,反正自己也理解不了,省得問完了又後悔。

“聽說您是為藤川君的事情來的。”松田先開口了,似乎並不想浪費時間。

“松田先生知道這件事情嗎? ” 面對草薙的詢問,他點了點頭。

“我咋天看新聞的時候還沒注意到,伹是今天早上有一個畢業的學生特意給我打電話說起這件事,我才想起來。

松田轉向湯川 的一邊,“橫森教授剛才也說起了這件事。”

“在他告訴我之前,我也不知道這起事件的被害者就是我們學校的畢業生

湯川對松田說:“想必橫森教授也非常震驚吧? ” “嗯,因為不僅是死者的畢業研究,就連找工作的事也和他有關係,”

“請問,”草薙插話說,”橫森教授是誰? ” “他是我們學校的教授,”松田答道,

他說,藤川雄一讀四年級的時候,橫森教授擔任就業指導老師。

草薙問松田:“您和藤川最近見過面嗎? ”

“上個月他來過。”

果然如此,草薙想。

“是什麼時候? ”

“應該是中旬。“

“他來幹什麼?“

“我感覺他沒什麼特別的目的,就是隨意來玩的。畢業後再來這兒的學生挺多,我也沒有特別留意。” “你們都談了些什麼? ”

“談什麼來著,”松田略微想了一下,再次揚起臉,“想起來了,

是關於工作的事情,他說他辭職了。”

“這個我知道。那個公司是叫尼西娜工程吧: “嗯。雖然規模小,但我覺得它是個很不錯的公司,”說完松田 看著湯川,“橫森教授很關心這件事。” “原來如此廣湯川點了點頭。 ‘“什麼事情? ”

“剩下的由我來說吧。”湯川閉上了一隻眼睛。 草薙輕微歎了口氣,把目光重新投向松田6 “關於辭職這件事,藤川先生說了些什麼? ” “他沒說具體的,我們也不好過問。他說要重新找工作,橫森 教授說了些讓他先安下心,如果有什麼為難的事再來找他商量之類 的話。“

松田補充說,那天沒再說起具體的就職單位之類的話,之後, 藤川便沒了音訊。

“這麼說,從那天起,藤川先生就沒有再來過這裏了。” “是的。“

“奇怪啊,”湯川說,“上個月末他應該也來過才對。” “沒有,至少我沒見過他:松田說。 草薙拿出了那張照片。松田看了照片,一臉驚訝。 “這是停車場吧,這張照片是什麼意思啊?“ “是在藤川先生房間裏發現的,照相日期是8月30日。”

“真是這樣。”松田揣摩著,“他為什麼要拍這樣的照片呢? ” “在這個大學裏,藤川先生還可能順便去別的什麼地方嗎? ”

“他沒加入過社團,我也不太淸楚在留級組或者研究生那裏,他是不是有熟人。別的我就不知道了。”

“是這樣啊,”草薙把照片收起來, “那位橫森教授今天在嗎? ” “上午在,下午出去了。今天可能不回來了。” “那我只好改天拜訪了。”草薙朝湯川使了個眼色,湯川起身。 “我沒幫上您什麼忙,真不好意思。”松田很抱歉地說。 “您還能為這件事提供什麼線索嗎?很小的線索也行。“ 面對草薙的詢問,松田似乎以他自己的方式努力想著,但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藤川是個很老實認真的學生,我覺得他不應該會做遭人忌恨的事,也不應該會有把他殺了得好處的人。”

草薙點點頭,行了個禮站了起來。這時,他的目光落到了附近的垃圾箱裏。那裏有扔掉的新聞報紙,他把報紙拾了起來。

“您對這件事有興趣嗎?“草確把新聞遞給松田看。報紙上登載著湘南海上的那次爆炸事件。

“這張報紙是橫森教授帶來的,”松田說,“不過那件事也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你怎麼看那件事? ”湯川問。

“嗯,找不到什麼線索。要是炸藥的話,那就是化學專家們的事了。“

“尼西娜工程主要接受配管設備訂貨。你可別把配管想像成普通的水管、下水道之類的。他們負責的,是火力發電所、原子能發電所的熱交換配管設備。橫森教授是該公司的聯名技術顧問。要是有學生想進這家公司,應該會給他打電話拜託吧。

從第五研究室出來,湯川說。

“這麼說,藤川迸那家公司是受到教授關照了? ” “雖然大多數人都這樣想,但也有相反的可能。” “怎麼講? ”

“尼西娜工程沒准還反過來拜託教授給它介紹優秀的學生呢。

即便是在找工作很難的今天,知名度低的公司也還是招不到優秀學生的啊。”

“教授推薦的應該都是不錯的公司。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本人 的意思,是吧? ”

“這就是比較悲慘的地方。雖說是大學四年級的學生,但骨子裏還是個孩子,自己應該迸什麼樣的公司,做什麼樣的工作,真正清楚的還是少數,所以一旦被教授硬性推薦的話,應該也有糊裏糊塗進公司的人。

不過,藤川是不是這樣我倒也不太淸楚。“ “剛工作兩年就辭職,原因也可能在這裏。”

兩個人從大樓出來,繞了停車場一圈。停車場基本上是正方形的,被網狀物包圍著,但出入似乎很自由。現在這裏停了 13輛車,“基本上是不讓學生停車的。

要是讓他們在這兒停,這裏早就占滿了。現在的學生也真奢侈。”湯川說。

草薙一邊拿著照片與實物進行比較,一邊移動著步伐。藤川照相的地方似乎是夾道對面的大樓。

“老師,您在幹什麼呢? ” 一個人走近湯川問道。他的長髮綁在腦後面,”您準備在車上搞點惡作劇嗎? ”

“我沒有車,現在想買一部了,所以在停車場看看別人的車,考慮一下買哪一種好。哪種好呢? ”湯川張望著停車場的車問道。 學生很快地掃視了一遍,說:“木島老師的車是BMW,橫森老師的車是BENZ。現在好像哪個都不在停車場啊。”

草薙看看照片,幾輛停著的車中,的確有BMW和BENZ。 他給學生看那張照片。

“對,這兩輛是老師們的新車。”學生很開心地說,然後歪著頭沉思起來,“這張照片,是不是那時候拍的? ” “那時候指的是? ”

“什麼時候來著?嗯,一個陌生的男人,用照相機拍這一帶, 啊,好像是上個月的30曰。”

草薙和湯川對視了一下,然後立即又拿出另一張照片,是藤川雄一的照片。

“是不是這個人?“草薙問。

學生看了照片,輕輕地點點頭,

“感覺差不多,但我不敢肯定。“

“他除了照相之外,還做什麼了? ”

“做什麼了?我沒特意看,也記不得了,但他和我說話了’。

“哦?和你? ” ,

“啊,他問起了老師的車。”

“老師的車?“

“他問我,哪輛是橫森教授的車。我告訴他說,是那輛綠色的 BENZ。”

草薙看看湯川。年輕的物理教授一邊摸著下巴,一邊把目光投向了遠方

藤川雄一的房間裏有兩個書架,都是用鋼鐵材料製成的,與草薙一般高,密密麻麻地擺放著技術類的書和科學雜誌,基本上都是大學時用的。但高中時用的參考書、教科書也居然還在,著實令草薙非常吃驚。書架上也有考大學時用的習題集,擺放得非常漂亮整齊,可以看出,藤川並不是忘了扔,而是為了保存自己學習的歷史, 故意沒有扔掉。

世界上還有這樣古怪的人啊!草薙改變了對藤川的印象。 在知道自己被大學錄取的第二天,草薙就把所有和考試有關的書全部在院子裏燒掉了。

‘‘沒什麼特別的線索啊。”下屬根岸刑警在草薙的身後說。他在搜查藤川書桌的抽屜。

“沒找到什麼能看出他想找什麼樣工作的東西嗎? ”草薙在床上盤著腿,仰頭看書架。兩人正在尋找的是公司簡介或求職雜誌類的東西。

從發現屍體的那天起,已經過兩天了。今天中午,草薙和根岸一同去了兩個地方打探消息, 一個是尼西娜工程的川崎工廠,那是到7月份為止藤川工作的地點。

“他是突然想辭職的,跟誰都沒商量,”這位圓臉的科長,嘴有點突出‘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準備好的,他就把辭職信遞到我面前。 ‘科長,請蓋章吧。’就是這樣的。” “理由呢? ”

“理由……按他本人說,是不適合現在的工作,大致是這個意思。我的想法是,別逗了,現在也不是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啊。他的工作是搞設計。大樓還有一些空調設備,今年4月份公司內部有一個大幅度的調整,他就幹這個。你問他原來的工作啊,是工廠設備開發,但基本上工作內容應該沒有什麼大的變化,總之他太任性了。我很生氣,說如果你那麼想辭職,就請便。我給他蓋章了。”

和藤川關係最好的同事,也說了類似的話:“他從一開始似乎就對這個公司不太滿意,4月份換了職位之後,這種不滿就更強烈了。感覺他沒有幹勁,我也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

第二個要見的是帝都大學的橫森教授。因為研究會,橫森教授出入在新宿的賓館。他們是在休息室見的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